【小说精选】一夜放纵

指点辉县2018-06-25 19:29:47

S市。

绿树掩映的别墅区内,一栋并不起眼的古色古香的豪宅在曦光中慢慢显出自己的轮廓。

七级,八级,九级……张小娴刚从挚友家回来,心情不错地数着台阶上楼。

微卷的栗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际,清纯可人的脸蛋,姣好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对及其明亮灵动的瞳仁,让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十一级,到了。

停在二楼的卧房门前,张小娴习惯性地伸手去拧把手,门却从里面被反锁了。

窦斌他以前从来不锁门的……她心里奇怪,从手包里翻翻找找半天,终于找到了钥匙。

钥匙插进锁孔,咔哒一声,门开了。

满心欢喜的张小娴刚想抬脚进去,却被里面传来的浪言浪语生生顿住了脚步。

女人的声音媚得快要滴出水来,其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喘息,“你带我回来,真的不会被你那个小女友发现么……啊,轻点。”

紧接着的男声几乎把张小娴冻结在原地,“她去参加朋友的聚会了,不会那么早回来。”说着好像还拍了那女人一下,“小妖精,放松点。”

然后,里面又断断续续地传出女人的娇吟和男人的低喘声……

这明显是在做晨间运动。

张小娴怔愣了好久,感觉自己的血液统统往头顶冲去。

窦斌,这个她深爱了四年,交往了四年的男人,居然出轨了?!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这明显不是第一次了。窦斌居然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什么不妥。

难道先前他对她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骗她的?

被背叛的愤怒让张小娴迈动步子向里面走去,果然看见一男一女赤 裸着身子交叠在床上,正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带外面的女人回来乱搞!

看着自己亲手洗换的床单在他们的糟蹋下被搞得惨不忍睹,张小娴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怒火濒临爆发,“你们在干什么?”

床上的女人惊呼一声,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马上扯过被子盖住头。

而窦斌却仿佛没有看到张小娴一样,轻轻拍着那女人的脸,“躲什么?”说着身体也没有停止运动。

直到低吼一声,在那女人的身体里发泄出来,他才慢慢起身,毫不注意地就在张小娴面前用浴巾擦起身子来。

“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我早晚会被你吓得人道不能。”窦斌满眼厌恶地抱怨。

这女人他已经玩腻了,也不用再跟她扮演什么好男人的角色。

面对窦斌一丝不挂的身体,张小娴又羞又气,转过身背对着他,“把你的衣服穿上!”

窦斌慢慢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套上,接着慢悠悠打了个响指,直接下了最后通牒,“女人,你现在从马上我的房间里出去。我们分手了。”

“什么?”愤怒的火焰一瞬间席卷了张小娴,她抬手指着床上的女人,“你不觉得该给我个解释吗?她是谁?!”

她原本以为窦斌会跟她好好认错,告诉她这只是个意外,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屑说明。

四年的感情竟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窦斌满眼戏谑地看了看那女人,“她?她是我的女朋友啊。”

张小娴觉得自己要被气疯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他,“那我呢?”

没想到窦斌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你也是我的女朋友啊。”

“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了窦斌的脸上。

“渣男!”张小娴的眼里射出一把把的小刀子,几乎要将窦斌凌迟。

他竟然能同时脚踏几条船还以此为傲?张小娴顿时觉得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再说,她跟那个穿着黑丝渔网袜的女人,看起来是同一个类型么?

这一巴掌丝毫没有给窦斌造成危机感,他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张小娴,“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收拾东西,不然我就把你的行李统统扔垃圾箱。”他看了看表,“哦,对了,把你送给我的那些破玩意也带走。”

在一起同居两年,张小娴把自己的行李都搬来了他这边。不过,他竟然说她送他的那些礼物是破玩意?

张小娴几乎被气笑了,“跟渣男一起用过的行李,我还不屑要,扔垃圾箱正好符合你的气质。”

“你!”窦斌怒气盈然,扬手就要打她。

张小娴已经大踏步往外面走去了,“至于我送你的那些东西,交到你手上也算是垃圾了,你就自行处理吧。”

说着,把房门钥匙狠狠地掷到他脚边,“窦斌,我们最好再也不见!”

她一直高昂着头颅,挺直脊背,直到跨出窦家大门,才放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在衣襟上。

怎么可能不伤心呢,那是自己付出了整整四年的男人。可是,张小娴一贯是输人不输阵的类型,打碎了牙齿也要和血吞。

她抬手招了一辆车,“离开这里,去哪都好。”

市中心的一家苏格兰酒吧内,播放着布鲁斯风格的音乐。

虽然现在的时间已经指向凌晨两点,但舞池内仍然站满了跳舞的人。数不清的都市精英在这里放下了白天的伪装,做回了最真实的自己。

慢摇的节奏让人昏昏欲睡。吧台前,一个样子甜美可人的女孩拿着一杯威士忌,仰头就往嘴里灌。

她海藻般的长发一直散落到腰际,通透灵动的大眼睛里已经现了醉意,清纯的目光含烟带雾,很是勾人。

张小娴把空了的酒杯推给酒保,口齿不清地胡乱说一气,“再,再给我来一杯。”

酒保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小姐,你已经喝了很多了。”

这位女客人显然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上来就点了一杯烈酒,而且喝酒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很快便醉了。

张小娴皱起眉头,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酒保说了什么,立刻就不乐意了,“很多又怎样?凭什么你们男人可以喝酒我就不可以?凭什么你们就能随便找女人乱来,我就不可以放纵一次?”

原来又是个为情所伤的女孩。酒保了然地点点头,也不再多说,递给她注满的酒杯,还贴心地安慰了一句,“都会过去的。”

张小娴又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胃部。

今天在窦斌家里看到的场景又不停地闪现在她面前,说着说着,张小娴不禁觉得鼻头有些酸涩。

他曾经说过,会一辈子对她好,可是转眼就将别的女人带回家……

她怎么又想起那个渣男了!

张小娴狠狠地甩了甩头,把那些该死的画面都赶出脑海,目光四下搜罗起来。

不就是个男人么,她就不信,没了窦斌,她还找不到别人了。

很快,大厅角落里的一个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个男人坐在相对安静的小空间里,一身纯黑色的手工西装,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手里拿着一杯香槟,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啜饮着。

张小娴被他的气场勾起了兴趣,好奇地朝他的方向走了两步,这才看清他的眉眼。

只一眼,张小娴几乎惊掉了下巴。

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轮廓分明的脸颊,浓密的剑眉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卷翘的睫毛下,是一对幽暗深邃的冰眸。硬挺的鼻梁,淡粉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整个人笼罩在一股威慑他人的王者气息里。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张小娴中邪了一般端着自己的酒杯向他走去,把酒保的好言相劝都抛在身后,“小姐,那人是你绝对惹不起的啊!我看你还是别过去了。”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她要的,不过是一夜的放纵而已。

从吧台到那边的距离算不得很长,张小娴很快就到了那男人的桌前。

她醉醺醺的把酒杯搁在男人的桌上,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帅哥,你来陪我喝一杯。”

言仲洺今天心情还算不错,抬眼看了看身边醉猫一样的小女人,没什么反应。

她自认为很有气势的话语,他竟然视若无睹?这些男人,都是这么自大!

一股怒气涌上来,借着酒精的劲,张小娴一把将他刚刚放在桌上的酒杯强行塞进他手里,自顾自地跟他碰了一下,“陪我喝酒。”

说完也不等他有什么表示,自己一仰头先喝了下去。

然后她亮起杯底,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言仲洺挑眉看了看她的神色,被她莫名其妙的行为勾起了点兴趣。

平日里遇见的女人见到他都会躲得远远的,就算再喜欢他也不敢造次,这个女人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老实说,这个欲擒故纵的把戏有点老套了,可事实是他今天心情尚佳,倒还真的蛮喜欢这个调调。

言仲洺盯着张小娴的眼睛,将杯子里的酒一寸寸饮尽。

酒吧里偷偷摸摸看着这边情况的围观人,刹那间都被他这一反转性的举动晃花了眼睛。

搞什么?他们本来以为那女人死定了,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想到这位言家公子,今天的表现……和平时不太一样?

张小娴见他遂了自己的意,欢喜起来,使劲一拍他的手,“这就对了嘛。”

她就说天下男人那么多,不会找不到的嘛!看,这才离开了窦斌不到一天,就让她捡到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极品大帅哥。

酒醉中的女人控制不好力道,这一下让言仲洺有些吃疼。

他宽厚的手掌一翻转,直接将她幼白纤细的手反握在了手里,凑近她的脖间,语气里尽是邪魅,“女人,够了,你已经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不需要再演戏了。”

她目光仍旧呆呆的盯着男人完美的脸,伸手戳了一下,“谁说我找不到男人的?这个就好看的紧。”

言仲洺被她这句话给说得哭笑不得,敢情她是专门来这里找男人了?

那他就做这个男人,也无可厚非。

招手唤来了酒保,言仲洺用金卡结了账,然后一手揽着女人的腰,一手拿起了车钥匙,准备出门。

酒保有点欲言又止,“言少,这……”

他指了指言仲洺怀里的张小娴。

这女孩也是个可怜人,难过的样子让人不觉有些心疼。可是让言仲洺带走她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心血来潮的想帮她一把。

言仲洺挑挑眉,“怎么,你有意见?”

那一瞬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人气势逼得人呼吸一紧,酒保低着头后退了一步,“没,没有。”

“这不是你该管的 。”言仲洺撤了周身的气场,挑起一个笑来,“放心,我会给她想要的。”

说罢,看了一眼怀里已经醉的走不动路的张小娴,皱了皱眉,直接把钥匙放进西服口袋里,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出酒吧。

她的身体很轻很软,小小的一团瑟缩在他的怀里,言仲洺冷硬多年的心竟然有些触动。

他打开车门,动作还算柔和地把她放进车后座,然后绕到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十分钟后,低调奢华的灰黑色兰博基尼停在了圣斯汀五星级大酒店的门口。

言仲洺把睡的正香的小女人从车里拖出来,在前台取了房卡。

“言少,还是要惯用的那间总统套吗?”前台小姐的态度殷勤有礼,看他的眼神炽热的几乎是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

言仲洺对这样的示好从来是无动于衷,冷漠地点点头,抱着张小娴拿了房卡去了电梯间。

刷卡进门,开灯。房间熟悉的陈设便映入了他的眼帘。简单的黑白格调,古朴大气的家具,以及柔软的大床。

他不经常来这里,但酒店总会给他留一件套房并且时时打扫,因他有时候不想回家便会过来落脚一夜。

本来想带着这女人回家的,由于她味道实在是太好。可是言仲洺没有带陌生女人回家的习惯,也就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人的睡颜。

单单是这一瞥,下腹的某种火焰便腾升而起,憋得他生疼。

言仲洺不由得笑自己,明明过尽千帆,今天却像一个毛头小子那样冲动。

不过既然有了欲望,他也不会勉强自己,反正她也是来找男人,这下顶多算是各取所需,两不耽误而已。

直接将张小娴抱去浴室,剥干净洗了个澡,然后裹上浴巾把她抱回卧房,轻轻搁在床上。

被水冲了一顿的张小娴已经有些不至于不省人事,可是睁开眼,看到的一切东西都让她觉得置身于梦境当中。

她的眼睛半眯着,媚地快要滴出水来,伸手摸了摸言仲洺的脸,“你是谁?长得真好看。”

这女人不知道自己不着寸缕的样子再加上这幅表情有多诱人么?言仲洺低吼一声,不再忍耐,一把抓住女人伸过来的手压在她的头顶,薄唇略显急切地覆上了她柔软白皙的脖颈。

他在她的脖子和胸脯处留下一个个青紫的吻痕,酒精忽略了轻微的疼痛感,却让酥麻的感觉无限放大。张小娴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发出了一声嘤咛。

“很敏感。”她的反应让言仲洺很满意,低笑了一声,评价道。

接着他的唇慢慢向下移动,掠过她平坦的小腹。他的技巧纯熟,张小娴初经人事,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挑逗,不一会儿就弃甲投降了。

她只当这是一个荒诞的梦,但沉浸在梦里的感觉让她好舒服,不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本来还有些许抗拒的心思慢慢地完全消失殆尽。

不一会儿,偌大的房间就被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低吟声充满……

点击下面蓝色“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