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郭钊//呼啸的枪声【37】大结局

蒲城作协2018-06-25 21:30:52


《呼啸的枪声》

被省新闻出版局和省教委推荐为

中小学校书目


我不知道历史是否还记得起这些人和这些事,也不知道历史将给予他和他的战友们怎样的称呼。但他们确实用满腔的热情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出过汗、流过血,用他们的鲜血染红了脚下这片黄土地和黄土地上漫山遍野的百合花,他们是渭北高原的骄傲和荣耀。

历史,正因为有了他们,而变得更加波澜壮阔,有声有色;他们的经历,正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所以,我要将他的事迹记录下来,以飨读者。

                        ——题记

                   


三十七


过了两天,王振山的婚礼在老何的策划下如期举行了。

何志俊头一天就将王掌柜夫妇和凤儿请到了苇子沟他的家里,王掌柜夫妻俩为凤儿准备了一身真红对襟大袖衫,又专程租了一套凤冠在了凤儿的头上只见凤儿髻露鬓,面似芙蓉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王掌柜夫妇还给凤儿缝了一床棉被,这是老两口原来准备为英子和王振山结婚时预备的。鲜红的被面上绣着一对金黄色鸳鸯,是他们托人从杭州带回来的。此时的老俩口似乎觉得自己的女儿英子还活着,眼前的风儿就是英子的转世,他们非常认真地为女儿准备着嫁妆,生怕有丝毫的疏漏。

第二天,王振山换了一身崭新的军装,只见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在一身新军装的映衬下,无一不在张扬着威武与俊美。他骑着一匹枣红马,在游击队员们的丛拥下,披红挂彩,抬着一顶花轿,吹吹打打,来到了苇子沟。

按照渭北的风俗,王振山和风儿跪拜在王掌柜夫妇的脚下,王振山和风儿叫了一声:“爹”、“娘”,王掌柜夫妇的眼睛里噙着热泪,看到威武的女婿和娇美的女儿,老两口扶起一对新人,一股温暖在他们的心头升腾,他们为有这样的女婿和女儿而感到自豪。何书记家里给迎亲来的游击队的弟兄们准备了一桌酒席,何夫人端来一大盆煮熟的鸡蛋招呼着前来娶亲的游击队员们。整个屋子充满了欢乐的笑声。大家吃完饭,门外响起了一阵鞭炮声,凤儿在王振山的搀扶下走出了何书记的家门上了花轿,顿时,优美的唢呐声响起,随着郭老八一声:

“起轿!”

王振山翻身上马,迎亲的队伍出发了。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吹吹打打,引得四邻八舍的乡亲们跑出大门驻足观看。当队伍走处苇子沟,路过一段胡同路的时候,胡同西边的土埝上,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花轿里的凤儿,一颗罪恶的子弹从枪口发出,随着一声枪响,凤儿“啊!”了一声,斜躺在花轿上。

迎亲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楞了,稍稍停止了几秒钟后,王振山跳下马来,跑到花轿的前面,掀开了轿帘,只见凤儿躺在花轿的角落里,胸口汩汩地流着血,鲜血是那样的殷红,枪口就像一只盛开的牡丹。他急忙将凤儿抱在怀里,凤儿张开了她那迷人大眼,努力地笑着说道:

“墩子哥,我,我是,是你的人了。”

说完头向旁边一倒,脸上失去了表情……王振山大声地呼喊着:

“凤儿,凤儿——”

躺在他怀里的新娘子像是睡着里一般,再也没有理会他亲爱的墩子哥。

旁边的铁牛和栓子听到枪响,立即绕过土埝,提着枪向上边的麦田追去,等他们追到上埝麦田时,看见一个黑影在前边埝上水冲的窟窿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铁牛和栓子继续赶上前去,只见前边的那人已经翻上了一个土坡,栓子举起枪瞄准那人的腿上开了一枪,只见那人跳了一下,一拐一跛地继续向前走去,栓子喊道:

“打住了,快追!”

二人飞也似的朝前跑去,几分钟就追上了那家伙,离他十来米远的时候,铁牛说道:

“跑呀!怎么不跑了?”

他们心想,这下终于抓住了这个罪恶的凶手。就在这时,只听“嗵”的一声巨响,只见前边一阵儿黄烟,那人拉响了身上的炸弹,自尽而亡。铁牛和栓子跑上前去,他们从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枪械零件判断,估计是苟旅长的人。

王振山抱着凤儿一路向飞云岭而来,他的步履是那样的凝重,周围静悄悄的,树上的鸟儿也屏住了呼吸,痴呆呆地看着这只特殊的迎亲队伍……

战士们在队部门前为婚礼仪式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婚堂变成了凤儿的灵堂。游击队院子里顿时像失去了魂一样,变得僵硬而失去了生气。王掌柜和夫人走进院门,王夫人一声惨烈的哭嚎:

“我可怜的儿啊——”

趴在了凤儿的身上,在场的战士们眼泪“唰”的一下奔涌而出……

王振山坐在风儿的身边,像被掏去了灵魂一般,面无表情,像个木头人似的。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刚才还美丽娇羞的凤儿怎么一下子就不吭声了呢?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此时,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这一切都像梦一样,在周财主家窖台旁洗衣服的那个包谷杆子;在漆黑的夜里追着他,后边是熊熊大火的凤儿;在黄龙山上唱着信天游的凤儿;牛家泉天天为他送药的风儿;远望着汽车远远而去,站在土塬上呼喊他的凤儿;虎子坟前倾诉心声的风儿;为他针灸疗伤的风儿;还有坐在花轿里娇媚的凤儿……许多凤儿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一行热泪顺着他的脸颊缓缓地流了下来。

一声凄凉的唢呐声从灵棚旁里响起,秦腔曲牌《苦音跳门坎》在秋风中徐徐传来,再一次把战士们的泪水吹了出来,一枝秾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天涯地角有穷时,空留相思无尽处。何志俊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对贵田和铁牛说:

“你两个随我到我家,把我的棺材给孙大夫抬来。”

这时,小易把婚堂前的一副红色的对联取了下来,只见上边写着:

飞云岭上,结百年凤鸳伴侣

尧山脚下,偕一路戎马生涯

而换上了一副白对联:

天何无情,怎能教我丧良侣

人各有寿,不忍听娘啼亲儿

可叹如是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恨今朝。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醉也不消,梦也何曾回廊桥。旧欢如在梦魂中,自然肠欲断,何必更秋风。

夜,已经很深了。

一根白蜡烛竖在凤儿的灵前,点点微光照的王振山的脸庞若隐若现,浓浓的香雾和柏枝后面黑色的幛布使人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幕帘,就是这道幕帘把生与死、明与暗、有与无彻底地隔开了,十九年的悲喜痛苦,十九年的恩爱情仇在这薄薄的幕帘后边,戛然无声地定格了。

王振山机械地坐在凤儿的身旁,小易和栓子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听到,两个小战士心头一酸,流出了一行热泪。王夫人心痛地劝他:

“孩子,吃点东西歇上一会儿吧,这丫头和你英子妹妹一样,是没有这个福分的。人死不能复生,这院子里一大帮子人都指望着你呢,你可不敢想不通。”

丢了魂似的王振山,心头一酸,爆发出一声骇人痛哭,与其说是痛哭,更像是咆哮,就像一头雄狮在寂静的山涧一声长啸,周围的一切都戛然而止,接着,又爆发出一阵集体的痛哭合奏,回想起凤儿平时帮他们洗过衣服、做过饭、看过病、熬过药……战友们嚎啕大哭,唏嘘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郭老八点燃了冲天的礼炮,十七路军的周科长和王参谋长、淡村游击队的刘指导员也来到了飞云岭,谋娃叔夫妇早已哭的泪眼涟涟,随着部何志俊书记一声:

“起灵!”

战士们抬着凤儿黝黑的棺木徐徐离开了地面、缓缓地走下了飞云岭。通过一段狭窄的小路,凤儿被安葬在山下边的一片松树林旁,松涛阵阵,仿佛为这个美丽而年轻的生命而发出痛苦的哀嚎,太阳从东方缓缓地升了起来,一座新坟在阳光的照射下傲然而立。

王振山坚毅的脸庞,在晨曦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生动。大起大落,多灾多难,他承受着一切。不过,命运的公正之处在于,在它无情打击一个人的同时,却在另一方面悄悄地塑造着他。荒芜和战乱,赋予了他刚强的意志;多难的人生,练就他傲人的风骨。正所谓疾风知劲草,霜浓叶枫红。

凄厉的唢呐声在尧山脚下的旷野上凄厉地长鸣,纸钱在空中肆意飘扬,人们用饱满的热泪护送着他们的战友、同志,这个美丽的生命的驾鹤西去。新起的坟堆上被风吹扯的引魂旛在阴风中不停地摇曳。

坟前的空地上,何志俊、王振山、郭老八、十七路军的周科长、王参谋长、淡村游击队的刘指导员、王小毛、铁牛、贵田、站在前排,游击队的战士们站在后排。哭干了泪水只留下烂桃般眼睛的王掌柜夫妇在栓子和小易的搀扶下像块雕塑,一动也不动,晨风吹拂着英子母亲那头花白的乱发,人们忍受着一切,体会着一切,痛苦着一切,失去着一切……

就在这时,一匹快马停在了他们的身旁,陕甘边根据地的联络员跑到王振山面前,向他行了一个军礼后,递给他一份紧急命令,王振山看完命令,继续同大家一起朝着凤儿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后边的战士们鸣枪致祭。然后,他转过身来,表情严肃,大声说道:

“同志们,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的中央红军已经到达了陕北,陕甘边根据地和红二十六军刘志丹、习志坚同志命令我们向陕北运动,和中央红军会师。咱们现在立即朝陕北进发!

阳光透过树梢,照射在尧山游击队队员们的脸上,战士们整齐地肃立成两行,心中升腾起胜利的曙光。

经过数年的枪林弹雨,淬火锤炼,尧山游击队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先后转战于尧山、红土、照金和黄龙,渐渐地成长了起来,成为了一支富有实力的革命武装,为此有好多战友先后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最让王振山揪心的英子、凤儿和虎子,永远地长眠于这块土地上。大地轰鸣,松涛阵阵,仿佛永远传诵着他们英雄的壮举,这些英雄的儿女,也增添了黄土地的厚重。王振山看着远处盛开的一片片红百合,似乎是英雄的鲜血,殷红殷红……

太阳变成了一个大红的轮子,落在远处尧山的山顶,给凤儿的坟墓涂上了一层血红。

王振山带领着战士们,告别了来给凤儿送葬的人们,迎着满山遍野的红百合,踏着厚厚的黄土地,大踏步地朝着陕北方向走去……

 

(二0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一稿于陕西、富平)

 


作者简介:

      郭钊,原名郭建民,男,1969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蒲城县作家协会主席、蒲城县第七批县管拔尖人才、蒲城县第十届政协委员。曾在武警部队从事宣传工作,先后在数家电视台、杂志社从事新闻采编工作。多年来先后在《解放军报》、《陕西日报》、《人民武警报》、《宝鸡日报》、《陕西消防报》、《陕西公安》等报刊发表新闻稿件200余篇。在蒲城电视台完成新闻稿件500余篇,制作《尧山瞭望》专题节目50余期。从2008年至今,创作完成了5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光景》和《呼啸的枪声》,并于2010年2014年由太白文艺传版社正式出版,作品先后被国家图书馆、陕西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等多家图书馆收藏。创作发表了中篇小说《迎春花》,短篇小说《车祸》、《雪莲花》《遗产》等,电视专题片《火中情》、《驱火降魔》、《黑色的幽灵》等。创办了蒲城作协文学季刊《蒲城文学》杂志,并开办了蒲城作协公共微信平台。


本期编辑:蝶  影

蒲城文学


编辑:蝶影  水菱

投稿邮箱:

2265207075@qq.com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