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下辈子我还做你的老婆,我再也不会关机了

如玉小说2018-06-25 17:50:28

A市,新苑豪庭。


警笛声呼啸而来,划破了此刻的静谧;警灯闪烁,撕裂了暴雨冲刷着的黑夜。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本在花园散步的小区居民早已经回家,从窗口看着这花园里发生的一切。


水一心不记得自己被挟持了多久,暴雨将她浇透,寒冷侵蚀着她最后的意识。歹徒的枪支紧戳着她的太阳穴,让她刚历经过殴打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暴雨中飘摇。


歹徒在和对面的警察谈判着什么,对她来说都变成了天边的声音,遥远而不清晰,唯一可以听明白的一个字,就是:钱。


直升机轰鸣的声音在小区上空盘旋,暴雨冲刷双眸,水一心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况。


“想要钱,你们总要让我和我丈夫联系一下,你们说他怎么会信?”自己刚被挟持的时候,他们打过电话给云皓寒,可是云皓寒不信,还嗤笑这是自己的手段。


两名歹徒对视一眼,看着那些警察,最后其中一人拿了自己用油纸包着的手机递给了水一心,恶狠狠地示意她快点打。


一串熟悉的数字摁下,电话很快接通,传来那边优雅低沉的声音,对别人,他永远都是这么的优雅。


“皓寒……”


“水一心?”


她只是叫了他一声,那边的声音即刻变得厌恶,她甚至都能想象到他这会儿紧皱的眉头。


“够了!水一心,你又玩什么把戏,被绑架?谁能绑架你?爷爷住院,没人看你装可怜装无辜,又换了新的手段?水一心,你就这么点能耐?”新苑豪庭,谁能在那里绑架她,想到这一点,他心中更加的厌恶。


毫不留情的一段话,打破了水一心所有的坚持,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他听不到雨声吗?听不到警笛声吗?还是说,听到了,却依旧认为这是自己的把戏。


全身的力气都在流逝,水一心再次开口:“你从来都没信过我?”


“呵,信你,一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有什么可信的,水一心,你这种女人只会让人恶心。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让爷爷那么相信你,可是,在我这里,你只是一个让人厌恶的虚伪女人。”


水一心想哭,可是却发现,泪水早已经枯竭。这三年,这些话,她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可是现在听到,还是疼的厉害。


“皓寒,面好了,去吃饭吧。”


温婉的声音,成了压死水一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袁如云,他最爱的女人,原来爷爷不在,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袁如云了。


云皓寒直接挂了手机丢在床上,厌恶的表情在看到进来的人之后换成了宠溺,一手落在她腰间:“怎么自己下厨了,让别人做就好。”


“今天是你生日嘛,人家想亲手给你做。”袁如云甜蜜的说着,撒娇的轻挽他胳膊向外走。


生日?云皓寒眉眼间多了几份考量,今天是他的生日?回头看向手机,人却已经被袁如云带了出去。  


绑架劫持现场。


“首长,准备就绪。”直升机上的狙击手瞄准了对面的人,开口向着驾驶座上的人说道。


一身纯净的天空蓝色笔直军装,风姿煞爽,肩头是神圣的上校军衔,金色的标志在暗夜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冷烈风深刻如刀凿的五官此时在雨夜里显得格外英俊,他剑眉深锁,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一双幽暗深邃似海的眸子凝视着被挟持的女孩,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凸显,显示出其实他此刻的情绪并不是看到的这么平静。


“告诉我,你的把握。”冷烈风低沉的嗓音,犹如大提琴一般响起。


狙击手突然抬头看着自己首长,好像对这个问题很奇怪,首长从来不会在出任务的时候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他相信自己,“九成。”暴雨倾盆,夺走了他的一成把握。


“九成。”冷烈风低低地重复着他的概率值。


他低头看着下面,紧握的手慢慢的松开,好似在喃喃自语般开口:“可是我输不起那一成。”他说着,回头看向了虎子,“你驾驶。”他说着,人已经离开了驾驶位。


因为输不起,所以就算失败的概率只有一成,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在不相信别人的情况之下,他唯有自己亲自出马。


水一心,她还是那么的漂亮,虽然此刻她精致的小脸苍白,浑身被暴雨浇透,可一双晶亮的水眸,依旧摄人心魂,一如几年之前,只是现今早已物是人非而已。


警察还在和歹徒谈判,水一心却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她缓缓闭上双眼,已经不想再去挣扎,再去渴求什么。


完全松弛的身体,暴漏了歹徒的致命位置给高处的人。


第一次,冷烈风在开枪之前有了恐惧的感觉,心砰砰猛烈直跳,一下又一下撞击着他的胸膛。他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他担心,担心自己不经意间的一个失误便会让他遗憾终生。当水一心弓腰的瞬间,冷烈风手里的M200从轻微的颤抖瞬间变得稳定,手指扣在扳手之上,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枪响之后,时间仿佛静止了。


世间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唯有雨水哗啦啦下个不停,滴到地上,又溅起。


水一心失去了歹徒的支撑,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和歹徒对峙太久,此刻她全身无力,眼前一黑,她最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冷烈风收了枪,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英挺的眉舒展开来,他从直升机的绳索之上滑了下去,大步过去将已经被武警大队长龙腾抱起的女人接了过来,阴沉的脸色比这天气还要差。


“这件劫持案,我需要一份最详细的答案。”冷烈风小心翼翼抱着水一心,俯首瞬间脸上已浮现出宠溺的温柔。


看着冷烈风离开的背影,龙腾收枪,嘴角微微勾起,最详细的,不就是台面下的也要拿出来吗?看着这治安一向很好的小区,绑架,真是一种好手段。


冷烈风抱着一个女人回去,一时间在部队炸开了锅,可是谁也不敢多问,首长的事情,谁敢问,那不是找死吗?


回到自己部队的宿舍,冷烈风一脚将门踢开,抱着水一心进去,快速而温柔地几下撤掉了她全部的衣服,拿过自己桌上的衣服将她身上擦干,塞进了被窝。


每一个动作都顺畅到让人觉得他就是在做一件熟悉又自然的事情,可若仔细看会发现,他手背青筋的微微凸起,正说明了他此刻的隐忍。


他是一个男人,还是正常的男人;为一个女人脱衣服,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可他不光是一个男人,他还是一个军人,自强自律的军人。更何况眼前的女人,是他一生都想呵护宠爱的人。他绝不容许任何人给她带来伤害,包括他自己。


吩咐警卫员准备热水,警卫员很快端着热水进来,八卦的想多看一眼,却被冷烈风一个冰冷到了可以冻死人的眼神给吓了出去。


冷烈风关了门,直接脱掉身上早已经湿透的衣服丢在地上,胡乱的擦了一下之后,围了一条军绿色的浴巾在腰间坐在床边。


看着此时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儿,那原本清秀的脸庞,这会儿却黛眉紧蹙,苍白如纸。


冷烈风强忍着心头的愤怒,伸手拿过毛巾,在热水里泡过之后小心而温柔的覆上水一心的小脸,轻轻地擦拭。


而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深处,却突然透出嗜血因子,云皓寒,你敢这么对她,很好,真的很好!


一道响雷蓦然响起,云雨之中的男人突然停下了他的动作,眼眸深沉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


身上的人突然停下,让袁如云不满,纤细的五指在他胸口环绕,柔柔的声音响起:“皓寒,你怎么了?”


云皓寒翻身下来,突然没有了兴趣,他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隐隐约约有警笛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皓寒。”


他穿衣服的动作被女人委屈的声音给打断,云皓寒回头看着已经坐起来的袁如云:“我回去看看,明天中午带你去吃饭。”


他说着,起身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听话。”


袁如云看着他脚步略显慌乱的离开,并没有过多的阻拦,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云皓寒身边呆这么久的原因。看着外面的大雨,紧紧咬着自己的唇,只是一个雷而已,你就那么放心不下水一心那个贱人吗?


委屈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冰冷,嘴角狠励的勾起,就算他现在回去又怎么样?


水一心敢和她抢,只是不自量力,等老爷子一死,她很快就会成为云家真正的少奶奶,如此想着,袁如云便心情顿好。


云皓寒一路不安,开车回到了别墅,抬头看着二楼漆黑的窗口,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以往不管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灯都是亮着的,更何况今天是自己生日,这女人在做什么?


想着加快了脚步进去,却被佣人告知水一心今天并没有回来,而是回了他们的公寓。


公寓?他转身离开,赶往了公寓。


云皓寒一路回到公寓,家里依旧是漆黑一片,伸手开了灯,下意识的看向了餐桌,桌上什么都没有。


他来不及换下自己满是雨水的鞋子直接奔向了卧室:“水一心?水一心?”卧室找了,没有,客房找了也没有,家里能找的地方都没有,那女人是学会夜不归宿了吗?


拿出手机打了水一心的电话,可是一直处在关机状态,云皓寒烦躁地将手机丢在桌上,居然还敢关机,看着外面的暴雨,想着今天晚上的电话,身子微微绷紧,女人,千万不能有事,不然他怎么和爷爷交代。


“夜,马上给我找到水一心。”云皓寒打了电话给自己的手下,再次关门出去。


静谧的首长办公室,好像只有呼吸的声音在轻轻流动着。冷烈风静默地看着依旧被噩梦纠缠的女人,思绪不宁。三年前,因为她结婚,所以自己离开,独自疗伤;三年后,因为任务,所以他回来,却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和她重逢。


这三年,看来她过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幸福,既然如此,该他的,他就不会再放手。


冰冷的身子因为热水擦拭的原因变得温暖,水一心缓缓的张开了的眼睛,强光袭来,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想要挡住强光对眼睛的刺激。


只是手臂突然接触空气带来的冰冷感觉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看着自己光洁的手臂,知觉瞬间全部回来,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穿。


快速收回手臂,目光缓缓上移,正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水一心猛然一个机灵,抱着被子豁然坐起,慌乱地缩在了墙角里,唇角微微哆嗦,想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冷烈风看着她惊慌躲闪的样子,心口蓦然一疼,起身去外面端来警卫员刚刚送来的姜汤。


“把这个喝下去,暖暖身子!”


听到这个声音,水一心这才回神,顺着声音抬头,嘴角不由抽了抽面前这个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怎么会是他?


按辈分,水一心要叫他一声四叔,因为云冷两家世代交好,这冷烈风虽然比云皓寒大不几岁,可是人家却是和云皓寒的父亲是一个辈分的,所以她一直都是跟着云皓寒叫他一声四叔的。


看着他过来,水一心连忙将目光转到了一边,脸上也不由红了一片,,这个人,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当着她的面秀身材吗?简直就是为老不尊!


“现在回过神儿了?”冷烈风见她如此,英气逼人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端着姜汤就要往床上坐。


看着他健硕的身形逼近,水一心又是一慌,连忙一手扯着被子,一手小心的接过姜汤,哑声开口:“谢谢四叔。”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冷烈风俊眉突然皱紧,这个女人,他最恨的就是她见到自己一次就叫一次四叔。


水一心咬咬唇,真想冲他翻个白眼,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还真是没有胆量对着这个冷气逼人的四叔翻白眼的。


据她所知,风家的长孙今年都二十八了,比云皓寒还大一岁,居然说没她这么大的侄女,她才二十四好不好。当然,这些话水一心只敢腹排。


捧着姜汤顾不得烫,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身上是暖了,可是干涩的嗓子却像是着了火一般。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臂将碗递给他,可怜兮兮的开口:“有水吗?我渴。”姜汤那么辣,根本就不能满足她此刻对水的需求。


冷烈风锐眸微眯,深深的看着她,见她此时一双晶亮的眼睛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光芒看向自己,简直就是诱惑,蓦地握紧双手,极力隐忍着心底情绪,猛然起身,转身去了外面。


水一心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觉得每次见到冷烈风都有一种会被他冻死的感觉,这男人不会笑就算了,至少是个面瘫也行啊。可是人家也不面瘫,就整天给你一张冷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冷烈风端着水杯过来,试过水温之后才递给她,水一心小心的接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全喝了下去。


冷烈风看着她的样子,更是心疼,却只能压抑着冷声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一心身子一颤,将杯子放在桌上,抱着被子不说话,这是云家的事情,她不应该告诉别人的,就算是冷家的人也不可以。


看着她沉默,冷烈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双手压在她的两侧,让水一心不得不抬头看着他,只是这个距离,让她呼吸都开始变得谨慎。


试想,自己没穿衣服,他只是围了一条浴巾,而他们之间,也只有一条薄薄的夏被做阻隔,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四,四叔。”开口的声音颤巍巍的,目光躲闪到一边。


“不说?”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光洁的下巴,控制住了她的脑袋,让她不得不直视自己,“你不想说,那就我来问。”这个女人他太了解,嫁进云家三年,除了老爷子给她撑腰,谁还真的把她当云家的人。


水一心牙齿打颤,想要脱开他的牵制,却无能为力,心,不可遏制的悸动着,为这暧昧的距离,也为他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低沉的声音。


“是云家的人?”


“不是!”


水一心快速的反对,反而是出卖了她自己。


冷烈风俊颜一沉,冷哼了一声,这一声,直接将水一心的心脏给冻结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躲不开目光,干脆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他,也许寒冷度可以降低一些。


看着他的样子,冷烈风冷笑更重:“这件事,云皓寒也知道。”


他说的肯定,让水一心瞬间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愤怒的看着冷烈风,不顾身上的被子一把将人推开:“四叔……”她说着,眼睛已经红了,云皓寒是她所有冷静的底线,也是她心里最深的那道伤口,那些话回响在耳边,她的心到现在还在滴血。


冷烈风自然不会真的被她推开,看着她的样子,一股火气暮然升起,直接将人压在床上,唇如同猎豹看到猎物一般,精准的锁定了目标,捕获了她伤痕累累的红唇,用力的吮吸霸占着。 


水一心瞠目结舌,片刻之后才回神,他是云皓寒的四叔,他怎么能这么对自己?水一心佩服自己现在还能想到这个问题,挣扎着双手用力的推着自己身上的人。


“四叔,唔……”


“我不是你四叔。”冷烈风依旧没有放开她的唇,低吼的声音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气。积压多年的情绪一经爆发,便再也没有收回的可能。


薄被挣扎间被拉开,水一心心跳如雷,身上的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肌肤间的亲密接触让冷烈风放过了她的唇,四目相对,水一心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双眸之中还带着刚刚的骇然,看着冷烈风带着让人怜惜的委屈。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冷烈风知道,一直以来,他都是被她这双明珠不及的双眸吸引,直至沦陷,不可自拔。


时间好像静止在这一刻,水一心丝毫不敢动弹,只能用那双无辜中带着委屈的双眸看着他,却不知,就是这种眼神才让他欲罢不能。


冷烈风低头欲再吻,却不料煞风景的人来了,听着报告的声音,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警卫员这么不讨喜,人依旧没有起身,贪恋她身上的温暖,声音却是不悦中带着冰粒儿:“说!”


水一心的身子微微一颤,明显的是被他这冰冷的语气给吓到了,可是外面的人开口说出的话,本来嫣红的小脸又瞬间变得苍白。


“首长,云总裁来了,要带进来吗?”


云皓寒,他来的倒是快。冷烈风看着脸色苍白的水一心,起身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头也没回的开口说道:“让他等着。”他说着,人已经起身,去一边的简易衣橱中拿了衣服出来。


水一心手忙脚乱的用被子将自己紧紧的包住,缩在墙角头也不敢抬,她的心脏依旧在剧烈的跳动着,但是这绝对不是悸动,快心梗了还差不多。


冷烈风很快换好了衣服,常规作训迷彩裤,在他的身上彰显出一种刚正与霸气,上身只穿了一件军衫,胸前结实的肌肉微露,水一心小心的抬头看着,不得不说,冷烈风的身材真的好到让人流鼻血的地步,如果被好友小小看到,一定会直接扑上去的。


冷烈风换完衣服,回头看着床上双目呆滞的女孩,又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一遍,一直紧绷的脸终于有了片刻的松动:“看得还满意吗?”


略带调笑之意的话让水一心打了一个冷战,瞬间灵魂归位,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忍不住吐槽自己:水一心你丫的对着谁耍花痴不好,你对着他,他可是云皓寒的四叔啊。


敲门声再次响起,冷烈风脸上刚刚浮现的丝丝笑意瞬间消失不见,看着床上已经用被子将自己脑袋都包成一团的女人:“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今天是打定注意不会让云皓寒带走水一心的,从今天起,他再也不会退让。


听到休息室的门被关上,水一心放下了被子,看着外面,惊奇于他为什么会来这里,因为自己吗?想着又觉得可笑,怎么可能。


双手环着自己的腿,看着外面被暴雨冲刷着的窗户。


细数点点雨滴,倾听周围静谧,门外的声音交替起伏,今夜被雨淋湿的心,是否依旧。


站在窗边看着外面大雨磅礴的云皓寒,听到开门声便回过头来,却只觉眼前一闪,休息室的门就已经被关上了,根本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来了?”冷烈风明知故问,慢步踱过去坐到了云皓寒的对面,冷凝的气场突然逼近。


“四叔,龙腾说,一心被你带过来了。”云皓寒了解自己这个四叔的脾气,也没有和他拐外抹角,直接开门见山。


“是在我这里。”端起警卫员递过来的杯子,冷烈风头也不抬,淡淡开口说道。


云皓寒回到沙发边,面对高气场的四叔,即使是自己,他也不敢过多造次,“既然这样,今天的事情多谢四叔,我先带她回去。”他说着,走向了休息室的方向。


“皓寒,你用什么身份带她回去?”冷烈风突然开口,听到背后的人停下了脚步,晃着自己杯子里的茶水。


云皓寒回头,看着背对自己的四叔,用什么身份?他是水一心的丈夫不是吗?虽然他厌恶水一心。


因为今天绑架的事情是他误会水一心了,所以现在他多少对水一心还是有亏欠的。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一身狼狈的水一心从房间出来,衣服依旧是那身被暴雨浸染过的,靠在门边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看到他紧紧皱起的眉头,这是又在嫌弃自己给他丢人了吧。


“云皓寒,一场戏而已,你还真来了啊。”水一心带着嘲讽开口,心里的疼只有自己才知道。


云皓寒因为她的话,心里莫名的烦躁,伸手拉住了她冰冷的手腕:“跟我回去。”那语气,明显的嫌弃,好似水一心给他丢了人。


冷烈风依旧转着自己手里的杯子,对他们之间的互动好像丝毫不感兴趣。


水一心被云皓寒拉着出去,和刚刚过来的龙腾撞上,龙腾看着他们离开,又回头看坐在那里品茶的男人:“这就走了?”


“不走怎么样,没名没分的。”冷烈风自嘲一声,终于将那晃了半天茶水给喝了下去。


“嘿,你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东西。”他们这群兄弟,就属冷烈风最潇洒,什么都不在乎。


“我可以不在乎天下人,唯独她……”冷烈风低声开口说着,英锐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又抬头看自动坐下的龙腾,“怎么回事,说说吧。”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如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呦~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