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男生适合做异性朋友?

曼妙小说2018-06-26 08:38:55
01

顾卿卿被祁夜白死死的压在身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祁夜白却粗暴的从身后进入,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顾卿卿疼得眼泪都冒了出来,却咬着牙齿一声不吭。

“怎么?你觉得很委屈吗?”祁夜白冷笑着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要上你?”

说完就快速的动作,丝毫没有顾及到顾卿卿已经疼的不行。

自结婚以来,顾卿卿已经受够了羞辱,现在也只麻木的闭上眼睛。

等到最后,祁夜白发泄完了之后,冷冷的从她身上起身,像是把顾卿卿当成一块破布一样扔开,再也没有看顾卿卿一眼。

“不必做出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拿起了自己的外套,祁夜白就扬长而去。

关门的声音响起,顾卿卿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的确是她自作自受,本来祁夜白跟她的“妹妹”情投意合,可称得上是一对金童玉女。

是她非要想方设法嫁给祁夜白的,今天受到这样的对待,也是她活该。

为此,顾卿卿所付出的代价是沦为全市的笑柄,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个恶毒的女人。抢走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祁夜白也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她。

可是那又怎样?顾一薇不是顾家的千金,自己才是,为什么是自己的东西,她不能拿回来?

顾卿卿哭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肚子疼的厉害,小腹一抽一抽的疼,她脸色一白,伸手摸上去,居然摸出了满手的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来大姨妈。

这股疼痛感越来越剧烈,顾卿卿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起来,跑到医院去挂了急诊。

等结果出来了之后,那医生看着顾卿卿说:“你先生呢?”

顾卿卿露出一抹惨笑,“他出差去了。”

医生叹一口气说:“你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平时行房事的时候让你先生动作轻一点,这个孩子,胎位有点不正常,很有可能会保不住。”

这个消息由平地一声惊雷,直接让顾卿卿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她又哭又笑,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顾卿卿还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因为之前的曾经怀孕过五次,可是每一次刚检查出来,祁夜白就让人把她拉到医院去打胎。

医生都说她这一辈子很难再有此事,没想到现在居然给她这么大的惊喜。

不过等惊喜之后,就是惊吓。要是让祁夜白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下一刻就要把自己绑来医院,做人流手术。

顾卿卿的脸色吓得惨白,从医院走出来也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不行,这个孩子,她一定要保住,这是他最后生存下去的希望了。

祁夜白的心一直都是在顾一薇身上,这个孩子是彻底属于自己的,而且她以后也许再也不能生育。

一想到这里,顾卿卿就再也呆不下去了,他连忙跑回别墅里面收拾东西,打算要连夜出逃——趁着祁夜白还什么都不清楚的时候。

顾卿卿提着行李箱,踉踉跄跄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她正想着要从楼梯走下去,就看见顾一薇居然出现在楼梯那边。

“我的好姐姐,大晚上的你收拾东西是要去哪里?”

顾一薇脸上出现特别得意的神情,一边笑着,一边靠近顾卿卿。

“你、你怎么来了?”顾卿卿心中咯噔一下,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来看看你呀,我想来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在大晚上把自己的丈夫给气走。”

说道后面,顾一薇已经咬牙切齿。

顾卿卿的脸色更白了,她没想到这种羞辱的事情,顾一薇居然会知道。

02

正在顾卿卿恍惚的时候,手里面拿着的诊断报告就飘然而落。

顾一薇弯腰捡起来,能看清楚上面的诊断报告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变得阴狠无比。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还真的像以前那样不要脸。居然还能够怀孕,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能够怀上夜白的孩子?”

一边说着一边冲上来,狠狠的甩了顾卿卿一巴掌。

顾卿卿咬着下唇,低声哀求道:“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现在你能不能让我离开?我离开之后,祁夜白的夫人就是你了。”

现在顾卿卿只想保住自己的孩子,至于别的东西她已经不在乎了。

“你想走可以,反正祁夜白的妻子,早晚都会是我的。”顾一薇阴森的说:“可是在你离开之前,先跟我去医院一趟,把孩子打掉吧。”

顾卿卿的心里面也忍不住冒出了一股火气,她大声说道:“你别欺人太甚!这个孩子,我说什么都不会拿掉的。”

“这可由不得你。”顾一薇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直接冲上来拉扯着顾卿卿,想要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

顾卿卿哪里肯?她直接扔掉箱子,适时的用手扒拉着扶手,就是不肯放手。

就在这拉扯的功夫之间,祁夜白居然回来了。

他看见那两个在楼梯口的女人,大声的呵斥:“你们两个人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候,顾一薇突然停止了动作,而且还跟顾卿卿转了个身,反倒是自己从楼上摔了下来。

“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个骨碌,顾一薇就摔到了楼梯底下。她瞪着顾卿卿,声泪俱下的控诉道:“我好疼!你是想要害死我吗?你把夜白抢走了还不算?你是不是还想要拿走我的命?”

不是,她没有推顾一薇,是她自己摔下去。

顾卿卿一张口,想要解释,可是祁夜白看见了,却并没有给顾卿卿这个机会。

“给我滚出去。”祁夜白冷冷的说:“不要再让我再说第二次。不要弄脏了我的地方。”

明明是夫妻,可是却搞得像是仇人一样,不过当祁夜白转向顾一薇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变得特别的温柔,就像是换了个人。

“哪里疼?还能站得起来?”

顾一薇脸上很快就落满了泪珠,他摇了摇头,抽噎着说:“我站不起来了。”

祁夜白一听,连忙弯腰把顾一薇抱起,放在沙发上。然后仔细的查看着她脚上是否有伤口。

看见这一幕的顾卿卿实在忍受不了,她忍住快要脱口而出的抽泣,想要悄无声息的逃出去。

祁夜白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是因为他把所有的温柔还有耐心都留给了顾一薇。

顾卿卿低头匆匆的在祁夜白身边路过,就在这时候,顾一薇突然不阴不阳的说道:“姐姐,你先别走啊。我没有怪你,反倒是应该跟你道歉。你现在是个孕妇了,我不应该跟你争吵的,你就算是把夜白抢走了,我也不应该跟你生气,毕竟你现在怀了他的孩子。”

听见了这句话,顾卿卿顿时脸白如纸。

她回头看了一眼祁夜白,发现对方果然脸色已经黑得不像话了。

“怀孕了?”祁夜白的脸色狰狞的不像话,好像恨不得把顾卿卿直接生吃。

“去打掉吧,我现在跟你联系医生。”他冷冷的说着,不带一丝感情。

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就足以把顾卿卿打入谷底。

她浑身都哆嗦着,差点站都站不稳。

小腹又传来抽痛的感觉,两股之间有股凉意,她伸手一摸,又摸出了满手的鲜血。

“这可是你的孩子,祁夜白,你究竟还有没有良心?”

顾卿卿凄凉的问,这可是迎接她的,只有祁夜白的一巴掌。

“我的孩子你也配生吗?只有一薇才配生我的孩子。”

03

顾卿卿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以为自己承受过最惨伤痛,就可以无所畏惧,可是祁夜白还是一句话就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你还不走?”看见顾卿卿还站在这里,祁夜白冷声道:“那好,我就亲自送你过去!”

说完了之后,就一直拉着顾卿卿的手,把她往门口那边带过去。

顾卿卿大脑一片空白,她凄厉的叫喊道:“这是你的孩子,你要亲手杀死他吗?”

她拼命的阻止,可是力气最后还是抵不过祁夜白。

“我的孩子?”

祁夜白不耐的冷笑,“也不是第一次了。你敢怀上我的孩子,我就敢把他打掉!”

这一张好看的薄唇,吐出的是这样子冷酷无情的话,顾卿卿觉得自己瞎了眼,当初才会不顾一切的爱上他!

“我求你了,祁夜白,你让我走吧,我不会再回来打扰你。可是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只要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顾卿卿泣不成声,这是她最后的念想了。

祁夜白看上去有些犹豫,这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柔弱的顾一薇突然摔倒了。

她“诶哟”了一声,随后眼含泪光的看着祁夜白,娇声说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今天就当做是我没有来过吧,没有父亲的孩子是很可怜的。我退出,再也不打扰你们了。夜白,你好好的对她姐姐和她的孩子,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这句话一说出口,祁夜白的神色顿时变得非常冷静。

他毫不留情的说:“等明天我要看见答应。如果今晚你不能打掉这个孩子,你就等着瞧吧,顾卿卿。”

听见这一句话,顾卿卿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反倒是顾一薇哭得特别的柔弱可怜,一直摇头说不要。

祁夜白心疼的抹去她的眼泪,把顾一薇抱在怀里。

“我先带你去上药。要是留下疤就不好了。”

顾卿卿听了,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他心尖上的人留下一条疤都不好,可是祁夜白却能够狠心的剜去她的心头肉!

祁夜白没有理会顾卿卿,他弯下腰来把顾一薇抱在怀中,就想着要上楼走去。

顾卿卿此时回过神来,她连忙抱着祁夜白的腿,哀求道:“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以后我不会在出现在你面前。”

为了留下这个孩子,顾卿卿已经拿出他最后仅剩的尊严来做赌博,可是没有想到,祁夜白非常不耐烦的迎头一脚,直接把顾卿卿给踢开。

踢在她的肚子上。

顾卿卿根本承受不了,连忙往后退了一些距离,正好磕在桌角上。

她面白如纸,疼的话都说不出口。

双腿之间很快就被血色染红,看上去触目惊心,可是祁夜白对这些宛若未觉。

“不要在我面前露出这副恶心的嘴脸,我的孩子你不配生下来,你就算是生下来了,我也不认识。你脏脏的血脉,我不会允许他留在这个世上。”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卿卿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声音特别的凄凉,可是没有人在乎她,更加不会有人心疼她。

等她哭得喉咙都沙哑了,最后才踉踉跄跄的爬起来。

双腿间还在流着鲜血,顾卿卿有种预感,就算她不去流产,这个孩子也保不住了。

祁夜白终于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哭够了之后,顾卿卿脸上面无表情,他冷着一张脸,若无其事的打车去医院。双腿之间的血,把坐垫都染红了。

可是顾卿卿就好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当中,自己去排队挂号。

她来流产了。

04

但刮宫的疼痛传过来的时候,顾卿卿眼角滑落一滴泪珠。

她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她顾卿卿要是再为祁夜白流一滴眼泪,她就不是人!

医生做好了手术之后,说:“出去吧,已经好了,这段时间注意好好休息。”

顾卿卿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扶着墙壁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这时候已经快要凌晨了。

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就一直坐在医院的大厅发呆。

这时候视线当中出现了两个人。

顾一薇还有祁夜白。

两个人不知道在小声的说着什么话,顾一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娇羞的笑容,祁夜白眼中的神情也是特别的温柔,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这时候祁夜白也看见顾卿卿了,他脸上顿时一变,目光带上了一抹不加掩饰的嫌弃。

“你怎么在这里?”祁夜白想要走过来。

可是在这时候,顾一薇突然叫了一声。

“夜白,我走不动了。”

祁夜白重新退回去,又把顾一薇抱在怀里。

“你的脚上有伤,就先不要乱走动。”

多么恩爱的一对。

顾卿卿眼睛满满的都是嘲讽。

祁夜白一皱眉头,看见顾卿卿的目光,冷笑着说:“我说过了,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来流产。”顾卿卿抬起头来看他,目光平静无波,“孩子已经死了,你满意了吧?”

祁夜白说的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是她痴心妄想,想要保留这个孩子。

但是除了羞辱之外,什么也没能留下。

“算你识相。”

祁夜白刚想离开,可是这时候,看见顾卿卿的裙子上还满是血迹,似乎是刺痛了他的眼睛一般,祁夜白的心中也忍不住一痛,居然有了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强行压抑住这种悸动,冷着脸,对顾卿卿说:“一薇的身体不好,她会搬到别墅里,这段时间你先出去吧,不要再回来了。”

在拿走她的孩子之后,顾一薇就登堂入室了。接着就该把她给扫地出门了。

她实在不知道人心怎么能够狠毒到这种地步?

顾卿卿压抑着怒气说:“凭什么要我搬出去?现在顾一薇是小三,我这个正室是不会给她让路的。”

说完之后,眼睛睥睨着顾一薇。

顾一薇脸上浮现起无辜的神色,“不是这样的姐姐,你误会我了,我跟夜白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夜白叫的这么亲热,还说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顾一薇,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顾卿卿冷嘲热讽的说着,可是很快祁夜白就把这种冷嘲热讽加倍还在她的身上。

只听“啪”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耳朵里面嗡嗡作响,似乎什么都听不清楚。

祁夜白伸手甩了顾卿卿一巴掌。

顾卿卿抬起头来看他,目光里面除了悲愤之外,看不出一丝一毫往日的情意。

祁夜白被她这种纯粹的、仿若是泛着冷刃而一般光芒的目光弄得一怔,过一会儿才镇定下来。

他冷声说道:“我不允许你这样子对一薇说话。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顾家的别墅我让谁住进去谁就能住进去。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

顾卿卿冷冷的看着祁夜白,最后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我恨你。”

旁边早就有一群人围住在窃窃私语。

所有的话语,都好像是化成了实质的刀刃把顾卿卿伤得遍体鳞伤。

她露出了一抹哀凉的笑容,跌跌撞撞的走出医院去了。

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退出成全那一对狗男女。

在她的孩子死掉的那一刻,顾卿卿早就已经生不如死。

连死都不怕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她非得要让祁夜白和顾一薇付出代价!

05

可是没想到等顾卿卿来到了顾家的别墅之后,就发现自己的东西都被扔了出来。

她脑子轰的一声,几乎有些不敢置信。

居然真的被扫地出门了!

顾卿卿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她疯狂的拍门。

“什么意思?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还是祁夜白的妻子!你们这些人凭什么这么对我?

人流之后,顾卿卿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直接摔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叫得嗓子都哑了,管家才把门给打开。

“对不起夫人,这是先生吩咐的。刚才他打电话回来说了。叫我们把夫人的东西给收拾好,以后您的房间,就是顾小姐住了。”

管家一副公事公办的脸色,除了冷漠之外,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尊敬。

顾卿卿哭着哭着就笑了。

“你们这样对我!祁夜白真是好狠的心!现在还没离婚呢,就急着把我扫地出门。我告诉你,你赶紧把我的东西给我放回去,不然大家就鱼死网破!看我把祁夜白的小姨子乱搞的消息捅出去,弄得他身败名裂!”

顾卿卿的心里面充满了屈辱,她以前对祁夜白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管家似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妥协。

“夫人先进来,我给先生打个电话。”

等顾卿卿进去之后,也没能上去休息,而是像一个客人一样,被留在客厅里面。

她死死地握拳,指甲已经把手心给扎痛了。

顾一薇这个贱人,已经抢走了她一切的东西。

以前是爸爸妈妈,现在是她的丈夫。还会抢走所有的一切!

管家说请示没有多久,祁夜白就回来了。

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顾卿卿就听见了说话的声音。

“别这样,让别人看见多不好,我可以自己走的。”

这是顾一薇撒娇的声音,还隐含着笑意。

祁夜白的声音听上去也很宠溺他弟,他低柔的说道:“我舍不得让你走这几步路,你脚受伤了,谁会笑话你?”

“真是的——”

之后祁夜白似乎对顾一薇做了点什么动作,逗得顾一薇哈哈大笑。

顾卿卿实在是忍受不了,拿着茶几上的茶杯,对着门口的人就扔了过去。

她目光似乎喷出火来,“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晚上会出去开房。”

祁夜白之前的好心情都荡然无存,他大吼道:“我不是让你们把她给赶走吗?为什么这个女人还留在这?”

管家走出来,低声的在祁夜白这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祁夜白的脸色黑得可怕,似乎是要吃人一般。

他冷笑着,缓慢的向顾卿卿走。

最后伸出手来扣着顾卿卿的下巴,明明说这样暧昧的姿势,可是他说出的话却带着杀气。

“还有名分的时候把你扫地出门?”祁夜白冷哼,“我忘了告诉你,很快就不是了。”

“你说什么?”

顾卿卿的声音里满是惊讶。

祁夜白让人拿了一份文件,放在顾卿卿的面前。

“签了这份协议书,我们两个一拍两散,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顾卿卿定睛一看,发现正是离婚协议书。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了快要喷涌而出的泪水。

顾卿卿有些哽咽的说:“所以你现在就要赶我走了?”

“这里本来就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你以为我会容忍你多久?”

祁夜白不耐烦的说:“赶紧签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顾卿卿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把目光移向了顾一薇身上,发现顾一薇此时还是楚楚可怜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那种飞扬跋扈的感觉。

顾卿卿顿时就笑了,她咬牙切齿的说:“我死了也不会离婚的。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让顾一薇跟你名正言顺的待在一起!”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