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后》顾挽歌江祁佑 小说全文阅读

楠瓜小说2018-06-25 21:13:41

第一章恭贺陛下

发布:2018/5/5 21:35:50

“恭贺陛下,皇后娘娘有喜了!”听到太医的话,迎着江祁佑那双冰冷的眸子看去,顾挽歌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顾挽歌,朕还真是小瞧你了!当年以帝位要挟朕,现在又故伎重演,又想打孩子的主意,你怎么那么贱!”江祁佑缓缓俯下身,铁钳般的大手仿佛要将顾挽歌精巧的下巴捏碎,冰冷的眸子中泛着浓浓的杀机。顾挽歌脸色苍白,被江祁佑身上那股煞气压的提不起半点劲:“不……不是……”“还记得当年朕的话吗?”江祁佑捏着顾挽歌下巴的手稍一用力,顾挽歌疼的浑身一颤。当年北齐王朝被乱党篡位,江祁佑是唯一幸存的皇子,却被乱党派人追杀,逃至南诏时却身中剧毒奄奄一息,意外被顾挽歌所救。留在南诏的三年,让两人都爱上了对方。可江祁佑心中却有报仇和复国的执念,为了自己的心上人,顾挽歌开口求了父亲南诏王派军帮助江祁佑复国,在分别时她许下了一生的誓言:非君不嫁。而江祁佑同样许下了自己的承诺:北齐光复之日,就是他立顾挽歌为后之时!一年后北齐光复,顾挽歌激动的跟随南诏王前往王都参加江祁佑的登基大典,可却没想到江祁佑就当她是陌生人一般,态度截然大变。而且,江祁佑还放言要立一个女人为后。当时南诏王直接陷入到暴怒中,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挽歌失踪的婢女。不仅是南诏王,心中的不甘心,让倔强的顾挽歌当时脑袋一热,看着眼前的负心人,她要江祁佑履行当初的承诺。因为当时北齐虽然光复,可内乱已经未曾平定,一旦南诏王撤兵,叛军肯定会卷土重来。顾挽歌不知道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她却知道,自那日父亲威逼江祁佑立自己为后,江祁佑就恨上了自己。她虽然是皇后,可江祁佑却不当她是回事,爱的反而是自己曾经的婢女瑾妃。不过有件事江祁佑却从未忘记,那就是每隔三五天就会来储秀宫睡上一晚,可每次都是对顾挽歌粗暴的肆虐,像野兽一般发泄。而且每次离开都会让伺候的太监杜绝怀孕的可能,不容许顾挽歌怀上她的子嗣。他还亲口告诉说过:她顾挽歌不配给他江祁佑生孩子!“你可真令朕恶心!自己把这孽障处理了,若是明日朕还发现你肚子里有孩子,朕就亲自来帮你!”松开手,江祁佑冰冷的眸子深深看了她一眼,扔下这句话转身就准备走。听到江祁佑这话,顾挽歌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滚落。她自然是懂得江祁佑这话的意思,他说明日不想再看到他肚子里还有孩子,那就是让她要么自己把孩子流掉,否则他就亲自动手。这样的选择,与没有选择又有何区别?“陛下……”复杂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挣扎,可小腹上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就在江祁佑即将踏出门槛时,顾挽歌一咬牙,眸子中的挣扎变成了坚定。“嗯?”顿住脚步,江祁佑阴沉着脸,锋锐的目光直视而来。迎着江祁佑那冰冷的眸子瞪着,顾挽歌心中颤了颤,眼中透着一丝坚定:“臣妾愿让位予瑾妃,但求陛下能放过我们的孩子!”



第二章字字戳心

发布:2018/5/5 21:37:06

顾挽歌这话说的决然,也说得令她心疼。当初她不惜借南诏之势要挟江祁佑,就是为登临帝后之位,却因为江祁佑的记恨,一直未曾得到机会,如今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只能将帝后之位让出。可她这话出口后,江祁佑脸色非但没变,反而更加冰冷:“顾挽歌,你还真是好算计!只可惜,你还不配生下我江祁佑的皇子!”字字戳心,冰凉透骨,顾挽歌的脸上一瞬间血色全无。她知道江祁佑恨她、厌恶她,可却没想到江祁佑的恨意这么深,厌恶到如此绝情。“还有,将这些狗奴才全部乱棍打死!”随着江祁佑那冰冷的话,立刻就有人冲进储秀宫,将殿内跪着的太监宫女以及那太医强行拖了出去,挣扎求饶声转瞬即逝。瘫坐在软塌上的顾挽歌,怔怔地坐在那,没有开口阻止。她知道,那名太医是说错了话,至于剩下的人,则是因为她怀上了江祁佑的孩子,这是江祁佑交给他们的任务,却没有办到。以江祁佑的性格,她现在开口也无济于事。“记住朕的话,明日,别让朕亲自帮你!”将目光从顾挽歌身上收回,江祁佑一甩袍袖,直接迈步走出了储秀宫,唯余留下那冰冷绝情的话在她耳边回荡。储秀宫中,顾挽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情绪,浑身颤抖着,掩面失声痛苦起来。腹中孩子的意外到来,不是她刻意的安排,她甚至都没想过要用孩子来捆绑江祁佑,因为她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够怀上孩子。顾挽歌除了是南诏王的女儿,还有个身份,那就是南诏的圣女。南诏的圣女一出生就会得到南诏神灵的赐福,百毒不侵、百病不生甚至生老不衰,南诏每一任圣女直到死的那天,都是年轻时的模样。神灵的赐福是南诏圣女最宝贵的东西,可当年江祁佑声中剧毒奄奄一息,顾挽歌却背着南诏王用它救了江祁佑。这是她最大的秘密,除了顾挽歌自己,就只剩下两人知道。第一个自然是她的父亲南诏王,至于第二个,则是随她自小一起长大的婢女叶嫣儿,也就是如今北齐皇宫中的瑾妃。这也是当初为什么南诏王暴怒的原因,因为江祁佑当初的承诺,顾挽歌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他的皇后,作为父亲他不想让女儿失望。所以就算当初顾挽歌没要求,他也会逼着江祁佑封顾挽歌为后!然而顾挽歌失去的,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当南诏圣女失去神灵赐福的那天,同时也失去了孕育新生命的机会。当初顾挽歌的不甘心,并不是没有缘由的。自从当初被封为皇后,顾挽歌在宫中受尽了委屈,只能默默忍受,但如今自己意外怀上了身孕,江祁佑却要她拿掉孩子,她忍不住了。止住哭声,顾挽歌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稳后,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坚定,她不仅要留下这个孩子,还要生下来!因为她心中还藏着一个秘密,南诏的圣女,一旦失去神灵赐福,不仅会失去孕育新生命的机会,寿命还会缩减到三年,如今只剩下一年不到。上天既然给了她一次机会,那她就要牢牢把握住!




第三章朕要杀了你

发布:2018/5/5 21:37:31

“瑾妃娘娘到!”江祁佑离去没多久,伴随着一声高亢尖锐的喊,在一大群太监宫女的簇拥下,一名俊俏艳丽的宫装女子就走进了储秀宫中。“哟,姐姐还真是厉害,这么快就怀上陛下的骨肉了!”还没走到顾挽歌跟前,叶嫣儿那尖酸刻薄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听到叶嫣儿那刻薄的嘲讽声,沉思中的顾挽歌皱了皱眉,抬眼看向叶嫣儿。“妹妹的消息还真是灵通,陛下这前脚赶出门,你后脚就赶来了,这鼻子比你养的那只大黄都还要厉害!”听到顾挽歌的讽刺,叶嫣儿脸色顿时一变。可她还是压下火气,冷笑着看着顾挽歌:“姐姐嘴巴还真是厉害,怪不得当初要挟陛下封你为后,只可惜,你这张嘴可救不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目光落到顾挽歌的小腹上,叶嫣儿眼中随即闪过了一丝怨毒和得意。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挽歌竟然能怀上江祁佑的骨肉,不过还好,自己这些年没少出手,让江祁佑对顾挽歌的恨意加深,她这孩子别想生下来!“妹妹还真是说笑,姐姐作为北齐的皇后,现在陛下还无一子嗣,这孩子我都怀上了,难道还能打掉不成?这让满朝的王公大臣怎么想?难道说陛下会弃大齐的万载基业于不顾不成?还是说,妹妹想要害了我腹中的孩儿!”

顾挽歌笑着笑着,脸色陡然一变,目光变得锋锐恶狠狠地看向叶嫣儿。不知道是顾挽歌的眼神太过吓人,还是她的话太过惊心,叶嫣儿站在原地的身子抖了一抖,竟连退了几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入宫这些年,她明里暗里指使人针对过顾挽歌很多次,可还没一次吃过亏。可今天先后两次针对却被顾挽歌拿住,顾挽歌最后这番话,更是直戳她内心,让她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她本以为这些年以江祁佑对顾挽歌的恨意,就算顾挽歌真怀上孩子,那也别想生下来。可现在顾挽歌这番话,却让她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她说的的确没错,江祁佑作为北齐皇朝的皇帝,可现在膝下却无子女,顾挽歌作为北齐的皇后,现在怀上了孩子,一旦被满朝的文武大臣得知,难道江祁佑真能顶住王朝基业没有继承人的压力让顾挽歌打掉孩子不成!“哼!”冷哼一声,叶嫣儿没再继续久呆,带着侍从快步离去。她要赶紧想出解决的办法,一旦顾挽歌说的那番话变成现实,她的计划必然毁于一旦,更别说顾挽歌到时候生下皇子,自己就更麻烦了。叶嫣儿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到顾挽歌,她脸上的欣喜反而越来越浓。这想法是她刚想出来的,因为叶嫣儿的话,一时冲动就说了出来,而后一琢磨,这的确是目前保住腹中孩儿最好的办法。一旦满朝文武知晓自己怀了身孕,肯定不会容许江祁佑逼自己打掉孩子。江祁佑能无视自己的意志,难道还能无视满朝文武的压力?夜幕即将降临,顾挽歌依旧未找到将消息传出宫中的办法,她身边可靠之人这些年早已被叶嫣儿以各种借口暗害或者调离。“顾挽歌!朕要杀了你!”可就在顾挽歌苦思冥想时,伴随着一声怒吼,江祁佑一脚踹开了储秀宫的大门,手持长剑就朝顾挽歌杀来。


第四章算计

发布:2018/5/5 21:38:03  

“陛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顾挽歌被吓得冷汗直冒,可江祁佑的长剑终究没有落到她的脖子上。因为江祁佑的那些侍从可不会眼睁睁看着顾挽歌被他给杀了,否则别说皇帝杀皇后这种事传出去有多大的影响,南诏王的怒火那也很难承担。江祁佑虽然被人拦下了,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怒火和戾气,深邃的眸子中更是充斥杀机。“陛下,您这是……”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惊恐,顾挽歌也适时开口道。刚才江祁佑的那一剑,真的险些没把她给吓死。“顾挽歌,你好大的胆子!朕前脚赶走,你后脚就给瑾妃下毒!”江祁佑的一声厉喝,“啪”的一声,顿时把顾挽歌打懵了。“下毒?”浮肿的脸上落着鲜红的指印,顾挽歌的嘴角鲜血丝丝渗出,迎着江祁佑那冰冷的眸子,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交出玲珑引的解药,不然朕让你生不如死!”江祁佑直接无视了顾挽歌脸上的迷茫,深眸如刀,语气冷的彻骨,大手将她脖子一把掐住,紧随而至的是一股窒息感。“祁佑,什么玲珑引,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随着那股窒息感,顾挽歌在江祁佑的手中挣扎着,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还想把朕当傻子?玲珑引在你们南诏百毒中位列第一,世代只传圣女一人,若不是你,还能有谁!”江祁佑充满杀机的话,顿时让顾挽歌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你就这么嫉妒嫣儿,她肚子里刚怀上朕的骨肉,你就给她下毒!你这恶毒的女人,真以为嫣儿的孩子没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就能苟活吗!”掐着顾挽歌的脖子,江祁佑的手越收越紧,深眸中是满满的厌恶和杀机。他心中的恨意,让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撕碎!听到这话,顾挽歌脑海中顿时“嗡”的一片空白,那话更是犹如一把尖刀,径直插入到了她的心脏中。她现在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是被叶嫣儿算计了。

可真正让她心痛的是,眼前深爱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竟然想要杀了自己……“我说我没有给她下玲珑引,更没有给她下毒,你信吗?”顾挽歌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原本惊恐慌乱的情绪慢慢镇定下来,更是压下了心中的伤疼,竭力让自己平静地看向江祁佑。“你这种心如蛇蝎的毒妇,还想让我相信你!”江祁佑毫不客气地打破了顾挽歌那一丝卑微的希翼,说完更是目光凶狠的看着她:“朕最后再问你一遍:“解药你交不交!”“祁佑,你别这样,求你放过姐姐,姐姐也是一时糊涂,咱们的孩子虽然没了,可姐姐的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啊……”就在这时,几名宫女再次搀扶着叶嫣儿走进储秀宫,她整个人直接跪倒在了江祁佑身边。看着一脸苍白虚弱的叶嫣儿,江祁佑眼中闪过一丝心疼,连忙松开顾挽歌的脖子,小心翼翼地将叶嫣儿搀扶在怀中,深眸再次看向顾挽歌,杀机一闪:“朕说过,她不配诞下皇子!”



第五章滑胎药

发布:2018/5/5 21:38:36

看到江祁佑那恶狠狠的眼神,顾挽歌心中顿时一颤。一种没由来的危机感让她脑海中立刻生出了赶快逃走的想法,可是双眸牢牢锁定她的江祁佑根本不给她机会:“将皇后拿下!”站在旁边的那些太监和宫女,毫不犹豫地就朝着顾挽歌扑去。为了腹中的孩儿,这一刻顾挽歌也顾不得其他,作为南诏的圣女,在这些太监宫女的面前,除非她束手就擒,否则根本别想控制她。顾挽歌一出手,那些太监宫女顿时被接连打翻在地。“一帮废物!”看到这些太监宫女的下场,江祁佑皱了皱眉,松开怀中抱着的叶嫣儿,迈步上前就准备亲自控制顾挽歌。至于让那些侍卫上,他暂时可没那个想法,说到底顾挽歌还是他的女人。看到眼前这一幕,没人注意到叶嫣儿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冷笑,就在江祁佑动手准备亲自拿下顾挽歌时,她带着一脸紧张和焦急就想相劝。正在反抗的顾挽歌根本没看到另一个角度的叶嫣儿,看到江祁佑上来,紧张的她反身本能的就朝自己面前的身影打去。“啊!”随着一声尖叫,叶嫣儿借着这股力道一下就向后摔去。不偏不巧,在身子倾倒的那一刹那,叶嫣儿的额头一下就磕在旁边的桌角上,殷红的鲜血顿时顺着额头流淌而下。“顾挽歌,你找死!”这一幕正好被江祁佑收入眼中,脸色陡然一变,本打算将顾挽歌控制的他,直接挺身上前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顾挽歌的身上。本就有些愣神的顾挽歌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江祁佑这一掌打飞,后背结结实实地撞摔在了墙壁上,张嘴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江祁佑那毫不留情的一掌,直接让顾挽歌撞摔在地上没有丝毫的气力爬起,浑身就像散架了一般,口中弥漫着浓郁的鲜血味。可此刻的顾挽歌却仿佛没有感受到一丝疼,她知道自己刚才又被算计了,可却让她再一次体会到了江祁佑对自己的绝情。那声声无情的话语,就仿佛一把刀子狠狠地直戳她的心窝。“太医!赶紧传太医!瑾妃要是出半点事,朕灭你们九族!”而另一边将顾挽歌一巴掌打成重伤就冲到叶嫣儿面前的江祁佑,怒吼中透着焦急。

让他对叶嫣儿的在乎,与顾挽歌的厌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趴在地上费劲的抬起眼皮看着将叶嫣儿小心翼翼抱在怀中,满眼柔情呵护着的江祁佑,心如刀割一般的疼,她有些怀疑当初在南诏,那是不是一场梦。泪水顺着眼角直接滴落在地上,顾挽歌再一次哭了,无助而绝望。脑海中当初在南诏和那个男人经历的一切,感受到的所有疼爱和幸福,在这一刻随着内心的破碎一同消逝……没有人在意同样受了伤,甚至伤势更重的顾挽歌,他们的视线连同江祁佑的视线全部放在了叶嫣儿身上,相比之下顾挽歌就仿佛是微不足道的可怜虫。“陈太医,顺道给皇后准备一碗滑胎药!”在太医赶到给叶嫣儿做完包扎,江祁佑直接将她抱在怀中,正准备离开储秀宫时,目光掠过躺在地上的顾挽歌,冷眸中透着一丝厌恶。s  s



第六章别无选择

发布:2018/5/5 21:40:36

“皇后娘娘,您该喝药了。”江祁佑抱着叶嫣儿离开没多久,刚才那名太医就带着几名太监来到了储秀宫,将依旧躺在地上没能爬起的顾挽歌扶了起来。“喝药?这是什么药?”看到面前的药碗,顾挽歌顿时想起了江祁佑离去时说的话。站在顾挽歌面前,那名太医还是很恭敬的:“回禀娘娘,这是滑胎药……”“不喝!本宫不喝这药,端走!端走!”在得知了这药是什么后,顾挽歌脸色顿时一变,她绝不能任由别人就拿掉她腹中的孩儿。“娘娘,微臣也是奉旨办事,您就别为难……”对于顾挽歌的拒绝,这名太医显然也在意料中,脸上带着一丝为难,可语气却开始有些强硬。“啪!”可没成想,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顾挽歌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抬手就抽在了他的脸上,指着他就大声训斥道:“狗奴才!我肚子里的可是陛下唯一的骨肉,大齐将来的太子,谁给你的够胆谋害皇子!你想造反不成!”“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娘娘恕罪!娘娘恕罪……”顾挽歌的这一顿训斥,不仅让这位陈太医一下就吓趴在了地上,脸色惨白,就连旁边的那些太监浑身都一颤。因为这些话太有杀伤力了,不管是谋害皇子还是造反那都是能诛九族的重罪。“还不快滚!”看到这太医在地上头都磕出血了,顾挽歌猛地一把抓过旁边被太监端在手中微微发颤的药碗直接砸在了地上。看到那名太医带着一帮太监狼狈的跑出了储秀宫,一股强烈的无力感一下顾挽歌瘫坐在了软塌之上,脸上血色全无,背上更是被冷汗浸湿。不过很快顾挽歌就从软塌上强撑着站起,摇摇晃晃地就朝储秀宫外去。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逃了!她知道江祁佑肯定已经下定决心要拿掉自己腹中的孩儿,若是继续待在宫中,自己刚才的那番话能吓坏那些太医和太监,可吓不住江祁佑。现在这种危急的境地,让她甚至来不及去思考太多如何逃走计划。“皇后这是要去哪啊!”可顾挽歌受了重伤的身体终究太虚弱,她甚至都没看到宫门,就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耳边更是响起了一声阴测测的冷笑。“陛下……”迎着江祁佑那冰冷的冷眸看去,顾挽歌心脏一缩,顿时从头凉到了脚。“将皇后请回去!”

顾挽歌甚至都没看到出宫的希望,就被江祁佑亲自带人抓回了储秀宫,一股无力传遍全身,心中更是被绝望所充斥。“大齐的太子?顾挽歌,你还真敢想啊!怪不得你这么嚣张,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负手站在顾挽歌的面前,江祁佑阴测测地看着她,笑得森冷。“只可惜,你没机会了!”随着江祁佑一摆手,立刻就有人端着一碗药走到了顾挽歌跟前:“顾挽歌,你是自己喝还是朕亲自帮你!”看着眼前的这碗滑胎药,顾挽歌的心颤抖得厉害:“祁佑,这是你的骨肉,这是我们的孩儿啊,你怎么忍心……”“闭嘴!顾挽歌!”江祁佑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致,直接打断了顾挽歌的话,那双冷眸狠厉的吓人:“朕说过,你不配!”“既然你不愿意吃,那朕就亲自帮你!”说罢,江祁佑伸手将药碗端在手中,修长的大手直接掐住了顾挽歌的脖子,端起药就准备强行往顾挽歌的嘴里灌。可顾挽歌闭嘴了嘴巴,他并没有立刻挣扎。再加上顾挽歌的挣扎,反而激起了江祁佑的狠劲,那不断收紧的手指,仿佛要将她纤细的脖子直接掐断,让她呼吸越发苦难,眼前有些发黑。这一刻顾挽歌毫不怀疑,若是自己不喝这药,江祁佑恐怕会将自己活生生掐死在这!“我喝……放开我,我自己喝……”顾挽歌虚弱的出声,也惊醒了暴怒中的江祁佑,看着那双充斥着泪水和彻骨的恨意的明眸,他的心中一颤,本能地松开了手。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一般4-6元/本

微信hang08200 (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