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男女,都是输在了这个字上

男生小说2018-06-25 22:58:35


  五月份正是雷雨季节,白水村的鹿青明明有对象,对象长得还不赖。可他却闷闷不乐,原来他有不行之症。到处求医问药,都治不好。他听说村后的十万大山,出产一种野生的金樱子花,用这东西泡酒,可以治疗不行之症。


  他就上山采金樱子花。没想到,才进山,天空霎时变黑,轰的一声,一个炸雷从天而降,紧接着,下起了飘泼大雨。


  鹿青发现不远处有一眼山洞。他就一阵疾风,跑到山洞里躲雨。


  刚到洞口,忽听洞内传来一阵打情骂俏的声音,那女的还在说羞人的话。


  “老牛,还是你会犁地。人家差点死过去了知道不?”


  “小兰啊,我跟你男朋友比,谁厉害?”


  哦尼玛,女的不是别人,是他马子赵小兰!


  男的呢,正是水利站站长牛彪!


  忽听牛彪说这种话,鹿青犹如晴天霹雳,一屁墩瘫坐在地。他以为耳朵出毛病了,便是偷偷探眼进去,不看还好,一看下两眼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只见牛彪肥大的身躯还死抱着他的马子赵小兰!


  “你说他呀,他不行,做那事不行的。他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赵小兰得到满足,连说话声音都变温柔了,像蜜里调油似的。


  “啥?你是他对象,他都没碰过你?那小子亏死了,哈哈!”牛彪嘎的一声,粗声大笑起来。


  “他不行呀,一个死穷鬼,又没钱又阳萎,傻子才做他媳妇!”


  “小兰啊,你是我的,我的哈哈!”


  “那,我跟了你,说好的,你让我当会计!”说着,赵小兰浓桃艳李的又粘了上来,牛彪再次萌动起来。


  “这个容易,我一句话就搞定!”


  “真哒?我又想要了!”


  “你啊,简直是刮骨精——”说着,牛彪再次充当起了一头耕牛。


  啊——


  鹿青感觉自己的头顶绿油油的,当场就炸了,发疯似的冲进去,一棒子砸向了牛彪!


  牛彪骠肥体壮,发现鹿青冲上来玩命。他狗头一矮,反手抢了棒子,咚!


  一棒子敲中了鹿青的后脑,鹿青应声倒地。把他后脑敲出一个血洞,鲜血汩汩流到了地面。


  “老牛,这事不能传出去,快跑!”


  赵小兰一提醒,牛彪怕村民们发现,脚底板抹油,溜之大吉。


  “鹿青,咱俩还是断吧?你找个比我更好的!”赵小兰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钱,扔到鹿青身上,翻身就走。


  “不要你的脏钱!”气得鹿青团作一团,把三千块现金丢出了洞外。赵小兰捡起钱就跑,像是害怕他会咬人一样。


  鹿青脑袋瓜昏昏噩噩,吃力的爬起来。惊讶得发现,地下掉了一个玉镯,那玉镯见血就活了。滋溜,玉镯把他流的血全部吸干。晶莹剔透的玉镯一下子变成了血镯,血镯通体血红色。


  他这货捡起来看,下意识套在了手腕上。


  接下来,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血镯一套上去,忽地爆发一片血光。一眨眼的功夫,就隐身没入了鹿青的手腕,没有一丁点痕迹,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没多久,鹿青突然发现,脑袋瓜那个破了的血洞已经开始结痂,伤口一下子不疼了!


  这时他狂喜的发现,有一股爆炸般的力量在体内奔腾。一捏起拳头,拳头上的肌肉好似鼓胀起来,指关节发出咯巴作响。


  啊——


  鹿青陡生一种上哪里打一拳的冲动。他便是蹬蹬蹬,一阵疾风来到一颗松树下面。照准松树的树筒,冷不丁打出了一拳。忽听吱嘎一声,篮球那么粗的松树直接被打断,应声倒地。


  天呐,能打断这么粗的松树,最起码有上千斤的大力呢!


  恶鬼牛彪,这个王八蛋,抢走他的女友,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只要想起这档子事,鹿青就气得头发根根怒竖,像是随时会爆炸。


  因为要包扎伤口,鹿青逶迤下山。一路绿柳夭桃,走来村卫生站找女村医王甜兰。


  “甜兰,我想死你了!看你满脸喜色,要交桃花运了!”这家伙一蹦蹦入就诊室,看到王甜兰就不正经起来。


  “你个贼犊子,不许叫甜兰,叫婶婶!”王甜兰嗔白了他这货一眼。


  “妈呀,你怎么不穿衣服呢?这样我会胡思乱想的!”鹿青陡然看到王甜兰的隐私部分,一下秒杀了他。一股冰凉从鼻子喷了出来,鹿青伸手一摸,是鼻血!


  王甜兰肤白,体态傲人,一对勾魂的桃花眼,能把男人勾得七颠八倒。


  “你瞎说什么呀。这不是衣服?”王甜兰气得拍了他一下。


  “怎么回事?”鹿青揉揉眼再看,才知道甜兰穿着一身白大褂呢。他意念一动,一道仙气来去如风,从他的手腕部位电走鱼窜。透入双眼后,映入眼前的王甜兰再次回到光溜状态。


  王甜兰体内的五脏六腑、骨骼以及血管经脉、神经系统,在鹿青眼前一览无遗!


  天呐,我会透视,我会透视啊!


  更奇怪的是,他的脑海里依次浮现出仙壤、仙医术、透视、收魂幡这些诡异的字眼!


  天呐,我要发财了?


  仙壤可以种菜、种药材。


  只要拥有这只仙镯,那就是钱,钱啊。等赚到大钱,他要娶最漂亮的媳妇,买最好的车,住最大的别墅!


  想想啊,等有朝一日,他成了白水村的致富带头人,把贫穷的白水村变成富得流油的明星村,天下第一村,那得多牛比!


  这货正做梦发大财呢,王甜兰一脸懵比打量着他。突然就像发现新大陆道:“鹿青,我怎么感觉你长高了?这么壮,是吃了进补的东西吗?”


  娇俏的小寡妇正准备换衣服呢。鹿青天天在她家搭伙蹭饭,她跟鹿青熟得不能再熟,换衣服不用避嫌。


  看着她傲人的上围,顿时鹿青再次被秒杀了。


  “鹿青,我要换衣服了,你想看啊?”王甜兰喵了一下鹿青,嘶的吸了口凉气,这小魂淡,什么时候练出大块头肌肉来了?


  心头暗动,小狗犊子,长得这么强壮了。


  “又不是没看过,接着看呗!”鹿青摸着鼻子,眼睛冒出绿油油的贼光。那样子,就像饿狗见到了肉骨头。


  “狗崽子,看够没?”


  “没有,没有哦!”


  王甜兰气得钉了他一记暴栗,道:“你这狗崽子,有事么?”


  “有事,我来治伤!”


  “妈呀,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王甜兰吓了一大跳,三两下穿好衣服,忙是检查他的伤口。清创时她看不懂了道:“唉咦,怪事,伤口怎么结痂了?!”


  “我也奇怪呢,伤口好得很快!”这时鹿青已经知道了,肯定是手腕上的仙镯释放出仙气,帮他修复了伤口。


  “天呐,好神奇呢!”王甜兰很快包扎起来。完事后兴冲冲的道:“我亲戚送了一只家养的鸡,中午炖鸡汤给你喝!”


  “甜兰,是这样,以后不在你家蹭饭,我打算独立出去!”鹿青心说老是蹭王甜兰的饭吃,招村里人笑话不是?


  “你这家伙,受刺激了?是不是有人嚼你舌根,我打烂她的嘴去!”王甜兰犯嘀咕,奇怪,这小子变了一个人似的!


  “没有,没有哦!”说完,鹿青翻身就走。


  王甜兰发现他不对劲,便是揪住他的耳朵,把他揪回来,兴师问罪道:“好小子,你偷看我洗澡,以为我不知道啊?想走么,没那么容易!”


  “啊?只有一次,就一次!”鹿青心说这都被发现了,看来我的技术有待提高。


  “不止一次!”其实,鹿青偷看她,她是知道的。有几次,她故意给他小子留门,指望他小子会进一步。没想到,这小子太傻,就只敢偷看,哪怕亲她一口都不敢。


  “我犯下的罪行我都交代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愿意接受处罚!”说着,他这货就像犯错的孩子在老师面前领罚。


  “你这小子,想不到你这么坏呢。罚,肯定是要罚的。你自己说,怎么罚?”王甜兰实在是舍不得鹿青离开,可他去意已决,眼看是留不住了。


  “打我后尾几下?”


  “滚,这等于没罚!”


  “那就,吊起来,用鞭子打?”想想鞭子抽在身上,鹿青就疼得直吸凉气。


  “不行,这种处罚太轻,没法让你长记性!”


  “那你说,怎么罚?”


  王甜兰摸着鼻子想了想,忽是两眼放光道:“有了,就罚你给我按摩吧,不能少于半小时哦!”


  “虾米?”一听是这么个处罚,鹿青傻了眼,心说妈呀,这哪里是惩罚,是给我的福利好不好?


  “跟我上楼,我罚死你,你这臭小子,叫你欺负我,哼!”王甜兰一声娇哼,一摇一摇的上楼。


  两个就在浴室内,偌大的浴缸放满了温水,王甜兰匍匐在浴缸一头。鹿青呢,卖力的在她玉背捏拿起来。


  王甜兰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甜兰,半小时到了。对我的处罚是不是结束了?”鹿青暗暗惊呼,妈呀,王甜兰这个样子,前凸后翘,肌肤活脱是凝脂玉做成的。我受不了啊,再呆一分钟,非喷出鼻血不可。


  “不行,你这么坏,我要加重处罚,把你教育好了。不然的话,以后到社会上,你会干更多的坏事!”王甜兰娇嗔了他一眼道。


  “啊?那接下来怎么处罚?”


  “接下来嘛,罚你吻我,不能少于五分钟!”王甜兰感觉自己快要熔化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天呐,给我一个男人吧,我想要心爱的男人疼我。


  “啊?我愿意接受处罚!”说着,他这货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一口就吻住了王甜兰甜美的嘴唇。


  吻着吻着,鹿青心潮激荡,少年的心弦一下就拨动了。


  再看王甜兰,年轻的俏寡妇闭眼享受着,一股电流在体内鱼走电窜。她的心被鹿青俘虏了。


  吻了好几分钟,鹿青着魔似的道:“甜兰,我要你!”


  啊?


  突然听到鹿青我要你仨字,顿时就如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把王甜兰震回了现实中。她慌是推开鹿青,披上浴巾,摇头如拨浪鼓道:“鹿青,我是克夫的女人。我身上中了诅咒,只要跟我沾上的男人,必死无疑!我不能害你,你走吧!”


  她今年二十六岁,却再也不敢嫁人了。因为她是村里人口中的克夫女。第一个男人,在接亲路上,出车祸身亡。第二个男人,入洞房的时候,被墙上的婚纱相框砸破脑袋,死于非命。第三个男人,正要她的第一次,不料洗澡时热水器漏电,电死了!


  从去年开始,她再也不敢谈对象。加上乡里人迷信,说她连克三个男人,谁娶谁倒霉。


  一传十,十传百,连白海市的市井百姓,都知道王甜兰克夫。从那以后,就没人找她相亲了。


  “甜兰,哪有什么诅咒,你就是迷信!”见她态度坚决,鹿青甩了甩脑袋瓜,面带失落的走了出来。


  这时是上午十一点。吭哧回到家中,鹿青望着空荡荡的家,一想到吃了上顿没下顿,他的压力陡增,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既然宣布从甜兰家出来自立门户,那得赶紧去挣钱,他身上没钱了。


  想着,他就带上工具,往大白山方向走。


  大白山有一条水流奔腾的大峡谷。那边的山头都是斜坡,斜坡长满了金樱子。他打算搬出仙镯空间里的仙壤,铺到金樱子树下。打的金樱子花,可以自酿金樱子酒,喝了能壮阳,多的还能卖钱。


  他手腕上融合了仙镯后,脑海一直浮现出仙壤、仙丹医术、透视等字眼。比如仙壤这个东西?,顾名思义是仙家泥土。泥土的话,自然是种地用的。


  想到这里,鹿青小声的召唤道:“仙壤,叫你呢,出来一下?”


  话音未落,仙镯忽是豪光四射,轰,一阵地动山摇。定睛一瞧,鹿青惊讶得嘴巴合不拢。


  只见斜坡上,凭空多了一座泥山。那泥土黑乎乎的,一大堆,堆成了小山,老远就闻到泥土的芬芳。


  “哦尼玛,这就是仙壤?好香的泥土!”鹿青抓起一把仙壤,闻到芬芳的泥土气息,神情不由的亢奋起来。


  很快,鹿青用铁铲和箩筐,把仙壤搬运到金樱子树下,拿铲子摊平。他跟仙镯合体后,力气大得就像大力士。满满一担仙壤,足足两百多斤重,他一手提一只,脚下生风,毫不费力。


  黄昏时分,鹿青把仙壤都搬运完了,这才下山。


  靠近白水河畔,那里有一排泥瓦房,最边上那栋就是鹿青的家。


  只见院墙塌了一半,院门也破得漏风。家徒四壁,能把小偷气死的破屋,鹿青倒住得安乐。


  他干了一天苦力,一点都不觉得累。因为生活有了盼头,他反而像打了兴奋剂,回家下了碗面,就当是晚饭。正吃得香呢,忽听怦的一声,院门被粗暴撞开,兜眼就见牛彪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眼神很可怕的道:“鹿青,给你三千块,你还我手镯,怎么样?这小玩意不值个屁钱,就是个纪念品,你留着没用不是?”


  “我丢,不要个比脸的,抢了我马子,你还敢上门找茬?”说起那只玉镯,已经融入鹿青的身体,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再说,他都发现是仙镯了,他怎么可能还呢?更何况丢仙镯的主是牛彪。牛彪那啥他马子,他还没找他说数,这王八蛋居然上门挑衅来了!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shucong.com 搜索24144


微信篇幅有限

后续高潮情节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更多书籍,敬请期待

更多后续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或者长按二维码即可阅读后续章节”!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