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小人物】80建筑原创小说新作登场

80建筑2018-06-25 22:48:02



作者:司土洋葱



不知不觉中已经一年多了,(实际上写完的时候却是更早了一年多了,因为本人十分的懒,所以写也写了一年多,细思极恐啊,原来我是这样子懒的人),也就是说这故事离我第一次动笔的时候快四年了,时间都来到了2016年年底了,我那个小故事写的是设计院里那些苦逼的设计人员,有深在苦海里的同学们说,没觉得有这么苦啊,你写的这样事是不是太浮夸了,你看看我们现在院里的人都没什么项目做,都是门庭冷落,我都在院里的门口张起了摊子打算做点早餐工程的了,院里的张工高工什么的都在上网看网上直播啊,整个院都开启了网吧模式了,知道不,现在房地产不景气啊,设计院里的钱钱都是按项目结算的,真有这么苦那么累的设计院,那肯定签约项目一定很多,要不要大哥你给我介绍下进去这个叫什么“特瑞”的设计院啊,再苦再累我也愿意啊,只要钱多,杀人我都敢干,哦不,通宵加班整个年我都想干。

项目多是很累没错,但是项目少得可怜,那才真叫苦,房租都那么贵,我看着三四线城市里的那么高大的楼房,黑呼呼的一片,我明白为什么我买不起房了,因为房子太多了。

时间一晃都来到了2016年年底了,最近一两年,院里也弥漫着半死不活的气息,减员,降薪成为院里的主基调,几个所合并在一起,人员自然要简减下来,人人自危,院里现在每个月就几千块的基本工资发着,你还别嫌少,你要真嫌这几千块的工资少的话,你要走人的话,院长留都不留你的。

真是要干就干,不干滚蛋。反正现在又不缺人。你真要走还是得有点勇气,画了十年的图,搞了十年的建筑设计,你还会点别的什么些?什么,你会喝酒,你会抽烟,算了吧。

总之,你走的话,院长说不定暗自高兴,又逼走了一个,这样子院里一年又可以省下几万块了。

所以说诸位看客,各位画图匠,杰出的建筑师们,我写的这个就是故事,写的是前几年的事情,不,不,不,应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那种设计院里打仗似的,加班加到吐血,出图出到抽筋的事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据有关人士说,房地产已经来到了白银时代,也就是说房地产最闪亮,最高光的时候过去了,现在设计做为房地产的下流行业,肯定大受影响的,房地产业的不景气让设计院里的项目已经大幅度的缩水,有的比较实力差的院简直就是断崖似的跳水,就是到了倒闭的节奏了,设计院的设计师也不再是香饽饽了,作建筑设计也就是说半死不活的混口饭吃,想要赚到点钱不容易了。

时机很重要,风到了猪都会飞,最近几年我看到一些小伙伴们的设计水平真是相当的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设计院的这些小伙伴真是后起之秀啊,构思和理念都让有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然而卵,但他们没啥活可以做,我认真看了看他们的作品,说,哎,你这水平在院里做事太屈才了,这样子吧,链家中介在招人,成交一套抽成的点还不少,按现在的房价你成了一套,差不多可以抽成三到五万块。

李工,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

我抬起头,仰望天空45度,思绪回到从前,回到建筑设计业黄金时代,回到十几年前,回到遥远的过去,我所讲述的故事,正是要讲述房地产最最辉煌夺目的时代,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好吧,我们就把时间向前拨,到故事的尾声定在2000年的年年初。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故事的时间定在房地产的黄金时代。

故事的时间定在2000年初。

故事的时间定在十几年前。

本人会继续把故事给讲下去,慢慢地给讲完。

为了给新看到的读者位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让这些朋友们就算没读过我之前的小说也能够没有障碍的阅读下去,我简简单单的回顾一下这些我笔下人物的英勇事迹。(回顾前情不大于二百字)。

前面那十几万字其实是我新的故事《地产小人物》的序。前面的小说写的是设计院里的事情,接下来,写的是整个房地产业的故事,也许会写得不好吧,难看就难看吧,我反正会慢慢的一直写下去,(实际上行业小说有人看就不错了,有一位拍网剧的朋友说要把这小说拍成网剧,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作罢,),本来我的故事也想从此作罢,不过有一些朋友们关心主人公的命运,我不想让让看过我小说的朋友失望,为了给以前故事关心小人物的后继的有个交待,我决定写下去。

在此回答下一些朋友问的问题:你说的这些事都是真的?我的回答是:“故事就是故事,说是就是说不是就是。”

好吧,喝杯茶,搬个小凳子,我又要唠了。

回顾一下前情吧。


前情提要:年轻的设计人员罗浩在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他交了一个女朋友,但因为作为一名苦逼的加班狗,工作忙碌,而与女朋友分手,他女朋友不告而别,而他被院里派到甲方当设计院的现场代表,而设计院这里有一帮年轻的小伙伴们,因与设计院在薪酬,设计理念的不合,而踌躇满志地要自立门户,自己创办一家设计院,具有理想主义的创始人员施仁给罗浩打电话,邀请他一起合伙开公司现在市场很好,拉几个活一起干,到时候赚了钱一起分呗,我们前景是十分广阔的。

罗浩在这一家房地产度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了。他并不是在房地产的总部的,总部是在市区的一栋办公楼上班的,其实他原本可以偷懒一点,窝在办公室里吹空调,但他主动而他灭到了现场,对的就是现场,所谓的现场就是在建工地。

工地的现场推土机,挖掘机来来往往,正在做场土的土方平整,整个工地尘土飞扬,黄沙漫漫,真是一片黄土高波啊。

罗浩后来常常怀念那一段日子,因为他从地块平整到,地下室的建造,到主体的封顶到项目的竣工都参与其中,看到从一片黄土地到崭新的建筑拔地而起,确实有一种荣誉感,成就感,就算这栋建筑的产权一平方也不是你的,你也有这种成就感,毕竟是你一点点的参与其中建造而成的。从混沌到秩序井然。有一种造物者的成就感,只可惜,做为打工仔的一员,他的主要的目标还是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

要说参与其中的话,那些包工头和工地的民工们更是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的做,从南到北,从寒冷的东北到酷热的海南,他们是哪有工程,哪里跑去做,就像侯鸟一样。亲身亲为的民工们,手都开裂了,都生了茧子了,一上工地,身上的汗水马上浸湿了身子,脸上的皱纹密密麻麻的,而且无论是谁,皮肤都是黝黑色的,要不是长着东方的脸孔还以为是非州来的。

罗浩问过一个包工头的土建筑班组的头头,他说,哪有什么成就感,就是要钱的时候,能顺顺利利的要到,我好把钱发给下面的民工们,那时候才有成就感啊。

是啊,要是年底拿不到钱钱,那高楼大厦再雄伟,也没有什么鸟用啊,工程再宏大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房产证上又没有写我的名字。不过看到高楼建成那时侯还真的挺高兴的。

罗浩说:“那不,还是有点成就感啊。”

不过,那个建筑班组长说:“小老弟,还是赚到钱比较重要啊,我想起了有一年,年底了,工程组也没给我们钱,我只好带一帮兄弟上了塔吊,要是那天再不给钱,说不准,逼急了,我也得往下跳啊,那是三十多层的高楼啊,一往下看,头都发晕,我们几个人坐在塔吊上,风那么的大,一个不小心也要掉下去的。还好最后还是给我们工钱了。”

是的,打工的注定赚不到什么钱,要不,我给施仁他们打电话吧,一起干就一起干,怕个鸟,不,不,不,还是明天吧,明天再打电话吧。

罗浩这时候又接到施仁来的电话:“

哎,他还是下不了决心,从旱涝饱失的拿死工资的打工仔到有可能赚大钱,也有可能赚不了钱,要饿肚子的选择上,他还是保守了一些。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胆子不够大,心不够野,没有一种创业的精神,他有可能是成不了多大事业的人。

罗浩算起来也在甲方度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了,他是做为设计院驻甲方的现场代表,他的情伤未愈,刚好离开那个伤心地,在甲方舔自己的伤口,正对一个修改通知单和设计院的人沟通着。快年底了,甲方天天变更,事情非常之多。这里的工作也不少,主要不一样的是他终于不用一直画图了,他在这里他也发现了设计院的很多设计理念和现场是有些不吻合的,他甚至发现在设计院很多死板的想法,在工地现场和销售市场是格格不入的。

工地现场和房地产总部真是大相径庭,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工作环境完全不一样,设计院是空调,咖啡,工地现场是风吹日晒,还有一点点的茶水,其实罗浩也完全可以躲在办公室里爽快的吹着风,喝喝咖啡,听听音乐什么的,可是他到了工地现场,他总是喜欢去现场转一转,看一看。体会和设计院不一样的人生,工地现场和设计院不一样,那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各式人员都有,甲方,建筑商,监理,市政监督站。

他来到这个所谓的甲方工地,那简直就是一片真是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荒山野岭,鬼都不来这里拉人。他就驻土地现场,和甲方人员一起住在简易搭盖的二层钢构房里。一到下午风刮得土地尘土飞扬,满天的黄沙,简直就跟沙漠一样。

“怎么样,我们一起干吧。”设计院的施仁来电话说:“李奔和几个设计院的兄弟都让我拉了过来了。这是一个新的时代,我看建筑设计的业务会大发展的,我们何苦为别人打工,一起干才有发展的前景。”

施仁说完这话,感觉热血澎湃。

当时施仁打电话来的时候,罗浩正在研究一个立面造型的大样,有没有必要用混凝土吗?还是用GRC的就可以。

罗浩也知道自己干才会有前途,但是他身上满打满算没有超过二万块钱,他问了一句:“有基本工资吗?有多少基本工资。”

施仁说:“工资,工资当然没有,大哥,开什么玩笑啊,我们是创业啊,我们自己就是老板,赚了钱一起分红的。”

然后施仁在电话里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话,句句都是他的雄心壮志。

罗浩听了他说这话后,说了一句:“我考虑看看再说吧,然后挂了电话”

说实在的,接到这个电话他十分的纠结,到底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创业,这一纠结他就纠结了好几个星期。

创业需要勇气,野心,说到底,罗浩没有那个魄力。

施仁说:“行吧,你想想再说吧。我等你回话。”

电话那头十分的默然。罗浩面临一个选择,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继续打工,这样子饿不死,一起创业,可能明天就会饿死,可是后天可能赚到大钱,可是我们这个公司能撑到后天,只有天知道了。

施仁那里正等着罗浩的回话,这个时候,施仁的办公室刚张罗起来,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正是他有过节的那个甲方单位的电话,那电话很不客气地说:“你小子小心一点,你自己想搞公司不容易,你有那么大的能力吧,你休想在这个城市拿到业务,我已经通知我一些朋友,他会给你使绊子的,祝你一路顺风啊。”

施仁几乎喊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啊,就能一手遮天了。”

那人说:“我兄弟在这市里当规划局的头头,你的业务呵呵,我有没有这个能力,你走着瞧吧。你小子小心一点。”

罗浩在工地现场也因此认识了几个土地的朋友,有一个泥水班组的组长的名叫郭强的小伙子说:“小老弟,大学生啊,看你整天闷闷不乐的,一定是少了女人,没事,等我们赚大钱了,女人一抓一大把。”

工地里都是称兄道弟的,罗浩说:“郭强大哥,别叫我什么大学生,我只是多读了些书。”

郭强说:“总归是大学生吧,嘿嘿,我可是个土八路,你猜猜我读了多少书,我才读到初中,还没毕业,

罗浩常常和这位郭强一起在工地的食堂里打饭吃,一来二去就熟了,工地食堂没什么好吃的,都是炒几个菜而已,但是有一个好处,管用,管饱还不要钱。

工地没什么娱乐的,晚上的时候,一般都凑一起打打麻将什么的,监理是必到的,一般监理的技术水平不咋地,麻将是相当的能力高强。

打完了麻将,他们一般都是赢钱多的去找找乐子。

这一天泥水工的班组长郭强手气十分的好,不到一个小时,赢了千把来块。好了,不打了,终于有一个监理说不打了,一般说不打的必须得是输家,要是赢家说不打了,那可不行,输家非得闹起来。

泥水工的班组长郭强把钱拿在手上,啐了口口水,点了点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锤了拳罗浩说:“眼镜,晚上我请你去那个地方玩玩。”

罗浩不知,说,什么地方。我不去。

郭强说:“去吧,不用说了,大学生啊,一会儿一定去。

罗浩有点好奇,没有一口回绝他。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特累建筑设计院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2.优秀建筑设计师是怎么练成的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3.所谓大师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4.你要老板钱,老板要你命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5.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6.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忍耐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7.设计院的小伙伴们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8.徐工徐工祝你成功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9.建筑师与妓女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0.小叶脱离苦海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1.罗浩的爱情没有房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2.13.谁是孩子他爹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4.16.相亲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7.18.19.通报批评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19.20.21.孩子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22.23.24.风水大师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25.26.27.魔鬼训练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28.29.30.酒后谈心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31.32.33.啪啪啪

点击查看

【在建筑设计院的日子里】34.35.36.几栋古建筑


未完待续!


原创文字,欢迎分享;

媒体未获授权,转载必究。

投稿QQ:

主编:ALEX魏一鸣(33538185)

副主编:贱笑(116878242)

副主编:朝露(82322488)


旗下QQ群

8090建筑设计沪深北:221386539

(匿名交流)建筑设计公司点评群

建筑师转行创业群 :419303132

新大话建筑设计群:59652519

80建筑注册建筑师考试交流:577932807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