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六十年塑造了一个怎样的身体

北京蓬蒿剧场2018-06-25 17:07:34
六十年塑造了一个怎样的身体?

《50/60——阿姨们的舞蹈剧场》剧评


当开场的灯光徐徐亮起的时候,你并不会立刻注意到她们的脸庞——她们的脸庞仍处于黑暗之中,但她们身体的曲线早已在明暗之间被清晰地勾勒出来。2015919日晚的北京蓬蒿剧场,上演着50/60——阿姨们的舞蹈剧场,主角是六名五、六十岁的阿姨:陈国华、刘美英、刘蕾、田颖、许虹、赵菊。本次舞蹈剧场(Tanztheater/ DanceTheatre)的编舞和戏剧构作王梦凡在参与拍摄另一部广场舞纪录片时与她们相遇,并最终创生出了这一部舞蹈剧场。剧场舞台上的阿姨们统一穿着紧身毛衣,使得人们会轻易地注意到她身体的女性特征,而她们或丰臃、或瘦削的体态也被展露无遗。甫开场时这的确让人有点尴尬,因为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并不习惯去注视和观看这个年龄的普通女性的身体——这个身体早已不“美”了。



什么是“美”的身体?在1971年(正是这些阿姨们的青年时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现代革命京剧《智取威虎山》演出本中,对剧中重要人物造型作了如下说明:

杨子荣:形象要求:年青、机智、挺拔、庄重、高大、整洁……

团参谋长:形象要求:年青、英俊、挺拔……

追剿队:形象要求:整齐、年青、英俊……

群众:形象要求:要反映当时的历史条件,但也要好看……


这样的“年青”、“挺拔”、“英俊”、“好看”的身体往往是我们习惯预期会在舞台上被鼓励观看的身体。而这样完美的身体,正是福柯所说的“乌托邦身体”:“乌托邦的声名——乌托邦把它的美,它的奇迹,归功于什么呢?乌托邦是所有地方之外的一个地方,但正是在这样的地方,我将拥有一个无身体的身体,一个美丽的、清澈的、透明的、敏捷的、力大无比的、无限持存的身体。”而这样一部为一个政治乌托邦服务的样板戏,塑造了一系列的乌托邦身体,自然是不难理解的。而且也如福柯所言,这样的完美的“乌托邦身体”恰恰是一种“无身体的身体”——样板戏正是一种“没有身体的戏剧”,在样板戏的舞台上,只能看到阶级属性的身体而看不到真正的“人的身体”。(对比《智取威虎山》中对“群匪”的形象要求:“狠毒、残暴、阴险、杂乱……”。)


然而,在此次舞蹈剧场的舞台上展示的,恰恰是最世俗化和日常化的身体。无需用过多的语言来描绘这些阿姨们的形象,因为这样的体态,你很容易就能在你的家庭成员中找到,或者在每晚上演而路过的阿姨广场舞群体中相遇。她们并没有那种出色的“英俊”、“挺拔”或“好看”。事实上,编舞并没有刻意去按照某些标准来挑选参与此次舞蹈剧场的阿姨,选择了这些阿姨只是因为机缘巧合的“玩得来”。而当舞台灯光逐渐改变的时候,你还能看清楚她们脸庞上的纹理,带着淡妆——那是仍带着青春的痕迹却预示着不可阻挡地衰老的面庞。舞蹈的动作算得上整齐却并不划一,看得出经过了练习却未到达熟练,不时有遗忘和犹豫之处——“阿姨们每一场的状态都有很大差别”。可是,也正是在这些差别、遗忘和犹豫之处,给了阿姨们按照日常的经验和状态进行发挥和投入的可能,即一种自我表达的可能。




然而恰恰是这样的普通人的世俗化和日常化的身体,一直是“乌托邦”或“乌托邦身体”的最大的敌人。被祝愿要“永远健康”和“万岁万岁万万岁”的“伟大领袖”,他的世俗化身体也会有一天忽然停止运作——这无疑是对政治乌托邦的巨大打击和挑战。(所以才有使用化学制剂试图把这个“身体”/“尸体”保存下来的努力——这也正是在再造一个无限持存的“乌托邦身体”的努力。)而毕加索在斯大林逝世时受法共主办的《法国文学》期刊邀请为斯大林作画时,交出了一份粗犷野性的斯大林画像。毕加索解释是他想把斯大林画成一个来自人民的人,而不要弄成半人半神,但却还是因为不符合斯大林的光辉慈父形象而广受抨击。以至于最后毕加索发起了这样的牢骚:你说说,反正都是这样,我干嘛不干脆画一个全裸的斯大林?而如果我那么画了的话,他的阴茎应该画成什么样的?……而且,斯大林到底应不应该勃起?请你告诉我,根据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原则,斯大林到底应不应该勃起?属于每一个日常化身体的衰老、死亡和性欲,一直是乌托邦身体挥之不去的恐惧的阴影(因为衰老、死亡和性欲挥之不去)。




因此,正是为了抵消世俗化和日常化的身体对乌托邦的腐蚀,一系列的手段会被创造出来以实现对日常化的身体的规训。除了在文艺作品中作为榜样的人物形象普遍的无身体化无性化(禁欲主义和女性的中性化),在日常生活中也伴随着女性日常服装军队制服化一类的手段(“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以推行中性(男性)制服的方式,通过禁锢女性的身体、抹杀性别的差异来实现女性身体的革命化,而反之一切突出女性身体性别体征的着装和打扮都是危险的。


可是,通过观看和注视被打造出来的乌托邦身体,我们可以试图发掘出那些在背后打造它们的意识形态理念,那么,观看和注视一个人人皆有的世俗化和日常化的身体我们又能看到些什么呢?实际上,日常的身体恰恰是被各种知识和话语所争夺和作用的最微观的场域。各种知识和话语对空间和媒体的争夺,最终也是希望将日常的身体争夺过来。即使是对乌托邦身体的塑造,要达成对日常的身体的规训也才是最终的目的。因此,在学会观看和注视日常的身体以后,我们往往会发现它所具有的更加丰富的意义层次,因为塑造这个日常化的身体的知识和话语总是更加杂糅,互相叠加,甚至是互相冲突的,但又并存一处。在这次舞蹈剧场上,阿姨们跳起了在这五六十年来个人历史或者日常生活中给她们留下了深刻的身体印记的动作:既有日常的家务劳作,又有个人的梳妆打扮;既有柔情款款的交谊舞步,又有一板一眼的样板戏标志性戏剧化动作。当这些身体印记被集中展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这六十年来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所形成的对女性社会分工的要求、不同的审美价值观和不同的自我身份认同及性别认同在她们身上的流动,可以看到这六十年的变迁下在不同时期对她们身体的塑造而最终达到的今天的模样。而当我们从观看乌托邦身体重新回到并且学会观看这些世俗化和日常化身体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我们从虚伪的乌托邦政治回到了真正关切着每一个人日常生活的日常政治(everydaypolitics)之中,从一种统一的宏大叙事中回到了对每一个人的真实生活的关怀和理解中。


时至今日,塑造出当年那个政治乌托邦身体的力量已经有所衰落。但是,塑造另一个乌托邦的另一种力量又在今天变得强大,而在这之下的另一种形式的乌托邦身体——那些同样虚伪地无数被图片修改软件塑造出来的、被告知用消费也能达到的完美身体”——已经变得无孔不入了。那么在今天,在历史和现实的夹缝之中,这样一部尝试提醒我们要去学会认识、观看和理解日常身体的舞蹈剧场,只会有着比想象中更大的意义。

近期演出公告栏
即将上演

1,第三届中国国际女性影展——电影的力量加速中国女性权利实现

【放映排片表】
9月20日(日)
13:30《杀夫》 + 作家李昂座谈
19:30《百合祭》+浜野佐知导演 & 山﨑邦紀编剧座谈
9月21日(一)19:30
论坛“电影产业中的女性电影人” + 《爸爸的木匠小屋》
9月22日(二) 19:30《无言》
9月23日 (三) 19:30《自由拳》
9月24日 (四) 19:30《勇往直前》
9月25日 (五) 19:30《芳子与百合》+浜野佐知导演 & 山﨑邦紀编剧座谈
9月26日 (六)10:00苏珊•奥斯汀导演戏剧讲座
13:30 《护卫天使》+苏珊•奥斯汀导演座谈
9月27日 (日)14:30《我们最摇摆》
【票价】免费入场

2,易卜生《爱的喜剧》——任明炀实验剧团全新演绎

【时间】
2015年9月30日-10月4日 每天20:00
【票价】
现场100元、预订80元、学生60元

3,当端木蕻良小说的旖旎梦境重生于环形剧场——中以联合制作《雪夜》

【时间】
2015年10月28-30日 19:30-20:30
2015年10月31日 14:30-15:30
2015年11月1日 19:30-20:30
【票价】
单人120元,双人215元,学生60元,会员108元

【地点】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东棉花胡同35号 蓬蒿剧场

购票链接
蓬蒿剧场官方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penghao/(学生票可售)


购票扫一扫



我们是蓬蒿人

蓬蒿人,即普通人。
李白有诗云:“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在这里,反其意用之。
我们一直都有一个梦想,更多的普通人,也能走进剧场。
不仅是观看戏剧,也能创作戏剧;
不仅是解构戏剧,更重要的像解构戏剧那样解构我们的人生,使它达到无限丰富的可能性。



蓬蒿剧场
Penghao Theatre | Theatre Without Borders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