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被神明误伤的我只想好好做个普通人9

轻文轻小说2018-06-25 22:16:50

第一卷 艾蕾菈娅只想每天都能睡个好觉

第十七章 萝莉少女艾蕾菈娅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虽然露蒂在路上尝试着想要自己一个人走下楼,但是那副样子实在是勉强,艾菈便继续搀扶着露蒂。

露蒂一副十分抱歉的样子,眉眼低垂。

「大婶,旅馆里有洗澡的地方吗?」

艾菈向正在一楼打理餐桌的老板娘询问。

看见艾菈衣服上的脏污,而且还扶着一个脏兮兮的,眼睛红肿的女孩,一楼的顾客们纷纷议论着。

「有,在一楼的后面有一个屋子就是浴室,虽然很小,但是以公主和旁边这个小妹妹来说的话应该是够了,水全天都是热的哦。」

「好的,谢谢大婶了。」

艾菈向老板娘道谢,露蒂贴着艾菈,在旁边微微鞠了一躬后,跟着艾菈走到一楼的后面。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看着门上写着的浴室两个字,艾菈有些发愁。要两个人一起进去洗吗?自己虽然外表上是女性,但是内在可是一个男生啊!就这样只有两个人一起进浴室……对艾菈这个内在是个处男的人来说难度有点太大了。虽然自己并不是萝莉控,对贫瘠的身体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对方可是一个活生生的少女哦?

下定了决心。

「露蒂你先进去吧,我等你洗完了再进去。」

「可是……让奴隶先进去……会有损主人尊严……的说。」

「没关系没关系,你就进去吧。」

露蒂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然后抬头看向艾菈,语气好像坚硬了一些。

「请……请主人务必先进去,的说。」

艾菈本来想继续劝露蒂先进去的,结果看到露蒂那个之前从没看见的坚定的眼神,不由得放弃想要说出口的话。

「唉,真是,我会快点出来的,你就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啊,有事情就敲门叫我。」

「是,的说。」

露蒂似乎有一点开心的样子,坐在了门的旁边。

再次叮嘱了一遍露蒂,艾菈便打开门进入浴室。

-------------------------------------

「为什么在异世界也能看见这么齐全的设施啊!」

看着面前的场景,艾菈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在自己原来的世界了。

浴室内分为两块,一块是一个大约两公尺长宽的浴槽,另一块则是一个放着凳子与金属打磨成的镜子的洗浴的地方。

「这里真的不是十一区吗……」

在心里抱着认真你就输了的想法,艾菈放弃似得坐在小凳上,脱下被露蒂眼泪和鼻涕弄脏的衣服,开始了清洗。

「说起来,自己看见自己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是身体太可怜提不起兴趣了吗?总感觉到有一丝凄凉啊,明明是个男性,却对果体的少女不感兴趣什么的……」

装了一小桶水冲过上身,感受热水流过身体的感觉。

「这个应该是类似香皂的东西吗?」

看到镜子下面放置的一块深绿色的块状物。试着闻了一下,没有什么味道。

「怎么说呢——有点不敢用啊……」

强忍着生理与心理上的不适,艾菈拿起这个类似香皂的东西在手上涂抹了一下,除了没有什么气味以外,效用和香皂一样,起了一些泡沫。

放下了心,艾菈快速的洗完之后便泡进了浴池里。

看着自己泡在水中的雪白的大腿,忍不住用手上去捏了一下,除了手感不错以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简直就和自己很早就习惯了这副身体一样。

「怎么说呢,感觉魔法还真是神奇啊……」

双手放在浴槽的边缘,艾菈半躺在浴槽内,白色的双马尾早已被解开,散落在浴池里,因为身体娇小的原因,显得这个浴槽非常大。

「这一天之内还真是发生了很多啊……该为我的适应能力惊讶一下吗?不,正常人做不到的吧,应该是以前玩过那么多游戏的原因吗?还是受到了等级补正的精神力的影响吗——嘛,适应了就行了吧。」

视线在天花板上游移着,思考今后的事情,然后突然在浴池中坐正。

「啊!那个赌徒!后来怎么样了?不会真的疯了吧?要赶紧去看看才行啊。还有露蒂,既然对女性不会有想法,露蒂进来也没有事了吧。露蒂?露蒂?」

最后对着门外坐着的露蒂呼喊。

门外传来露蒂柔弱的声音。

「主人,发生了什么吗?」

说话变得流畅了,看来应该是情绪恢复了吧,露蒂的适应能力比自己还要强呢,艾菈在心里想着。

「你进来吧,我已经洗完了。」

「可,可是身为一个奴隶怎么能和主人一起洗澡……」

「进来就行了,这是命令。」

「命,命令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打扰了,主人。」

露蒂轻轻推开门的一角,从门缝里挤进来,然后直挺挺的站在门边,看着艾菈。

「怎么了吗?」

「主人真可——漂亮啊……之前大厅里面的那群人好像在叫主人公主呢,主人真的是和公主一样啊,的说。」

艾菈有一种露蒂最开始是想说自己可爱的感觉。选择不理会这个细节。

「我不是什么公主,那个称呼是他们非要给我取的,我也没办法啦。还有,不要叫我主人了,直接叫我艾菈就好,最后,那个奇怪的语尾是怎么回事。」

艾菈从浴池中站起来,招呼露蒂坐在另一边的小凳上,让露蒂开始清洗身体。

听了艾菈的话,露蒂用有些有些惊慌的语气说

「身为奴隶我怎么能直接称呼主人您的名字,这一点还是收回吧,那个语尾是前任主人让我必须加上的,时间有些久了,不自觉就自己加上了,您不喜欢的话我可以改过来。」

「习惯了吗……随你好了,你喜欢的话就这么叫吧。至于称谓的话,我不喜欢别人叫我主人,恩——就叫我艾菈小姐,怎么样?」

「可是……」

露蒂还有一丝犹豫,艾菈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露蒂。

「试着叫一下看看?」

感受到艾菈的强烈视线,露蒂慢慢的尝试着开口。

「艾…艾菈…小姐?」

艾菈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贯穿了一样,全身像是浸泡在暖和的阳光里,又像是被微弱电流击中一样脑海里传来微微的酥麻感,应该说,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再,再多叫几遍?」

「艾菈小姐?艾菈小姐?您怎么了吗?」

露蒂微偏着头。

「咳咳,没什么,继续洗澡吧。」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艾菈有些脸红。为了掩饰,将装了热水的小桶递给露蒂,露蒂有些拿不稳的样子,艾菈接过桶,轻轻地把水淋在露蒂的身上。

露蒂赶紧转过身,再次惊慌的说。

「怎么能让主——艾菈小姐亲自给我洗澡。」

「没事,这是我作为刚才你叫我艾菈小姐的奖励,我很高兴哦。」

「可是——」

「这也是命令,乖乖接受吧。」

「唔——谢,谢谢,艾菈小姐真是太好心了。您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这样温柔对待奴隶的人。」

嘛……我倒是没有自己拥有了一个奴隶的实感啦。内心身为一个现代人,自己并没有什么奴隶与主人的等级观念。只有像是多了一个妹妹的感觉。

拿起那块绿色的香皂,在已经打湿了的露蒂背后涂抹着。

感受到背后的触感,露蒂条件反射式的猛地向前弓起了背,如临大敌一般全身紧绷。

「怎么了?很痛吗?」

艾菈赶紧停下手,有些担心的问露蒂。

「没,没有,对不起,以前这种情况都是要挨打的前兆,所以身体不自觉的就这样了......的说。」

「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可能有些失礼,你不愿意说的话可以不说。」

似乎是猜到艾菈想要问什么,露蒂听了艾菈的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以前的主人究竟是怎么对待你的?」

第十八章 浴室中相谈的少女


「露蒂以前的主人究竟是怎么对待露蒂的?」

艾菈一边为露蒂擦拭着后背一边轻声问道。

「之前的主人……是个喜欢虐待奴隶的女人。」

露蒂好像并不十分在意的样子,与现在剑士状态下的艾菈同色的橙红色眼眸闪动着。

「很少给我饭吃,而且我们奴隶因为这个项圈的原因,永远都不可能摆脱奴隶的身份……的说。」

指着自己脖子,但是艾菈并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应该是知道艾菈的疑惑,露蒂继续补充。

「只有在奴隶违背命令或者是想要逃跑的时候才会出现一圈蓝色的光环束缚。」

艾菈停下擦拭,若有所思的样子。

「永远都不能拿下来了吗?」

露蒂苦笑了一下。

「是的,只要自愿接受这个奴隶项圈的魔法,这一生都只能成为奴隶,只有在更换主人的时候才会暂时解除,但是自己看见的第一个人还是会成为自己的主人。」

「至今都没有人摘下来过吗?」

「实在抱歉,艾菈小姐,我只在童话中听过解除这种魔法的魔法,如果有的话那肯定是我学识浅薄的关系了。」

将毛巾递给露蒂,示意露蒂自己擦拭前胸。虽然自己现在貌似对女人的身体提不起兴趣的样子,但是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直接看前胸的想法。转过身去,继续泡在浴槽里。

「那个,请问主人——艾菈小姐,之前我昏迷了几天了?」

「半天不到?我从箱子里把你捡出来的时候是今天凌晨,之前的就不知道了。」

「诶?只有半天的时间就恢复成这样子了吗?连肉感都恢复了......和两年的没有成为奴隶时一样......莫非主人请了神殿里面主教级别的大人为我治疗了吗?不,不对,主教也不会有这么强的治愈能力啊——难道是主人用了很强的回复道具吗?」

露蒂手中的毛巾掉下来,怔怔的看着浴池中正在观察自己身体的艾菈。

「嗯,算是吧,还有,叫我艾菈就行了。」

艾菈不断的触摸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好像真的完全提不起兴趣……之所以说是用了回复道具而不是承认自己使用了魔法的原因是为了今后考虑。艾菈还不想让自己成为人人皆知的名人,虽然露蒂看起来也不会说出去,但是以前在『F.Wing』里是存在『精神控制』这一说的,所以艾菈还没有告诉露蒂真实情况的想法。

「这么……这么珍贵的道具居然给一个奴隶使用……该说主——艾菈小姐是心太好呢还是该说太不懂得节约了呢……」

露蒂感觉眼眶内好像又要涌出泪水,自己自从成为了奴隶以来,还是第一次不是被当做道具,而是当成一个人来看待。

看见露蒂又要流泪的样子,艾菈有些伤脑经。

「啊~啊,别再哭了,我最受不了女孩子的眼泪了。」

「好,好的说。」

露蒂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毛巾,重新开始擦洗,只是眼眶还是有些红。

「说起来露蒂说话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人,原本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吗?」

「原本是王国露特威治伯爵家的四女,但是后来父亲和大哥在经商中死去……欠了许多债,所以就被债主当成奴隶卖掉了。不,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能为艾菈小姐提供帮助的,所,所以,请......请不要丢弃我。」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露蒂低下头,红着脸小声嚅嗫。

我怎么会丢弃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嘛!艾菈在心里吐槽一句,然后宽慰着露蒂说自己是不会丢弃她的。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沉默笼罩了浴室。

像是要打破这个尴尬的场景,露蒂用水冲干净身上的泡沫,身上原本黑色的污渍随着搓洗后的香皂泡沫一起被冲掉,露出了原本雪白色的皮肤。

「诶?伤痕没有了?皮肤也变颜色了?」

看着镜子中的简直不像自己的自己,露蒂惊讶的转过身,正面面对艾菈,眼睛睁得老大,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而艾菈看见褪去脏污,一丝不挂,全身赤果的露蒂则是——

「啊!」

发出一声尖叫,赶紧转过身,背对着露蒂。

「你,你怎么突然面对我啊!」

平复着波动的心情,艾菈有些吃惊,之前看自己身体的时候明明没什么感觉,自己还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对女体不感兴趣了,而在刚才看见露蒂雪白的身体的时候则是感觉自己的脸一瞬间就变红了,甚至还感觉到自己的瞳孔似乎都在放大着,身体还传来一丝燥热的感觉,于是赶紧转过身去。

【昨晚给露蒂换衣服的时候不是没什么特别的吗,现在这种刺激的感觉和强烈的罪恶感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因为现在身体清洗干净了所以看得清楚了吗?】

同时放下心,原来自己并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了,只是对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兴趣而已。

不得不说,现在的露蒂也是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公主的少女,只不过她是偏向漂亮的那一类。

「有,有什么问题吗?主人看奴隶的身体不是很正常吗的说,而且艾菈小姐和我都是女生啊——是我的身体太单薄了吗……」

察觉到背后露蒂的声音带有一丝残念的感觉,艾菈赶紧回过神解释。

「不,不是的,在我的家乡里即使是同性之间也会遮挡一下的。所以就……」

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原来如此,那我也入乡随俗吧。」

听见了不得了的词,艾菈的声音不禁高了一度。

「入乡随俗?!」

「是啊,我既然是艾菈小姐的奴隶了,就应该保持和艾菈小姐一样的习俗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请艾菈小姐一定要告诉我。」

一边回答着原来如此,一边听见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艾菈小心翼翼的回过头,发现露蒂已经把身体擦干净,正在穿事先准备好的外套了。

「怎么穿上衣服了?」

「洗完了自然就穿衣服啊。」

露蒂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似乎事情本应该就是如此一般。

「哦——不不不不,接下来不应该进来泡澡吗?」

「奴隶是不应该和——」

「好了,够了,别再说奴隶什么的了,我没把露蒂你当成奴隶看待,你直接进来吧——进来之后背靠背坐着就行了,反正我们两个身体都很小。」

艾菈再次把头转回去,露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听从艾菈的话,脱下刚穿上的衣服,试探性的进入浴池中。

听见身后一声似乎在表达舒服的长长的吐气之后,艾菈放下了心——直到背上传来一双手游走的感觉。

「诶?啊?露,露,露蒂你在干嘛?!」

背上传来的酥麻感停下,传来露蒂有些担忧的声音。

「我在想……一直都是艾菈小姐在帮我,我能不能帮上艾菈小姐的忙呢……至少,搓背这种工作请教给我吧?」

本能的想着拒绝,但是听到露蒂那种害怕自己因为没用而被丢弃的声音之后,心就软下来。

「呃——嘛,虽然我已经洗好了……但还是拜托你了。不过搓背可不是在浴池里做的啊。」

站起身,拿起浴池旁边挂着的浴巾,遮住自己的前半身,之前还以为自己对女性已经没有兴趣了,所以没什么羞耻心,现在知道自己还有着男女有别的意识,不由得羞耻心泛滥。

将另一条浴巾递给露蒂,同时忍住不让自己视线飘到露蒂的隐私部分。

「你也用这个把自己遮一下吧。」

「好的。」

露蒂的声音透出开心的感觉。

坐在小凳上,艾菈抱着浴巾,全身紧绷,心里想着自己现在是不是与之前的露蒂位置调换了。露蒂学着之前艾菈的样子在毛巾上打好香皂之后,轻轻地为艾菈擦拭后背。

「嗯——」

一声舒服到极致的声音从艾菈嘴中漏出。

听见自己的娇喘声,艾菈赶紧闭上自己的嘴。实在是太丢人了,自己可是一个男人啊!这样的事即使是舒服自己也不能接受啊!

何况还发出这种小女孩的娇声……还有为什么露蒂的手法这么好啊!

艾菈强忍着想要叫出声的欲望,脸一直红到耳朵的根部。

「艾,艾菈小姐,怎么了吗?如果不舒服的话请告诉我,我会改进的。」

「啊——没,没什么,很好,就,就这样就行了。」

忍住啊,艾菈,忍住。艾菈在心里不停地念叨着,到后面就已经开始念着原来世界的各个神佛的名字了。

如果现在有人能看见这令人血脉偾张的一幕,那一定会为自己产生的邪恶感而心生内疚。

两个精致得如同人偶般的少女半裸着为对方擦拭着身体,被擦拭的一方满脸通红,擦拭的一方一脸认真和温柔,这种只有在艺术作品中才能看到的,明明是果体却显得神圣的场景现在正在这里上演着。

终于结束了在艾菈看来像是精神上的酷刑的搓背,露蒂一脸满足,艾菈因为无法直视露蒂的身体,不知道视线该往哪里放才好,最终决定自己把泡沫冲洗掉就先出去,让露蒂在里面浴池里泡澡。

叮嘱露蒂洗完穿好衣服就直接到一楼去找艾菈,自己会在那里等她后,艾菈就逃也似的快速离开了浴室。

浴室里只留下露蒂一人看着艾菈离去的背影喃喃着。

「主人真是个怪人啊……不过,我还挺喜欢这位可爱的主人的。」

然后浴室里便回荡着银铃般的笑声。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