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丨重温一篇关于爱情,关于雨季的小说

艾尚品味人生2018-06-25 17:38:17

写这高贵情书,用自言自语



已经不记得往年的六月是不是像今年这样

淅淅沥沥的雨总是下个不停

而且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在这样的雨夜

想起了2005年写过的一篇小说

翻出来给后面关注的朋友们看看

十几年前的文字,十几年前的自己

……


关于爱情

关于雨季




《那个夏天和你都不会再见了》


——文/小艾 写于2005年




三毛说:下雨天带雨具是种累赘。

夏冰从小就喜欢雨,大概是自己的天性,而喜欢淋雨,或多或少是受了这个同样疯狂热爱自由的女子,三毛的影响。


江南烟雨蒙蒙的季节,她喜欢像三毛一样头顶一片天,任细雨肆意的落在自己的发稍,任轻风随意的拨动自己的长发,思绪也随着飞得老高。她有着跟三毛一样随性的冰凉性子,经常游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冷冷地看着世事如浮云掠过。非常自我,据说这是典型天蝎座女子。


寂寞,犹如空旷山谷中轻轻呼唤便盘旋不止的回音般在夏冰心头缭绕。有人说,那是天蝎座女子独特的美丽气质,这种气质像巨大的磁场将男人的目光牢牢锁住。



而这样的女子通常敏感而细腻,有着洞察一切的了然,第六感非常强烈且惊人的准确。所以,对于那些如鹰般盯着自己的男人,夏冰用眼角的余光就能将他们看得清请楚楚,她从不轻易理会,高昂着头,目不斜视,走自己的路,思考自己想要思考的问题,在别人的窃窃私语中,安静地活着。


“江南的春天朦胧而美丽,犹如女子的爱情。”记不起这句话是谁说的了,想想有些道理。爱情,或许也如江南的雨季一样,如烟雾般盛开在遥不可及的彼岸,令人心驰神往,却又无法触摸。




夏冰想起有人对自己说:“应该把你的心拿去炼刚厂的熔炉里,或许高压下,会有所溶解。”她笑:“我的心不是铁,是冰,只要遇到了灿烂的阳光,就能融化成似水的柔情,且很容易就达到沸点。我只是在等我的阳光罢了。”那人摇摇头,终究是不解,迷一样的天蝎座女子,无人能懂。


日子依旧不温不火地过着,对于爱情,夏冰始终坚持着“宁缺勿滥”的原则。虽然身边看似可以交往的男人不少,可那颗心依然是冰冰的,远远的就能让人感觉到丝丝寒意。很多时候冰冰都在想:这世间还有能照到心头的太阳吗?




“她又没带伞,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难怪如此柔弱。”于浩望着夏冰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头,看她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优雅着走着,轻轻摇曳的裙摆,走过的地方连空气都浮满了忧伤和落寞,但令人神往。


那清冷的眼神,倔强坚毅的下巴,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让多少的男人只能远观,不敢轻易靠近。星相书上说,天蝎座女子其实很胆小,害怕自己被人伤害,所以才会露出极端的保护的姿,高傲是最好的屏障,能不着痕迹的将那些无聊的人拒之门外。天蝎座的人不但对伴侣要求很高,对于朋友同样十分挑剔,所以能成为他们朋友的人并不多,因此一般人都觉得天蝎座是孤傲的。

金牛座男子是能够跟天蝎女子成为朋友的,于浩想到这点便觉得开心,幸好自己是金牛座的。他十分清楚,想要瓦解这座冰山,首先便不能操之过及,惟有让她感觉到自己的真诚,她才会回报同样的真诚。

一般情况下天蝎女子非常可爱,善解人意,待人彬彬有礼,善良而热情。只要不去激怒他们,是很好相处的。都说金牛属慢热型的,那自己究竟爱了她多久才拥有了如此炽热的情;才会这般花心思去关注了解她;那低低浅浅的笑,那微微扬起的黑发,那高傲却清冷的脸庞,才会如此反复地纠缠在自己的梦里,无休无止,像是厮守了几个世纪般的缠绵悱恻。 于浩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但这个问题明显就是不需要答案。


他开始在冰冰可能出现的地方徘徊,总是装做不小心遇见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一言不发,只是在偶尔对视时给她一个善意的微笑,不经意地走掉。


更多时候,于浩都只是偷偷地看她,从香喷喷的面包房买走刚出炉的面包;在路边的小书店买走还散发着油墨芬芳的杂志;从音响店里买走新上市的CD;从百花盛开的花店买走一枝洁白的马蹄莲……这些风景在他的眼前不停的流动,远远地欣赏着,内心总是涌动着无限美好的感觉。







太阳终于出来了!虽然若隐若现的,可那么真切的在自己眼前晃动着。那帅帅的样子,隐隐地藏在眼睛里的笑,一次次装做不经意地与自己擦肩,然后一言不发地走掉,欲盖弥彰的表情让夏冰一个人想起来都会独自发笑。


于浩,夏冰记住了这个名字——那个笨笨的金牛座男人。星相书上说,牛牛和蝎蝎是非常来电的情侣星座。


"你会是我的幸福吗?"无数次靠在他的怀里,冰冰都会这样傻傻地问。

“当然,为了与你相遇,我在轮回中等了整整五百年。"

"我还以为你会再等个五百年呢!想想你第一次跟我说话时,语无伦次的样子都会让人笑上三天三夜,哈,老实交代,你在心里酝酿了多少次了?"冰冰调皮地拿他打趣。


"臭丫头,你敢笑话我,挠你痒痒……"

"咯咯……救命啊,有人要杀人灭口啦!"


冰遇到了猛烈的太阳,终于融化成了水,水开始沸腾,天蝎女子心中深藏的热情如火山般爆发了。 她一改往日清冷高傲的模样,开始跟遇到的每一个人微笑着问好,不管何时何地唇边都会带着浅浅的笑,像花而静悄悄地绽放。在人们诧异的眼神中,夏冰暗自调皮地吐吐舌头。


看到那双双的丽影,身边的人由开始的愕然变成了了然,爱情,具有如此的神奇的魔力。很多人说,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浩无微不至的呵护,冰冰千娇百媚的神情,令旁人不住地羡慕着,那些远远望着她的男人们也只能暗暗摇头叹息。看他们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看他们无懈可击的演绎默契和谐,所有的人都只会想到两个字:完美。


这就叫幸福吧!









于浩连做梦都想笑出声来,看着枕着自己手臂甜甜入梦的夏冰,他常常有不真实的感觉。这个精灵似的女子,全然不似外人看到的那般冰冷麻木。对于这个世界,她揣着孩子般纯真的心,认为除了好人就是坏人。对于她认为的好人,挖心掏肺是再所不辞的,甚至不奢求回报,只是单纯的只想对你好。让于浩常常觉得她随时就会有被人拐走的可能。


开心的时候,夏冰会露出孩子般灿烂的笑容,有事没事喜欢赖在于浩的怀里,不停地往口里塞零食,像只小麻雀般叽叽喳喳,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个不停。其实并不是想表达什么,但你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那些单纯的快乐。这时的夏冰最可爱,欧阳会忍不住用十指去梳理她散落的长发;去捏她本就不甚挺拔的鼻子;去亲吻她忽闪的大眼睛,说:“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是你的眼睛。”


她总是忍不住在她面前撅着嘴巴撒娇;喜欢他把自己当孩子般亲昵的拍拍头;喜欢被他紧紧地揽在怀里,像是害怕自己会突然消失一样;喜欢在他捏自己的鼻子时大声抗议:“鼻子都快被你捏没了!”喜欢听他说:“就算是牙齿掉光,头发全白,皱纹深得可以夹死蚊子,你依然是我手心的宝。”喜欢每次穿着他宽宽大大的衬衣光着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时候被他一把从后面抱住……


这些简单的快乐让两人乐此不疲,于浩喜欢纵容她的胡闹,看她开心的样子便觉得满足,只要她喜欢,无论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就这样一生一世的宠她,爱她,看她,直到两鬓斑白,渐渐老去,多好。

幸福,就是这个样子了吗?如果是,长长久久的,多好,不需要生生世世,一生一世足已。 可这幸福来得令人手足无措又带着隐隐的不安,害怕失去的恐惧一点点的开始占据他的心。就像某天你忽然得到一大笔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钱,除了狂喜你就只有害怕,害怕某天突然醒来发现其实自己什么都未曾得到,一个美丽的梦而已。


乌云一点点慢慢的靠近,太阳的光芒似乎都被一寸寸的吞没了。于浩的爱越来越深,脸上害怕失去的表情越来越明显,对自己行为的干涉越来越不可思议。 冰冰开始觉得压抑。看着衣柜里那些膝盖以上的裙装热裤,露肩露背的迷你装被一件件中规中矩的职业套装代替,委屈得大叫:“凭什么让我穿这么没个性的衣服?”


于浩陪着笑脸:“乖,女为悦己者容啊!我不喜欢看到别的男人苍蝇般的目光围着你转,还有啊,以后不许对那些人笑得那么灿烂,你是我的,永远都是,只属于我……”然后深深浅浅地吻她,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


冰冰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都能找到那么多堂而皇之的借口来为自己完全不和情理的行为辩护,而自己似乎竟然在一点点的默许,一点点的退让,等到她惊醒的时候,她发现,整个世界都快与自己隔绝了,她的世界只有他,她的朋友都是他的朋友,他不允许她一个人出去,也不能去见朋友。说是怕她走丢了……


乌云就快将太阳全部遮盖,夏冰觉得快要窒息了,冰冰告诉自己:“别傻了,他那么爱你,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因为他在乎你吗?”可这样的咒语念多了,便失去了魔力。关于明天,关于未来,夏冰忽然觉得不寒而栗。这么深的爱,已经让自己完全失去了空间。





“她又在做噩梦了吗?”看她在梦里依然紧锁的眉头,听她在梦中的呜咽,被噩梦惊醒时,睁大眼睛陌生的看这自己,于浩的心都快碎了。


眼睁睁的看她的心渐渐冷却,对自己的亲热本能的排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几天几天的一言不发,偶尔对视时,那冰冷得让人颤栗的目光,于浩觉得心如刀绞。“我爱她啊!这样都错了吗?告诉我,怎样才能换回她的心,怎样才能让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谁能告诉我?……”


他不停的祷告,可惜上帝太忙了,无暇顾及,看不到他的泪流满面,听不到他的苦苦哀求。那些看起来太过完美的东西,终究不会长久,这是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


梦真的醒了。有些东西你越担心会发生,就一定会发生。那些害怕过无数次的情景终于有一天真的上演了,夏冰在某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一件件的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然后在于浩绝望的眼神中头也不回的走了,她没有再见,她也不说自己什么时候会回来,只是轻轻推开挡在门口的于浩说:“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于浩死活都不肯让她走,但是看到她决绝的表情,他知道,再怎么阻扰都是徒劳了。这座城市,从此荒芜一片,于浩清楚地意识到——她走了,真的走了,天蝎座女子的字典里是没有“回头”两个字。





后来,过去了很多年,于浩依旧是一个人,他总是望着夏冰离开的那个方向发呆,期待着有一天她会突然的出现,像是从来你没有离开过一样,像最初的那个样子,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突然跳起来扑进自己的怀里……



故事讲完了

有些人的一生也就这么过完了

关于爱情总有千万种的承转启合

但,只要没有走到最后

都是彼此的过客


在这个下着雨的夜重温这样一个伤感的故事

只是为了怀念爱情最初的样子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