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似曾相识爱归来》

百色人网2018-06-25 18:56:54

更多小说可通过发数字8或小说,也可从主菜单里的精彩小说进入

········
第1章 搂在怀里
········

蓝色短T,鱼尾半身裙,白梦梦推着行李走进了安检台。

手机才扔进安检的小篮子里,就被一个保安拦住了,“你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呵呵,白梦梦,你还是想想你对安安做了什么吧,做完了想逃,不可以。”身后,赫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慕时夜。

她的丈夫。

白梦梦这才看到慕时夜身旁戴着口罩娇娇弱弱站在那里的白安安。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白安安了,怎么可能对白安安做什么呢,“报歉,我想不起来。”

慕时夜眸色一冷,突然间揪住白梦梦的衣领,揪着她就往出口走去。

“时夜,也许是弄错了,我和梦梦是亲姐妹,不可能是她吧。”白安安跟了上来,小声的劝着慕时夜。

慕时夜不为所动,大力一拽,白梦梦顿时重心不稳的摔倒了,他干脆就拖着她的身体往前走。

才擦过的大理石地板上,滑过一道人体的痕迹,周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白梦梦的身上,就从要哭了的白安安的眼睛里,所有人都认定了她是小三。

可她不是,她才是慕时夜的妻子。

身体被重重的丢进了机场正门外的一辆移动医用车里。

白梦梦才想挣扎着坐起,就被早就等在里面的两个医生摁住了,“慕先生,就是要她的脸吗?”

“是,马上检查,倘若匹配,车一到了医院就进行手术。”

“手术?什……什么意思?”白梦梦完全的懵住了,她是真的不明白慕时夜为什么要给她做手术。

慕时夜长指点在扶手上,冷冷的看着她,“自己做过什么忘记了?白梦梦,演戏这个活计不适合你,你毁安安脸的时候,就该想到你的下场,给她检查。”

“白安安的脸怎么了?我没有弄她的脸。”白梦梦是真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安安,给她看看,让她死心。”正好白安安拉开车门上了车,慕时夜长臂宠溺的一搂,就把白安安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坐定。

白梦梦心口一恸,她还是慕时夜的妻子,可是,他居然当着别人的面亲自搂着小三在她面前张扬,他太过份了。

“慕时夜,我不管白安安的脸怎么回事,倒是你现在应该向我这个正牌的妻子解释清楚,你跟白安安是什么关系?她是你的小三?情妇?”

“时夜,梦梦姐这是在生我的气了,都是我不好。”白安安眼泪汪汪的摘下了面上的口罩,然后,可怜梦梦的仰着小脸求助的看着慕时夜,一付,她被白梦梦的话伤到了的感觉。

白梦梦这才发现白安安半边脸毁了,她正吃惊的看着时,慕时夜唇轻落,就在白安安毁了的脸上亲了一下。

“她是个妒妇,不关你的事,既然她敢这么说你,那我慕时夜就给你做主,今天就把她的脸换给你,还有,以后你才是我慕时夜的正牌妻子。”

说完,慕时夜一挥手。

两个医生顿时就把白梦梦固定在了检查台上。

抽血。

注射。

然后就是卡尺冰冷的卡在白梦梦的脸上,每一个部位都做着最精细的记录,那一下下只让白梦梦觉得屈辱,“住手,你们住手……”

········
第2章 换脸
········

“脸部尺寸刚刚好,皮肤的质地也不错,还有血型和各项指标全都匹配,慕先生,可以实施手术。”

才被卡尺一寸一寸量过脸的白梦梦只觉得屈辱极了,她就有种正在被人随意宰割的感觉,“慕时夜,我没有动白安安的脸,你不能把我的脸换给她,这不公平。”

“监控录像显示,就是你把琉酸泼在安安的脸上的,白梦梦,你就这么担心我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吗?”慕景御的唇又在白安安的额头亲吻了一下,随即嘲讽的说到。

“哪件事的真相?”白梦梦完全听不懂。

“你不是说当年是你救了我吗?为此你还怀了孕生了一个孩子,只是很不幸的才一生下来就夭折了,没想到你说的全都是谎言,真正救我的是安安,是安安为我生下了孩子。”

白梦梦美眸瞠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慕时夜,“不可能的,我真的生了的。”只是她才一生下孩子,医生就通知她说孩子夭折了。

为此,她伤心了好久。

直到后来走进慕时夜的世界,才渐渐的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

慕时夜轻勾了勾唇角,转而打开手机,再打开了一组照片递到了白梦梦的面前,“瞧瞧,这是安安为我生的儿子,根本就是我的再版,我慕时夜四年前只碰过一个女人。

如果是安安,那就不可能是你。”

白梦梦呆呆的看着慕时夜手机里孩子的照片,如果她的孩子还活着的话,现在也这么大了,也会这样漂亮可爱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那个晚上,真的是她救了慕时夜。

可是白安安的这个孩子……

一时间,白梦梦迷惑了。

“看到安安的孩子,你没话说了吧?这就是那晚不是你的铁证,我慕时夜生平最恨欺骗我的人,我宠你三年完全是瞎了眼。”慕时夜刷的合上了手机,长身优雅的靠在椅背上,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腕表,“通知医院手术室,到了马上开始手术。”

白梦梦闭了闭眼,此时就觉得瞎了眼的是自己。

可白安安的这个孩子让她也无从辩驳。

车停了。

医护人员架着白梦梦下了车,直接就往手术室走去。

白梦梦想喊,可嘴被护士捂住了。

白梦梦想逃,可是架着她的护士根本不给她逃的机会。

很快的,白梦梦被摁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慕时夜跟了进来,认真的交待道:“一定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弄坏了她这张脸,揭下来马上为安安换上,嗯,有问题没有?”

“没有。”

“慕时夜,你有没有给那个孩子做亲子鉴定,那孩子绝对不是你的,不是的。”既然慕时夜说四年前只碰过一个女人,那就只能是她,那白安安怀上的绝对不能是慕时夜的孩子。

慕时夜移步到了手术台前,居高临下的睨着白梦梦,眼神里的嘲讽更浓,“就是因为我做过了亲子鉴定,我才更觉得愧对安安,明明孩子那么象我,我还不信她的去做亲子鉴定,白梦梦,我实在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骗子。”

说完,他一挥手,就示意医生开始手术。

手术刀落了下去。

冰凉的刀刃划过肌肤的那一瞬间,白梦梦疼的牙齿打颤,“慕时夜,为什么不给我打麻药?”

“打了麻药的脸会失去质地的,那样安安用起来就没那么自然了,你可以动,不过医生的手术刀一点也不介意捅到你的脑子里。”慕时夜冷冷的,此时就觉得被白梦梦骗了三年很不甘。

白梦梦还想说什么,医生已经将她的上唇和下唇粘在了一起,这样子不动,正好适合揭脸。

左半边脸从肌肉到皮肤全都要揭下来换给白安安,所以,半点也马虎不得。

白梦梦死死的握着把手,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慕时夜,以眼神再向慕时夜抗议,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半个小时后,白梦梦昏死在了手术台上,一边脸娇俏若花,一边脸已经血肉模糊……

········
第3章 她死了吗
········

疼。

白梦梦是被疼醒的。

缓缓睁开了眼睛,白梦梦出现了幻觉。

难道是她死了吗?

所以,灵魂就看到了自己?

眼前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眼看过去,她下意识的就以为那是自己的肉身。

就在白梦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白安安拿过了一面镜子落在白梦梦的面前,淡笑的扫过了她的脸,“白梦梦,来,快看看你现在有多美。”

镜子里的白梦梦面容已毁,一边是娇花一边是恶梦,她成了一个丑得再也不能丑的女人了。

“你……白安安,你的脸怎么好的这么快?”白梦梦顾不得脸上的疼,也顾不得自己的脸怎么样了,此时就想知道白安安的脸怎么才手术完就好了。

白安安的脸此时完整的就象是从来也没有毁过似的。

就算是拿了她的脸做了整容恢复手术,白安安这脸也不可能好得这样快吧。

现在的医术再发达,也到不了才手术完一天,就完全愈合吧。

白安安放下了镜子,得意的望着白梦梦,“我的脸从来也没有毁过呀,哈哈,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吗?”

“你……你……”白梦梦唇颤了颤,“那我的脸……”

白安安眨了眨眼,俯首凑近了白梦梦的耳朵,一字一顿的道:“我丢进马桶里随着屎尿冲进了下水道,哈哈。”

白梦梦气得另外半张脸煞白一片,“白安安,亏我从小到大那么宠你,处处护着你,你怎么这么无耻,居然连亲姐姐都要陷害。”她实在是想不通白安安为什么这么对自己。

就算白安安不回报她对她的疼爱,至少也不至于这样算计她吧。

被自己曾经最爱的亲妹妹毁了容勾引了丈夫,白梦梦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倘若不是白安安亲口说了她做了什么,她都不相信这是那个看起来娇娇弱弱的白安安做的。

也难怪慕时夜会相信白安安,白安安手上的那个象慕时夜的儿子,还有她们亲姐妹的关系,任谁都会以为倘若不是真的,白安安不可能诬陷白梦梦吧。

毕竟,整个T市的人全都知道她们两姐妹感情要好,她没嫁给慕时夜的时候,她们睡在一起吃在一起,形影不离。

“哼,谁让你那么优秀,优秀的不管谁人的眼里都只有你没有我,白梦梦,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的要以你的锋芒压制我的一切,你太坏了。”

白梦梦闭上了眼,实在是不想看眼前这个面具狰狞的恨不得撕了她的亲妹妹。

她学习好那是她自己的努力。

白安安学习不好是因为她不爱写作业,也不爱学习,一放了学就偷偷打游戏。

这能怪她吗?

是她瞎了眼,要是她早发现白安安扭曲的心,也许自己的脸也不会被毁了,“白安安,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个妹妹了。

白安安就是她以后人生的恶梦,她现在这毁了的脸,以后根本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哼,你以为我想来看你吗?不过是觉得我谋划了三年多了,你是该让出慕太太的位置了,我的梦梦姐,你签字吧。”

········
第4章 姐姐好可怜
········

白安安说着,一张离婚协议就丢到了白梦梦的身上,“这可是时夜亲自拟的协议,他要你净身出户呢,哈哈哈。”

白梦梦真不懂了,明明她们都姓白,白安安为什么这么喜欢抢她的所有呢。

读初中的时候就喜欢抢她的奖状和成绩单,到了高中因为她们两个长的一样,所以经常是她以白安安的名义答卷,而白安安用她的名义答卷。

结果总是她考倒数第几,而白安安从来都是名列前茅的‘学霸’。

她想着白安安是妹妹,她是姐姐让着妹妹也没什么,没想到,白安安抢她的抢上了瘾。

现在不止是抢了她的脸,还要抢她的丈夫。

缓缓拿起白安安丢下来的离婚协议,慕时夜果然是把她净身出户了。

目光掠过慕时夜亲手签下的龙飞风舞的名字,她指尖轻轻落上去,那上面仿佛还有那个男人的温度似的。

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欺骗过他。

“不,我不签。”她不签,明明是她救了慕时夜,她不能签,签了离婚协议就证明她承认了当初不是她救的慕时夜。

就是承认了自己是个骗子。

“好呀,你不签也没关系,我再让时夜揭下你另外半边脸。”白安安冷笑着说到。

白梦梦心口一颤,白安安是何其的歹毒呢。

她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是怎么弄到慕时夜的孩子的。

心思一转,她轻声道:“要我签字可以,不过,要在一个月后,否则,就算你毁了我另外半边脸,我也不会答应你。”就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查一查白安安是怎么生出慕时夜的儿子的,她总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

白安安面色一沉,“你信不信我……”

可白安安才开口就被推门而入的慕时夜打断了,“安安,白梦梦这样的骗子,你没必要来看她,我们走,我可是答应小睿要带他去游乐场了。”

白安安随手戴上了口罩,一付她的脸没有恢复原样不能见人的样子,“时夜,可姐姐一个人在这里很孤单,还有,你还是不要跟姐姐离婚了,我就把小睿送给你和姐姐好了,姐姐会跟我一样喜欢小睿的。”

白梦梦望着白安安梨花带雨的样子,从不知道这个妹妹居然这么会演戏,手紧紧的攥着床单,她没说话,她就看慕时夜要怎么回应白安安。

反正,她是不会做戏的,她也不屑做戏。

慕时夜温柔的搂过白安安,让她靠在了他的身上,这才柔声道:“就凭她?她不配,你才是小睿的亲生母亲,只有亲生的母亲才会真心实意的对自己的孩子的,这个,我不答应。”

“时夜……”白安安微侧过头,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慕时夜,“可是姐姐好可怜,她的脸……”

慕时夜冷冷一笑,“那是她咎由自取,她活该。”

白梦梦眸色黯然的掠过慕时夜和白安安,她还是无法相信那个宠了她三年爱了她三年的男人,现在要与她离婚,“时夜,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