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那一刻女指导员对我百般的呵护与GY

爬书虫小说2018-06-25 19:01:47

“嗯、好、知道了、我等下就跟他说”张天谬外婆大声的讲着电话……


睡意朦胧的张天谬听到自己外婆的“狮吼功”刚刚苏醒的他抱怨了一句“小声点啊,这么早就打电话啊?外婆”再拿起枕头旁边的手机看了看、说道“才6点、再睡5分钟!”于是用被子蒙着连脸又迷迷糊糊的倒下去……


“…嗯…好……”外婆又答应了两声之后走到张天谬的房间来、对他说“有人打电话找你……”


刚刚被吵醒心情本来就不好、听到说是找他的。以为是他那帮狐朋狗友。慢悠悠的走到电话旁说到:“丫谁啊?这么早就找我有病吧,要不要人睡觉啦……”


电话那头好像并没有因为张天谬的语气而不高兴,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我。


听到这个声音,张天谬顿时从背后升起一阵凉意。石化3秒钟后嬉皮笑脸的用最温柔带点恶心的声音对那头说道:“嘿嘿,原来是我亲爱的老妈,您找您儿子干嘛丫?”


“行了、别给我贫、有正事,是这样的……”还没等张老妈说完,张天谬又开始了“说吧、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您说的出、我就做的到,上刀山。下油锅……(以下省略200字左右)”电话那头的张老妈小宇宙终于爆发了、“张天谬,你这兔崽子有完没完?找抽是吧?给我好好听着、要不有你好看的。你这个寒假准备去哪儿玩啊?”


“其实啊,我很想来TW看看您老的。但是啊,公司大大小小的事还得你*心,这不怕你走不开吗?嘿嘿。”


“这么说你想过来TW看老妈咯?”张老妈阴阳怪气的说道。


“是啊,不过我身为一个懂事的儿子。知道老妈的工作重要、所以我绝不能打扰了老妈的工作。”张天谬笑嘻嘻的说道。


“我今天打电话就是想给你说,你们不是快要放假了吗?这个寒假准备接你过来玩玩、,正好我放松放松……”


“啊?”估计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啊。嘴巴张开程度绝对可以放下两个鸡蛋。拿着话筒的张天谬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妈是一个女强人,因为TW比较赚钱,所以在TW独自开了一间公司。张天谬从小和他外婆生活在一起。他妈也就一年会回来CD市一次。郁闷的是这次见他妈的地方倒不是CD市了、要他去TW玩一个寒假。偶卖糕的、对于不喜欢出远门的张天谬来说、这比满清十大酷刑还严重。本来在寒假做好的各种打算宣告泡汤了……唉!谁叫自己最嘴贱呢?还没回过神、老妈又说了“是不是很高兴啊?真乖。就知道你会同意,你外婆刚才还说你调皮,这不挺乖的吗?。呵呵、明天你就和你外婆去办理手续、寒假的时候你亲爱的老妈来机场接你哦……”嘟嘟嘟…没给张天谬反对的全力,电话已经挂了只见张天谬愣在电话旁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放下电话之后,张天谬走到外婆身旁、用他极不情愿的眼神看着外婆问到:“真的要去?”


“真的要去”外婆回答道“一定得去?”张天谬不甘心的问道。


“一定得去”外婆不耐烦的回答着他。


“非去不可?”张天谬抱着必死的决心问最后一遍。


“兔崽子、你信不信我给你妈说说你的优良表现?”


“唉、知道知道了。又没说不去”说着张天谬便去刷牙洗脸喝了一杯咖啡,准备迎接新的一天的开始。


外婆明白。以前的张天谬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只要自己不想去的地方,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去。这次居然同意了去TW旅游。外婆看着气呼呼的张天谬笑了笑,“看来天谬真的长大了。懂得为他人着想了。”想着想着,欣慰的笑了笑。


下了飞机后,张天谬一直在想,一向看看稍微感人的电视剧就会用眼泪把地板打湿的外婆,这两母女会不会一见面就来个感人的拥抱吧?到时候真的丢脸咯……


出了机场,看见自己老妈向这边招手,张天谬和自己外婆朝着张老妈那边走过去。张天谬害怕了,遭了遭了,万一他们两女的见面真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那可不恶心死我啊?硬着头皮走过去,张天谬礼貌的叫了一声“老妈好”张老妈示意让张天谬低下头。张天谬也不知道自己老妈想干什么?管他的。还是听老妈的话吧。于是就稍稍欠了欠身子。“吧唧”张天谬晕死过去,比想象的还要丢脸,万万没想到张老妈在机场亲自己,满脸纠结的表情,对自己老妈说道“老妈,我都多大了啊?”张老妈有些不乐意了“长大了怎么着啊?这不还是我的儿子吗?老妈亲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对……”张天谬目瞪口呆瞪着一副大道理的老妈。


接下来,这两母女和张天谬想象的一样,一个深情的拥抱,偶卖糕的,张天谬看着他们两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时候“妈,我要上厕所。”张老妈又向张天谬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过去,有了前车之鉴张天谬哪敢轻举妄动?摇了摇头。张老妈对这个问题儿子很无语。于是对着张天谬外婆说“把这个拿给那兔崽子。”外婆拿过来的是一个手机盒子。哇塞,是我最喜欢的N98。张天谬拿过手机,用怪异的目光看向老妈“老妈,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这么说?”“一般共产党抓了坏人就是像你这样,先进行物质诱惑,然后抄家伙。”张天谬认真的看着老妈“不想要啊?得。拿来”“不不不,要,怎么不要?那我先去厕所了。你跟我外婆好好聊会儿吧”张天谬微笑着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张天谬从厕所出来。却没有看见老妈和外婆的身影。张天谬顿时背后开始冒冷汗了。心想:妈,您可别在这给我乱来。我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咋办啊?正在这时,老妈送给张天谬的手机响了,一个熟悉电话号码出现在眼前。拿起电话张天谬怒吼道“老妈啊,你搞什么鬼啊?怎么没看见你们人影啊?”张老妈点上一直女士烟,抽了一口“儿子啊,我们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你想办法回来啊,地址是TY市,东方小区。儿子,我看好你哦。呵呵”张天谬脑袋上顿时多了几条黑线。这叫什么事儿啊?见了自己妈儿子都不要了“妈,别开玩笑了。我人生地不熟的。真出了事怎么办?您好歹也是那么大公司的总裁,做事怎么那么没溜儿啊?”张老妈笑了笑“对了,手机盒里面还有500块钱。放心吧、死不了的”张天谬翻开手机盒,里面果然有500块钱。可是……“老妈啊,您别玩儿了。在TW您放500快RMB干嘛啊?”张老妈打了个瞌睡。“儿子啊,你自己看着办吧。实在不行你就找警察叔叔帮忙哦。别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手机没电了。那先这样吧。Bye”“喂喂喂,妈。别…”嘟嘟嘟……


再一次打过去电话的时候,老妈已经关机了。张天谬现在恨不得把手机摔了。这是什么妈啊?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老妈亲生的了。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吧。


出了机场,张天谬可真是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啊。机场外面是车来车往的马路,自己该怎么办呢?出租车?不行,没有钱。老妈也真是糊涂,给我RMB也不知道要干什么?这里是TW啊。张天谬心里盘算着怎么“回家”。难道自己真的要抱着警察叔叔的大腿眼泪哗哗的说“我迷路了?”不行不行,一定有办法的。张天谬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如果可以把RMB换成T币就好了。对啊,刚才怎么没想到。哈哈,有办法咯。张天谬顿时高兴起来了。在机场喊了一辆计程车。“麻烦带我去TY市可以进行货币兑换的地方、谢谢!”“小兄弟,来TW玩是吧?怎么一个人啊?看你也就十六、七岁,胆子蛮大的哦?”司机从后视镜打量起张天谬来。张天谬无奈的笑了笑说“是啊,趁寒假来避避寒”司机被张天谬逗笑了。20分钟左右,到了一个叫永泰珠宝的地方。抱歉的跟司机说“叔叔,不好意思,能等我一下吗?我只有RMB了,换了出来给好吗?”司机豪爽的答应了。换了2000T币出来。这下终于算有钱了!


既然自己已经有钱了,虽然不多。我干脆玩玩儿再回去。嘎嘎!

那么,我先去看看TW的街球吧。


“叔叔,不好意思。麻烦你再送我到TY市,打街球的地方去。”张天谬笑了笑。


“嗯,好吧。TY县打街球比较出名的是阳明公园的球场。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在那里打球。有兴趣吗?”司机问道。


那就谢谢叔叔啦,来到阳明公园。张天谬看了看。这里有三个篮球场。篮筐后面的墙上画满了街头动漫,很有街头篮球的感觉。张天谬在场下的板凳下坐着开始看比赛。


这里比赛是采用三对三斗牛,球员们一个个挥洒这汗水。努力的为自己这边得分。看的张天谬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杀到场上打一场球赛。


本来看的好好的,进来了三个男人,说是要参与斗牛,(以下用A、B、C男)与此同时,张天谬身边跟着走过来一个女的。坐在张天谬身旁,大概170左右的身高,长的还蛮好看的,瓜子脸。弯弯的秀眉,双目犹似一泓清水。樱桃小嘴。披肩的小卷发,坐下之后跷着二郎腿,给人一种小太妹的味道。大概是发现张天谬看着自己,转过头对张天谬说道“喂,看什么看?你是看球的还是看美女的?”


张天谬本来对她印象不错的,没想到跟个母夜叉似的,转过头小声说了一句:“男人婆。”


“你……”女孩气结,看到张天谬转过头去,“哼”了一声便也没说什么。


场上,那三个男孩开始了他们的比赛。张天谬清楚的看到。其中那个小个子的小动作还蛮多的。时不时用手肘撞击人体软弱的位置:腰部,肚子……。而身旁的“母夜叉”总是随着其中A男的得分大叫一声“好棒啊,哥哥。好厉害哦……”转过头来对着张天谬说“你看我哥是不是很厉害,哼!来到这里也不敢上去打球,是不是个男人啊?”然后甜甜的笑了笑,似乎为刚才的事报仇了。


张天谬本来对他们的做法感到不满意,现在倒好。被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指着鼻子骂。也忍不住了。站了起来,脱下外套。往球场走过去。这时,身后却又响起了一个声音。“看你那样子,整个一大猩猩。会打球吗?不行就别逞强”


张天谬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这女的猛地站了起来。“你…你要干嘛?”张天谬摆摆手“不干嘛,我只说三件事。第一,我是不是个男人你没机会尝试,第二,我打球不是用嘴巴。第三、我说完了。”说完张天谬继续往球场走了过去。


“切,装什么嘛?大猩猩。我就看你怎么输的?”


“喂喂,你们三个去休息一下吧,累了吧?呵呵,我来和他们玩”然后给了他们一个眼色。


这三个人见状。开心的要死,就想看到救星一样。狼狈的走向场下的板凳上。其中一个剪平头的看了看张天谬“虽然你看起来蛮强壮的,但你小心。这不是正规篮球。小心那个小个子的小动作!”张天谬对他笑了笑“谢谢”!


张天谬看了看这几个人,指了指地上的篮球。“他们休息一下,我和你们玩、你们一个个的上。每人六个球。只要我输给你们其中一人就算我输。”说完也不等对方反对站在三分线准备开始。A男笑了笑“哟呵,找帮手?怎么?你还以为自己能以一打三?小子,别太狂。阿强,你去陪他玩玩吧”这下正好,张天谬的目标就是这小子。小动作是吧?我陪你玩。


打量了一下C男,身高只有160左右,体型和张天谬完全是两个概念。犹如大象和一只小蚂蚁。


张天谬等他把球传过来,冷冷的说道“准备好了吗?”对方点了点头。没想到张天谬把左手放进裤兜里,狂妄的看着他小声说道。“对付只会用小动作的狗一只手就够了。”“你有种,试试吧”C男子说道。张天谬从第一个球开始,完全用自己的身体来撞击小个子得分,而C男不断的失分。现在已经5:0。他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那么多人看着,小动作也完全使不出来,每等张天谬撞他一下,身体就猛地退后一步。这场球,完全打的很被动。这时,在篮球场的人都走了过来,整个球场被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将篮球场包围了!“拿去,给你一次机会。期待你的小动作。”最后一个球的时候。张天谬把球扔过去。小个子吃惊的看着张天谬场下传来一个声音“大猩猩,你就只会靠蛮力,野人一个。到底会不会打球。强哥,加油。打赢他!”这声音不是那“母夜叉”又是谁?


这时B男子疑惑的问“母夜叉”“谢蕊,怎么?他是你朋友吗?”


“妹,你怎么交了一个这样狂妄的朋友啊?”还没等谢蕊反驳,A男子追问道。


“没有啊,哥。他不是我朋友”谢蕊摇了摇头。


“帝威,如果他只是靠身体打球。等下你上结束这场比赛。”A男子说道。


“唉,这小子球技不错,只不过太狂了。还一只手?我看啊,他是只会右手打球吧。”“别大意,这小子我看蛮行的”。“哥,什么意思啊?只会一只手打球?”谢蕊挠挠小脑袋问道。


“一般来说,打球的人惯用手是右手。当然,也有左撇子,不过是少之又少。也许他就只会用右手打球吧。只因为不会用左手,才说是让刘强一只手,这样输了也不是很丢脸。赢了更让人觉得他厉害。”A男子耐心的解释道。谢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场上的刘强看着张天谬轻蔑的眼神,不断的在篮球架下左突右进,却始终没有进展。开始着急起来。渐渐的他的节奏已经被打断了。“下次记住,打篮球不要心浮气躁。更不要有小动作。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张天谬面无表情的看着刘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球已经在张天谬手上。一个漂亮的上篮,这个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只看见C男垂头丧气的走了下来。


“帝威,上吧”A男子说道。


B男子缓缓的站起来,走向篮球场。“帝威哥,加油啊。不要输哦!你要赢了我可以考虑和你约会哦!”谢蕊很不淑女的吼道。


B男一下子从背心凉了“妈呀,那我放点水好了。千万别赢啊……”B男小声嘀咕了一句。


张天谬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子身高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点,大概有190CM左右,身材也很魁梧。一看就是力量级选手。“希望能公平决斗!”张天谬说道。


“本来就很公平啊,一对一”B男子没明白张天谬什么意思。


“好,来吧”张天谬摆出一种很无奈的表情。B男子也不多话了,效仿张天谬刚才的打发,一球一球撞击张天谬。而张天谬脸色开始显得有点难堪。缓缓的摸出了揣在兜里的左手。“呼,好强的力量。”张天谬有些撑不住了,索性退后一步。这时,B男子也不犹豫,跳起来一个灌篮,得分。1:0。张天谬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苦笑道,开始不规则的喘气。“耶,帝威哥好棒。加油,就这样打。看他这么嚣张。”谢蕊再一次吼道。插着小蛮腰,一只脚踩在板凳上。像极了黑社会的大姐大。


“不过如此嘛”B男子冷冷的看着张天谬说道。


B男子眯着眼,轻蔑的看着张天谬,像刚才那样一步一步撞击张天谬的身体。而张天谬一步步的退后。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正当B男子准备投篮,彭……,一个大力火锅把球结结实实的冒了下来。张天谬带球出了三分线。看着还在篮板下面的B男子。不由得笑了笑“难道你以为我只会打内线吗?试试三分,虽然不是很准,但没办法了,先吓吓你……”张天谬心想着。


在三分线外的张天谬扬手,起跳。左手三个90度。右手持球。标准的投篮姿势。咻——漂亮的抛物线。球稳稳的落尽了篮筐。场外掌声连连,一个漂亮的三分球。


而场外的A男子猛地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张天谬。“哥,怎么了?”谢蕊满脸不解的看着A男。完全不知道A男怎么会这样?


A男子笑而不答,缓缓朝篮球场走过去对B男子说“下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B男子不服气的说道,“凭什么?就因为一个三分球?我不服气。”


“小子,你是左撇子吧。刚才故意让着阿强是吧?”


“嗯,怎么说呢?我是因为等一下还要跟你打,保存一*力。现在的两场对我而言只是热身赛!我也不否认我是左撇子。”张天谬一副高手在此的模样站在那里,那拽样子实在欠扁。


“有意思,那你也不用在热身了,开始我们的比赛吧。”


“好吧好吧,快点哦。我妈等着我回家吃饭呢?”张天谬很是认真的说道。

一般最强的BOSS都是在最后出现的,这次是个硬茬。于是张天谬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张天谬多次网络游戏的经验……)


“你很强,这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A男子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是你们太弱,在我的城市,你这种程度只配捡球”张天谬不屑的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大家开始猜测。这个奇怪的人是从哪儿来的?这样的实力居然还是吊车尾?但是他们不知道,张天谬心里早已经笑了个遍,今天他所发挥的是自己最好的状态。


“死猩猩,你快点开始啦。是不是怕了我哥,是的话给我哥道个歉。我就放你走”谢蕊觉得吓到了张天谬蛮自豪的说道。只见谢蕊一副我是恶女我怕谁的样子在场下叫道。


张天谬看着像猴子一样的谢蕊都快要笑死了,怕?从刚才的A男的比赛来看。他打的是街球而已。自己就算赢不了也不见得输的很惨。更不要说怕了。没有理她,在场下借了一个护腕戴在左手上,扭动了几下左手。张天谬打球时的习惯动作。走了过去准备开始和最后的BOSS斗牛。


张天谬拿起球,拍了两下球“不如我们赌点什么?要不没意思。”“你想赌什么?”


“输得人答应别人一个条件,只要不犯法对方都必须完成”说完瞪了一下坐在板凳上的谢蕊。“好,可以。”A男爽快的答应了。谢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想着“他要干嘛?”


比赛开始!“啪、啪”在两声运球身后,张天谬身形似缓实疾连续晃动两下,放慢速度朝右边突破,果然,A男的速度跟上来了。张天谬嘴角上扬了一下。转身,甩开了A男,跃起,灌篮。1:0。“漂亮!”场下传来了各种声音。场下开始大声的为这两人加油了。掌声不断刺激着两人的耳朵。


这时,场下谢蕊发现场上这个男人打球还有那么一两分帅气。甚至忍不住想帮他加油。“不行,不行,我在干什么啊?”谢蕊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哥哥,你要加油。不能输给他!”。张天谬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他的。让他在TW的第一天就不得安宁……


张天谬开始了第二次进攻,这次A男把他防的更严了。右脚快速的向右边迈出一步,左手立刻持球突破,偶卖糕的,“你丫的是不是人啊?这也跟上来了?”张天谬心里暗骂A男诡异的速度。*交球给右手,突破,妈呀!他不是人。这次A男还是跟上了张天谬的步伐。交叉步再次交球给左手,突破。这次我不进去了。后撤步,扬手,跳投。根本不用看,张天谬罚球线以内的一圈为攻击范围,这个范围,进球率是很高滴。2:0。


“哥,怎么回事啊?认真点啦?”谢蕊红着脸,气呼呼的对着球场吼道。


两个球之后,张天谬感觉体力有些体力不支。如果这样打下去,最多两个球。他就可以倒下了!扬手,跳投。咻——三分球。运气好是不错的。球稳稳的进入了篮筐。3:0难道说我今天运气真的那么好?不管了。咻——又是一个三分球。这时A男冒出一句“我靠,不会吧?”空心球,哈哈哈。运气真好。4:0张天谬正准备继续发球的时候,A男叫出了他“那个球…是外空心……”“怎么可能?”张天谬不相信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场下的观众“刚才那球没进吗?”场下的人默契的点了点头。“扑哧”谢蕊也被张天谬这么一个乌龙逗笑了。张天谬做了一个无奈的姿势“做人不能骄傲,唉。”自言自语后,站在三分线内等待A男的进攻……


街球和正规篮球是不一样的,街球更讲究SHOWMANSHIP(作秀能力)。


而张天谬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一个打街篮的。


“啪、啪……”快慢不定的运球声中篮球穿裆走线,前面后面、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篮球以持续高速的弹跳速度控制在A男手中。张天谬撤步、转体、紧贴,贴身防守看似无懈可击。街球重视进攻而忽视防守,相对街球手而言张天谬的防守显然要好得太多了。但还不够好,还不足以挡住。“啪!”篮球穿过张天谬*高高的弹起,A男骤然加速越过张天谬。接到球!


穿裆!街球场上羞辱人的招式。


张天谬防守也不含糊,撤步转身瞬间占据篮下有利位置,但对手并没有以普通招式进球,右手抓球抡起一个大风车,“啪、唰!”擦板入篮。3:1顿时底下爆炸出鼓掌声。场下观众放声喝彩。谢蕊不输给任何人的也防身喝彩!


张天谬以前打球也有过被人穿裆,被人突破进球的分。但这样带羞辱的方式还是第一次。怒火顿时涌上心头。但还能勉强保持基本的冷静。篮球中,在对手面前慌张,那么,你已经输了一半了。这个球,让张天谬对TW的街球有了一个了解,这个了解并不美好!


“再来吧”勉强挤出这几个字,摆出了防守阵形。


这次A男把身体压低,球和地面不过也就一寸左右的距离。不断在A男脚下穿来穿去。张天谬不得已压下身子防守,右边。张天谬反应过来。A男做出一个假的投篮姿势。张天谬立刻跳起来盖帽。没想到A男一个交叉步运球突破。上篮,得分!3:2“shit,没想带这么容易被晃开了。那球明明不想跳的!可恶的反射神经!”张天谬心想道。


继续!


又是3个内似的球。3:5“怎么样?我哥厉害吧?哈哈,大猩猩,我哥就像耍猴一样耍你。死猴子,哈哈”谢蕊嘲笑道。


本来就只是勉强保持基本的冷静,被谢蕊这么一闹,立刻忍不住了。“臭猴子,你给我闭嘴!我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女人教我打球?”这声音大的令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第一次在对手面前无法保持冷静的头脑。到底为什么?


谢蕊吓到了,被张天谬瞪着自己的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吓到了“你…你凶…凶什么凶嘛?呜呜呜…”不由得开始抽搐起来。


张天谬看到吓得哭了起来的谢蕊,知道自己说重了话。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有一丝丝不舒服。到底为什么自己却说不清楚。张天谬呆呆站在那儿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请你安静点”谢蕊这才稍稍的停止了哽咽。


平头看到如此狼狈不堪的张天谬,突然说道“比赛还没结束,加油。你没问题的……”


场下顿时传来了嘈杂的加油声。对啊,比赛还没结束。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惧怕失败?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懦弱?用力吸了一口篮球场味道的空气,吐出来。“来吧!”


“说实话,有你这样的对手。我感到很高兴。但是你刚才凶我妹的那份,我会讨回来的!”还是那副笑眯眯的笑脸,淡淡的说道!


“比赛现在才开始而已”张天谬冷冷地说道!


“哦?呵呵,有意思。那来吧!”A男持球准备突破。


还是那样花哨的运球,虚晃,这时,张天谬脚下像踩滑了一样。A男乘势突破。啪。单手撑地的张天谬将球抄走。


断球!?这怎么可能?原本以为这场比赛已经毫无悬念,可张天谬的这次断球把比赛推向了新的*。


球场内外哗然,许多人开始窃窃私语。巧合吗?一定是巧合。至少所有的观众是这么认定的!

“呵呵,不错嘛!就是这样才有意思。”A男笑着说,他当然知道这个球是不是巧合。笑眯眯的看着张天谬!


啪、啪……”快慢不定的运球声中篮球穿裆走线,前面后面、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球高速的控制在张天谬的手中。对于张天谬的进攻,A男呆了一下。这…这…这怎么可能?由不得A男多想。“啪!”篮球穿过A男*高高的弹起,张天谬骤然加速越过A男。接到球!A男根本没有补上去防守。张天谬没有犹豫,大风车,空心进球。4:5。


顿时,所有人傻眼了,谁都没有想到张天谬仅仅看了一遍的动作竟然用的这样自然。


平头那三个人最先反应过来,开始鼓掌,3秒钟后。全场的人都想起了雷鸣般的喝彩声。A男惊讶的看着张天谬“怎么可能?”“下个球注意你的反射神经!”张天谬狂妄的提醒道。场下的谢蕊吃惊的张大了眼睛。不相信这是真的。当初为了这个动作,他的哥哥练了一个月啊!眼前的这一切似乎太不真实了。吃惊的揉了揉眼睛。


放低球的重心,张天谬把球运的比刚才A男稍微高一点,猛地向右边晃了一下。A男竟往右边跑开。球换给左手,左手加速,上篮得分。5:5“你很强,不过想赢我未必那么简单哦!”A男收起了他的笑容。“哦!”张天谬简单的回答道。


“啪…啪…”重重的拍打了两下篮球,然后一个加速冲到罚球线的位置,做出一个好像要投篮的姿势。左手运球,右手并没有触摸到篮球。可A男跳了起来盖帽,不对,那不是投篮。A男猛地一个转身,冲到张天谬面前。想从后面来一个火锅。可张天谬似乎知道A男的动作一样。一个帅气的大风车。球飞向了篮筐。调皮的在篮筐上转圈。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坐在板凳上的谢蕊和平头他们也忍不住站了起来。球终究转了几圈还是进了。雷霆般的掌声顿时爆发出来。


“哥哥,居然输了?”谢蕊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好像是在梦中一样。


A男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小子真有意思。”然后往谢蕊那边走去。双手摊开,做出一个很无奈的姿势“对不起啊,妹妹。我输了。让你失望了吧”


“没关系的,哥。他只不过运气好点而已。下次你一定能赢的。”说完后谢蕊开始问自己。那真的是运气吗?可是为什么看他打球的样子那么认真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帅帅的?自己的心跳也快的好可怕?到底为什么啊?我应该很讨厌他的啊?


A男笑而不语。张天谬慢慢的走下去。忍不住看了一眼谢斌。“这小子真强。再来一次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呢。”


张天谬取下护腕,还给平头。“谢谢,给,你的护腕”平头笑了笑,“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我叫赵辉,你可以叫我平头。这两个是我的死党,吴晓隆和陈嵩”张天谬笑了笑说道“张天谬。很高兴认识你们。呵呵。”说着友好的向他们握手,没想到体力不支,张天谬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没事儿吧?”三人把他扶起来异口同声的问道。“没…呼呼…没事,有点累,呵…呵呵”张天谬困难的说道。吴晓隆把水递给张天谬。“谢谢”于是开始大口大口的和起水来。


这时,三男一女走了过来,A男最先开口“张天谬,是吧?呵呵,你很强。能交个朋友吗?我叫谢斌,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徐帝威和刘强,这是我妹妹谢蕊。”说着伸出了手。张天谬觉得没必要给对方难看。说道“你也不弱,再来一次的话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于是和谢斌还有徐帝威握握手。谢蕊勉强伸出右手,脸红红的,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想咬一口。张天谬还是勉强和谢蕊握了握手,两个人的手同时颤抖了一下,有种触电的感觉,于是两人连忙松开了。两人脸红。偏偏谢斌哪壶不开提哪壶半开玩笑的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触电吗?哇,长见识了。哈哈。”然后哈哈大笑。谢蕊气呼呼的怒视着谢斌“哥,你说什么喃?找打啊?”


“……”谢斌对这个妹妹一阵无语“娇生惯养的野蛮大小姐”张天谬小声说道,不过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你,哼!”谢蕊气呼呼说道。张天谬瞪着刘强。“你这种人不适合打球,不要侮辱这项运动。”刘强并没有反驳,低下头不敢说话。“为什么这么说?”谢斌不解的问道。“你不知道吗?真的假的?看你不像是装的。平头,你给谢斌说说吧。”


平头把刘强玩儿小动作的事说了之后,徐帝威看刘强低着脑袋没有反驳。徐帝威拉着刘强的衣服“你真是给我们丢脸……”说完一拳打在刘强脸上,矮小的刘强哪里经得起徐帝威这重重的一拳,嘴角溢出了鲜血。谢斌冷冷地说道:“今天回去收拾东西,你不用在我爸那儿呆了。滚”


听到谢斌这句话的时候,刘强一下子跪在地上,“斌哥,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真的错了!别…别让虎爷知道啊。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我发誓可以吗?”“滚,我不说第三次。”谢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说道,“当初要不是我救了你,你怎么能活到今天?你不但不感激而且今天给我家丢了这么大的人,你还想呆下去?”


“斌哥,不要*我!”刘强大叫道。这时,刘强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匕首。冲向谢蕊。“我靠,还拿把刀出来扮古惑仔啊?”离谢蕊最近的张天谬最先反应过来。紧紧地把谢蕊抱在怀里,张天谬自知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体力抵抗刘强的攻击,刘强并没有因为张天谬的动作而犹豫,径直从后面一刀刺向张天谬。“啊……”从背后那把匕首划破了张天谬的左肩。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在大家眼前。“你…你这只臭…臭猴子,呼呼……真…真…真是麻烦啊……”抱住谢蕊的手渐渐松开了,趴倒在了地上。彻底晕过去了,鲜红的液体瞬间染红了篮球场……

平头和谢斌立刻跑了过去,走到张天谬面前,把张天谬扶起来。“喂喂,醒醒。”平头大叫道。与此同时,徐帝威立刻一拳重重的打在刘强肚子上。徐帝威的手多重啊?“啊”又是一声尖叫,又是一个人晕倒在地。“斌哥,这个人怎么办?”“你把他交给我爸。我送天谬去医院!谢蕊,愣着干嘛,叫救护车啊。”


谢蕊被这样的场景吓傻了,被谢斌叫醒后立刻摸出手机“喂,阳…阳明公园有…有一个人受伤了,你…你们快…快来啊”谢蕊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没想到刘强会这样做。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呜,这里是哪里啊?啊哟,好痛……”张天谬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床。这是一间高级病房。病房里面很安静。安静的似乎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本想坐起来的,没想到左肩的伤让自己动弹不得。“我记得我好像在打球。然后,哦,我好像为了那只臭猴子挨了一刀,SHIT,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环保意识”张天谬苦着脸思索着。这时,突然发现旁边有个人坐在椅子趴着床睡觉。仔细一看,妈呀。怎么会是这只野猴子?


哟呵,睡着了。本来想把她叫起来的,可是每当他想把她叫醒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忍,想多看看安静的谢蕊。此时的谢蕊朝张天谬偏着小脑袋。一头乌黑的卷发整齐的搭在双肩。微微皱着眉头。“怎么,睡着了还气呼呼的?明明很可爱的一个女生。扮什么野蛮大小姐嘛?呵呵”张天谬小声的自言自语了几声。


这时,谢蕊身子微微缩了缩。恐怕是有些冷了吧。忍着左肩的剧痛,咬紧牙关。慢慢的坐了起来。把搭在被单上的外套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搭在谢蕊身上。然后自己慢慢的躺回床上。


“咦,我刚才做了什么?居然怕这个臭猴子冻着,为她披上外套?”张天谬自嘲的笑了笑。“有时间应聘动物园院长好了,自己怎么这么有爱心啦?”张天谬想着。


“老大,那小子又来电话拉……”该死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声音从那件外套里面想起了。把张天谬吓了一跳。而谢蕊也被这该死的铃声吵醒了。猛地醒来,看了看身上的外套看了看又张天谬。“是他帮我披上外套的吗?”谢蕊心里琢磨着。甜甜的一笑!他还挺懂的怜花惜玉的嘛。呵呵。


看着谢蕊高兴的模样“喂,思春啊。帮我拿下手机先。”张天谬指了指谢蕊身上的外套。


“哼哼”谢蕊嘟着小嘴摸出了手机递给张天谬。


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唉,是自己那妈找自己了。终于还是没忘了他滴儿子。张天谬心里总算有一点点满足。“喂,妈。啥事儿?”里面传出失传已久的狮吼功“小王八蛋,你给老娘死哪儿去了?还有脸问我啥事儿?找抽是吧?看看现在几点了。”张妈生气的吼道。


“是这样的,今天我看见几个人抢银行。然后我想身为您的儿子,一定要声张正义,维护法纪。不能因为别人带了几把刀而畏惧。结果我双拳难敌四手。大战三百回合。虽然制服了他们。肩膀还是挨了一刀。现在躺医院呢。”反正吹牛不给钱。哈哈!张天谬无比认真的说道。谢蕊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倒在椅子上,捂住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哦,那你死没有啊?我说那些人真没技术含量,捅你肩膀干嘛?直接对准心脏嘛……”张妈也认真的说道。由于医院安静的可怕,对话的一字一句被谢蕊听的清清楚楚。


谢蕊“……”


张天谬“……”


这是什么妈啊?“妈,我也不跟您开玩笑了。我很认真的告诉您,我现在就在……”张天谬用手遮住电话转过头问谢蕊,“那谁,我现在在哪儿啊?”


“综合人民住院部13楼202VIP病房。还有。我叫谢蕊。不叫那谁”谢蕊有点不满的说道。


“好好好,谢大美女。谢谢你啦,还知道跟你救命恩人弄个VIP病房。呵呵。”再次把电话放在耳边“妈,我在综合人民住院部13楼202VIP病房。你快过来。哦,对了。先不要告诉我外婆。她那性子肯定会着急,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张天谬想了想说道。


“真的?好吧,姑且信你一回,量你也没胆子骗我。还有,谢蕊是谁啊?”张妈问道。


靠,好耳力。居然这也能听到。佩服佩服。“一丑八怪,你快过来啊。我先挂了。Bye”张天谬说完挂了电话。这时,看见谢蕊愤怒的看着自己“你说谁是丑八怪?”“你啊”张天谬平静的回答。这小丫头走到水果篮旁边拿出一把刀。“喂喂喂,你干什么啊?杀人犯法的。”张天谬惊恐的说道。“我…我,我削苹果吃,哼!”说完从水果篮拿出一个苹果红着脸笨拙的削着。


看着谢蕊站着嘟着她可爱的小嘴削苹果,张天谬忍不住笑了笑。两分钟后,终于把“苹果皮”削完了。妈呀,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怎么说呢?我觉得这“皮”削完了,这苹果也就没有了。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张天谬低着头把苹果递给他“谢…谢谢你救了我,害你受伤,对,对不起。给你”


张天谬摆摆手。“嗯,谢啦,总算有点良心,知道是我救了你。是不是很感动,可别想以身相许哦。我不希望我的儿子以后被送到去动物园……”(河蟹200字左右)


“你…你……哼”然后气呼呼的朝苹果咬了下去。嘿,这傻丫头,一个不小心。连着自己的食指一块儿咬了。“哎哟”一声惨叫后捂住了流着血的手指。


“你怎么样了,没事吧。啊…好…好痛”张天谬一下子忘了自己肩膀的伤,正准备起来看看谢蕊的伤。肩膀上的伤却把他牢牢固定在病床上。


“你不要动,你肩膀有伤。”谢蕊连忙走过来。“啊。”一个不小心加上一声惨叫。脚下一滑。朝着张天谬倒了下来。吓得谢蕊闭上了眼睛。


“咦?不痛?怎么回事?难道有垫子?”这时谢蕊身体下面的垫子说话了“臭猴子,你要躺多久,你好重哦”谢蕊这才睁开眼睛,看见张天谬转过头,而自己的脸和张天谬的脸快要靠在一起了。长长的睫毛扇了扇。瞬间谢蕊进入石化状态。


现在他们的姿势真的是说不出的暧昧,张天谬人字形的躺在床上,谢蕊趴在张天谬的身上。她的鼻子紧紧的挨着张天谬的鼻子。胸前两个发育的差不多的肉球压着张天谬的胸口。好像快喘不过气来。两人的呼吸拍打在对方脸上。上帝啊,别玩我。我忍不住把谢蕊那什么了就糟糕了。张天谬心里大声的叫到。


张天谬这才发现,此时无比羞涩的谢蕊竟然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忍不住脑袋向上扬了扬,两个人的嘴巴就快碰到一起了。谢蕊好像并没有反抗,也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怎么的,这时张天谬如梦初醒似地。“我在干嘛啊?该死的,怎么会有一种想吻她的冲动?而且好像还有一点想抱抱她?我这是怎么啦?”定了定神才说道。“还不起来?是不是觉得我的怀里很舒服?这算不算吃我豆腐?死猴子!”


“讨厌死了,谁…谁吃你豆腐啊?你流氓”这世界怎么了?你压在我身上说我流氓?那干脆我压在你身上你流氓我一次好了。我还不用你负责呢。这时,谢蕊才红着脸缓缓的从张天谬身上下来。低着头,站在张天谬面前。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却是那样可爱动人。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