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首届丹江杯诗韵流香作品集下册稿件《散文:爷爷》 来自丹江文学网征文出版

丹江文学社2018-06-25 21:26:52
2018首届丹江杯赛事诗集正在出版中,请作者耐心等待……

丹江
爷爷

作者  任素洁

2018首届丹江杯诗韵流香作品集下册征稿……


时间的沙,从指尖轻轻流下。

越过连绵的山峰,越过广袤的大地。

时光,悄悄流过岁月的河。

往事,沉淀在河里,淹没在不曾留意的一朵朵浪花里,淹没在不曾留意的分分秒秒里。

时光,带走了多少故事啊。

我的爷爷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爷爷大字不识一个,一辈子没有念过一天书。

但是爷爷有着超强的记忆力,有着惊人的记忆力。爷爷在关里家去赶集,是那种农村的大集。关里家的集我是赶过的,奶奶就带我去过,给我买粉条馅儿的肉包子吃,那是我童年的记忆里不能忘却的美味。集上全是人,摆着各种各样的摊儿,卖什么的都有。我七八岁的时候跟奶奶回过两次关里,住过一两年,我们去赶过集,只记得人山人海,卖吃的东西特别多。

在爷爷年轻的时候,集上还有说书的。那个时候,小地方儿没有电影电视,说书唱戏的一到大集上就有。

爷爷极爱听说书的,他听完说书先生讲三国,回来后自己几乎就能一字不落地照原样再讲出来,讲给奶奶听,讲给孩子们听,讲给那些围着他转的弟兄们听。

父亲佩服爷爷简直五体投地,如果爷爷念书,那肯定会是个大学问家。那样的记忆力,不是谁都有的。但是我的爷爷,一个有着超强记忆力的人,他的头脑就有这种复印机似的能力,就是人们现在说的“博闻强记”吧。

解放前,爷爷家也是一个大家族,后来越过越散花儿,不能再在一个大院子里将就,就只有各奔东西,各过各的日子。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爷爷的这个大家族在长辈的主持下要分家了。分家的时候,这个破家里的几样破烂家什,叫那几个兄弟早搬走了,他只有老婆和一帮孩子。今天分出去,明天就一粒米没有,几个孩子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喊着爹,要吃饭,一个个伸出小手抱他的大腿,饿得嗷嗷叫。一粒米不剩,连个做饭的锅都没有,奶奶拉着几个孩子躲在墙角里哭成一团。

爷爷二话没说,出去了一夜。

奶奶哄着几个孩子睡下,吓得一夜没合眼,提心吊胆,心惊胆颤,不知道爷爷去了哪里。

爷爷这一晚是出去推牌九了,就是人们说的耍钱。爷爷出去了一个晚上,整个晚上都没有回家,足足在赌场里玩了一夜,他全靠记牌,分毫儿不差,一夜赢了很多钱。

他知道家里一帮孩子在哭,没有吃的,没有用的,他想让老婆孩子活命,就得想点儿办法。

第二天早晨,爷爷回家了,把一袋子钱扔给奶奶,奶奶这才知道爷爷这一晚上去哪儿了,她怕爷爷出事。

一看这么多钱,奶奶忙破涕为笑,顾不得许多,领着孩子们到了大集上,高高兴兴买了床买了桌儿买了凳儿,锅碗瓢盆儿,油盐米面儿,开始支锅做饭,过起日子来。

爷爷完全可以靠他这个独门绝技来养家糊口,他在赌场上几乎没有失过手,只要他上桌,就没有别人赢的。但他从来没有往家拿过赢来的钱,都是临走时如数还给人家,只是玩玩儿而已,奶奶知道爷爷会这个,但是爷爷从来没往家拿过钱,奶奶也不希望花这钱,从来不问一句你赢来的钱呢,一句也不说,这钱在奶奶眼里,是花不得的,那是别人的钱。爷爷说,不能自己把那钱拿回来,让人家过不了日子,那样自己心里不安生,把钱还给人家,睡觉能睡着,不要做对不起良心的事。

但是这一次,爷爷破例了,一生唯一的一次破例。

那些输钱的人都说,这回四哥拿着吧,要说赢咱们的钱,咱们的家底儿不算,连房子也得让四哥赢几个来回儿去了!爷爷在家中排行第四,平辈儿的兄弟都叫他四哥。

爷爷的可敬之处也就在这里,迫于生计,他一生只真正赌过这一次,彻夜不归,仅此一次,赢来的钱够过日子,够置办家当,够眼下生活。

从此,再也不去赌场。

他知道这不是一条正路,他会了,他坚决不许孩子们会。

我的父亲和大伯都纳闷儿,爹怎么就玩得那么好呢,都要跟他学。

爷爷坚决不同意,他坚决不让孩子们走这条路。

我觉得爷爷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自己无师自通,他是一个奇才,他没上过学,心里却是极有灵性的,稍一用心就什么都会,但是他知道,他的孩子们必须要走一条光明大道,永远离开这不正当的赌局,这是一条不归路。

他坚决不教给孩子们这些,穷死也不走这条路。

从那一次以后,爷爷再也没有进过一回赌场。他用钢铁般的意志控制自己,一步不踏进赌场,完全忘却。对那些招之即来的财富,他全然不放在心上,也绝不再进去赢别人家的钱,让别人家破人亡。

为了活命,他进了赌场,只拿一次钱。为了生活,他彻底地远离了赌场。你能说爷爷不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吗?

他的想法儿,他的思维,都是令人敬佩的。

这件事就是放到现在,也鲜有人能做到他这点。

去了就总能赢,再去几趟,为家里赢点儿家底儿,这在爷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探囊取物一般。但是爷爷不贪心,够过日子的了,再也不去动一下,再也不迈进赌场一步。

这得是多么大的毅力,又是多么大的定力啊。

再穷的日子爷爷也能过,钱,对他来说,从来不放在心上。粗茶淡饭太太平平对爷爷来说,就是过上了好日子。

从山东老家来东北的时候,爷爷是党员,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爷爷出生于1907年,1938年参加革命,病逝于1975年。

说起爷爷的历史,是我们一家人的骄傲。

爷爷在关里家时,是我们山东省嘉祥县张楼乡的副乡长。

后来,爷爷响应国家的号召,举家迁往东北,移民黑龙江。

来到东北之后,爷爷在村里任党支部书记。

爷爷的一颗心,坦荡得像一片广阔的草原。

关里家谁来投奔他,他腿跑破磨破嘴,也要把老乡安顿好。

有多少人来了东北没有户口,成了盲流子。但是爷爷的老乡来了,都有户口,都能分着地,有饭吃。

爷爷的古道热肠,为他赢得了乡亲们的尊重和爱戴。

这些,都不算什么,这是小事。

要说爷爷的故事,最为精彩的就是他在关里家当游击队队长的故事。爷爷当副乡长,同时还当着游击队队长,是个智勇双全、有胆有识的人。

爷爷没有上过大前线打仗,但是他们是游击队,冲锋陷阵,浴血奋战,这样的事爷爷经历过很多很多,奶奶说,光是遇险,险些没了命,那样的战斗就不下十回八回,小打小闹的多得都数不过来。他们接应部队,听从上级部队的命令,和小股敌人作斗争,牵制敌人的兵力,这都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国民党的一支杂牌军,也不算什么正规军,爷爷叫他们是特务,说他们是黑牌儿的,得有二百个人,在一天清晨,突然进攻我们任店村。当时爷爷和其他游击队员,总共才有七个人,事发太突然,没有准备,就这七个人。为了保护整个村子、为了保护老人和孩子以及妇女们不被敌人血洗,爷爷他们这七个人,拼了命了,他们仗着有利的地型儿,熟悉的环境,跟敌人打起了游击战,把敌人分散开,小股儿引诱过来,因为敌我双方势力太过悬殊,只有展开机智的游击战,才能和敌人周旋,这在爷爷他们是轻车熟路的。从天还不亮,一直到天黑,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爷爷他们诱敌深入,个个歼灭,把敌人打死了大半儿,这是爷爷经历的一次最为成功的战斗,他们七个人一个也没有牺牲。爷爷老早地派出了一个能跑的年轻人,去县里报信儿,他们这七个人,就一直跟敌人这二百个人打仗,他们想着这一仗,敌人那么多人,自己这边儿总共才七个人,还不得都死啊,他们说了,就是死,也得战斗到底,宁肯打死,也不能叫敌人进村屠村!他们打红了眼睛,拼出了性命,一个个都打疯了,身上都是伤,脱光了膀子去打,和敌人拼刺刀,肉搏战,什么都不怕了,浑身上下像个血人一样,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送信的年轻人,一直跑到县里,累得恨不能吐血,把信儿报告给上级,县里的大部队接到报信儿,马上组织队伍,一分钟也不耽误,火速行军赶了过来,在傍晚时分到达任店村,和他们这七个游击队员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了敌人。这是爷爷战斗生涯最为自豪最为光辉的一笔,上级政府给爷爷他们七个人全都记了战功。

父亲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的大伯,就是我父亲的哥哥,很多年以后也在部队当兵,偶然看到了爷爷的档案,赫然写着:任殿兰同志,系杨勇上将东进支队第五区支队队长。要知道,杨勇上将,那是如雷贯耳的名字,战功赫赫,我国的开国元勋啊。

爷爷是有队伍的人,游击队、党组织就是爷爷的大家庭。对于这些能大书特书的辉煌,爷爷从不向人提起,连我的父亲都不甚知道。

我的父亲说,爷爷了不起,觉悟高。

鉴于爷爷的贡献,解放后,当时的荷泽地委,来调令,上爷爷去任曹州专区当区长,但是爷爷拒绝了,说自己没有文化,当不了领导,执意不去。来了三次调令,爷爷都说自己没文化干不了,婉言谢绝了。

后来在东北有关里家来的人,颇知底细,说,你们家老爷子是功臣,你们也回关里找找,让上面的人照顾照顾。但是爷爷坚决不同意,他说,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有吃有喝,咱不能去找组织上去,千万不能不给组织上添麻烦。

爷爷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生光明磊落,一生坦坦荡荡。

他的心像大海一样宽广啊。

关于爷爷的一个笑话儿,家里好几个人讲过。爷爷身高两米,走到哪家,门框子都碰头。

父亲说,早些年的电影院,看电影儿的人特别多,但是找爷爷好找,爷爷明显比别人高出一个头来,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

我的奶奶在和父亲母亲唠家常时说,爷爷是要饭长大的,家里穷,原来过得好,是我的老奶奶,就是爷爷的娘,得了一个头疼病,没药可吃,疼得要命的时候是谁给抽了大烟,从此,再也不能扔下大烟枪,抽得家里卖房卖地,穷得举家借债,到最后也没能治好老奶奶的病,她撒手走了,爷爷他们跟着老爷爷混到要饭的地步,十几岁了还在要饭吃,家也没有了,一家人就住在破庙里------要饭吃,饥一顿饱一顿,还能长到两米高,不要饭,得长多高啊!

我的母亲说,爷爷特别喜欢我,不让人说一句,两三岁的时候,爹娘要是说我了,我就能哭背过气去,爷爷就把大破棉袄的衣服襟子一裹,把我包在里面,出去上邻居家玩儿,那么高的爷爷,抱着我,就像抱着一个洋娃娃一样-----

作者简介

任素洁  女,汉族,生于1968年,黑龙江省林口县人,中学语文教师。牡丹江市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丹江文学社










主编:王新艳  牡丹江市作协会员 丹江文学社社长

责编:强永良  丹江文学社副社长

责编:吴朋宾  丹江文学社副社长

编委小组:  张石英、李晶 、 陈玉元

            李秀君、 飘逸   张桂红

            苟东杰、汪子涵、李自立、王洪英

技术: 张桂红  汤元琴

校对: 王洪英  彭彪

顾问: 褚宝君  牡丹江市文联副主席

顾问: 卢向东  牡丹江市诗词楹联家主席

顾问: 王步琴  江苏古典诗词学院校长

顾问: 唐剑峰  无锡市诗词协会常务理事

纸刊投稿邮箱:2675011215@qq.com

公众号:danjiangwenxueshe

QQ交流群:331593241

投稿网址:www.mdjwxw.com

投稿请看参照下方《阅读原文》投稿微信平台

丹江文学社第513期微信作品展示

关于平台以及入刊要求

1.结算七日内款项,平台与作者各半,以后不再结算。

2.不足5元不发放,无法联系的作者,赞赏视为放弃。

3.接受邮箱投稿,论坛投稿。

4.作品优秀,可上刊,可自行订阅。

5.入刊标准,浏览量不低于100,赞赏20元以上的优质作品。

    局限页码,酌情出版。

6.投稿作者请添加主编微信:shuanger2675011215

     或是作品下方附上微信,以便联系。

7.入选作品以微刊推出为准。

8.历届出版丛书展示如下:

第一期:零露瀼瀼  绿竹猗猗

第二期:木棉花的春天

第三期:松花江上的诗声

丛书系历届作者参赛稿件精编而成,集诗词、诗歌、散文、小说为一体的综合读本,装订精美,内容丰实,现有第一期、第三期,有需要的文学爱好者可订阅。

每本:50元(含邮资)

QQ:2675011215

微信:shuanger2675011215

联系人:在水一方


作者添加中4.20——7.20号


15

2018首届丹江杯二期征稿

1.陈全德 /  我爱上了肥皂剧  外两首

2.孙成文  /   卧龙水库纪事

3.贾文 /  散文:在山巅上 .  人民的中流砥柱

4.郭宗社 /  鸟巢(外二首) 

5.周世鼎  /  诗词二十六首

6.林妙云  / 诗歌: 我不想失去你    等待

7.吴辉兰  / 散文: 独行的灵魂

8.李治 /   中年(组诗五首)

9. 彭彪 /  诗词一组

10. 谢向东  / 谷雨(外一首)

11. 李晓东  /  散文:三清山的“奇松怪石”

12. 候典水  / 诗词一组

13. 王瑞秋  / 心境无影无声(外四首)

14. 曾锦楠  /   遥远的思念(外四首)

15.  任素洁 /  爷爷(外一篇)

16.  龙其睿 /  如果老师是爸爸(外三首)

17.

18.

征稿要求:

1.每位作者限投一种题材,发至邮箱:2675011215@qq.com

2.来稿请标注:《2018首届丹江杯》字样。

3   诗歌3——5篇;附加微信,便于联系

       散文1——2篇;  刊用照片+200字简介

      小说1——2篇;  多投择选刊发。

      诗词 8——10首七日内没有发表,请自行安排。

4.书籍三十二开,装订精美。由国家级官网汇编发行,全国书店销售。

5.入选作品将入编《2018首届丹江杯诗韵留香下册》 装订成册。

6.稿件汇编时间三至四个月。

◀◀◀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