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的女人应该活成什么样子?

是永是之阿2018-06-25 16:36:16

宝宝,你来了啊! 点蓝字关注


写在前面的话

(向上滑动色块 查看更多)

 

这两天读到一个很带感的,认知科学家提出的概念,叫“自传式记忆”

就是说,其实每个人都是戏精

 

记忆是客观与主观交织的,你会有意识地告诉自己“哇,这里是个命运转折点,我是因为这件事变成现在这样。”然后正面也好,负面也好,记忆就会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但客观来说,你不但选择性地遗忘了很多细节,而且还有很多故事是真的记错了。

 

我大三曾有段非常黑暗的时期,用日记的方式记述了当时的情况。过了几年再看,我发现我把记忆粉饰成了对自己有利的故事。如果没有那些日记,我根本不会记得完整的真相是什么。

 

所以我热衷于把当下的想法写出来。没有什么比这种穿越时空的自我对话更有意思的了。

 

“有些作家可以归为同一类型,他们’始终摆动在自我怀疑与轻度偏执之间,或者是在对立的自负与自怜的情绪中’。”——朱利安·巴恩斯《文学的创作》

我虽不敢自诩为作家,但这种情绪的确是我写作的动力之一。因此文中定会有摇摆和矛盾的地方,请包涵。



今天我生日。

转眼间到了重拍身份证的年龄呢,

是时候变着法子夸一夸自己

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

文章多少有不客观的地方

有看了不爽的地方今天就先原谅我,

明天来找我吵一架,好不好~

(全文略长,阅读时间20分钟左右

赶时间就只看加粗吧,谢谢捧场)





什么是生活?


最近看过的,让我最气的一本书,是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的代表作《亲爱的生活》。这是一部短篇小说集,里面每一个故事都没头没尾的。主角出轨了,被孩子看见了,然后呢?然后没了……

主角的妹妹去看狗有没有掉水坑里,结果妹妹狗带了,然后弟弟出生了,然后又没了……(当然这是一部以描写取胜的小说集,故事性不重要,不重要……)

虽然很气,但的确,生活就是这样没头没尾的。


“重要的是开心。不管怎样。试试看。你可以的。会变得越来越容易。这和环境没关系。你无法相信这种感觉有多好。接受一切,然后悲剧就消失了。或者至少,悲剧变得不那么沉重了、而你就在那里,在这个世界无拘无束地前进。

鸡汤味十足啊,说是说得没错,但谁又能做得到呢?



爱德华·霍珀作品:自助餐厅 (Automat 1927)  




痛苦是我生活中的原动力。


和许多姑娘一样,我的女权意识启蒙于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读美国华裔女作家谭恩美的《喜福会》、读严歌苓的《扶桑》。可能会有一些表面上争女权,实际上只是对自己降低要求的人吧。我追求平权的同时,对自己也有极高的要求。

《第二性》中有这样一段话:“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电影《男人要自爱》展现了一个性别颠倒的世界,你会看到女性受到的被当做理所当然的歧视,但也会看到这个社会给男性的压力。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不敢过得太放松,告诉自己不能迷失在舒适圈里,要看清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一生悬命地努力。


傻乎乎的,干嘛呢,不努力明明很轻松啊。《围城》方鸿渐就说过“女人傻起来没有底的。”(哈哈哈发现了没有我对作品也很记仇,讲难听话都拿小本本记下来)

有时候傻乎乎久了,也想说,算了吧,偶尔也依靠一下男人吧。




谁是站在女人这一边的男人?


一个喜欢掉书袋的直男回答我“林语堂”。真的。笑死我了。(我也喜欢掉书袋哈哈哈你打我呀)

“平平无奇”林语堂的《京华烟云》被部分学者称为女性小说,他塑造的木兰,才华洋溢分分钟把小三变挚友,笔下的红玉,追求爱情纯粹不甘心被同情最终选择狗带,透露出对女性的同情、赞扬和所谓“崇拜”,但是,他仍做不到站在女性这一边

《人生不过如此》里他能说出“一个没有孩子的妻子就是情妇”这种话,你说他站在哪一边。)


男朋友、丈夫会真的站在你这一边吗?不一定。

美如《扶桑》,向她许以婚姻的克里斯,沉醉于骑士精神,却也参与了对她的群体性强暴。

《喜福会》里坚持AA制婚姻的丈夫哈罗德,收入是妻子丽娜的七倍,然后他们所有的开销都是私人支出各付各的,共同开销则一人一半。冰箱里的冰淇淋被算成共同开销,然而丽娜从小都不吃冰淇淋,丈夫却以为她减肥。哈罗德送给丽娜一只猫,猫用杀虫剂却计算在丽娜名下。



电影版《喜福会》丽娜母亲的扮演者俞飞鸿。一直觉得韩雪和她从长相到追求都非常相似,从容知足,但好像又少了点什么。这牵涉到存在主义和积极主义心理学的争论,我偏向存在主义。后面会提到。  



这都是在美国,这都是小说。现实其实也一样。

本文中使用的一些配图,是美国绘画大师爱德华·霍珀的作品。作品是很棒,然而他所取得的成就,部分是通过无情地剥夺了妻子实现她自己艺术表达的权利而得到的。


爱德华·霍珀最著名的作品:夜游者(nighthawks 1942),作品中红衣女郎是以他妻子为原型创作的  


身边已有朋友离婚,男方突然提出的,没任何理由,房子严格按新婚姻法规定分割,女生没得到任何补偿。

“为什么婚内出轨,因为离婚成本很高。”在部分男性眼里,这句话因果关系成立符合逻辑没毛病。

名人在妻子怀孕时出轨,许多网友(包括我男票)的反应都是,谁能挡住这样的诱惑。

男性掌握力量,是保护你,还是摧残你,他始终掌握着这份力量。女性若主动提出平等,也可能最后被反利用。

(下次写一篇《渣男招数鉴定指南》!)


其实,只要想一想,这个社会的规则是谁定的,也就明白了。生活也好,职场也好,都是一样的,想要打破规则,只能先遵守规则。


日剧《龙樱》经典台词   


也不是说女性就是惨,女性真正的优势,去除非常物化的那些杂碎,知乎一下还是可以出来一大堆。不知道哪本书里读到说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自我反省,从染色体的角度考虑的话女性生命力更强,女性比男性进化得更高级DNA相差0.3%,虽然不知道有多少科学依据,但女性的确更为复杂、更具包容性,反正我是挺为此自豪的。(不要说你没体会过轻易看穿男性后,自己内心狂翻白眼的瞬间……)本来就很厉害,反省完之后加上更强的生命力,绝对是狠角色。




城市和互联网反而禁锢了我们

(本文中出现的“我们”多指城市中的90后)


遵守规则并不是随波逐流,而是在接受境遇的同时做出选择。现在回过头去想,我们第一次被动选择自己将进入什么样的环境接触什么样的人,从考什么小学起就开始了。(现在的孩子是从幼儿园开始)校园中,社会阶层隐约存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为人处世的方方面面。



爱德华·霍珀作品:纽约的房间(room in new york 1932) 


我到现在都对初中时学校和父母对我的教育又爱又恨。就算我之前做过连续上班两个月、动辄加班到半夜、最晚记录是加班到凌晨三点半的线下活动,这样的工作强度,也没能超过我初中时经历的日常生活……


不是说一开始就进入管教严格的校园就一定好,虽然在那样单纯的环境里可以结识很棒的朋友。可能你经历过强制补课,但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挑战数学老师会导致作业double,每天的作业和考卷错题一定要到老师那订正完才能走,回到家累到八点就睡觉,半夜两点起来写作业。当我读了四年完全抹煞个性管头管脚每天作业多到半夜几乎没有自己时间的私立初中之后,进入高中第一次听到大家说脏话抄作业背单肩包偶尔还能披头发的时候,毁三观的同时其实是很向往的。

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曾经拥有的选择权被剥夺了然后突然之间就很想学坏,只想过轻松的,依靠别人的生活。



爱德华·霍珀作品:纽约电影院(new york movie 1939) 


”令人窒息的期待、有限的选择、让人厌恶的伪善,残忍的双重标准。“可能现在理解了是怎么回事,但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经历过这些,然后躲进自己的世界里去,感受孤独。

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看似拥有了更多选择。上海真的非常便利,你可以满足自己各种兴趣爱好和职业追求。但水涨船高的房价物价,让城市提供更多便利和机会的同时,也以一种拒绝的姿态告诉我们,多元化只针对有钱人。

于是,有钱人和有钱人在一起,北京人和北京人在一起,上海人和上海人在一起,确定不考虑一下基因多样性?(你应该知道我在抖机灵)



奥利维娅·莱恩所著的《孤独的城市》P227  


美国绘画大师爱德华·霍珀以描绘寂寥的美国当代生活风景闻名。他的作品“一再出现某种特定的、在纽约司空见惯的空间和空间体验,这是因为虽然画里的人物与他人之间的物理距离很短,但他们却被包括动作、结构、窗户、墙体、光线和黑暗在内的一系列因素分隔开来。

这种视角通常被描述成一种偷窥欲的体现,但霍珀笔下的都市景象也同时再现了一种至为关键的孤独体验:那是一种被隔离的、被拒之门外或圈禁起来的感受,伴随着一种几乎难以忍受的暴露感。”



爱德华·霍珀作品:夜窗(night windows 1982) 


我们经历循环往复的窥视和暴露,填补内心的孤独感,在城市里是这样,互联网更是如此。(每天发朋友圈刷朋友圈不就是嘛。)网络世界本来是那么的多元化,然而无论是大数据营销也好,还是出于我们的自主选择,反而把我们禁锢在自己想看的圈子里


我总想跳出这个圈子,所以看了许多杂书。

法国作家阿尔贝·科赛里在《完美的阴谋》中写到,“精神进步只能在一个闲散的世界中获得……从一开始,人勤奋工作的命运就使其无法再理解那些和物质需求及安全感无关的理想。他唯一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精明的浑蛋在整个一生中,他用智谋为自己找碗饱饭吃,一旦目标达成,便开始为自己设计出一些肮脏的野心。那么,他怎么会有空提升自己的精神和心灵呢?”

科塞里就住在巴黎左岸的小旅社里,除了几件换洗衣服,什么财产也没有。


我们当然不用像科塞里那样极端啦,但仔细想想,我们身上有太多标签和枷锁了。男权社会造就的思维方式和规则、金钱至上的大环境、家长的期待、城市和互联网都不再自由……

有些枷锁,明明可以摆脱啊!我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啊!





选择权要在自己手里。但会很累。


高中化学老师也说过“女生想一辈子依靠男人,是非常危险的。”

就算她这样说了,就算我内心在呐喊“谁不想轻松啊!!!!!谁不想花别人的钱让别人没钱可花啊!!!!!神经病才喜欢累啊!!!!!我其实也是双标狗啊!!!!!”

但最终不甘心战胜了惰性。不甘心自己的选择权被奇怪的观念所局限。



电影《恋爱回旋》截图  


这种对于选择权近乎偏执的渴望源于我父母对我的教育。前面提到的非常可怕的初中就是我自己选的,因为上学近,我父母教育我的一贯风格就是,自己选然后自行承担。(天天在文章里黑男朋友,今天黑一下我妈妈,莫森气)

私立初中,家长给小孩买个名牌鞋名牌表也是极其自然的事情。但我们家刚好不是那种“囡囡啊~你是妈妈的好宝贝~”的家庭。成长过程中被许多亲人照顾着、呵护着,会养出性格温暖,受大家欢迎的孩子,而我显然浑身都是刺。



没有依萍那么惨  


我爸爸是海员,经常不在线。妈妈是医生,工作时长和强度都非常惊人的那种,每天回到家还要做家务累也累死了,所以如果会一起吃饭,她没表情的时候肯定比笑着的时候多,还会操练我做家务,我怕了她好多年。(就算光看高考成绩,全家混得最差的也一定是我……)


饭桌上我拿聊琐事的心情和妈妈提起“班级里的谁谁谁今天带了个五百多块钱的手表……”我妈的反应竟然是,她不相信我说的话,说我在骗她,家长不可能给这么小的孩子买这么贵的表,就算是真的,并不是别人有的,我也应该有,小小年纪就攀比,不好。

那天我真的很伤心,一方面我说个新闻就莫名其妙的被不信任还被教育了,另一方面我也感觉到,在并不那么需要,有点小奢侈的方面,妈妈并没有那么宠溺我。会把我做错的题目用电脑打出来让我再做一遍,会跑三家超市去买我喜欢的洗发露,会给我买很多她认同的书,但我想买《我为歌狂》,洗碗有时候会有奖励,就只能用固定的零用钱或者洗碗。



好生气,又加课外作业,好生气  


去香港的时候,她也只给她自己买了首饰,店员再怎么花她,她的反应都是“小小年纪还不应该戴这些”,那时候我已经15岁了。她不是找借口,后来真的有买!成年之后每年都有很好的礼物!)



今年生日我和妈妈 摄于马勒别墅  


“哈哈哈,我有钱但我就是不买给你,哈哈哈哈。”有一段时间内心里妈妈的脸就是那么扭曲(别走呀妈妈,妈妈我爱你啊妈妈),后来我就隐约感受到,这是她的选择,她把钱花在了更值得的、我不了解的地方,而我没赚钱我没得选择,这种教育还真的激发了我的上进心自从我小学三年级有了零用钱,妈妈就教育我开始记账,这种规划的好习惯我也一直保持到了今天。与此同时,我清楚有钱和浪费是两件事,对于品牌、对于奢侈品也没有过分的欲望。(当然有段时间我也走偏过,走上重量不重质买太多的方向……)



电影《超时空同居》截图  


许多人的消费欲望被各种媒体无限拉扯放大,全世界都想让你买买买,让男朋友给你买买买,每个人都有虚荣心很正常,但我觉得我还是算稳得住的,虽然也算是爱买东西吧,一不小心买多了也是有,毕竟有压力要释放啊,赚的钱该花还是花,但目前还没买过3000元以上的包,不是买不起,也不是不想要,就是没那么想要,也不需要那么多。


(这里再次专门感谢妈妈,在我小时候每周末陪我学习,找地方带我出去玩,给我烧很好吃的菜……最缺时间休息的她,把珍贵的时间和心思都给了我。只是有时候非常严肃,在她的高标准严要求之下,我才成为现在的我。)


男票如果送我礼物我当然会高兴,但比起花钱我更容易被花心思打动,拿钱砸我除非我真的当下混得很差否则我只会翻白眼,主要还是看有没有花心思去挑,而不是单纯的只花了钱。(是不是很难讨好啊哈哈哈但这次的黑科技礼物我真的喜欢)



世界上有无法饶恕的罪,却没有不能去爱的人。——《东京巴比伦》 


前面说起了房子和新婚姻法。那我们再聊一聊这件事。当有人说“女生嫁人家里又不用准备房子” “结婚如果对方没房子是不是没面子”的时候,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一些女孩是“富养”的,富养和穷养本身只与教育理念有关,与经济能力无关。从小获得自己想要的关爱、帮助和礼物相对都比较容易,那为了维持这样的生活,找对象就会以物质基础为第一优先。可以说一开始轻松就一辈子想办法轻松,那真的会过得很轻松,挺好的,我羡慕得都要流泪了。

但身边也的确有一些朋友,让我了解到宠溺的背后可能是更多的包办、期待和枷锁,这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很轻松。




我从小就被培养得比较独立,知道撒娇在很多时候都没有用,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知道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也很早就开始拥有做决定的权力,好的坏的自己承担后果,于是这条规律就不适用了。一开始就独立,等于说是开启了hard模式,一辈子就比较辛苦。


以前实习的一个同事和我说“男人靠不住,以后你结婚,让你自己爸妈给你买房子,真的。”我笑笑。为什么呢?他们养你18年还不够吗?我们没有经历过父母吃的苦,相对应的也可能享受不到分房、拆迁、正常的房价等等现在看来是福利的东西,谁都不能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反正我坚持认为,结婚对象有没有房子和面子挂钩,是一种老派的想法,如果自己完全不用努力,就住进公公婆婆、或自己父母买的房子里,相比之下哪样有比较有面子,每个人看法不同。起码这不符合我父母一贯的教育理念。



爱德华·霍珀作品:清晨的太阳(Morning sun 1952) 


其实换一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会很有趣。许多物种,比如海洋中的许多鱼类,为了繁衍,雄性会建立巢穴来吸引雌性,目的是为了保护后代的安全。

建立巢穴是诚意和能力的体现。(自然界当然也不乏交配完成后雄性就离开的物种。群P也不少。单性繁殖听起来很方便,但缺乏基因多样性……扯远了)所以买房和生孩子二者的确非常相关,或许婚后会有生孩子的需求,但是现在还有哪个女生愿意接受“结婚是为了繁衍后代”这种事?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依旧保有选择权。


“嫁”,“女”字旁一个“家”,是该有个房子,然后多少有点从属的意味

许多人把有房有车作为踏入婚姻的底线,可我的底线是,足够的独立空间,以及在磨合与进步的基础上,尽可能不要过多改变彼此的生活。26岁,marry可以,嫁还是算了。



我。 亏待谁也决不亏待自己。  




满足感不一定要从金钱中获取


每个人都会为了让自己活的轻松,而把问题怪到环境上,其实做出选择的明明是自己。

比如,办公室里的日常对话——

同事:在上海生活好难。什么都好贵。以前读书的时候每月一千块还能存下钱,现在就不能。

我:现在每月只花一千块有点心累,如果和学生时代一样不计算房租水电煤,一千五百块一个月在上海也能活

同事:怎么可能。


然后我们算了一笔账,工作日三餐35/天,车费算10/天,每周还有127.5买日用品,多下来还能看看电影。


同事:吃饭35/天怎么行?

我:早餐5元内或者更低,午餐晚餐15元可以吃便利店也可以吃小店啊。

同事:偶尔想吃个水果喝个饮料呢?周末要去哪里玩呢?不买衣服吗?

……

我想表达的是,并不是鼓励大家过禁欲的生活,无益的苦当然不必去吃,只是,你认为1500元一个月在上海不能活,那是你的选择,而不是真的不能。没有什么不能的。



比如,晚上我吃了这个冰淇淋,然后不吃晚饭,

热量刚好不长肉,不会饿死,还挺开心的  


我们都在生活里寻求满足感。习惯了45元/顿的外卖,周末光吃饭就人均200元+/顿的日常,那种 “今天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的满足感,也就不再那么强烈了。要想在这条路上获取更多满足感,只能靠提高收入来实现,这很好,尽管有些增长的欲望在我看来其实没那么必要,但只要不走偏,“为了过上更舒适的生活,为了买东西可以不看价格,所以追求金钱。”这就是你的选择,很励志很合理。花没必要的钱,这件事本身也挺爽的,自己开心就好。)


《我脑海里住着一个自我怀疑又自作聪明的人》一书中提到,为何很多人会把金钱和人生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混淆,一辈子都在跟钱较劲,钱使妻离子散,混淆优先权,模糊人生意义。我们其实并不确定钱能做什么,或者像叔本华说的:我们只是认为它会实现所有愿望,以带来抽象的情感满足感。”


当然我不完全同意这本书里写的,我们清楚钱能做什么啊,我们都爱吃吃吃买买买玩玩玩,只是钱多钱少玩法不一样。但生活当中完全可以找到金钱以外的东西来获取满足感,并不一定需要实现世俗眼光中的社会价值。



撕下标签,迎接“自由的眩晕”


可能标题里写到了年龄和性别,但是我想,能读到这里,你应该知道,我是主张撕掉标签的。

当认清自己的选择权之后,自由的焦虑感有时也让人受尽折磨。


”现代存在主义先驱克尔凯郭尔曾写道:‘忧虑是自由的眩晕。’在他和萨特看来,我们整个人生都处在悬崖峭壁的边缘。

也许你认为自己受着道德规范的指引,或者以特定的方式行事,乃是因为你周围发生的那些事。这些因素确实会有一定影响,但把它们全加在一起,也仅仅相当于你必须要做出行动的那个‘境遇’。而就算这境遇难以忍受,你也仍然可以自由地在心中和行动上决定如何去看待它。从你现在所处的地方开始,你进行选择。而在选择中,你便选择了你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萨特和波伏娃  


如果你为了逃避责任,便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是环境或者什么糟糕建议的受害者,那你便没有达到人类生命的要求,而是选择了一种虚假的存在,脱离了你自己的‘真实性’

有任何划定的道路来引导人去救赎自己;他必须不断创造自己的道路。但是,创造道路,他便拥有了自由和责任,失去了推脱的借口,而所有希望都存在于他本身之中。’

这种不断的选择带来了一种深邃的忧虑,很像是从悬崖往下看时的眩晕。它不是对坠崖的恐惧,而是对你不确定自己不会把自己扔下去的恐惧。你头晕目眩,想要抓住点儿什么来固定自己——但你不能保证自己能如此轻易地对抗随着自由而来的危险。


其实我仍旧不知道该把自己的热情投注到哪件事上,如果你能够读到这里,你一定能明白,其实我内心一直都在徘徊,每天都在痛苦中寻找自己的存在。



电视剧《仙剑奇侠传3》截图  


为了克服焦虑的痛苦,我努力寻找平衡点和满足感。我选择把一切可控的事牢牢把握在自己的手里,所有不可控的那就在焦虑中想尽办法把不可控变为可控。这是一种看似禁欲,实际上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活法。


我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定制计划并严格执行(当然是有张有弛把休息和玩乐也计划在内啦,不过真的很严格,比如小伙伴临时约我工作日吃完饭,晚上我就没时间健身了,我会选择中午少吃,然后去公司附近的商场里快走),尽量减少为琐事产生焦虑的可能性

我知道每天大概吃多少量,下午吃了炸鸡晚饭就活该跳过;我知道下班到家后第一件事是健身,第二件事是学语言看书或者看剧;我知道这周的主题是减脂还是增肌,是日语复习回滚还是重温老剧;我知道今年的存钱计划是为了哪一场旅行……偶尔也会不小心排得太满觉得很累,及时调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和自己较劲挺好玩的。



波普艺术  


虽然我也很懒,喜欢吃,讨厌户外运动,想每天都吃最好的。但为了增加美食带来的仪式感,同时看到自己一步步瘦下来,我可以克制,并感到愉快。而一步步完成本来觉得遥不可及的学习计划,成就感带来的快乐更是不言而喻。

时间被各种细化的计划填满之后,迷茫的时间少了,反而变得非常淡定释然,这种感觉和纯粹的放松是不同的,享受按计划完成愿望清单的、按部就班的满足感。(比如我上个月就计划要写这篇文章,现在写完了,爽翻了)


积极心理学存在主义势如水火,从积极心理学上来看,积极的情绪体验、参加有趣的活动、和他人保持稳固的关系、获取个人成就,都是通往幸福的方式。这样看来我其实已经过得很幸福了。

可我偏偏更坚信存在主义所传达的,“意义是幸福的源泉。”我现在是因为不知道要干嘛才试图把自己填满想尽办法用理性代替感性,把自己变成一台机器。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安迪·霍沃尔就很爱用机械化的重复,借此填满自我与世界间不自在的、有时难以忍受的空间。


- 向上滑动色块 查看更多 -


2013

- 小伙伴带我跑步,从此摆脱了“绝食减肥”的不健康生活

- 全部精力考出公关员从业资格证书(虽然好像没什么用)

- 在公关公司实习的6个月,学到的东西足够受用至少5年


2014

- 动漫公司的同事推荐我用网校,于是从N5开始重新学日语到N3

- 两场大型线下活动积攒无数经验值


2015

- 入坑BEC商务英语,课是念完了但没有复习

- 从偏向文案编辑更多的往策划方向转型


2016

- 重新捡起日语,半年时间复习+学N2,考试通过

- 自己撰写并排版3本书


2017

- 入坑jtest

- 迷上了看书

- 生命不息减肥不止


2018

- 报了一些练日语口语的短课

- 重新开始jtest课程,定制了详尽的复习计划

- 上一年的”减肥不止“坚持到这一年5月取得阶段性的成功


所以那些不可控的,真正值得焦虑的大事,我还是会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选,怎样才能更轻松自在。但我还是会想办法去细化、去反复思考怎么解决,预想未来因为这个选择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怎么处理,如果想得明白,这件事又变得可控了。如果想不明白,说实话我真的会沉浸在痛苦里,别忘了我说过痛苦是我生活的原动力啊。但内心也隐约知道,任何一个决定,造就了你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有选择,就必然会有遗憾。


爵士乐评论员纳特·亨特夫给低音歌手查尔斯·明格斯回信里写道,“于我而言,人的意义,人为什么要生存下去的原因,是如果他活了几千万年,他也永远不会实现他所有的潜能,永远也不会传达或创造一切他能做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必须用他有限的时间为未来创造价值或用过去为未来做铺垫,而不是把它当成磨刀石,磨砺内心深处的罪恶和恐惧。”

真正明白了这一点后基本上就大彻大悟了……我是不算完全明白,我也会干着急的。



爱德华·霍珀作品:城市清晨(morning in a city 1944)  


“天才就是那种遇到少数事物,就能把脑海中浮现的许多东西做出一个结论的人,这对其他人不太公平。我的心仿佛飘进了无时间观念的汪洋黑夜,找不到下锚的港口。”——爱尔华·威尔逊《缤纷的生命》


二十几年过去了,傻乎乎的,瞎忙了这么久,依然还是不知道那三个终极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该干什么?”

这件事只能自己想明白。没有人能回答我。




最后想用我的爱豆西蒙·波伏娃的灵魂伴侣——萨特的存在主义理论来收尾。


“自由,位于人类所有经验的中心,正是这一点,才把人类与其他事物区分开来。

我的本性,要通过我选择去做什么来创造。当然,我可能会被我的生物性影响,或者被我所处的文化和个人背景等方面影响,但这些并不能合成一张用来制造我的完整蓝图。我总是先我自己一步,边前行,边构筑自身。

’存在先于本质‘。发现自己被抛入世界中后,我会持续创造我的定义(或本性,或本质),但其他客体或生命形式却不会这样。你可能认为你可以用一些标签定义我,但你错了,因为我始终会是一件正在加工的作品。我不断地通过行动创造自身,从有第一缕意识开始,直到死亡将其抹去为止。我是我自己的自由:不多,也不少。



我。  


加油。


相关书目


《缤纷的生命》

《存在主义咖啡馆》

《孤独的城市》

《我脑海里住着一个自我怀疑又自作聪明的人》

《海洋中的爱与性》

《第二性》

《人生不过如此》

《亲爱的生活》

《京华烟云》

《围城》

《喜福会》

《扶桑》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