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绿帽王

言情妞妞2018-06-25 16:29:06


大唐绿帽王,第1章 一梦千年

    第1章一梦千年

    头好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强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却发现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自己却做不到了。

爱殢殩獍张强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全身都不听使唤了,难道自己被鬼压身了吗?

    朦胧中张强听到一个声音:“俊儿,快快醒来啊,不要吓为娘了啊!”

    “夫人,老朽真的没办法了,二少爷从屋顶掉下来的时候摔到了头部,恐怕要昏迷一段时间”一个穿着古装的郎中摸着发白的胡须苦笑着,脸上还带着一点恐惧。

    那个被称作夫人的女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勉强的笑道:“大夫,我儿可有生命危险吗?”

    “夫人,且放下心来,二少爷只是昏迷而已,并没有生命危险,过一个时辰就会醒来的。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对夫人说一下,由于二少爷伤到了头部,很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的”老郎中想了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小声说道。

    “大夫,你有话直说就好了,老身还受得了,放心,我不会怪罪你的,只要俊儿没有生命危险就行了”中年女人抹了抹眼泪,示意老郎中继续说下去。

    老郎中对夫人鞠了一躬,抖着白胡子支吾了半天才说道:“谢谢夫人体谅了,那老朽就直说了,二少爷有可能会失忆。”

    听了老郎中的话,中年女人惊得身体晃了晃,旁边的丫鬟赶紧过来扶住了她。中年女人望着床上躺着的小儿子,心里一阵苦涩,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他呢,他才十四岁,却要经受这样的折磨。

    老郎中走后,中年女人就一直坐在儿子的床边守着,抓着儿子的手,看着那张稚嫩的脸庞,中年女人的心里就如同刀割一样。骨肉相连,伤在儿身,疼在娘心。子别母,母别子,白曰无光哭别离!

    张强感觉到有人在抓着自己的手,一直在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脑袋却疼得厉害,张强觉得自己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光,没有声音。张强很恐惧,恐惧这黑暗,恐惧这宁静。不知道何时张强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只听自己小声的呻吟道:“好疼!”

    “俊儿,你醒了吗,哪里疼,告诉母亲,母亲让大夫帮你看看”这是一个激动的声音,还带着一种哭泣和颤抖。

    张强很高兴自己可以控制自己了,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可是看到周围的情况之后却呆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正趴在电脑前边写程序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自己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地方。屋中的摆设明显的不属于现代,屋里的每一件东西如果拿出去卖的话肯定会卖个大价钱的,这可都是古董啊。这到底是谁的家,这么有钱,居然用古董做装饰品,而且最可恨的是这家的主人居然用古董当尿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张强直愣愣的看着房间里的东西,一定动静都没有,就跟傻了一样。

    “俊儿,你怎么了,不要吓为娘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张海强听到这个声音,一阵纳闷,谁是俊儿?张海强扭头看了看说话的人之后,再也移不开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屋子,还见到几个穿着古代服装的人,难道是在拍电影吗?张强心里苦涩的笑了笑,这明显不是在拍电影,因为连个摄像机都没有,拍个屁的电影啊。张海强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中年女人,头发盘起一个优雅的发髯,有些发黄的皮肤,显得整个人很有精神,年龄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身上穿的衣服很明显不属于清朝也不属于明朝,张强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黄色的轻纱,大大的袖子,齐胸的披帛,再加上同样颜色的长裙,这个装束应该是唐朝的啊,难道自己穿越了?

    “这位女士,你是在喊我吗?”张强表情很真诚,但也有点傻。

    “俊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为娘啊,我可是你的娘亲啊”中年女人泪眼婆娑的哭了起来,这到底造的什么孽啊,儿子居然不认识娘亲了。

    听了中年女人的话,张强愣住了,难道真如心中所想自己穿越了。张强伸出两只手仔细的看了看,天哪,难道这不是做梦吗,这双手明显不是自己的啊,张强大声的喊道:“去给我拿镜子来,赶紧拿镜子来!”

    几个丫鬟也不知道什么是镜子,还是中年女人明白自己儿子说的是什么,焦急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二少爷拿个铜镜过来。”几个丫鬟一通忙活,很快就有一个小丫鬟拿着一个铜镜走了进来,张强焦急的把铜镜夺了过来,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的面孔,张强终于死心了,自己真的灵魂穿越了。可是自己的父母怎么办,他们养育了自己一辈子,可是到头来儿子却没有了,他们会多么伤心啊,想着想着张强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最大的痛苦莫不过如此了。不过庆幸的是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张强默默的祈祷着,哥哥、姐姐,你们一定要代我照顾好爸妈啊。

    “俊儿,你不要哭好吗,失忆了没有关系的,只要你没事就好。别哭了,你哭的为娘心里疼死了”中年女人看着儿子那豆大般的泪珠,心里疼得厉害,多少年没见过儿子这样哭过了,一直以来儿子都是快乐的,就跟一个开心果一样,每次看到儿子的笑容,自己就会感觉到轻松和满足。可是现在儿子却失忆了,连自己的娘亲都记不得了,中年女人的眼泪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搂着儿子的身子,她希望能给儿子点力量,让他坚强的度过这个难关,她不希望儿子一直生活在悲伤中。此刻中年女人倒有些想开了,以前儿子虽然浑了些,但总比这样强啊!

    趴在中年女人的怀抱里,张海强感觉到一种温暖,就如同以前趴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亲切而又温暖。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张强觉得现在就是那个宝贝疙瘩,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这个中年女人都会一直宠着他的。张强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自己何必再执着呢,自己已经不孝了,难道还要对不起这个世界的母亲吗?

    “母亲,不要哭了,是俊儿不好,吓着你了。母亲能对我说一下今年是哪一年吗?还有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了,麻烦母亲告诉我一下好吗?”张强擦了擦眼泪,从母亲的怀里抬起头。

    中年女人看到这情况心里笑开了花,无论儿子有没有失忆,他依旧是坚强的,虽然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但还认自己这个母亲。中年女人已经很满足了,只要儿子认这个家就好,其他的再慢慢学就行了。中年女人搂着张强,慢慢的叙述着。

    经过中年女人的叙述,张强什么都明白了,这没想到现在居然是贞观十年,也就是说自己穿越到大唐李世民的时代了,而自己的身份也很不简单,父亲居然是梁国公房玄龄。房玄龄是谁,那可是大唐最有名的宰相了,恐怕也就只有杜如晦能和房玄龄比较了。母亲也很不简单,是八大世家卢氏的嫡长女,而自己就是房玄龄的二儿子房俊房遗爱,上边还有一个哥哥房宜直,大姐房奉珠,二姐房侍月。想想自己这一家子还真是不简单啊,父亲就不说了当朝宰相,两个姐夫也不简单,一个是韩王李元嘉,另一个事莱州刺史郑仁恺。这可真是豪门世家啊,有这样的背景自己岂不是个二世祖嘛,想想历史上的房遗爱,不就是个二世祖嘛,而且还是个彻彻底底的无脑二世祖,恐怕到最后死都不知道死的,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个二世祖还被自己老婆戴了好几顶绿帽子。张强在心里骂着房遗爱,可是过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自己可就是房遗爱了,骂他不就是骂自己吗。张强思索着,此房遗爱可非彼房遗爱了,难道自己还能让高阳公主耍着玩不成。

    卢氏看到儿子这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心里也是很高兴。可是想想儿子居然失忆了,那高兴的劲头又没了,擦了擦眼泪哀叹道:“俊儿,不要放在心上,没了记忆,在慢慢找回来就是了,就算你一辈子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只要你记得你是房家的二少爷就行了。以后想要什么就给娘亲说,娘亲什么都会给你的,以后别再自己跑到房顶上吓唬人了。这事要是让你父亲知道了,估计又得打你一顿。”

    听了卢氏的话,房遗爱顿时联想了起来,一个手拿大棒子的宰相追着自己不成器的儿子,那个场面还真是有够搞笑的。

    看到儿子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卢氏没好气的拧了一下房遗爱的脸蛋笑骂道:“你这个臭小子,都失忆了居然还记得你父亲那张黑脸,娘亲对你这么好,你居然不记得。”

    “母亲,我可没有忘记你,你这次可得帮帮我啊,如果父亲真的打我的话,那我岂不是要伤上加伤了”房遗爱表情很可怜,心里却笑开了花,看来是家有慈母啊。

    “哼,那个老东西要是真敢打你,我就让他去睡大街,记住你这两天就装病,躺床上别起来,我看着老东西敢不敢打你,他还反了天了”卢氏慈爱的摸着儿子的头,说话的语气很是霸道。房遗爱摸摸脑门,这还真是慈母多败儿啊,估计后世房遗爱那种混蛋的姓子也是卢氏惯出来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儿子呢,如果不学好,那也只能怨自己,也怨不到卢氏身上去。不过看卢氏这架势,大唐宰相估计曰子也不好过,家有悍妻,甚是无语啊!

    一个新的房遗爱静静的思考着,这大唐的天空会怎么样呢,贞观盛世将永世长存!

大唐绿帽王,第2章 宰相的无影手

    第2章宰相的无影手

    房俊正低头做思想者呢,卢氏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只要儿子没事就好,至于什么失忆不失忆的,那些都不重要。

卢氏正高兴呢,就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爷子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夫人,不好了,老爷和大公子回来了,他们现在正往二少爷这里赶过来呢。”

    房俊傻呼呼的看着这个大叔,这自己老爷回府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么,而且父亲和大哥过来看看受伤的房老二也没什么稀奇的啊。卢氏仿佛知道这个小子的心思,指着中年大叔笑着说道,“这是咱们房府的管家房德,是你父亲的家仆,从小就跟着你父亲的。”

    房俊一听母亲如此郑重的介绍,就知道这个中年大叔在房府的地为不低啊,赶紧抱了下拳,“德叔,对不住了,我这脑袋出了点问题,这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海涵啊。”

    “哎呀,二少爷,你喊我大德就行了,这个德叔我可担待不起啊,我只是个下人而已”房德听了房俊的话,虽然心里很高兴,但是却还是吃了一惊,自己这个仆人怎么能让主人喊叔啊。所以房德赶紧拒绝着,还急得满头是汗,两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既激动又担心。

    “好了房德,老爷何曾把你当过家人看待,你一直都跟着老爷,遗爱喊你一声德叔是应该的,你就应了吧”卢氏虽然感觉有些突兀,但是儿子变得知书达理了是件好事啊,而且房德是房府的老人了,虽是下人,但是老爷却一直都是以兄弟之礼待之。所以儿子喊一声德叔是应该的,只是以前所有人都没有想过这些而已。

    房德听了卢氏的话之后,高兴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现在对二少爷是越看越喜欢。张海强坐在床上一阵感慨,多么容易满足的人啊,只是一声德叔就让他激动成这个样子,也许这些人要的只是尊重而已。房德兴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扶着房俊的肩膀急促的说道:“二少爷,你赶紧躺下吧,老爷回来要是看你好好的,这板子肯定是免不了的。等会儿老爷来了,你千万别起床,装作全身都疼的样子,相信老爷就不会再揍你了。”

    看到卢氏笑着点了点头,房俊算是明白了,敢情是母亲让房德去把风去了,就怕自己那个宰相老爹来个突然袭击。房遗爱很识时务,冲着房德眨了眨眼睛躺在床上就开始哼唧了起来,“母亲,我的背好疼,我现在动都动不了了。”

    房德擦了擦泪忍住笑跑出了屋子,卢氏冲着小儿子递了一个卫生眼,立刻装出哀伤的样子,“俊儿,还疼吗?要不要让大夫再来看看,我的儿,你可别吓为娘啊。”房俊对卢氏佩服得五体投地,这表演天赋放在后世都可以那个小金人了。

    房玄龄焦急的走着,跟跑都没什么两样了,房遗直气喘吁吁的扶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你慢点啊,二弟已经出事了,你可别再出事了。”

    “洁儿,我能不急吗,要是遗爱出什么事,这不是要父亲的老命吗?”房玄龄心里急躁躁的,今天朝会还没结束呢就听家人说自己二儿子从房顶上掉下来了,摔得昏迷不醒,房玄龄当时差点晕过去。要不是魏征和杜如晦扶住了自己,房玄龄觉得自己非得倒在宣政殿上不可。还是陛下知道这事情之后,才开恩让自己提早退了朝。房玄龄平时对二儿子非常的严厉,很少给他好脸色看,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爱二儿子,相反的房玄龄这样做只是想让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有所改观而已,可是现在却听到儿子从房顶掉下来的消息。房玄龄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儿子要是真出了什么事,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可要怎么办啊,这人世最悲惨的就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房玄龄来到房俊的院门口之后就看到房德正鬼头鬼脑的张望着呢,“房德,俊儿怎么样了?”房玄龄问的有些急促,直入正题,这时候也懒得再拽文了。

    “老爷,放心吧,二少爷已经醒了,就是全身摔得跟散架了一样,而且二少爷好像失忆了”房德毕恭毕敬的答道。

    “什么,二弟失忆了,这可怎么办啊”房遗直听了房德的话也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二弟还这么年轻,居然失忆了,他能接受这个现实吗。再加上一身的伤,房遗直很怕二弟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父亲,一会儿见了二弟,你就不要责怪他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怪他也没什么用了,你老人家就不要再刺激他了。”

    “洁儿,你这叫什么话,为父是那种人吗,俊儿能活着就好了,你以为我希望俊儿出事吗?”房玄龄没好气的说着,拨开房遗直扶着自己的手气冲冲的朝房遗爱的屋子走了过去,一打开门就听到了房遗爱哼哼唧唧的惨叫声,再加上卢氏出神入化的表演,大唐宰相顿时老泪纵横的慌了,跑到床边拉住了房遗爱的手“俊儿,怎么样了,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你放心,为父一定找最好的医生治好你的伤。夫人,大夫呢,我怎么没看到大夫。房德,你赶紧给我去把最好的大夫请过来,如果实在不行,我就让陛下把御医派过来”房玄龄大声的吼着,整个房府的下人都有点傻了,还没见过老爷这样吼过呢,就算以前骂二少爷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声呢。

    看着房玄龄那稀里哗啦的眼泪,房遗爱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多么的可笑,有一个这么爱自己的父亲,又何必欺骗他呢。房遗爱抓着房玄龄的手,一下就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笑容。这下房玄龄可给吓住了,不是说儿子被摔得全身散架了吗,怎么还能自己坐起来啊。卢氏眨巴眨巴眼,看到房玄龄那一伙的眼神赶紧扶住了房遗爱的肩膀,“俊儿,你在干吗,赶紧给我躺下,你不要命了么?”

    房遗爱苦笑着拍了拍卢氏的手摇了摇头,“父亲,我对你说实话吧,其实我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刚才那个样子全都是装出来的,因为我怕你回来又要给我一顿板子”房遗爱毫无隐瞒的把真相说了出来,房遗爱说的很轻松,但是却把卢氏吓着了,拍了一下房遗爱的手急促地说道:“俊儿,你在胡说什么,你从房顶摔下来怎么会没事呢,你赶紧给我躺下,千万不要勉强。”

    “母亲,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想再欺骗父亲了,即使父亲要打我我也不后悔”房遗爱说的慷慨激昂,但是眼睛却是在盯着房玄龄看着。房玄龄脸上是一脸的波澜不惊,倒是他身后的青年正冲自己竖着大拇指呢,房遗爱一看这青年的长相就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亲大哥房遗直了。房遗爱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哥,劳你和父亲挂怀了,是二弟的不是了。”

    房遗直看到二弟身体没事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至于什么失忆不失忆的就不重要了,只要他还是自己的二弟就行了,于是房遗直很平和的笑了笑。房玄龄听完房遗爱的话之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大巴掌招呼上,只是挂着眼泪很欣慰的问道:“俊儿,那你为什么现在决定不骗我了呢?”

    “父亲,本来我怕你打我的,可是看到你哭得这么伤心,我心里也不好受,还不如让你打我一顿好受呢”房遗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本来是很害怕的,怀着一种忐忑的心,任谁灵魂穿越到唐朝来都不会安定的。可是当看到房玄龄那真情流露的眼泪之后,房遗爱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有这么爱自己的父亲,又怎么忍心欺骗他呢。说了实话顶多挨顿打而已,可是骗了父亲,房俊觉得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房玄龄听了房遗爱的话,老怀甚慰,摸着灰色的胡须笑着看了一眼卢氏,“夫人,你看俊儿居然懂事了,看来这从房顶上掉下来可比我的木棍子管用啊,摔的好,摔的好啊!”

    “你这个老东西,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摔的好,儿子摔死你才开心吗。你信不信我先就让人把你挂到房顶上去,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卢氏听了房玄龄的话立马就火了,儿子从房顶上摔下来得老天保佑,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失忆了而已。可是这个老东西居然还笑着说摔的好,卢氏现在都想把这个老东西扔到大街上去了。

    卢氏的声音吓得房府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房玄龄摸着胡子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他也发现自己刚才那话说的有点离谱了,怎么能诅咒自己儿子摔的好呢。可是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啊,房玄龄很怕自己的夫人,都不知道如何解释了,还是房遗直忍住笑扶着卢氏的胳膊说道:“母亲,你发这么大火做什么,父亲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说这次的事情,把二弟的浑姓子摔掉了而已,父亲可不是在诅咒二弟,再说有你在这里谁敢动二弟一根汗毛啊!”

    “母亲,你就不要生气了,父亲不是那个意思,就算父亲想怎么地,不是还有你的吗?”房遗爱捂着嘴偷笑了一会儿,也替房玄龄打起了圆场,这大唐宰相也真够悲催的,在家里居然这么没有地位。

    “俊儿,不用怕你父亲,有我在这里这个老东西要是敢动你一下我就跟他没完”卢氏宠溺的摸了摸房遗爱的额头,她决定今天一定要保护好小儿子,今天说什么也不会让这个老东西再打他了,如果再出点什么毛病卢氏觉得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我说夫人,我没说也打俊儿啊,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房玄龄的语气是那么的无奈,自己面对这个夫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过,躲都来不及呢,哪还敢惹这头母老虎啊。

    “哼,老东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是不是打算把我哄走了在执行你的家法?”卢氏指着房玄龄气呼呼地说道。

    “额,夫人我真的没想过啊,俊儿懂事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为什么要打他呀?”房玄龄解释了半天总算把卢氏的火气给劝下去了,卢氏坐了一会儿就打算离开了,房玄龄本来还想留下来说会话呢,可是看到卢氏那警告的眼神,乖乖的跟着卢氏一起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偷偷的掐了一下床上的房遗爱。等二老离开后,房遗爱看了看房遗直,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忍不住同时哈哈大笑起来,真没想到威风八面的大唐宰相,看到自己夫人居然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

    “二弟,你以后做事也想想父亲和母亲,你不知道,刚才在宣政殿上,父亲差点晕了过去。你要有个什么好歹,父亲能受得了吗?”房遗直等二老走后,也没有顾及了,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很随意的说起了话。

    “大哥,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做傻事了”房遗爱拍了一下房遗直的肩膀,他能够感觉到房遗直的真诚,那眼神是做不得假的,恐怕后来房遗直对房遗爱有意见,也是由于房遗爱那个浑姓子造成的。

    “二弟,你没事就好了,失忆了没事情,在慢慢找回来就是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还得回去做事呢,吏部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呢”房遗直说完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遗爱看到房遗直离开了心里感慨万千,如此一个正人君子怎么会诬告自己的弟弟造反呢。恐怕好多事情都是高阳公主搞出来的,不过最可恨的还是长孙无忌了,就算是对房玄龄不满,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因房遗爱一事,房府毁于一旦。房遗爱握紧了拳头,这一生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父亲房玄龄现在还活着,长孙无忌还不敢做得太过分,可是一旦等到李世民和房玄龄去世,那房府的命运可就难说了,所以得想办法让自己成长起来,一个梁国公的爵位是保护不了房府的。

    历史的天空是阴霾的,可是只要抗争,就一定能让阴云散去,照出一世光明!;

大唐绿帽王,第3章 上茅房不用纸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卢氏把房玄龄按在胡凳上,房玄龄年龄也不小了,坐在这低矮的胡凳上老腰都有点受不了了。

爱殢殩獍可是自己的夫人让自己坐在胡凳上,房玄龄只得哀怨的说道:“夫人,你有话直说就可以了,何必弄得这么正式啊。”

    “怎么,老东西,这你就受不了了,那以前打俊儿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喊疼啊。你就忍一会儿吧,我给你说件事情,我打算让玲珑去跟着俊儿,俊儿这整天上窜下跳的,我实在不放心,有个人看着他,我也放心点”卢氏有些担忧地说着。

    “嗯,夫人,这事情你安排就好了,玲珑这丫头很聪慧,知书达理的,相信有她在,俊儿应该会老实很多的。不过夫人你得盯紧点,可别让俊儿乱来,玲珑这丫头长得太漂亮了”房玄龄也觉得有个人看着点比较好,这任由房俊一个人闹下去,这次是上房揭瓦,下次还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行了,你个老东西就是对俊儿不放心,俊儿有那么不堪么?”卢氏戳了一下房玄龄的脑门,不过卢氏也有些担心,自己的种自己清楚,就以那混小子的姓子,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呢。卢氏想了想还是嘱咐一下玲珑比较好,于是对着外边喊道:“房德,你去把玲珑喊过来!”

    “是的,夫人你等会儿,我这就去喊玲珑!”

    不一会儿玲珑就走了进来,只见屋里站着一个美俏佳人,眉如远黛,薄薄的嘴唇,皮肤凝白如玉,大约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女子豆蔻年华,再配上粉红色的纱衣,好一个翩翩佳人。

    “夫人,你找玲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玲珑对卢氏行了一个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卢氏拉着玲珑的手笑着说道:“好了,丫头,不用如此拘谨,我打算让你以后去跟着二少爷,你认为如何?”

    玲珑知道夫人能够询问自己的意见已经很不错了,自己一个丫鬟哪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未来,所以玲珑很识趣的点了点头,“夫人,能够服侍二少爷,是玲珑的福气!”

    “丫头,我让你跟着二少爷,可不是让你去服侍他的,我是想让你帮我看着二少爷点。你也知道二少爷的为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次还出了这种事情,幸亏没出什么大问题。所以我想让你替我照顾一下二少爷,顺便替我管管他,如果他敢不听你的,你就过来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这个臭小子”卢氏和蔼的拉着玲珑的手,她简直把玲珑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了。这些年玲珑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而且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了,为了玲珑的婚事,卢氏可没少费心思。可是玲珑说什么都不嫁人,宁愿一辈子当丫鬟也不离开房府。卢氏知道玲珑这是在感恩,当年的一口饭居然养出了一个如此出色的女孩,卢氏是又发愁又高兴,愁的是玲珑的婚事,喜的是这个女孩子很优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卢氏希望自己那个混小子,也能沾点玲珑的仙气,别再那么混球了。

    “什么?夫人你去让我管着二少爷,二少爷会听我的吗?”玲珑这话问得很没自信,就二少爷那姓子出了名的浑,什么都干的出来,虽然二少爷对待下人都非常好,可这并不能改变玲珑对二少爷的坏印象。

    卢氏也明白自己那个混小子的名声不太好,也很尴尬地说道,“玲珑,你放心吧,一会儿我就把那小子叫过来,我会把这事情告诉他的,如果他以后敢不听你的,你就告诉我,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虽然卢氏说的掷地有声,可是玲珑心里却不以为然,谁不知道自己夫人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谁要是敢动二少爷一根汗毛,夫人就敢去跟人家拼命,就这样一个母亲会把自己儿子的腿打断吗?但是玲珑还是点了点头,“夫人,我听你的,我现在就去二少爷的院子”。玲珑说完这话之后心里也有些替二少爷悲哀了,堂堂房府二少爷,院里居然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房遗爱正看着手里的茅草纸心里一阵苦恼,自己要去茅房大便总得用纸吧,可是找遍屋子就只找到了这几张茅草纸。这茅草纸还没后世给死人用的烧纸质量好呢,这要用起来跟刀子一样,为了自己的屁股,房遗爱正做着残酷的思想争斗呢。房遗爱还没做出决定呢,就见房德走了进来笑着说道:“二少爷,夫人喊你过去,好像有什么要事。”

    听了这话房遗爱就没办法了,这让屁股受伤总比拉裤裆里强吧,所以房遗爱急忙说道:“德叔,你稍微等一会儿,我上下茅房就跟你过去。”说完房遗爱就扬了扬手中的几张破纸兴冲冲的跑了出去,看到房遗爱跑进了茅房,房德想道:“这个二少爷,上个茅房还憋着,不对啊,他怎么拿着纸进茅房了,难道二少爷要用纸擦屁股?”想到这里,房德的冷汗就出来了,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那还不把二少爷给打死。

    房遗爱很快就神清气爽从茅房里走了出来,当然那几张破纸也没了,房德砸吧砸吧眼睛问道:“二少爷,刚才那几张纸呢?”

    “德叔,当然是用来擦屁股了,你问这个干嘛吗?”房遗爱理所当然的回道。听了房遗爱的话,房德顿时愣住了,果然强大的二少爷又发飙了,房德赶紧小声的嘱咐道:“二少爷,那些纸是老爷让你用来练字的,不是让你上茅房的。”

    “德叔,那些纸都不能擦屁股?那我上茅房用什么?”房遗爱很无语,就那破纸自己都感觉有些为难了,房德居然说那些纸都不能浪费,房遗爱实在是想不到应该用什么来解决茅房的问题了,难道用土疙瘩?

    房德感觉自己都有点神经错乱了,不过想想二少爷现在失忆了也就释然了,从茅房里拿出一个东西一本正经的介绍道“二少爷,这叫侧筹,是用来上茅房的。”房遗爱狐疑的把那个侧筹拿过来仔细看了看,顿时脸就黑了,这是个竹片啊,用这个擦屁股,那屁股还不得划出几道伤疤来,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玩意能擦干净吗?可是想想现在是唐朝,房遗爱就傻掉了,房遗爱就觉得自己是个悲剧,让自己一个现代人用竹片子擦屁股,那能受得了嘛,不然自己的屁股可就要遭殃了。

    跟着房德来到了父亲的院子,进了屋子房遗爱就看到卢氏坐在床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俏佳人,而自己的父亲正郁闷的坐在一个矮凳子上呢。房遗爱看了看那个小矮凳子,这蹲在上边还没站着舒服呢,房遗爱很善良的将房玄龄扶了起来,脸上还一脸的古怪,“父亲,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也不知道爱惜自己,你坐在这小凳子上腰不疼嘛!”

    房遗爱的表现让房玄龄很是高兴,有了儿子的话,卢氏也不好再让房玄龄受罪了,“老东西,还站着干嘛,坐床上吧!”

    。房玄龄一看卢氏没有反对,扶着老腰就坐在了床上,还冲着房遗爱做了一个我看好你的眼神。房遗爱这下有些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俊儿,这是玲珑,以后她就跟着你了,你记住以后一定要听玲珑的话,你要是还敢乱来的话,小心为娘让你爹收拾你”卢氏拉着玲珑笑眯眯的对房遗爱说着,房遗爱砸吧砸吧眼仔细的看了看玲珑,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以后就是自己的丫鬟了。房遗爱这心里是又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有个漂亮的丫鬟,郁闷的是这个丫鬟是负责监督自己的,说白了玲珑就是卢氏的代言人,看来自己以后的曰子不好过了。

    “母亲,看你说的,我都已经决定改过前非了,不会再做那种傻事了”房遗爱很希望卢氏能够收回成命,相比较起美人来,还是自由更重要。可是卢氏的意志是不容反抗的,在这房府,卢氏的话就是绝对的权威,就连大唐宰相都要臣服。

    房遗爱最终还是乖乖的领了玲珑回到了自己的西跨院,回到屋子里之后,房遗爱本来是想让玲珑先坐下的,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一把椅子。房遗爱挠挠头,对着正在站着的玲珑问道:“玲珑,怎么我屋里连一把椅子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玲珑听得莫名其妙,什么椅子啊,玲珑有些搞不懂这个二少爷了,就连一向博学多才的玲珑都被这问题难住了,只好皱了皱自己的秀眉问道:“二少爷,什么是椅子啊?”

    这下房遗爱差点昏过去,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难道唐朝落后的连椅子都没有吗?房遗爱急的在屋里来回的走着,这唐朝上茅房就已经很让人头疼了,现在居然还没椅子,现在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刚才父亲为什么那么痛苦了,原来不是他愿意坐爱凳子,实在是没别的东西可以坐啊,仔细想了一下,房遗爱不确定的问道:“玲珑,椅子就是可以让人坐得,大约三尺高,难道没有吗?”

    “二少爷,有这东西吗?我在房府待了这么久还没见过椅子呢,你是不是搞错了?”玲珑修眉一筹莫展,这二少爷可真是奇怪,这失忆了也不应该忘得这么彻底吧,连平常的坐的东西都不知道了。听了玲珑的话,房遗爱算是绝望了,只好对着玲珑摆了摆手“玲珑,那你就先坐在床上吧!”

    “啊?二少爷,你让我坐在床上?夫人说过不让你乱来的”玲珑白皙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就连说话语气也有些生气了。玲珑很郁闷,这个二少爷也太急色了吧,这大白天都敢说这种话。房遗爱挠挠头想了半天才明白玲珑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房遗爱睁着牛眼苦笑道:“玲珑,你乱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你站着太累了,才让你坐在床上的,你想到哪里去了。玲珑,难道我就那么不像个好人吗?”

    玲珑眉目流转,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二少爷,说实话二少爷长的健健康的,身材魁梧,一脸的正容,还真不像什么坏人,再听了二少爷的解释。玲珑捂着小嘴扑哧笑道:“二少爷,算玲珑不对了,不过我一个下人怎么可以坐着呢?”

    “好了,玲珑,在我这西跨院没那么多规矩,累了就休息,饿了就吃饭,渴了就喝水,你想做什么都行。我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哪用得着你伺候,你赶紧坐下吧,我还有话问你呢!”说完房遗爱也不管玲珑是什么反应,直接把美人给摁在了床上。见二少爷如此对待自己这个丫鬟,玲珑心里一阵甜蜜,也许伺候二少爷也不错呢。

    “玲珑,我问你一下,你确定没有见过椅子吗?”房遗爱大咧咧的坐在了桌子上,敲着二郎腿问道。

    “二少爷,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光房府没有那个椅子,就连整个大唐都找不出一把椅子来”玲珑很确定的说着,虽然她不明白二少爷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房遗爱双掌拍了一下,看来又得自立更生了,这没有椅子就只能自己造了,首先就是要给父亲做一把躺椅出来。看着父亲坐矮凳子的样子,房遗爱就觉得心里有一种不舒服。房遗爱想了想,拉着玲珑的小手就往外走,玲珑被二少爷抓着手,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脸上红扑扑的就跟一个大苹果一样,让人看了就想冲上去咬一口。可是现在房遗爱脑子里想的都椅子的问题,根本没注意到玲珑的表情,拉着玲珑走到院外找到了房德后,房遗爱急促的说道:“德叔,麻烦你件事情,帮我弄些大竹片和小竹片回来,还有啊,再给我弄一些木匠有的工具过来。”

    房德被弄的一阵迷糊,这个神奇的二少爷又想干嘛啊,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本姑凉有你想要的

所有想看的言情小说哦!



本姑凉有你想要的

所有想看的言情小说哦!

长按识别二维码,了解更多精彩言情





若有侵权,请联系小女删除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