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绿帽故事,爱是一道光!

难逃一吸2018-06-25 19:15:23


文丨南无八幡


感情遭遇背叛怎么办?试试向“绿帽社”求助吧!


“绿帽社”是个专门讲出轨故事的神秘团体。在这里,只要有人被绿就可以投稿,朋友被绿可以投稿,绿了别人也可以投稿。从内容到配色一片绿油油,非常刺激了……


绿帽社微博头图,一片绿油油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有趣的公号,最近突然被封了。看来……有一大拨人不希望它太火


绿帽社在绿油油的道路上从来不是孤军奋战,NGA和虎扑步行街一直是它的“亲密战友”,网友甚至为了后两者“谁才是国内最大绿帽论坛”而开贴争论。


虎扑步行街关于“谁是第一”的争论


再往前追溯的话,那些隐藏在水线下的贴吧群组也颇精彩现在大多已经挂掉了。不过,即使在404大法和关键词的双重打压下,这些爱好者依然可以踏着“牛学”的步伐翩翩起舞出自日语出轨“寝取”的音译缩写ntr,在输入法中打出会显示“牛头人”,“牛学”因此得名


正所谓“绿帽恒久远,一顶永流传”,绿帽话题经久不衰,很容易变成热帖。无数男女豪杰的现身说法给了我们窥探伦理的一条幽径,焦虑、猎奇、冲动,每个人心底都好像藏着一抹绿。

 


绿帽 · 起源


有了性便有了劈腿,有了婚姻便有了背叛。那从什么时候绿帽子开始与出轨和不忠挂上钩了呢?


最详细的描述来自明人郎瑛所著的《七修类稿》,其中专有《绿头巾》一则。当时律令规定“谓之娼夫,以绿巾裹头,以别贵贱”,此外还介绍了这一规定的由来,“吴人称人妻有淫者为绿头巾,今乐人朝制以碧绿之巾裹头,意人言拟之此也。”


而在更早的《元典章 · 服色》一篇中有讲“今拟娼妓各分等第……娼妓之家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巾”。


威风凛凛关二爷,嗯?总感觉哪里不对


以上两说便是绿帽子的“古典起源”了,所以如今“绿帽社”“原谅色”等各种衍生内容,都建立在几百年前男同胞的痛苦之上。


而当老司机们厌倦了如何发车与超车,开始另辟蹊径,一位逆行的车神便诞生了,他将 “痛变成一种快乐”


马索克Leopold Ritter von Sacher-Masoch,奥地利学者、作家、老司机他与萨德侯爵并称虐恋界祖师爷,字母圈“S·M”是两人姓氏首字母缩写的产物。这位老师为我们打开了许多新世界的大门,“飙绿车”不过是他无数创举之一。


马老师本尊,速来膜拜


马老师出生于1836年,在19世纪战火连天的背景下,他却一生没怎么经历过战乱,安逸幸运。父亲是奥地利警察总管,母亲是乌克兰贵族,含着金汤匙出生,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成了一名历史系教授,人生赢家无误。


然而,生活总是喜欢给那些看似一帆风顺的人开些玩笑。


在安逸的环境中,马索克一直孜孜不倦于对刺激的追求。”他从小就喜欢残酷的事。行刑的图画,教徒殉教的惨史,都是他小时的恩物,他更时常梦见自己在一个强壮的妇人手中,被她虐待。”这种倾向影响了他的一生。


婚姻对于马索克而言不知是成就还是毁灭,但是他“惊世骇俗”地蜕变就来自于婚后。席利讫特格罗Schlichtegroll在《马索克与马索主义》中将马索克“不幸的一生”归罪于他的妻子。而在他妻子的自传中,则将马索克描述为自身性欲的奴隶。


真相已不重要,后人只是窥探他们夫妇传奇的过往。马老师曾特意设计了一跟布满铁钉的鞭子,让妻子在啪啪的时候抽打自己,以追求肉体的痛感。而当他不再满足于肉体的痛楚后,这个“真正的M”干了一件时人难以理解的大事。他开始不断怂恿老婆出轨,并在报纸上刊文征集“老王”,以求精神上的痛苦。


最终,妻子跟情人日久生情后私奔。



在1886年出版的《性心理病》中,埃宾医生以马索克的名字命名受虐狂Masochist,这个称呼沿用至今。



为什么有人热衷绿帽故事?


如果你认为怀有绿帽倾向的只是一小撮该死的变态,就大错特错了。


神经学家Ogi Ogas和Sai Gaddam曾经专门对此进行过严肃的社会课题研究。两位博士统计了北美数家大小成人网站的检索热词,发现“cuckold”绿帽子的热度仅次于“young beauty”(年轻美女排在第二。


cuckold检索热度


而为了迎合市场,绿帽题材已形成了专业的制作模式。


在美式“有机小电影”中,hubby倒霉蛋、hot wife出轨妻子、bull老王的组合早已经是标准设定,而bull演员基本都是大老黑的套路。剧情简单直接,画面冲击力强。


而在日系作品中,制造心理上的痛最为普遍,作品常提供偷拍盗摄的视角,使观众产生无力和焦虑的代入感,为此还产生了一个专门的细分类别:胸粪munakuso。意思就是心情不佳,恶感。也可以直译“在心底吃翔”。


以上两大流派分别科学的解释了“绿帽癖”的心理和生理动机。


性学医师大卫·雷伊David Ley写有绿帽研究专著《Insatiable Wives》名字就不翻译了。他曾就“绿帽倾向”给出了解释,包括“想要得到否定与侮辱” 的心理诉求,认为“幻想的力量足以把一个单纯、羞涩、偶有念想的人变成一个真正将其付诸行动的人”。由于其中屈辱性的含义,这种倾向被视作受虐狂。


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这种由M倾向向苦主转化的心路历程基本就是马索克的真实写照同时有研究也表明,绿帽癖最适用于高学历男性人群


          美国防长卡特在就职典礼上宣誓,摄像机捕捉到了身后副总统拜登对卡特太太过分亲密


而绿帽动机在生理上也可以解释得通所以不要简单的以为他们只是受虐狂和心理问题


1995年进化心理学家Baker和Bellis出版了《人类的精子竞争》一书,通过35对夫妇的样本研究,提出了“精子竞争”理论sperm competition。即当夫妇分开越久,再见面时丈夫的生殖能力便越强理论已被证实,想了解详情的看官自行搜索


当丈夫与妻子分开越久,越会产生担心妻子不忠的焦虑,为了在生殖中获胜,而产生更多蝌蚪。想在生存竞争中获胜的潜意识欲望,这种单纯原始的动机早已经写入每个男性的DNA,从而影响生理表现。


大卫·雷伊对于这套理论有非常精辟的总结: “我认为分享妻子的幻想是很强大,也很普遍的,因为它深入并触发了男性在性方面一些基本因素。同时,也揭示了男女关系和性爱之间很多的跌宕起伏。”



“有机”商业在中国


在笼子里关久了的鸟,会认为飞翔是一种病。


如果你认为只有外国人才会把这种“缺德事儿”当商机的话,恭喜你又想错了。国内“绿色”商业虽比较原始,但是尝试者已经不少。


《原谅帽大作战》是神亚游戏开发的一款魔性的多平台横板对战游戏,可以实现多人联网竞技。


游戏登陆页面


玩法就是通过移动走位将“原谅帽”扣到别人头上,非常简单。从游戏制作本身来说,依然十分粗糙,大有当年在小霸王上玩《松鼠大作战》的感觉。

                                                     

游戏实机动图,援引自游民星空


但游戏通过将大家熟悉的绿帽、表情包等元素都纳入了进来,丰富了游戏的趣味性。再借着彼时流行的“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以及“兄弟,要坚强!”等绿帽梗的烘托,上线半个月就实现了80万的下载量。B站上有超过400位UP主录制了试玩视频,一时大热。

     

随后,神亚官方借着热度发起了众筹,正式进入商业运作的试水,并不断丰富游戏内容。官网上甚至出现了举报盗版的维权入口。


《原谅帽大作战》官方发起的众筹活动截图


与《原谅帽大作战》的借梗打擦边球不同,商业虚拟偶像洛天依发布的单曲《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更加“硬核绿帽”,用歌曲讲述了一个苦主从被绿到原谅的心路故事,B站点击量超过110万。


单曲《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播放截图




在人伦的边缘疯狂试探


回到绿帽社的主题上,其实绿帽社的所做也是一种商业尝试,着力于绿帽故事的投稿分享。既然是故事会,只能通过情节来吸引读者,自然面临尺度的抉择。虽然意识到了和谐的问题并做了一定规制,最终绿帽社还是难逃404大法。


绿帽社的例子告诉我们,尝试绿帽主题的商业化,是有明确风险的,首先就是政策上的管制。这点上日本官能小说的发展路径会有一定参考价值。


官能小说即情色小说的日本称呼,如今已经是与普通小说文学地位相当的正经产业,受到法律保护。与他们相比,国内的同行可以说是朝不保夕,行业境遇如“野草荒苗”。但是你很难想象,官能小说也是经历从灰色到洗白的发展过程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也经历过文学作品严格审查的历史时期。


1950年,翻译家伊藤整翻译的《查泰来夫人的情人》在日出版,随即遭抄家逮捕,官司打了七年依然败诉。紧接着1961年翻译家涩泽龙彦因为翻译萨德侯爵的作品《恶行的走运》,被以“出版淫秽书籍”的罪名带上法庭,引起轩然大波。当时大冈升平、大江健三郎等文坛巨子都为涩泽做了无罪辩护,官司一直打到1969年,还是被判有罪。


很多人对审查感到绝望,一如今天的我们。但是日本小说家突破封锁的行动也很有想法。简言之,任何审查都存在漏洞。日本小说家们敏锐地找到了一片“蓝海” —— 科幻题材,科幻作品因为与国际交流等一些因素,没有设置严苛的限制标准。


所以当时作家们为了逃避审查常常借用科幻做幌子,给官能小说披上了未来世界、废土等种种荒诞的外衣,成功躲避了规制。其代表便是沼正三的《家畜人鸦浮》,这部作品直到今天都因涉及种族、人伦等问题备受指责,三观奇歪。然而当时却不可思议地过审发表。


《家畜人鸦浮》作品书影


这跟绿帽社搞截图化,减少敏感文字内容的做法殊途同归。然而要面临的新问题就是审查标准不固定。绿帽社的公众号挂了,但是微博却还能运营,内容却没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可避免的要深入到另一个领域,即公众的伦理底线。绿帽社公号之所以被封,很大程度源于大量举报,就像前文说的,很多人不希望它太火。


绿帽与出轨题材,是很多人所不能接受的背德禁区,对家庭、婚姻等传统伦理观念都是一种强烈冲击,遭遇抵触也就在所难免。而公众的伦理程度和审查的严苛程度有相关性,越是人治,群体性和矛盾性问题就越受重视。


很多人强烈反感和排斥绿帽话题,但问题是,绿帽社的内容大多非自创,而是来自于亲身经历者投稿。虽不能排除有夸大和虚假成分,但投稿要提供对话信息,事件图片等一系列佐证素材才能发表,毕竟看绿帽社消费的就是真实感。


令人惊奇的不是绿帽社本身,而是绿帽社总能有源源不断的素材,他们的提供者都是生活中与你我无异的普通人。这证明原先“正常”的社会伦理体系出现了问题。宝强、林丹等名人婚变、出轨新闻里,你不也关注得津津有味么?


世界是圆的,也是平的。我们无法躺在对自我的禁锢里过活,人如此社会也是。去一趟景山或者人民公园的相亲角,在大爷大妈“人贩子”式的质问下,足以击碎一切关于理想的奢望。


相亲角一览,每个子女都是“明码标价”的商品


伦理与道德的标准一直在变, 但尺度的变迁规律是开放和宽容而不是相反。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绿帽社?与彩虹和字母圈相同,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作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试想,不了解背叛和失落的酸楚,又能如何懂得维系感情?“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仅这点上,抛开娱乐与商业,就伦理来看,绿帽社依旧有其存在的价值。因为在信息爆炸的年代,早有一束绿光照到每个人心底。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