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小延安1945 (第四章) — 刘长春

北国新文学2018-06-25 21:04:09


   

     1945年8月9日凌晨,苏联红军向佳木斯投下第一颗炸弹。从这一刻起,邬捷飞变得六神无主,坐卧不宁了。他不相信大满洲帝国铁桶江山会就此终结,可眼前的一系列撤退又使他难以置信。

        正在他愁眉不展时,野田贞夫打来了电话,传来的声音依然那么和善,悦耳。他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心想,只要野田在,一切都会安然无恙。想到这,他把手枪插入枪套,登上皮靴,骑辆自行车径直向野田住处驶去。

       一进市区,大街小巷冷冷清清的。经过小南山日本兵营时,他特意向里面瞅一眼,院子里空无一人,地上一片狼藉,就连门口站岗的木头亭子也被老百姓拆卸得只剩下空架子了。

       他继续前行,三江省公署、警察局、邮电局、学校全是人去楼空。眼前一切使邬捷飞出来时那颗激动、火热的心又凉了下来,他确实感到局势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一见野田贞夫满脸沮丧的神色,邬捷飞立即感觉山雨欲来了!野田缓缓抬起沉重的头,自嘲般的说:

       “邬君,还记得那年咱们在九洲的郊游吗?”

      “学生刻骨铭心,不敢忘记!”

       “美丽的樱花,还有富士山,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了!”野田无限伤感道。邬捷飞听了,深深地低下头。

       “这些年,你勤奋工作,对帝国忠心耿耿,老师非常满意。”

      “对不起!老师,搜捕苏联远东特遣队的任务至今未完成,学生深感内疚!”

      那是今年打春,邬捷飞接到密报,说松花江对岸柳树岛来了5个人,农民打扮,行迹可疑。为避免打草惊蛇,邬捷飞派人秘密监视。几天后,密探回报,这5人是苏联远东特遣队的侦查员。邬捷飞一听大喜,急忙布置抓捕。一天夜里,邬捷飞带人悄悄的包围了侦查员住处,踹开房门一瞧,早已人去屋空。为这事儿,邬捷飞挨了日本人十多个耳光。想到这儿,邬捷飞又将目光投向了野田贞善。

       但见野田贞善重重地叹一口气,安慰道:

       “好了!莫自责了!一名优秀谍报人要学会沉着冷静。前些天,我已将东蒙古利仓库全部物资赠送佳木木斯商会会长曲子明,你们都是帝国最信任的人,今后你有什么困难可与他单线联系,曲君会全力配合支持你。”

       至此,邬捷飞明白局势已不可挽回。他站起身,泣不成声地说:

      “老师知遇之恩,学生永生不忘,请老师放心,学生一定不负老师厚望,完成帝国未竟之大业。”

       “邬君,请勿悲伤!我相信大日本帝国不会就此完结,还会从新崛起,今后的佳木斯是你大展宏图的舞台,你过来,我有一项重要任务交给你。”

      说完,野田将保险箱打开,取出一个铁盒,递给邬捷飞,并嘱咐说:

       “里面的钥匙妥善保管,你注意听好了……”

       野田面授机密后,又抓电话。

       “请接三江水稻研究所所长岛田。”

         “岛田君吗?邬捷飞马上就到,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临别时,野田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向邬捷飞摆摆手。说了句:

      “该结束了!切记切记!”然后再也不吭声了。

        不吭声不代表他不想事。此刻,最让野田贞善牵肠挂肚的正是那100多万袋大米。那是他和关东军的命根子,是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的重要支撑,一旦和苏联打起来,既便两年不收一粒粮食,关东军也有饭吃。

       两天前他接到大本营命令,销毁所有不能转移的战略物资。无奈,临撤退时,他把弟弟,陆军少佐贞吉留下来,命令他连同山上的五座秘密弹药库一起炸掉。然而,仅仅几十公里的路程,贞吉一去便杳无音信。野田贞夫急啊!等啊!爆炸声没等来,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却接踵而至;

       码头无人装船,大批军用物资运不出去;

       火车司机不知去向,军列不能发车;

        富锦国境守备官打来电话,抚远江面发现苏军炮船;

       接着萝北凤翔急电:

      苏军已集结明山镇对岸,准备强度黑龙江……

      野田气急败坏摔碎电话,他彻底决望了。

      今晚的日本街,仍然是日本人的乐园。那由北向南伸向街头的密集路灯,远远望去,仿佛像一条套在日本人脖子上的绞索,亮着惨淡的灯光。街中心,东京料理店华丽大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伪警察刘一锁和马奎已喝的面红耳赤,语无伦次了。

      忽然,远处大和商行冒起了冲天大火,紧接着,满洲大旅社、日本妓院也燃起熊熊火光。转眼,大红映红了佳木斯的半边天。

        火烧佳木斯的行动开始了!

        火光像无声的信号,人们纷纷跑出家门。无论是闲游散逛的,还是观察动向的,或想趁火打劫捡几个洋捞的,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恨字:烧吧!大点烧,把日本街烧它个一干二净,方解心头之恨!

       这时,人群里不知谁大喊一声:

       “小鬼子要跑了!抢啊!抢啊!”

        这一嗓子,人们如梦方醒,潮水般涌入日本街。砸玻璃、踹门板、扔石头、抢食品……压了十四年的愤怒终于像火山一样喷发了。

       刘一锁和马奎见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再也没心情喝酒了。急忙跑出来,两人掏出手枪对空连开数枪。刘一锁扯着公鸭嗓子大声疾呼:

     “老百姓听着,上峰有令,日本街的所有财产不许乱动,通通归我们东北先遣军所有,谁若抢夺,格杀勿论!”

      老百姓毫不理睬,抢的、砸的、夺的、打的,愈演愈烈了。

      就在两个狗子举枪准备向人群射击的时候,一群码头工人来了。只见张大膀站在洋行的台级上,挥动大手喝道:“住手!”

        一声炸雷般的吼声把两个狗子震住了!张大膀脸色铁青,亮开大嗓门说:

      “这不是刘大棒子、马小鬼吗?这一脚没踩住在哪冒出来的,你们的上峰是那个犊子?”

       说完,他朝人群挥舞双臂呐喊:

       “老少爷们们,他娘的日本人来佳木斯时,一个个两条腿支个身子脑袋空两手,这么多年吃咱们肉,喝咱们的血,那一样东西是从日本带来的?所有的东西全是咱中国人的!”

       当了十四年满洲人的老百姓第一次听到中国人这个称呼,几乎不约而同欢呼:

       “对!咱们是中国人,中国人!”

       这呼喊声饱含多少辛酸的泪水,多少无法倾诉的苦水啊!

       警察狗子刘一锁见这阵势,心里虽然胆怯,,但仗着手中的家伙式,仍打肿脸充胖子。他连扣板机朝天又开数枪,张口嚷道:

      “你们这帮穷苦力看仔细了,我说话不是扒瞎。”

      他从兜里掏出一块白布,双手展开,上面写“东北国民先遣军”七个黑字。人们面面相觑,他又有点得意忘形了。接着又说:

      “就凭这个,我们不光接收日本街,所有日本人在佳木斯的财产都要接收。”

       “放你妈个屁!啥先遣军狗屎军,满洲国时你们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滥杀无辜,如今还想当老爷,俺告诉你,白日做梦!”

      张大膀也不示弱,厉声喝道。

      一席话引起老百姓共愤,大家也跟着连呼带喊:

        “对!白日做梦。”

       这时,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句,

       “打死他!打死这个警察黑狗子!”

        张大膀身后的那伙装卸工们刷地举起挑货杠子。刘一锁一见,吓出一身冷汗。再回头瞧前后左右,马奎也不知啥时溜了。他仍摆出警察官吏的派头,边后退边喊:

      “老子今天公务在身,没功夫搭理你们这帮穷苦力,明个跟你们算帐。”

       说完,他鸣枪示警,转身逃进一条小巷。

     大家一看他那狼狈样,不禁哈哈大笑。接着就冲进商行,翻箱倒柜,发泄着压抑在心头的愤怒之情。

       此刻,躲在三岛洋行野田贞夫脸色铁青,嘴角不停地抽搐。想到自已一生苦心经营的一切即将毁于一旦或落到中国人手里,他气得咬牙切齿。

      电话玲响了 !三江水稻研究所所长岛田报告:

     “40多个马路大(囚犯)已全部关进研究所地下室,请您指示!”

       “一切按计划行动!”

       下完命令,野田又绝望地说:

       “岛田君,来世再见!”

       放下电话,野田流下两行混浊的眼泪。一旁的妻子良子、女儿梅子好像预感到末日将至,良子忍不住小心翼翼问:

      “我们什么时候走?”

       野田抬起头,目露杀气瞪着她说:

        “走!往哪走,外面到处都是血,都是火,满洲人会把我们全杀死!”

       他边说边挥舞双手嚎啕大哭。这时,“咣咣咣!”的砸门声一阵紧似一阵。

       良子抱着女儿梅子吓得瑟瑟发抖,野田决定全家玉碎。他伸手取下那把天皇赠赐的军刀,猛地一抽,钢刀出鞘,银光闪亮,寒气逼人。他仰脖大叫:

       “天皇万岁!”喊完,他发疯似的举刀向妻子女儿劈去,良子拉着梅子吓的哭喊着四处躲藏。

     只听“咣当”一声,门被砸开了!      人们潮水般涌进屋里。众目睽睽之下,野田刀尖一转,对准自已的小腹用力刺去。“噗哧”一声,他翻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凄惨恐怖的嚎叫,全身痛苦地踡着,大约过了半小时,身子僵硬了。

        野田贞夫,这个外表道貌岸然,实则双手沾满无数抗日志士鲜血的刽子手,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野田君!爸爸!”良子和梅子趴在尸体上嚎啕大哭。

      “留着这两个日本娘们有啥用,打死算了!”

       说话的是王小五,他已经举起来棒子。张大膀用手一挡, 说:

      “兄弟,冤有头债有主,与他老婆孩子没关系”。这时,不知谁喊了声:

       “不好,中央大街也着火了!别把咱中国人的东西给烧了!”刘伯友一听,把手里匣子枪一扬,道了一声:

         “弟兄们,咱们救火去!”

       放火的不是别人,正是执行野田贞善火烧佳木斯命令的二鬼子朴正熙。

        二鬼子,中国老百姓给那些加入日本国籍,凶狠残暴,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的朝鲜族人的美称。

         朴正卧就是这种二鬼子。那天晚上,接到野田贞善火烧佳木斯命令,他立即集合一些鲜族败类,组织一支百人破坏队。他们用卡车将大桶汽油提前运至放火点,凡高楼大厦,企业、仓库、机关全泼上汽油,到处点火。原计划曰本街暂缓焚烧,谁料想夜里忽刮一股狂风,火借风势将一墙之隔的日本街点燃了。

         当张大膀,刘伯友等人冲到中央街时,整条街一片火海。张大膀恨的牙咬的咯咯响,他大吼一声:

          "弟兄们!赶紧救火!''

       朴正熙带领一班破坏队正全神贯注地放火,突然冒出一群人来救火,他十分恼怒,他一挥手说:

       “等等,我看看什么人这么大胆!”走上前借着火光,他认出一个人,五年前在萝北修要塞的老相识刘伯友。他赶紧喊:

        “老刘,谁他妈的让你们来的!”

          刘伯友也认出来他,举枪说:   “它让我来的!”  

         说完,一钩板机''叭叭"两枪,朴正熙没来得及叫,便倒地身亡。后面的人一涌而上,一顿棍棒将放火的几个二鬼子全打死了。                                        

 

      刹那间,整座佳木斯乱作一团。救火的,捡洋落了,抱东西的……一直延续至天亮。许多高大建筑烧了三天三夜才熄灭。

      回到江边的小马架子里,天已放亮。大家又累又渴,张大膀是个心里存不住话的直性子,吃饭时他不解地问:

       “我说老刘,你打死的那个二鬼子好像认识你?”

       望着张大膀一脸茫然的神色,刘伯友哈哈大笑,讲起了他和朴成日结识经过。

        一九三九年夏,刘伯友因伤离开抗联,回到萝北凤祥老家休养。不久被日寇抓了劳工,押到黑龙江边的明山镇修要塞,负责监工的工头正是二鬼子朴正熙。因刘伯友会做杀生鱼,朴正熙便经常派他到厨房为日本鬼子做鱼,一来二去,刘伯友和朴成日混的挺熟。上秋的一天,朴成日拎来几条大马哈鱼,让刘伯友收拾干净,晚上请日本工头吃杀生鱼。

       傍晚,酒菜刚摆好,突然外面响起密集的枪声,一个小鬼子跑进来报告:

       “抗联的小部队前来袭击,看样子想武力营救劳工。”

       于是,吃饭的一帮鬼子提枪朝出事方向奔去。

        屋子里只剩下刘伯友一个人了,他想出去看看,能不能帮战友什么忙。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片刻,一个身材威猛,手里拎着匣子枪的年轻人推门进来。他环顾一下四周,小声道:

        “老乡,别害怕,我们是抗联!有吃的和穿的没有?”

          刘伯友一听声音,咋这么耳熟呢!仔细打量,呀!原来是六军营长吴斌。他激动地上前抱住道:

         “吴营长,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一连刘伯友呀!”

        “啊!小友子!情况紧急,不多说了!”吴斌低声道。

      刘伯友忙将工头一件不常穿的大衣递过去,又拎过两瓶清酒和几条鱼,忙说:

        “赶快走,这儿太危险!”

          吴斌拍了下他肩膀说:“放心吧!抗联是剿不灭的。”

         说完一转身便消失在漆黑夜色中。(待续)

       

 

刘长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作家协会会员,《佳木斯广播电视报》特约记者。已发表各类体裁文章百多篇,作品散见《人民铁道报》《哈尔滨铁道报》《三江晚报》《佳木斯日报》《北方人》杂志。著有中篇小说《谢文东的血泊生涯》。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