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才是倒插门女婿离婚案的真相,鞋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

微祥符2018-06-25 22:52:05



7月14日,微祥符刊发祥符区法院公开庭审的一起倒插门女婿离婚案后,文章阅读量迅速破万!截至今日零时,根据【投票断案】结果显示,参与投票的1102人中,有794人认为“人家两口子闹离婚,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谁是谁非”。


离婚案最新进展出炉,结果你绝对想象不到!


这是案件审结后徐咏梅法官撰写的法官手记,文章有点长,但十分耐读,相信“围城”中的人们会从中受到不一样的启发!(注:原告马某化名小丽,被告宗某化名老北)


上门女婿的离婚案
徐咏梅

看到小丽几天来,脸上第一次露出的笑容,作为案件的主审法官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立案送达

这是一起离婚案件,案件是我的前任曹庭长交接给我的,当时案件正处于审查阶段(2015年5月1日之前),并没有立案。据曹庭长说,案件当事人原告小丽这已经是第三次起诉离婚了,如果立案,法院不管怎么判决都可能会引起当事人、特别是原被告所在村庄村民的不满。


“有这么严重吗?”我有些不解。


5月7日,案件立案当天,我便决定亲自到村里向被告老北送达起诉状、应诉通知等相关手续。


“还起诉与老北离婚,两个孩子归她抚养,还要求分割全部财产的五分之四,小丽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咋想的?这不是欺负老北倒插门吗?”


“都几年没回过家了,凭啥分家产?”


“你们法院要是敢判他们离婚,我们全村的村民到省里告你们。”


“要是开庭就到我们村里开,看她小丽咋有脸回来。”


“对,最好能有电视台来爆爆她的光。”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指责着、谩骂着……


村民的议论给了我一个灵感,如果有媒体介入或许对案件的顺利进展有好处。


“可以,这有啥问题啊!”老北满口答应。


“徐法官,我知道到村委开庭,你是想让大家对我们的婚姻做个评价,更主要的是想让我们村里人消除对我的误解,我同意。”小丽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含着眼泪答应了。


开庭审理

经过多次对原被告庭前调解,因二人意见分歧较大,没能调解成功,案件定于7月14日,在原被告所在村委开庭,届时中央电视台《庭审现场》栏目、河南电视台《走进法庭》栏目将全程拍摄。


7月14日,一大早,听说案件要在村委开庭,百十名村民早早来到村委大院旁听。


“我要求和被告离婚,两个孩子归原告抚养,新盖房屋五分之四归原告。”小丽的代理人简单的说了小丽的诉求,并出示证据,证明原告小丽多次起诉被告,并离家多年,其二人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


被告老北在整个庭审过程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同意离婚。”


说到两个孩子的抚养问题,我出示了两份询问孩子的笔录。


问:“孩子,你希望你的父母离婚吗?”


回答:“当然不想,我想有个完整的家,我想我妈妈回家,我妈妈一个人在外边太可怜了。”


问:“爸妈要是真的离婚了,你跟爸爸过还是想跟妈妈过?”


回答:“爸爸要是要我妹妹,我就跟我妈妈过,爸爸要是要我我就跟爸爸过,但是妹妹要跟着妈妈,这样爸爸妈妈都不孤单。”


这是前天原被告十四岁的儿子含着眼泪对我说的话。听我宣读完询问笔录,小丽突然泪流满面。


内有隐情

鉴于原被告当庭调解不成,案件我没有当庭宣判,决定庭下再做一些调解工作,尽量打开小丽和老北的心结,不管离婚与否,最起码让他们当面锣对面鼓的说出自己在民众面前没有说出的委屈、不满甚至愤怒。


我知道在这个案件中,小丽和老北没有谁对谁错,有的只是伤心和无奈。原告有着特殊的家庭背景,父亲在村里算孤门独户,又生了三个女儿,二女儿有精神上的疾病,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在村里难免受些委屈,为了执掌门户,经人介绍小丽“娶”了年长自己9岁的老北。


老实能干的老北在村里不光对自己家的事儿上心,对别人家的事儿更上心,只要谁家有活喊上一声,老北都会立马放下自己家的活儿去帮助别人,小丽对老北这种热心肠其实是没有多少意见,关键在于老北干完活喜欢喝酒,有时还耍耍小酒疯,天长日久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无奈的小丽离家出走。


由于小丽长时间不在家,村里各种各样的传言四起,久而久之,在村民眼里小丽成了不守妇道,“十恶不赦”的坏女人。


庭下调解

7月15日,上午九点多钟,小丽和老北来到我的办公室。


“能说说你们两个心里最想说的真心话吗?按理说,你们两个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最亲近的人,是什么让你们现在几乎成了仇人?”我问。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自说着自己的理由,其实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徐法官,你问我为什么离婚,昨天开庭俺村里村民的表现你也看到了,闭庭后要不是你拦着,村里的人可能就会打我,我离婚不为别的,就是想回家证明给村里人看,我小丽是不是一个正经的女人。”


“不离婚就不能证明了吗?”我问。


“不离婚我不找男人是应该的,如果离婚了我还不找男人就证明我压根儿就不是那种不正经的人,因此只有离婚了我才能证明我的清白,现在我可以给老北写保证离婚后我回家居住,一辈子不再嫁,如果在结婚的话我愿意放弃所有应该属于我的财产,并且补偿老北5万元。”小丽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老北同意小丽的条件吗?”我问老北。


“我想想。”老北陷入了沉思。


“不行的话,你征求一下和你一起来村民的意见,看他们怎么看。”因为村民太关注老北离婚这件事,还是让村民参与一下比较好。


老北走出办公室去征求村民的意见。过了一会儿,他回到办公室。


“我同意小丽的意见,只要回家,我会好好待她的。”老北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很快小丽和老北在离婚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案件圆满结束了吗?为什么我的心里会有一种说不出的辛酸与无奈?但愿回家后的小丽能够和老北和平相处,更希望他们在“共同”生活期间能够和好如初。


但愿小丽和老北幸福!


如果你耐心地读完了本文,相信你一定是一个认真对待婚姻的人!


鞋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


这就是小丽和老北的真实故事。希望它能够让我们学会如何审视婚姻,经营爱情,维系幸福!

微祥符原创

编辑:晴天

觉得不错就点个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