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黑墓毒砂

左右闲谈2018-06-25 17:18:03

重拾旧时爱 翘首盼春风



金盛狂“毒王”的名号自然不是他自封,而是江湖中人用鲜血和痛苦,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既然能够被称为“毒王”,且不论他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毒药,光凭他一身武功就足以配上“王”这个字。


这一点林昭是知道的,不幸的是,金盛狂曾经在江湖上的骄人战绩,他也都听说过。


比如说几年前的一次决斗,还没等白眉老道开口哔哔,便一爪掏心,直接当场秒杀了这位梅山剑派掌门。


还有一次,金盛狂碰上了紫云阁阁主白云飞,这位帅到掉渣的白云飞同志,居然想不开主动去向金盛狂发出诚挚的挑衅。金盛狂无可奈何,只能送了他一顿毒药大餐,作为勇敢的奖赏。


最后,白云飞同志如愿以偿地倒了血霉,不仅内力失控,真气乱走,冲断了浑身筋脉,七窍流血而死,就连帅气的脸庞也扭曲起来,死相丑得一塌糊涂。


现在轮到林昭上了,这无疑是一场充满风险的对决!


林昭不想自己的小心肝像白眉老道那样,被百毒丧魂爪粗鲁地掏出来,更不想自己这张帅气的脸蛋,像白云飞那样痛苦地扭曲掉。


可是他没有选择。


因为他是踏雪无痕,天地之间,视承诺重于性命的踏雪无痕!


既然答应了宋仁要查清真相,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也绝对不会退却!



客栈里客人已经散尽,安静得掉根针都能被听见,更不要提百毒丧魂爪发出的咯咯作响声。


敌不动我不动,林昭在等待着金盛狂的出手。


金盛狂眯着眼,用极为不屑的眼神打量着林昭说道:“小娃娃,今天你可要吃苦头了!”


话音刚落,金盛狂登时出手,一招黑虎掏心,百毒丧魂爪已到了林昭的胸口。


按常理推断,金盛狂这一招出手极为迅速,林昭就站在他的面前,距离又是很近,这一爪就算是轻功再高也难以躲过,更何况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若中了,林昭必然落得跟白眉老道同样的下场。


金盛狂感觉自己的出手是狠了一点。


可惜,林昭不是常人,更不能用常理推断。


还没等金盛狂大发慈悲,手下留情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无坚不摧的丧魂利爪,突然像是抓进了一团棉花里。


这总不会是林昭的胸吧,一个大男人哪来那么柔软的胸脯?


金盛狂睁大了眼睛仔细瞧看,林昭果然不可能是个波霸,百毒丧魂爪也分明未触及到他半分,早在离他胸口一掌长的地方停住了。


这团像棉花一样的东西,又到底会是什么呢?


金盛狂惊讶万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百毒丧魂爪越是往前,就越是在这团看不见的棉花里越陷越深,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金盛狂无奈,只能看着林昭微微一侧身,便躲开了这一爪。原本该快到眼花缭乱的利爪,现在却慢到让人泪流满面,威力还不如老奶奶挠痒痒时用的痒痒耙。


这一刻,金盛狂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他的奶奶挠痒痒就是这个样子的。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在有些事情上,慢是一种资本,更是一种骄傲,太快的后果,就是会被一脚踹到床底下去。但有时候太慢了,也不见得会是一件好事,金盛狂这一慢便是如此。


本该命中率百分百的一爪,神奇地扑了个空,金盛狂有些措手不及。更加糟糕的是,当他想要把爪子抽回来的时候,竟也慢得跟只瘸了腿的老乌龟似的。


拔不出这团“棉花”,就等于失去了一只手,失去了一只手后,又怎么能够跟捣腾出这团“棉花”,而且还是两只手的林昭干架呢?


此时的局面,绝对是白眉老道和白云飞梦寐以求的机会,若是他们能有这样的机会,金盛狂也早就翘了辫子了。


这时候还不出手一招制敌,那不就是傻子吗?


可林昭好像真的是个傻子,他没有出手,只是站在原地用内力一冲,直接将金盛狂冲到了自己坐的那桌,金盛狂的屁股不偏不倚,正好贴在了那张空着的板凳上。



金盛狂定了定神,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竟然会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你这招是‘无量之海’吧?”


坐着的金盛狂,语气比刚才站着的时候,一下子温和八九分。


他知道自己实在是太轻敌了,想当年每一次遇上无心老人,他都被会无心老人用“无心七式”花式吊打。


如今,无心老人的招数又重现江湖了。


他现在看林昭的眼神,反倒更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仰望着一位负有名望的“前辈”。


这位“前辈”当然就是林昭。


 “不错。”林昭恭敬地答道。


“无心老人是你什么人?”


“是晚辈的家师。”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可是得了你师父的真传啊。”


“金前辈也认得家师?”


“曾经见过几次面。”


“既然金前辈与家师有些缘分,今日还望前辈看在家师的面上帮晚辈一把。”


“看在你师父的面上……”


金盛狂无奈地苦笑着,突然眼珠子一转,笑容又变得灿烂起来。


“好吧,我就看在你师父的面上看一看……”


有些人总要吃点苦头才会老实,看到金盛狂赔笑的样子,林昭三人都坚定了这件事。


可惜他们错了,还有的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金盛狂偏偏就是后者。


笑容满面的金盛狂转过身来,抖了抖袖子,看样子是要准备去拿桌上的蛊虫。


他绝对不会是去拿蛊虫的,因为就在这一刻,左手百毒丧魂爪的爪心打开了一道缝。


这是一道很不起眼的缝,可这一道不起眼的缝里,偏偏藏着最致命的毒药!


唐纵眼尖,失声道:“小心!”



霎时间,一团黑烟似的东西从爪心的缝里涌了出来,紧接着又在一瞬之间扩散开来!


唐纵道:“不好,是‘黑墓毒砂’,千万不能沾到,只要沾到一点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危急时刻,一个人最先想到的人,是否就是心里最在乎的人呢?


林昭没有任何的犹豫,猛地冲到了秦雪身边,一把将她抱到怀里道:“雪儿,千万不要探头!”


林昭一边抱着秦雪,一边不停地用“无量之海”减缓毒砂向自己和秦雪扩散,接着再用内力将毒砂冲开。


“黑墓毒砂”扩散极为迅速,客栈的人就好像被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坟墓里。


林昭喊道:“老唐,你没事吧?”


唐纵骂道:“你小子他妈只知道自己的相好,现在想起兄弟我了?”


林昭道:“别废话了,快想办法!”


唐纵道:“这还用你说。”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光芒刺破了无尽的黑暗。光芒中的唐纵,正用内力将一种白色的粉末聚起来,弥漫在客栈里的黑色毒砂,也开始一点一点被白色的粉末吸附走,转眼间便散尽了。


林昭松开怀里的秦雪说道:“毒砂散了,雪儿你没事吧?”


秦雪白如凝脂的脸,泛起了两抹红晕,低着头说道:“啊?我没事,我没事。”


唐纵道:“你们能不能别秀恩爱了,金盛狂都跑得没影了。”


林昭道:“对,我们快追,金盛狂一定有问题。”



午后时分。


哈密城的四门被封闭得死死的。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不少人只是路过哈密城,都打算在今天就离去的。不曾想佤剌大军兵临城下,这些人也全都滞留在了城里。


大战将至,街上的人反倒是变得更加多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街上追来追去显然是很不现实的。来往的人群不断地挡住了林昭三人的路,为避开人群,三人一飞身,上了街道一边的屋顶。


追的人不好追,逃的人自然也是不好逃的,而且金盛狂也没有选择上屋顶。一旦上了屋顶,没有人群的掩护,分分钟就要被林昭逮住。


可不上屋顶,好像也逃不走。


屋顶上视野开阔,无论金盛狂怎么拼命往人群里钻,都是在白费力气,就凭林昭三人闪亮闪亮的大眼睛,居高临下看去,白发黑袍的金盛狂简直不能再明显一点了。


金盛狂清楚,如果再这样追下去,自己迟早要栽在林昭的手里。他灵机一动,坏水顺势灌进了脑子里,随后一扭身,往一处人群里一钻,抬起百毒丧魂爪向地上打出一掌,一阵黑雾骤然大起!


唐纵喊道:“不好,又是‘黑墓毒砂’!”


林昭道:“这个王八蛋居然在这里下手害人。”


秦雪叫道:“不好,快看街上的人!”


黑雾之中,大街上一片混乱。


一大片路人登时倒地,人们个个痛苦到五官扭曲,呕吐不止,裸露在外的皮肤溃烂开来,还有几个登时就没了性命。


活着的人也被突如其来的黑雾吓得惊慌失措,纷纷夺路而逃。由于太过慌乱,被撞倒的人也有一大片。大家伙个个顾自逃命,还有谁会顾及脚下踩到了什么玩意儿,倒下的人也就成了柔软的“垫脚石”,被慌乱的人群随意踩踏,死伤甚是惨重。


这便是金盛狂最想要的结果,他也趁着这波混乱,一纵身钻进了街边的一条巷子里。


唐纵道:“这老王八蛋想溜!”


林昭道:“老唐你去救中毒的人,我去追他!”


唐纵道:“好,小心他的毒!”


林昭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他飞身向巷子赶去,秦雪也不甘不落后,追着林昭道:“林昭哥哥,我陪你一起去!”



金盛狂还是太低估林昭的实力了。


当他发现自己在大街上造了孽,也没能甩掉林昭时,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他的挣扎也只有跑了。


“无心七式”几乎能完美地克制住他所有毒药和武功,这一点在当年与无心老人的对决上,他早已收获了血与泪的教训。


所以,金盛狂心中有数,莫说是打败林昭,就连伤他半根毫毛也是不易,更何况还有那个拿黑扇子的小子当后援。


巷子还算挺宽,拐弯也很多,而且人迹稀少,金盛狂就在巷子不停地打转,想要借此甩开林昭。


然而,他又一次低估了林昭的实力。


林昭轻功独步天下,若不是顾着秦雪,放满了速度,金盛狂早就被他一巴掌抡到地上去了。


即便是如此,他和秦雪离金盛狂也只有十步之遥了。


区区十步之遥,对于踏雪无痕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只需一个冲刺,他就能把金盛狂摁在地上使劲摩擦。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巷子的尽头出现了四个人。


四个很奇怪的人。


不光是他们的打扮奇怪,长相奇怪,他们手里拿着的武器也很奇怪——一副月牙刺、一对苍狼爪、一副金鲨齿、一对青铜点穴笔。


金盛狂看了拿着苍狼爪的人一眼,那个拿着苍狼爪的人也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对,内有话语千篇。两人各自点了点头,金盛狂便从四个人的中间跑了过去,消失在了巷子的拐角处。


秦雪只道是出现了几个奇怪的闲人,还铆足了劲想去抓金盛狂,林昭却一把拉住了她。


秦雪急急忙忙回头道:“林昭哥哥,你干嘛拉我啊,金盛狂都跑远了!”


林昭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开始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秦雪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后背还有一阵冷风吹来。她回头一看,身后巷子的尽头处,又出现了四个同样奇怪的人。


打扮奇怪,长相奇怪,手里拿着的武器也一样奇怪——银蛇剑、血苗刀、烈火鞭、无影飞刀。


林昭不禁苦笑。


秦雪问道:“林昭哥哥,他们是谁啊?”


林昭道:“他们是 ‘天魔八煞’。”


秦雪疑惑道:“天魔八煞?他们是做什么的?”


林昭道:“他们是中原噬龙堂的‘人字号’级别的杀手,前面的分别是摄心、夺魄、血鲛和幽泯,后面的四个分别是幻灵、追魂、荒流和残影,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汉,已经死在了他们的手里。”


秦雪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林昭道:“只怕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秦雪道:“冲着我们来的……难道他们和金盛狂是一伙的?”


林昭苦笑道:“你终于发现了。”


秦雪前后打量了一下巷子两头的“天魔八煞”,说道:“你打得过他们吗?”


林昭道:“没试过。”


秦雪笑道:“没事,林昭哥哥,今天不管如何,我都会陪着你的。”


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在如此生死关头,不仅临危不惧,居然还能够笑得出来,林昭竟有些佩服眼前这个小姑娘了。


林昭笑道:“雪儿,你放心,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半点伤害。”


秦雪嫣然一笑,点头道:“嗯,我相信你。”


秦雪的笑真的很美,她的笑似乎还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总能够给人带来力量。


林昭真的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他握紧了拳头,在心里默念道:“三年前发生过的事情,我绝不允许再让它发生一次!”


本章完

下一章:天魔八煞


林昭默/作者|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双笙/音乐|

网络/图片|


玄侠小说《昭行天下》正式上线,每两日一更新,关注微信公众号,即可及时获取最新内容。


本次更新内容为第一卷《哈密卫》章节,文中与历史、地理、人文、语言、地名、人名等相关的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误差,还请谅解。


获取往期更新,请点击阅读原文,即刻跳转至目录


下篇推送预告:第十五章《天魔八煞》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