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书香:身在异乡的灵魂家园

旅行天地间2018-06-25 18:18:31


也许是从小在书店里长大的缘故,嗜爱书肆、图书馆这样的书香空间,总觉得泛着淡淡油墨味道的空气,透出幽暗光线的层层书架,与堆满书籍的角落才是最令人神往的所在。

曾无比艳羡台湾爱书人钟芳玲的书店之旅,每次捧读她关于西方书店的那册《书店风景》,就会在心里规划着自己的墨香之旅。

于是,除了在每个目的地必逛书店之外,更将视线扩大到一应与书有关的地点。

寻寻觅觅间,愿借每处书香地,找到身在异乡时的灵魂家园。


守护艺术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图书馆


位于阿姆斯特丹市区的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是荷兰国家级的历史和艺术博物馆。它始建于1885年,是世界十大顶尖博物馆之一,2015年更被评为欧洲最佳博物馆。

待我沿着馆藏步步深入,在陈列着荷兰海上马车夫大型三桅船的展厅旁边,推开一扇活页门,我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阿姆斯特丹国立图书馆,它藏身于博物馆的腹地,拥有贯穿博物馆四层的空间高度,高高的天花板上有光线倾泻下来,底层的阅读空间中有人在宽宽的书桌上伏案凝神。

在这里,你能传承到国立博物馆中“黄金时代”油画的经典意味,也能感受到不远处梵高博物馆里跳脱传统离经叛道的艺术精神。传承递延,才是一座城市文化的内核,才是这种美好的根本。


书香门第

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


书香之旅是一个令人无限沉迷的主题,总有很多始料未及的惊喜,也有很多浮光掠影的惋惜。图书馆是学术胜地,大多数探访过程都只能浅尝辄止,比如牛津大学图书馆,这里是英国第二大图书馆,馆藏书量仅次于大英图书馆。

盛名之下游客如鲫,朝圣路上很容易就迷失在这座亦城亦校的学府之中。书虽然可以当作这个地方的通行证,但是没有一纸令人骄傲的学生证,终究难以进入到这座宏伟的图书馆里面去体验和感叹,大多数参观者都只能看到宏伟的图书馆外立面和博德利图书馆阅览室。

而这样的安排也算是暗藏深意,因为牛津大学图书馆正是由博德利图书馆发端,积沙成塔直至今天的规模。

自1602年开放至今,博德利图书馆算是欧洲最古老的图书馆,坐在映着墙面黄色反光的阅览室中,虽然早已没有了书和读书的人,精美的建筑本身仍旧述说着古老的故事。

牛津大学图书馆的尊崇地位还在于英国境内出版的每一本书,都必须送一本到这里来,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的书籍量仍会不断增加。离开牛津时,别忘了带着一身的墨香走进远近闻名的blackwell书店,带走几本属于这里的书籍或者明信片,也算是办上了一张自己的借阅证吧。


系出名门

爱尔兰圣三一学院图书馆


爱尔兰都柏林的圣三一学院图书馆,既是爱尔兰典籍的迷藏之地,也是《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取景地。

据说圣三一学院是1592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下令为“教化”爱尔兰而参照剑桥大学模式所兴建是爱尔兰最古老的大学,也是不列颠最富盛名的七所古典大学之一。

系出名门,今日的圣三一学院仍是爱尔兰高等教育的象征。而它最引以为豪的图书馆与英国的大英图书馆、牛津大学图书馆齐名,被誉为“欧洲三大图书馆”,至今仍贵为爱尔兰及英联邦的法定存放图书馆,馆藏书量已超过六百万册。它不仅外观宏伟,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室图书馆,拥有着馆内最负盛名的圆拱型木顶长阅读室——Long Room,它就像一个长长的堆满典籍的豪华房间,收藏着大量的珍贵著作,首屈一指的就是由修道士们于9世纪以拉丁文写就的《凯尔特之书》。

拥有这样的书香空间并非偶然,都柏林历来就是爱书人会聚的城市,这里孕育了诗人王尔德和作家博尔赫斯,咖啡馆里也总能看到手捧书籍入迷的爱书人。在都柏林朝拜完圣三一学院后,一定别错过爱书人小巷和写作博物馆,徜徉其中更能明白书是如何成就这个城市气质的。


神秘之源

捷克斯特拉霍夫修道院神学图书馆


书本普及和宗教传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用来记载诗歌文学之前,更多用来歌颂上帝和研究神学。当第一次知道斯特拉霍夫修道院神学图书馆的时候,我就把这座图书馆列入了我的书香心愿单。

在布拉格,见识了横跨伏尔塔瓦河的查理大桥上桥头露天雕塑艺术馆的举世无双,见识了旧城广场上做工精妙巧夺天工的天文钟准点报时,见识了朝阳升起时万千歌特尖塔刺破长空,这一切美好之外可不能错过全世界最美的巴洛克风格图书馆。

斯特拉霍夫修道院神学图书馆始建于12世纪,属于斯特拉霍夫修道院的一部分,修道院没什么名气,但图书馆却因其神秘的藏书和精美的壁画常驻于各种“最美图书馆”的排行榜,吸引着无数朝圣的书虫。

图书馆分为比邻的两个大厅,哲学大厅14米的层高衬出整个图书馆的宏伟,并把观者的视线引导到屋顶巨大的壁画上。视线往下沿着墙壁可以看到壮观的胡桃木书架,一旁竖着取高层书籍的移动梯子。奇特的是图书馆的二楼并没有设置楼梯,原来旋转楼梯隐藏在伪装成书架的门板后面,别有玄机。

从图书馆走出来,在高高的佩特拉山一览布拉格壮美的全景,心下感怀,其实无论从哲学的高度还是神学的纬度,从人类的年少时代一直走来,书籍是人类成长历程最好的见证和良伴。


流动盛宴

法国巴黎莎士比亚书店


漫步巴黎左岸能让人沉迷,带上一把弯柄伞求雨,希望能在雨中邂逅幻想过无数次的那些巴黎场景。

在这里可以找到许多值得停留的书店,花神咖啡馆对面的摄影书店可以让我呆上一整天。啜完咖啡往巴黎圣母院方向走,如果真有雨,那就有足够的理由再在莎士比亚书店逗留一会儿。

与前文提到的那些宏达的图书馆大相径庭,这家书店多少有些随意,一楼有随意堆放的各种书籍,二楼还有可供书虫们小憩的睡塌和摇摇椅。据说这里已经前前后后收留过4000多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超级书虫,被一众爱书人喻为英语世界里文学青年们的庇护所和乌托邦。

往来旅客大多只在书店门口拍个照点个卯,倒也无伤大雅,不会干扰到书店里的阅读环境。真正的书虫会经由曲曲折折的楼梯溜进书店二楼,这既是一场朝圣之旅,又是一次秘密会面。在书架上找到心仪的一本诗集、一册小说都好,看累了就窝在沙发里沉沉睡去。待到梦回醒转,临窗的书桌上停着待命的打字机 —— 就坐到这个位置上来吧,这里海明威坐过、亨利·米勒坐过、金斯堡坐过……抬头闻得到塞纳河的波涛,低头就能写出不一样的句子。

莎士比亚书店诞生于一战之后,曾以出售英文书籍为主,当时也是海明威等“迷惘一代”的聚会之地。随后在美国人乔治·惠特曼的经营下,每每传来金斯堡们的诗歌朗诵,更因出版了当年的禁书《尤利西斯》而在文学界声名鹊起,直至今日这里仍是无数文学爱好者心目中的胜地。

典籍有典籍的姿态,高高在上代代传承,自然有圣三一学院这样殿堂级的馆藏深受世人膜拜。但是书页最终期待的还是指尖的摩挲,莎士比亚书店里的慵懒和肆意也因此更得书虫们的宠爱。


华丽开幕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El Ateneo书店


英国《卫报》记者Sean Dodson在《Top Shelves》一书中,曾经选出了他心目中全球十间最棒的书店,第一名是位于荷兰的教堂书店,第二名则给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El Ateneo书店。

El Ateneo书店的前身是名为Teatro Gran Splendid的大剧院,科隆大剧院建成后,此剧院停止了营业。经过重新设计规划,重生为El Ateneo书店。剧院的座椅被全数拆掉换成了特制的书架,而意大利艺术家Nazareno Orlandi画的屋顶壁画、Troiano Troiani的希腊女像柱、猩红色的舞台幕布、剧院式的灯光以及其他很多建筑细节被保留了下来。猩红色绒布后的舞台变成了一家咖啡馆。不难想象,在这样一座灯光璀璨充满了欧式风情的书店内,坐在舒服的“包厢”里,就着不远处飘来的阵阵咖啡香气,阅读一本钟意的书会是多么惬意的事。

2011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为其悠久的文学和阅读传统而当选为“世界图书之都”,它自豪地向世界宣布:“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不需寻找书籍,因为书籍在这里无处不在”。在这座拥有700多家书店的城市里,平均每4000人就有1间书店,人均书店数高居全球之冠。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