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游心缘》小说完整版

赣州最优惠2018-06-25 19:44:58

《遨游心缘》小说,官方唯一公众号!



1
第1章 宁静小镇

山青镇,这是一个偏僻而安宁的小镇子,一直都很少波动的,但是,最近经济却是忽然被搞了起来,各方的投资商纷纷在此进行建设。

一个小村子没有多久就开始变得和一个小城市一样,公路修了起来,房子也被盖起,渐渐的开始出现了商业的因素,商场,便利店,酒店一一涌起。

要说最为著名的,应该就是柔伊按摩院,这是在镇内的第一所娱乐场所经营店,短短时间之内就开始发展壮大,成为附近最为出名的娱乐场所之一,现在就计划这开第二个分店,最近才获得四十万的投资

传说,建起柔伊按摩店的是二个年轻的姐妹,分别叫慕容正,小丽两人。

画面来到一个小宅子的门口之中,这里显得偏僻而荒凉,周围可以看见系数的树木,一个穿着黑衣毛绒长袖的男子正站在门前,他长得非常的英俊,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笔挺身姿,古铜眉宇,给人一种青春帅气的感觉。

男子正是柔伊按摩店的老板,慕容正,而在慕容正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孩。

中年男人是这个区的区长,大家都称呼他为庄区长,而另外一个身穿黑丝蕾衣边长袖,长相可爱的女子是庄区长的女儿庄雯。

庄雯站在慕容正的身后,拉了拉她的手,很是不舍得,“你为什么要跑来这里……”

“我收到了莉莉给我的礼物了,但是她只留下礼物就走了,也没有见我。”慕容正说着的时候,声音很是低落。

“你还想着她吗?莉莉,你的前任女友,你就不能忘记她吗?不是说好要跟我一起的吗?”庄雯很是无奈,心中涌现着无力的感觉,最爱的人却是喜欢另外一个人的感觉,这感觉并不好受。

在两个年轻人身后的庄区长明显看不过去,“真是胡闹,庄雯你跟着他来,害我也跟着他来,结果是为了找一个女蛙。”说完以后,他一双大眼瞪向了慕容正,“你这小子,亏我女儿那么喜欢你,结果你却是这样对待她的吗?”

“对不起……”

“你们开的按摩院就是聚集三教九流的人,你那些兄弟,黄元,李三,卢水个个看着都不像好人。还有你们店里面的按摩女朗,飘漓,穿得那么少和暴露,这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得怀疑你经营的地方是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庄区长,我们经营的可是正规的场所!而且你不了解他们,你怎么能这样说他们。”

“整天跟个流氓一样,能有什么好样子的,我女儿喜欢你才是瞎了眼。”

见着庄区长气得随口骂人,慕容正也是不想理会他,当下把头一转,对着大门敲了起来。

这里是莉莉的居所,今天慕容正收到了莉莉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后却是不见了她,所以自己才一路找了过来。

打开门的是莉莉的父亲张会计,当他看到慕容正的时候很是生气,愤怒的脸色如同那炽热的火焰:“怎么是你小子,难道又来祸害我家莉莉的吗?”

“不是的,张会计,我是来找她的。”

“滚!不想看见你,她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听着他那么说,慕容正便是直接跑开了,他没有怀疑张会计的话,想来他应该是真的没有回家。

当下追了出去,延着轨迹再去寻找莉莉,庄雯看着也想追过去,这时候张会计却是喊住了她,“庄小姐,我听过了你和慕容正的事情,我劝你别那么傻,那小子骗过很多女人,不仅仅是我的女儿莉莉。还有其他女生。”

“我不想听。”庄雯摇了摇头,欲要拒绝,但是却被一边的庄区长给拦了下来,“说,我倒想知道那小子是什么样的人。”

于是,张会计将庄雯,庄区长两人请了进去,告诉了慕容正生前的事情,“慕容正和我女儿莉莉认识的时间很长,一开始恋爱还能当是玩玩,后来了,他接连和几个女人暧昧,更是得到了一个名楹楹的女人帮助,投资在他店内几十万,想来这事庄区长也是知道的。”

庄区长点了点头,在区内发展的事情他自然知道,那个楹楹不是简单的人物,是一个豪家大小姐。

而且最近为了可以获得更好的经济利润,所以庄区长让自己的儿子庄立和楹楹结婚,只不过现在看来,这里面还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故事。

一边的张会计继续开口说道。

“我的女儿原本是要和山青镇的周镇长的儿子88结婚的,结果却是被慕容正这个人搞破坏了。”

庄雯吃惊的问:“莉莉已经跟周建山结婚了?”

“没有。我跟周镇长说了这件事后,周镇长也很不高兴,周建山赶了过来。我跟他说了莉莉想要去读书的事,周建山又打电话给镇长,他们父子商量着让莉莉去昆明读个补习班。我们第二天就叫了两个亲戚过来,帮我们守家守超市,周建山和我、莉莉她妈、莉莉,我们四个人一起上了昆明。周镇长找了关系让莉莉进了一个昆明最好的补习班里读书。周建山又给找了一个房子让我们住下。现在,莉莉她妈留在昆明照顾着她的生活,陪她在昆明读书。”张会计有些感激的说,“如果,这次没有周镇长父子的帮助,莉莉只怕是已经死了。所以,等以后莉莉读完大学,只要周建山还愿意娶莉莉的话,那么,莉莉就是他媳妇了。”

大家都以为他讲完了慕容正和莉莉的事,庄区长点点头说:“这个慕容正真够坏的,这个楹楹我也要重新考虑要不要她做我们家的儿媳妇了。”

张会计吃惊的问:“啊?楹楹要成为你们家的儿媳妇?我还以为楹楹会跟了慕容正在一起的,我真搞不懂他们都在大街上亲嘴了,莉莉也给他们腾地了,怎么还不在一起呀。”

大家没有说话,他们也搞不懂。

张会计又接着说:“我也不知道楹楹是个什么人,或者说有什么背景,但是,后来,慕容正想上昆明去看莉莉,我们不愿意让他见,他居然找楹楹托关系托到周镇长那里,周镇长逼着我让我给莉莉她们打电话同意见面。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让莉莉再见到那个臭小子了,作为一个父亲,看着女儿这样痛苦却还得再次见到他,我真是杀他的心都有的。”

庄区长看了一眼庄雯,庄雯低下了头,回避着她爸的眼神。

“周镇长下的是死命令,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也不敢说周镇长的不好,我们一家三口今后还得在山青镇上过日子。那个楹楹,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居然能让周镇长这样来逼我们。现在,庄区长你要让她做你的儿媳妇,那我也就不能多评价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我现在也灰了心,对什么都灰了心。今天,你们又让我来给这小子开门让他找莉莉,应该也是那个楹楹请庄区长你这么做得吧?我也不敢说什么,我现在只是把这整件事情的真像说给你们知道,如果,你们跟慕容正还有什么关系的话,可以参考一下。”张会计对大家说。

庄雯脸红红的对张会计说:“张叔叔,对不起,今天是我逼着我爸来求你的。我最近跟慕容正交往很密切,虽然,他对我还是有点冷淡,但我一直想成为他的女朋友。你的女儿莉莉的事,我一点也不知情。今天是在慕容正的按摩院里见到了莉莉,之后慕容正就跑到了这里拼命的敲门,我看他实在痛苦,不忍心就让我哥送梯子过来,我翻进来给他开门的。张叔叔,你要怪就怪我吧。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代替慕容正说什么话,但是,我还是想代他向你们一家人说声对不起。”

张会计看着庄雯叹了一口气说:“好姑娘,我哪会要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呀。慕容正犯的错,应该是他自己来道歉的。不过,我们不需要他的道歉,只需要他离我们一家人特别是莉莉远一点,能有多远就多远。只要他不再来骚扰我们,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庄区长拍拍张会计的肩说:“老张,谢谢你。谢谢你不怪雯雯,她就是一个傻姑娘,尽做傻事。你放心,我回去会好好的管教她的。”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对张会计说:“今天的事,对不住了,我也向你道个歉。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能帮得上点小忙的,绝不会推辞。今天也不早了,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先走了。”

张会计忙低头哈腰的把他们送着出去。

出去之后,庄区长问他的秘书:“老张的女儿跟周镇长儿子的事,你知道点什么吗?”

秘书想了想说:“我知道的不多,只是听说老张的女儿不喜欢周镇长的儿子,其他的没有听说过什么。您也知道,这些事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敢随便说的。”

庄区长点点头说:“今天的事,你不要对别的人说起。另外,你帮我查查那个慕容正的所有情况,包括他跟楹楹的事。”

秘书还没有来得及答应,庄雯就不高兴的说:“爸,你想做什么?你可不要随便动慕容正呀,你要是动了他,那我会恨你的。”

“你恨我就恨我吧,我宁愿让你恨着,也不想让你成为第二个老张的女儿。”庄区长生气的对她说。

“你真的不在乎我恨你吗?好吧,我不回家了,我去柔伊守着,我看你动柔伊一指头试试。”庄雯坚决的说。

“柔伊?什么东西?”庄区长不理解的问。

他的秘书忙说:“就是慕容正开的那家按摩院,刚才老张说过的。”

“哦。你敢做出这种事来,那么,我一定会把这家按摩院直接给灭掉,我让他们一家人在山青镇呆不下去。”庄区长发狠的说。

 
2
第2章 发现问题

“好呀,可是,我要提醒你一点:你让我哥去巴结的那个楹楹,她在柔伊投资了四十万,而她爸在你管辖的西区投资了二百五十万元开新店。如果,你也不在乎的话,那你就去把柔伊按摩院灭了吧。你灭的不是慕容正他们两姐弟,而是楹楹他们父女两人呀。”庄雯蔑视的说。

她的话重重敲打在庄区长的心上,她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知道她爸爸在乎的是什么。

庄区长愣了一下说:“好,我管不了他们,我总不能还管不住你吧。你现在还是我的女儿吧?”

他们走到停车的地方,庄区长凶凶的命令庄雯说:“把你的车钥匙交出来,我让秘书给你开回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再不许走出家门半步。”

庄雯冷笑一声,从包里拿出车钥匙交给她爸的秘书。她现在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去见慕容正的,她的心里对他写满了失望,却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不是他们说的这样的。

她的心里很乱,她正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呆上一段日子。

她知道她爸让她回家不许出门只是怕她再去找慕容正,而她也正好不想见他。见了他,她怕自己忍不住会要去问他真像,她更怕她问了他也不会回答。

庄雯乖乖的跟着她爸回了家,以后的事,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慕容正看了莉莉家的每一间房间都没有找到她,他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柔伊,上楼睡下了。

小丽上来问他要不要下楼吃饭,他也不回答,小丽用钥匙开门也开不开,他在里面锁死了。

小丽只好抬了个椅子来放在门口,再为他夹好了饭菜放在椅子上。

等她到晚上七点来看,饭菜还在,她又敲门叫他出来吃饭,里面也没有反应。

小丽只能下楼去了。她想想,这事可能不会这么就了结了,她还得去求一个人。

其实,小丽也只能求楹楹了,楹楹是她唯一认识的最有用的人。

小丽打电话给楹楹的时候,她正在家里一个人做饭吃。楹楹不会做饭,她做的饭就是洗一节香蕉或者火腿片放在电饭煲里一起跟米煮,然后再煮一点小白菜就有荤有素有汤有菜了。

她在山青镇这么几年都这样过过来的,不过,好在在工商局里经常有应酬活动,她也不经常在家里开火。

小丽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抬着盛着白菜汤的碗。她听到了电话响,但她不着急,她甚至想不出来这个世界有能让她着急接电话的人。

等她放好汤碗去接听电话时,她听到了一个让她吃不下饭的消息:莉莉回来过。

楹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莉莉回来过时会心情那么糟,她问小丽:“小丽姐,你说慕容正他现在还爱着莉莉吗?”

小丽叹了一口气说:“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说爱还有意义吗?我想他对莉莉更多的是愧疚之情吧。”

楹楹不相信的说:“如果,只是愧疚之情的话,那么,他上次和黄元上昆明已经见到了莉莉的呀。要道歉的话,那次应该已经道歉过的呀。”

小丽解释着说:“我是这样理解的:他们上次去昆明见莉莉,莉莉肯定是在气头上,应该也不理会他们,还很有可能说些永远不原谅他的气话。等这事过去一段日子了,莉莉气也消了一点,又想起明天是慕容正的生日,所以,赶着回来给他送个生日礼物就走的。她这样一走,我弟他看到礼物看不到送礼物的人,肯定心里是要挂念的。”

“她给慕容正送了个什么礼物?”楹楹忙问。

“送了一对蝴蝶标本。我弟看到了就呆住了,跑了出去,庄雯也跟着出去,现在一个人回来了,问他人家庄雯哪去了,他也不回答。哎,我还在担心着庄雯呢。人家一个千金大小姐愿意跟他谈恋爱已经够不错的了,现在,还遇到这样一桩事,这该多伤她的心呀。”小丽忧虑的说。

楹楹忙说:“小丽姐,你不要担心,我先打个电话给庄雯,看看她那边的情况,再说其他的。”

楹楹挂了电话就给庄雯打电话过去,但是,庄雯的电话根本没有开机。她又给庄立打了过去,庄立一接起电话来就问:“怎么?想我了?”

楹楹笑笑说:“你嘛,稍后再想,我想问问你,你看到你妹妹了吗?她跟你在一起吗?”

“没有呀,我现在不在家里。今天约你出来吃饭,你又不肯,我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就去健身房里运动一下了。怎么了?怎么想到要找我妹呀?”庄立奇怪的问。

“哦,没有什么。我也一个人在家里吃饭呢,没事,随便问问。那我就不打扰你健身了,我的饭还没有吃完呢,我去吃饭了,再见。”楹楹忙打个理由挂断电话后又给小丽打过去。

“小丽姐,庄雯的电话打不通,她关机了,我给她哥哥打过去,他不在家里,不知道她的情况。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就出来替你去问问慕容正。对了,我还没有吃饭呢,家里的饭菜我也不想吃了,你帮我热点剩菜剩饭等我过去陪慕容正一起吃吧。”楹楹说。

小丽高兴的说:“好的,我去厨房专门给你们做点菜,让你们美美的吃上一顿。”

楹楹来到柔伊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八点钟了。

她和小丽两人上了楼,她让小丽不要说话,她来处理就好。

楹楹敲敲门说:“慕容,出来一起吃饭好不好?吃完饭后,我帮你想办法让你和莉莉见个面。”

门里面响起了脚步声,一直走到门口却又站住了,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

楹楹叹息着说:“我知道,你跟莉莉的情缘难了,这不是说见个面就能解决的。所以,你又在犹豫要不要见这个面,对吧?出来吧,出来让我以一个女性的角度来跟你分析分析这个面该不该见。你曾经在感情上帮助了我那么多,让我也帮你一次吧。”

门打开了,慕容正很憔悴的站在那里。

小丽忙双手合十的说:“哎哟,小祖宗呀,你终于肯出来了。”

楹楹和小丽进来,楹楹拉推慕容正一把说:“你先煮一壶水,泡个茶吧。我去和小丽端饭菜上来,我们边吃边说。”慕容正看着楹楹没动,楹楹忙又补充说:“你放心,小丽姐只是帮我们端菜上来,她一会儿就下楼去,不参与的。”慕容正这才转身去泡茶了。

小丽嘟着嘴说:“这个小没良心的,忘记是谁把他给养大的了?我说个话是一点也不管用,还连我都不让进门了。”

楹楹扶着小丽的肩边安慰边往楼下走说:“小丽姐,你跟他计较什么呀。他是你弟弟,这是怎么也跑不了的。你就让他一次吧,他自己都在痛苦中,无力自拔的。”

小丽摇摇头说:“我也只是嘴上说说,醋嘛,我还是多少要吃一点的。不过,我不会跟他计较的。楹楹,他肯开门吃饭还多亏了你,我就知道只有你能制服得了他。谢谢你了。”

“小丽姐,你跟我客气个什么劲呀。我拿你们也是当亲人的,不用跟我客气。”楹楹笑着说。

等两人端了饭菜上去,小丽走后,慕容正去把门给关上才过来坐下。

楹楹轻轻的笑了一下,她多希望这扇门不是因为要谈另一个女人而是为她而关的。

慕容正坐过来就问:“楹楹,你能怎么帮我?”

“我现在肚子很饿,我要先吃饭。再说,你也要一起吃饭,我不喜欢跟一个肚子饿的人说话,他会看着我总咽口水,我分不清他是因为饿还是因为垂涎我的美色。”楹楹笑着说。

慕容正没有办法,只好抬起来饭碗来大口的吃着饭菜。

他吃过一碗,楹楹还没有吃完半碗,他只好等着。

楹楹慢慢的享受完一碗饭后,用纸巾擦干净嘴后问一直看着她的慕容正说:“你真的想解决了这件事?”

“那当然是想解决的。”慕容正不容置疑的说。

楹楹点点头说:“好,如果真想解决的话,那你就听我说,等我说完话你再说,中途不许插话。如果,你要插话的话,那么,我就不想跟你再说话了。你听到没有?”

慕容正点头答应了。

楹楹接着说:“我知道,莉莉是你的初恋。虽然,我没有看出来你有多爱莉莉,在你们两个还没有分手的时候,包括你们分手后,我也没有看出来你有多爱她。但是,我知道你一个重情的人。我不知道你重情是一时兴起还是什么,因为,你求我要去昆明看莉莉的时候,好像是很爱她的,看完回来也不见你有什么事。现在,人家回来给你送个礼物,你又激动不已。慕容正,我看你对自己的感情还是不太了解吧。如果,你真的爱莉莉,在乎莉莉就不会这样一阵一阵的想她,而是会天天想她没有她根本过不下去的。”

 
3
第3章 纠结

慕容正听了楹楹说的话也迷糊了起来,他想到了莉莉生气的那晚,楚楚来找他让他赶快去道歉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道歉,而是就此分手。他又想着自己不过就是想去给她道个歉而已,他还没有想到要求莉莉和好的,再说了,感情这种事是求不来的。

他笑笑,没有说什么。

楹楹看着他的眉头已经不是那么皱了,心里明白慕容正的心里已经在发生着变化。她叹息着说:“你记得我带你去吃的那家酸菜鱼吗?你也知道,那就是我的初恋,背叛了我爱上了我的闺蜜好友却很痴情。我以前是很伤心的,现在想想也不过如此。他没有背叛我,他只是找到了他的真爱,他的真爱不一定就是现在谈着恋爱的人,所以,我不觉得你和莉莉分手有什么不好的。你们以前都年轻,没有接触过异性,等以后大了,见得多了,谈恋爱谈得也多了,这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真爱的。”

慕容正点起一支烟来抽了一口说:“好吧,我听你的,我不找莉莉了。我好好的过我的日子,一切等以后再说吧。”

楹楹笑笑又问:“那么,你准备怎么对待庄雯呢?她现在知道你和莉莉的事,她应该很伤心吧。我来柔伊之前给她打电话了,她关机,给她哥哥打电话,庄立也没有回家,不知道家里的事。”

慕容正叹息了一口气说:“我是喜欢庄雯,这次去找莉莉只是想道歉而已。我心里很痛,去了莉莉家也不管她,她给我弄来梯子爬进去给我开门,又让莉莉她爸来给我开家里的房间门找莉莉。对于这件事来说,我是感激她的。只要她不跟我闹,那么,我就会开口向她表白了。我想,再没有其他女人会像她那样肯包容我了。”

楹楹听他这么说,在心里说:我这不是正在包容你吗?

她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只是对他说:“你要真的喜欢人家就好好的对人家吧,她也够不容易的了。”

楹楹点点头说:“好,你想好就去做吧。不要再伤害女人了,你不要让她们一个一个的为你伤心离去。特别是庄雯,你伤害了她,那么,你在山青镇的日子就过到头了。”

慕容正不喜欢听这种话,他生气的说:“就凭你这句话,我还就不惹这位姑奶奶了,你把她给带走吧,我一眼也不想看到她。”

楹楹叹息说:“她不是一件东西,不是我送你的礼物,而是一个活人。而且,这个活人已经爱上了你,不是我说带走就能带走的。慕容正,你不要任性了,你抛开那些成见,好好的跟她好吧。我走了,我也应该回去睡觉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这样的人也要去跟人家做媒,还要去安慰开解别人,真是搞笑了。”楹楹说完起身走了。

楹楹走后,慕容正心烦气躁不能自制。他换上衣服下楼去,小丽正上楼来收碗筷,见他下楼就问:“你这是要去哪里呀?饭吃了就休息一下嘛。”

慕容正生气的对小丽吼着:“我不是犯人,我不要你管。”

吼完他就走了,留下小丽在楼梯下独自落泪。

飘漓看到小丽在哭就上楼来扶她下来,小丽对飘漓说:“我最近总是被他发脾气,我也觉得烦了。你明天的假能后天再放吗?我想出去走走。”

飘漓点点头答应着说:“我后天放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要去哪里呢?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你这样生着气去,我有点不放心的。”

小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出来说:“我不会伤害自己,我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

慕容正独自来到烧烤摊上,点了些烧烤要了一打啤酒就独自喝起酒来。喝完心里还是难受就让烧烤摊老板去给他买红星二锅头来喝,一瓶二锅头下肚后,慕容正就睡翻在地了。

烧烤摊老板最怕遇到这样的人,他忙跑过去摇着慕容正叫:“大哥,大哥,你醒醒呀。你不能睡在这里呀,你睡在这里,让我拿你怎么办?我这又不是有个铺子还可以让你在铺子里睡一晚,难道你要让我把丢在街上不管吗?”

旁边有个跟着个男人来吃烧烤的女客人说:“不用怕,他是柔伊按摩院的老板。你们收摊的时候,开车送他到柔伊按摩院让他们自己的人出来接一下就行了。”

烧烤摊老板只好苦笑着谢谢她,又和两个伙计一起把慕容正抬到边上靠着墙睡。

小丽在柔伊等到晚上十点钟还不见慕容正回来就给李三他们打电话问慕容正有没有回小院去,李三说没有回来过,如果慕容正回来,他会给小丽打电话告诉一声的。

小丽等到十一点还不见慕容正就急了,她忙又给楹楹和李三都打了电话,楹楹和李三都想不出来慕容正十一点还不回家能去哪。他们也坐不住了,出来找慕容正。

楹楹想到慕容正带她来过河边就带着小丽一起去河边找,李三他们三人想起他们一起去过个酒吧就到酒吧里去找。楹楹她们沿着一条河走了很长都没有找到他,楹楹又想起烧烤摊,慕容正带她去过好几次的就折回来去烧烤摊找。

烧烤摊一般要夜里一点多才收摊,所以,楹楹她们找过去时,老板他们还在忙着。

楹楹去找老板问,小丽就到处看,看到了靠在墙角熟睡如泥的慕容正。

她抱着慕容正就哭了起来说:“慕容呀,你要让爸妈看到你这个样子该有多心疼呀?就算是让莉莉看到,她也会心疼的呀。”

慕容正醉得厉害,他听到有人在他旁边哭,他不耐烦的推推面前的人,而他的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力气,推不动。

楹楹也过来看慕容正,烧烤摊老板也过来说:“他来我这里喝醉了,有个客人说他是柔伊按摩院的老板。还好,那个按摩院我也是知道的,正准备等收了摊就开车绕着路把他先送回去,你们就来了。”

楹楹和小丽忙谢谢老板,楹楹把慕容正吃烧烤喝啤酒白酒的钱都给付了。老板又叫人来帮着把慕容正扶进楹楹的车子里,他们三人这才回了柔伊。

在车里,小丽给李三打了个电话告诉找到慕容正了,让他们回家休息。

楹楹开着车,小丽扶着慕容正在后排座上坐着,慕容正吃了一肚子东西被车子摇了几下,一张口一点先兆都没有就吐了出来,喷到了前排座靠背上。

楹楹忙停了车子,把车门打开让风吹吹。她翻了两个口罩让小丽戴上,最近她们单位经常去看他们修路,车里放着一大包口罩,有领导或者外地投资商来,她就给人家发一个。

戴好口罩,楹楹大开车窗回到了柔伊。

回到了柔伊,两个女人又艰难的把慕容正弄到了阁楼上。小丽忙拧来热毛巾给慕容正擦脸,向楹楹道谢,请她赶快回去休息。

楹楹想留下来照顾慕容正,但是,她也没有太好的理由留下来,只好告辞了。

出了柔伊,楹楹实在受不了自己车里的味道,打了辆车回家。

回到家里,楹楹想了一下给庄立打了个电话过去,想问问庄雯的情况。她觉得很奇怪,怎么会一点消息也没有。

庄立还没有回家,原来他在健身房里遇到了朋友,还在酒吧里喝酒聊天。

挂了电话后,楹楹也失眠了。她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该何去何从,初恋爱上了闺蜜;再谈一个,人家根本就没有拿自己当回事,耍着玩了几年,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再爱上一个,他却有女朋友时很热情,跟女朋友分手后就冷淡了。楹楹始终不理解慕容正这个人,说他薄情的时候就想着他的深情,说他深情,他又是那么薄情。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眼泪都流湿了枕头。

第二天一早,楹楹的闹钟还没有响,庄立就给她打电话了。

等她接起来还没有看清楚是谁,庄立就开始质问她了:“楹楹,你给我妹妹介绍的是什么男朋友呀?他居然有忘记不了的女朋友,你还介绍给她做什么?你看看现在庄雯伤心成个什么样子?现在,我爸直接把她关在家里不许出门了。”

楹楹马上就醒来坐了起来说:“好不好不能算我介绍的,当初我只是跟你说我投资的那家按摩院他们家的饭菜做得好吃,你要来雯雯一起去玩的嘛。当然,我还跟你说,柔伊按摩院的老板之一慕容正也是个不错的男生。可是,我没有让雯雯就喜欢上他呀。”

庄立生气的说:“你说现在怎么办?我妹妹在家里只会坐着发呆,我妈连声叹气,我爸又不让妹妹再见到慕容正。”

楹楹想了一下说:“等过一段日子看吧。昨天晚上,我也问过慕容正关于雯雯的事,他也说了觉得对不起雯雯,他愿意好好的对待她。其实,这种事,大人参与太多也没有什么好的,还是让他们年青人自己处理吧。慕容正这人品质不坏,他只是才跟前女友分手,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

 
4
第4章 值得犹豫

庄立恨恨的说:“我要去打慕容正一顿才能解气。”

楹楹忙说:“你要打他,我不反对。只是,如果以后雯雯和他真的好起来了,你们两人见到面不会尴尬吗?先冷静一段日子吧,等有机会,你把电话拿给雯雯,我劝劝她。”

庄立还是气不平的说:“好吧。你要尽量帮我处理这件事,我不想让我妹妹整天生活在痛苦当中。你懂吗?”

楹楹答应着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楹楹心里懊恼的责怪自己当初怎么要多事让两个人见到面呢?现在,慕容正想跟雯雯分手就让她带走雯雯,雯雯生气,庄立就来责备她,她两头不落好。

楹楹叹了口气,起来做早点。

早上九点,大家陆续都来了。柔伊又添了许多新面孔,慕容正下楼来看着这些新面孔问小丽:“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呀?”

小丽冷冷的说:“你是起来喝酒的吗?要喝什么酒,等我去给你买。”

慕容正知道他姐姐在生气,就道歉说:“不要生气了嘛,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几下出出气好了,以后你一生气就可以打我的。”

小丽笑了起来说:“我打你还嫌手痛呢。你起这么早做什么?昨晚喝得醉成那个样子,今天还早这么早。”

慕容正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肚子饿了嘛,下楼来吃个早点。吃完早点,我想跟姐开个小会。”

“吃吧,开会就要等十点以后了。现在,吃完早点后,我还要安排一天的工作,安排完了我要出趟门。”小丽又冷冷的说。

慕容正不明白小丽为什么会这样,他去吃早点了。吃过之后,慕容正上楼等小丽。

十点过五分钟还不见她,慕容正就给她打电话,电话也关机了。慕容正下楼忙去问飘漓小丽在哪,飘漓告诉他小丽昨天就跟她换班说今天要休息一天,现在已经出门了。

慕容正有点生气的想着小丽现在也变了,说好要开会的,自己却悄悄的溜走了。

他正要回阁楼,飘漓叫住了他:“慕容正哥哥,请你等一下。等我接待完客人,我有话要跟慕容正哥哥说。”

慕容正有点奇怪,不过他知道飘漓不是那么会找他闲聊的,她要说什么都是事先想好的比较重要的事。

他点点头,指了指楼上,就先走了。

半个小时后,飘漓上楼来敲门进来。慕容正请她坐到沙发上,飘漓见到慕容正还是有点紧张,她镇定了一下对慕容正说:“慕容正哥哥最近脾气很大,吼小丽姐吼了好几次,小丽姐都难过了。昨天,小丽姐说要休息的时候,看着她脸色很不好。我担心她是累了甚至是病了,故意要请假去看病的。”

飘漓的话让慕容正也担心了起来,他忙穿了衣服下楼。出了柔伊,他也不知道他姐会去哪就先到医院里看看,他不知道她是哪里不舒服,于是,一层楼一层楼的跑着找。找累了之后就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又接着找,等他把整个医院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时,他给飘漓打了个电话问他姐有没有回去。

飘漓告诉他没有回去,他真不知道可以到哪里找了。慕容正坐在医院门口的花坛边上,喝着瓶装水,喝了一会儿后想到一个地方。

他打了辆车赶到闾山,在山脚买了一束上坟用的塑料花上山了。

等他绕到后山爸妈坟墓的地方,果真看到小丽在坟前哭诉:“爸,妈,我现在爱的人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就连慕容正他也开始吼我了。我真的觉得很灰心,我一天也不休息的做事,他一有个风吹草动我就害怕,我真的很累了。我好几次都想跟他说,我不想管按摩院了,我想到家公司给人家打工,或者开个小铺子卖点烟呀水呀的。可是,我看着他也在辛苦的做事,又什么都不忍心说出来了。爸,妈,你们怎么要走得那么早呀,让我想撒个娇诉个苦都没有地方。呜呜呜......”

慕容正听了一会儿,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他知道小丽已经来了一会儿,他不想再让她哭下去就走了过来。

小丽正哭得专心呢,突然看到身边有个黑影,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慕容正就伸手打了他一下说:“咦,你怎么可以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就来到人家旁边呢?在这种荒山野岭的,这样搞会把人给吓死的。”

慕容正放下花,在块小丽事先铺好的塑料布上给爸妈磕了个头,又转过来给小丽磕了个头说:“姐,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活得那么辛苦。这几天,我心里实在不好,忽略了你的感受,请你原谅我。”

小丽笑着说:“我是你姐,你跟我客气的都不像一家人了。”

慕容正认真的对小丽说:“正因为你是我姐,所以,你对我最好,却受我气最多。对不起了,我是真心的向你道歉。”

小丽叹了口气说:“我明白,所以,我没有跟你说什么,只是来跟爸妈诉一下苦,准备回去接着受你的气呀。”

“不行,下次,我忘记了,又跟你吼的时候,你就打我吧。”慕容正恳求说。

“一天到晚叫我打你,我什么时候真的打过你?你不要当着爸妈的面胡说了。”小丽嘟着嘴说。

慕容正笑着说:“好姐姐,为了找你,我先去医院里把每层楼都跑了个遍了,现在肚子太饿,下山陪我吃饭吧。”

小丽从坟旁边的石头上起来说:“嗯,我也该回去了。爸,妈,我们改天再来看你们,你们好好安息吧。”

两人下山后一起去了那家以前常吃的小饭店,是小丽的主意。

慕容正突然想到,他干爸说今天会给他打电话,现在都中午了,一直都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他也不好先打过去给他,怕给他添麻烦。

小饭店的老头见姐弟两人都来了特别高兴,不让他们点菜,自己做了好几个菜上来。老头征求了一下他们的意见,把老伴也叫出来跟他们一起吃个“团圆饭”。

老奶奶拉着小丽的手问:“姑娘,要结婚了吧?”

小丽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早着呢,男朋友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你知道的,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心里有人的。”老奶奶肯定的说。

慕容正看了他姐一眼,小丽低着头回避着大家的眼光。

老奶奶又叹息说:“我一直想喝你们姐弟两个的喜酒,不知道还能不能喝到。我们小店也快关门了,现在,镇上到处在挖,要盖什么娱乐城大饭店,小饭店就不让再开了,查到要重罚。我和老头子也不稀罕开这个饭店,只是,我们很稀罕能见见你们。人跟人的缘分是有限的,见一面就会少一面。我都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们了,哎。”

“你这个老太婆最会扫兴了,孩子们过来吃顿饭高高兴兴的,被你这样说几句,他们哪还能高兴得起来呀?”老头子训着她说,又对小丽和慕容正说:“你们别听她的,她这个人从我娶了她之后开始,哪件事她能不发愁的?我这辈子要把她的话听进去了,这辈子还不得愁死我呀。”

小丽给老头老太太夹了菜说:“爷爷,奶奶,谢谢你们这些年来一直照顾我们。我们虽然是孤儿,却也能感受到温暖,要多谢你们了。”

慕容正给大家倒上米酒让大家一起喝了一口才说:“爷爷,奶奶,不管我们能不能见面,我和我姐都是会想念你们的。今天,我们姐弟两人去给爸妈扫了墓,回来就想来感激一下你们二老。”

老头笑着对老太太说:“嘿嘿,你看,慕容正也长大了,会说点好听的话了。”

大家热热闹闹的吃过了一顿饭。

慕容正把小丽送回家后,约着小丽上阁楼开个二人小会,把飘漓也带上了。

慕容正让飘漓记录着会议内容,问小丽:“我们现在所有的人有多少个,能正常工作的有几个,学徒有几个。”

小丽想着算着,飘漓就替她回答了:“我们所有的人有八十九人,正常工作的有六十四人,还有二十二个人是学徒,有五个人是管理人员有小丽姐、楹楹姐和慕容正哥哥。”

慕容正赞赏的看了一眼飘漓又问:“现在的工作人员能满足客人量吗?厨房里的大妈添人手了吗?飘漓那里有没有也招徒弟?”

“基本上能满足客人需求量,只是晚上和周末人太多的时候,按摩间就不够了,按摩师也不够。厨房里已经招了两个大妈,人手是够了。飘漓那里,我也给她招了一个助手,让她先跟着飘漓学着做,等新店开张时再把她或者飘漓调过去。”小丽想也没想就说。

慕容正点点头说:“再招些学徒吧,等新店装修好,他们就要能马上上手的。而且,我最近也要想着再研发新的按摩手法,把依依那里做大。现在,我那一块只有依依她们五个人是远远不够的,我要从第二批学徒里抽二十个人过来做我那一块,还要让依依来管理那一块。我们休息室里三面墙上都挂满了照片,我想要精简一下,把现有的按摩手法分几个部门,只把部门管理者和优秀的按摩师照片挂上去。再把我们几种按摩手法的名称做一个牌匾挂在墙上,让客人对我们有些什么产品也心里很清楚。”

 

 


.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