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诗词期末小说

Bonne少年游2018-06-25 20:19:46

唐宋诗词选讲期末论文

 

  诗词原作  《虞美人听雨》 蒋捷(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宋,咸淳十年,常州府宜兴县。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四月莺飞草长,纷飞的柳絮迷散在那临水的楼阁四周,渺远细妙的歌声不时从高处悠悠传来。烟柳浮华之地,倚红偎翠。亭台下一人伫倚着栏杆,那一身罗绮打扮的身影,在灰蒙蒙的天与丝丝细雨中衬得是那样的得意,玉壶装着的琼浆被他肆意灌入口中,嘴里和着歌女的曲调,甚是合拍……

胜欲!哎呀,可算把你找着了!你知道吗,你中举了!” 似是那道身影的友人找了过来。

“哈哈!以我之才学,折桂岂非易事!我蒋胜欲看尽长安花,当自今日始!”那人却毫不意外,但面色总露出一丝欢喜。他转向那楼中的起舞的云簪花颜,眼神开始变得迷离。所谓人生三大幸事:“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他蒋捷系出东南宜兴名门,祖上荫庇甚佳,此时正值才高年少之时,三幸已得其二,岂不令人畅怀?帘外微雨潺潺,那人兀自站在栏边,似乎要将那雨声听遍。江楼上忽而来了一阵穿堂风,带着透骨的凉意,他打了个冷颤。

 闺中佳人见此,只忙呼:“蒋郎快入里来,莫受了凉!”他应了一声,直走入里屋。屋内气氛倒是火热。新婚后总是缠绵难分,红烛忽明忽暗,把那罗帐照映得鲜红。罗帐层层,轻纱隐隐,后面隐约显露一道倩影,枕边人早已梳妆画眉,巧目直勾勾盼着他。夜已渐深,床枕边呢喃细语逐渐变悄。烛火一灭,剩下的便交给月黑风高的夜……

  元,至元十五年,秦淮河边。

宽阔的江面上,一叶客舟摇晃在水波中,月光洒了一地,雨淅淅沥沥穿打着水面,西风凛然而至,那孤雁像是受了惊,哀鸣了一声忽而往南掠去。蓑衣下的脸转过来,却是那蒋捷的面孔。他望望那雁去的方向叹了一口气:“雁随人去,这世道,真变了……”

自德佑二年三月临安沦于元兵手中,时局风云变幻,曾满腔抱负期望在朝堂上大展手脚的他一夜沦为平民,流离逃难如丧家之犬。念昨日荣贵之时,他贵为世家公子,恃不世之才,轻裘走马欢歌宴饮,风流倜傥之名声流连于大街小巷,彼时亲友共聚一堂。而今,城破家亡,流落天涯。元兵铁蹄踏破之处,硝烟弥漫,一片狼藉。夫人在城破之日不知所踪,密友则誓与城存亡,也早已随那一把大火埋葬在残垣断壁中……如今天地苍茫之大,南归白雁尚有归处,他却举目无亲,孑然一人。少年得志而忽遭变故打击,他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好多。于是,他听这雨打落芭蕉,打在青石地板上,当年桃李春风动人,酒也温热,如今已在江湖夜雨中漂泊十年之久,受尽白眼嘲讽,昏黄油灯明灭之间,其中辛酸更与谁人说?叹年来踪迹,身心俱疲,豪情壮志壮怀激荡早已涅灭成灰。摧心折骨的冷雨还在下着,江山已然易主。蒙古异族入主中原日久,不乏昔日的同僚故交应征入仕:赵宋王室的赵孟頫、名将张俊之后张炎也欣然应诏北上大都任官……奈何?“吾不事二主,宁如彼鼠狗之辈沽名干利?自当隐逸山林,以避自污清名!“血脉涌动的骄傲和自小的教育让他坚持气节与理想,也就为了那逝去的大宋王朝,拒诏不应.。

船尾舟子似是觉察到他的神色复杂:“客官可是来过此地?”

答曰:“少年时游玩市井、赋诗歌舞,幸而有访。然废池乔木,繁华不再。吾亦流落四海,怀抱积郁,块垒难消,故作此叹。”

想当年曾与三五知己登楼赋词,强说新愁,如今尝尽世间炎凉之苦,流到嘴边却化成一声长叹。舟子见此情景,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久久不语,惟听雨绵绵下个不停……

  元,大德二年,竹山福善寺。

佛寺内古木寒鸦、香火寂静,时不时传来一声咳嗽,打破了完整无憾的沉静。秋末凉雨打湿了屋檐下的台阶,多多少少溅湿了老僧的衣角。这是竹山寺,他避辟不仕后不久,因担心受当朝压迫威逼,遂遁入空门,一心信佛,尔来已有二十余载。

  “高僧,此处可是供奉岳飞将军之处?”一名香客像他打听道。他微微笑了一下,向里头指了指,不再言语。元虽异族,对岳飞此等人物并不欢喜,但也难以禁遍天下香庙。平日仍会有一些群众不时前来上香供奉,可是这些人也越来越少了,香火也已没添几日了……

而今,元的统治已趋稳固。人们似乎忘记了亡国之痛,开始跟随新帝国运转的步伐前进,反倒是他们这些前朝遗老被这个社会遗忘在角落阴影中,还做着反元复宋的梦。其实他也很清楚,这只是一场镜花水月,恢复前朝是不可能的了,却也不愿为之效力。他摸了摸自己白如霜雪的鬓发开始回顾起自己一生,数十载的岁月,岁岁年年的羁旅,役役营营的足印。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挚爱至亲,二三知己,在岁月长河的冲刷中,有的失散了,有的亦已凋零,人事代谢向来无情。人世茫茫,悲欢离合似是早有定数。俱往矣!大概是明白了过去终不可挽回,命数有定。年少轻狂时浩大的理想与炽热的感情,中年壮志未酬、命途多舛的失意落魄,而今垂老的孤独感伤,经历的一切离散告别,都随之飘散在空中。老僧的身体就定在那檐下,无悲无喜,一任阶前点滴,一点点,一滴滴,声声入耳,直至天明……

(后记与理由 : 当时选择这首词是因为在高中时已然接触过并摘抄下来,同时余光中老先生的《听听那冷雨》也化用了这首词,辛弃疾“为赋新词强说愁”中也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故感慨与理解颇深。该词运用了意象堆砌的手法,将人生百载划成三个阶段,同时选取了每个阶段颇具特色的意象,如少年红烛、中年客舟、老年僧庐,不落俗套地带起人生之叹、兴亡之慨。同时,时间上的巨大跨度带来了巨大的艺术张力,留白使得读者均能代入其中感同身受,想象空间也被极大地开拓。题为听雨,实则听人生。这雨作为凭借物,淋湿了词人的一生。雨的意象含义颇广,听的是人生、听的是别离。人生的不同阶段下的不同心境也被描绘得淋漓尽致。有人说:“少年听雨,人与境相映,乃绮艳之境;中年听雨,人与境相谐,乃苍茫之境;老年听雨,人与境相化,乃似淡实浓之境。”年少时不懂世间万物之味,凭一腔孤勇与心中所想去经历,由中辛甜苦辣尝遍,才会不断修正自己的想法。那时懵懂的我们往往很看重得失,执着于一些东西,如得不到的人与熙攘的名利,那时是浪漫的纯净的。中年之时,经历丰富了,遇见的事情多了。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我们变得更加世俗,也看见了社会真实的面目,我们懂得更好的去保护自己和发展自己。我们深深地感叹昔日旧识变了模样,会发现很多东西和事情已经回不去了。我们要承担起更大的责任,面对更大的风浪。我们会默默咽下很多长大之后世界带给我们的东西,也变成了我们从前梦想着要成为的成熟的人。在这个蜕变的过程中,有的人梦想会破碎,有的人成长成想要的模样。那时是坚忍而又苍茫的。等到了老年,千帆过尽,人生百态已然阅遍,人也退出了争斗的漩涡。蓦然回首,你会突然发现,那些曾经构成你往日记忆的人和事,那些曾经为你引路做你荫蔽的人,爱恨情仇喜怒嗔痴均已化成灰。曾经你还能回溯自己的来处,尚有同行人,此后你将独自走向人生的归途,你便是唯一能见证自己一生的人了。同时,漫漫一生,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乃至凋零。此时回望,往事历历在目犹如影片倒带,那么多曾经以为重要的东西早己不在意,均逃不过初时郑重,后来草草。失去的曾怀念过,执着的曾放下过,迷惑的终究拨云见日。曾经不懂,懂得后却往往不再想说出来,只道一句:“都过去了,算了。”从“得”到“失”,从“懵懂”到“觉悟”,从“执着”到“放下”。看破、放下、自在,这是人生意蕴的共鸣。穷极一生,年月流逝,曾经的欢乐苦痛已不能左右心境。那时是通透的、萧条的。虽说回想时五味杂陈,但终已过去。对往日的一切,也唯有寄于一声长叹,其中意味,可说是淡然看透与执迷不悟的薛定谔的结果了。而这,恰恰也是这首诗魅力所在呀。)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