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小家庭》 1.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欧阳静茹2018-06-25 19:16:38

第一章: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掌声雷动,颁奖大厅座无虚席,一条大红地毯直通演讲台,掌声渐停,被鲜花簇拥的大作家胡一归,正在讲台上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动情地演讲:那年,我读初中一年级,写了篇作文,被老师在全校当范文广播,长得好看功课又好的女班长私底下要我的作文薄,在薄上写了一行娟秀的字——写得真好,未来的大作家。因为这次鼓励和赞扬,为年少的我播下理想的种子,一不小心成就了今日略有成绩的我,为此,我要感谢她,她是我生命中第二重要的女子;第一个,是我妈妈……

 

掌声再度响起,台下的人们统统仰脸望着他,热切的、赞叹的、敬佩的,胡一归像皇帝巡视自己的臣民般,扫视台下的观众,整个礼堂突陷寂静,胡一归只觉得地下一阵晃动,头上的天花板和水晶灯在震动发抖,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一个熟悉的声音直抵耳膜深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胡一归睁开眼,窗外透进来的城市夜光,让他明白自己刚财在做梦,门外却再次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跟着这声音的,还有一阵隐隐哭声。

 

胡一归跳下沙发,打开客厅的灯,一开门,一个满脸酒气赤着上身的男人正笑嘻嘻地盯着自己……

 

柳三望?!

 

胡一归伸手拉他进屋,柳三望摆脱他,指着隔壁: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身材高大却不够挺拔的父亲胡启泰已从卧室出来,奇怪地问:地震了?

 

胡一归用力将柳三望拉进屋,顺手把沙发上的毛毯给他披上:“好象是隔壁出事了,爸,你看下柳三望,我去看看。”

 

他走到隔壁,门紧闭,凝神静听,屋里确实传出女人哭声,拍门,按门铃,没人应,转身跑回家,拿手机拔打了报警电话。再到隔壁门口时,只见一个戴压眉帽的男人大步越过他,往楼下跑去。胡一归来不及想其它,进了客厅,满屋酒气,混和着一种隐隐皮肤烧焦的味道,蜡烛吹熄的味道,以及淡淡的百合香,一个穿着吊带裙,两手交叉抱胸的娇小女人,披着一条粉红色白碎花浴巾,长发湿淋淋挂落下来,低头瑟瑟发抖。

 

胡一归着急地问:出什么事了?他觉得,此时的自己,是在炙热荒芜的沙漠里,天和地都被烧成一片焦黑,这个喊救命的可怜女孩,正在等待他的拯救。

 

还未走近,女孩叫:滚开!

 

胡一归慌忙退后一步,同小区已经有好几个人前后进来,一个长得像万事通的小个男人压低声音说:我刚才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在这里……


一个穿着真丝睡衣也只剩下冷漠和精明的年轻女人说:会不会是强奸案?

 

胡启泰也过来看热闹,一听这话,拉着儿子回了公寓,胡一归只觉脚底软绵绵一团,伴随着几声“喵喵”惨叫,抬脚一看,是一只白色的小奶猫,正诧异,只见另外两只同样的小白猫连滚带爬窜过来,三只小奶猫挤作一团。

 

胡一归小心地用手戳戳,一只小白猫抬头看了他一眼,好象笑了!

 

“脏兮兮的,把它们扫到外面去。”胡启泰边说边到厨房拿来扫把。

 

“我要养,”胡一归一看父亲自以为是的样子,故意作对,“这个大耳朵的,叫堂吉珂德,这个眼睛小点的,叫爱玛,这个,我想想,叫珍妮好了。

 

“你一大男人,难道以后守着几只猫过日子?”胡启泰开始用扫把将它们往簸箕里扫。

 

胡一归将脚踩住了簸箕边缘,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住,似乎争夺到了这几只小白猫的保护权,就保住了自己权利一样。这几天,他诸事不顺,像被人下了降头一样——昨天在公司,关门时,把同事的手给夹出血了;下午开车回来,进停车场把人家的狗给轧断了腿,赔了好几千;前些天接个外单想赚点外快,甲方竟然和老板是朋友,今天老板还语重心长地说:小胡,虽然业余时间是你自己的,但我还是希望你的主要创意和精力放在公司,毕竟,公司不仅付薪水,还给了你大量干股。

 

我这辈子就打算一个人过。他和父亲对峙着。

 

胡启泰看着儿子倔强的眼光,瞟了一眼沙发上醉眼朦胧的柳三望,又看着脚下那一窝小白猫,愤懑地问:发酒疯的朋友,来路不明的小脏猫,这就是我用尽半生供你上985学校的最终结果吗?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胡一归依然没接话,强压心头百般滋味,出社会6年了,自己还一无所有!有痛苦——想过得更好却找不到出路!有无奈——就目前这1万5千5,扣掉五险一金和税,1万2千5都不到的实收月工资,他不知猴年马月能活得像个人样;更有无奈——父亲平庸一生,对党忠心,对工作勤奋,养好儿子的人生经验,构建了他整个漫长而虚无的一生,退休后,他的人生基本OVER了,只有把希望都放在自己身上,似乎这样能让他的平凡人生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似的。胡一归懂他,也深知为人子的责任,这次本来是想让他长住几个月,却没料到,在一起没多久,父子俩就明着对抗了三次。


他不忍心父亲成空巢老人,可也没办法和他好好相处。

 

胡启泰见儿子不说话,把手中的扫把和簸箕一推:我们真是天生的八字不和,属相犯冲,你给我买这两天的票回去。

 

胡一归假装没听见。

 

胡启泰再次下命令:买票!

 

胡一归拿起手机,三两下把父亲的返程票给买了,然后截图给他。

 

胡启泰看了车票信息,拿起手机扭头进了卧室。

 

胡一归很懊恼,说好的要顺着父亲呢?为什么总压不住脾性?气味——是的,是父亲身上那种越来越明显的衰老气味,这气味让他不安、害怕,焦虑和抗拒。

 

柳三望还在笑嘻嘻地念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