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长篇都市小说《玉凤涅槃》

基层法官2018-06-25 19:37:15


长篇都市创业情感小说《玉凤涅槃》

作者:张宗磊

序    言

人世间存在许多神秘玄奥的东西,没有规则,不讲逻辑,可能是前世注定的命运,谁都无法改变的离合,太多微不足道的偶然就可以改变人一生的命运。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只是毫无选择地开始了人生之路的漫漫长长,活着就要经历无以回避的欢乐与忧伤。

故事讲述了一位乡村姑娘王玉凤从天真无邪、青涩朴实到叱咤风雨、纵横商界、政界的传奇蜕变。几段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几次死里逃生的人生起伏,聪慧的天资,坚韧的毅力,不服命运摆布的她鹰击长空、乘风破浪。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命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十余年的拼杀,造就了事业的辉煌,成就了人生的高度,事业的丰收,爱情的空白也让这个成为“剩女”一族女孩领略到了高处不胜寒的情感孤寂。女人终究是女人,再不平凡的女人也是女人,越是漂亮的强女人越是渴望拥有一个可以倚靠的男人臂膀。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个充满物欲、权欲、情欲的噪杂都市里,总有一丝隐隐的痛刺透着她的心灵,“我的王子,你在在哪里”?一次次深情的呼唤,他却始终不曾出现......

漂亮的女人是那么可爱,能干的女人让人崇拜,能干的漂亮女人的情感世界往往充满太多无奈。上帝是仁慈的,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总会为你开启一扇门。上帝也是残忍的,在为你开启一扇门的时候,也会为你关闭一扇门。拥有过、失去过,自己不过是地球上的匆匆过客,看透了,想开了,人生原来如此……

1、第一章人生面临抉择时亲情爱情两难全(1)

(2)

(续前)说实在的,平时给别人说媒都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但把村长的憨儿子和王玉凤的媒说成,马媒婆心里还真没谱,不过她相信只要有一分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的努力,得到的将是千分的回报,自古难度愈大,回报越高。为了村长的五千块大洋许诺,如何说服王家答应这桩婚事的策略和台词她早已烂熟于心。

会挑的挑郎,不会挑的挑房,人家闺女不嫌弃你们家穷,就是看中你家大勇做人厚道,为人仗义,踏实能干才主动托我来说亲的,我老婆子一口唾沫一个钉,啥时候糊弄过人?你就来个痛快的,说愿意不远吧?”马媒婆故意装作生气起身欲离状。

“您别生气孩子他婶儿,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好事来得太突然,没有心理准备。”赵秀兰赶紧拉住马媒婆,生怕惹恼了这尊“活菩萨”。

“俗话说,新娘进了房,媒婆扔过墙,这儿媳妇还没过门呢,你们就这样对待我这老婆子,唉!我可没收你一分跑腿钱呢。”马媒婆很委屈地抱怨着。

“孩子他婶儿,您消消气,我们就是觉得心里面不踏实,真没别的想法,您放心,只要这事成了,我们老王家不会亏待您的。”赵秀兰生怕这飞到嘴边的鸭子跑了,所以对马媒婆殷勤备至。

“有啥不踏实的,你们家时来运转啦,还有一喜呢。”看局势一切尽在掌控之中,马媒婆显得格外自信从容。

“孩子他婶儿,这一桩喜事我都得谢天谢地谢谢您啦,明天我就让大勇赶集给您割十斤肉感谢一下您的大恩大德。”赵秀兰也是个知足常乐、知恩图报的人。

“急什么呀,俗话说,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这趟来,还有一桩喜事,就是给你们家二闺女玉凤找个婆家。”眼看成了一对鸳鸯,马媒婆很得意,然而她并不满足,因为真正挑战她说媒水平的还在后面,刚才的一切仅仅是铺垫。

“是吗?孩子他婶儿,我嫁到咱老王庄二十多年都没碰见的喜事怎么就赶在一起了呢?”人逢喜事精神爽,再一听二丫头的婚事也有眉目,赵秀兰显得格外兴奋。

“是啊,要不我怎么说你们家时来运转呢,凤儿属羊的吧,一过年都十六岁了,年纪嘛也不小啦,你们家邻居娟子跟她年纪大小差不多,去年都定亲啦。”中国人都爱做比较,马媒婆先拿邻居娟子的事投石问路,来探探赵秀兰的心思,这个精明的老女人明白,只有老王家愿意给王玉凤找婆家了,接下来才好谈找什么样的婆家的问题。

“何尝不是呢?您看,这些年,我光顾着大勇的婚事发愁,不知不觉这二丫头也快长大成人了,该找婆家喽,唉,还得麻烦孩子他婶儿多操心呢······”这些年,她一个女人起早贪黑,洗衣做饭,收拾家务,耕地种田,照顾孩子起居,操办子女婚事······回首走过的路,赵秀兰一声叹息,诉不尽苦水。

“您看,秀兰妹子,这大勇跟玉花成了,您和村长家就是一家人了,是不是?这自古啊,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您看,村长家的小儿子兆龙,过了年也满十八岁了,要是玉凤和兆龙成了,正好龙凤呈祥,亲上加亲,好事成双,多好啊,是不是?”碰到一方明显存在缺陷,感觉成事可能性不大的媒茬,马媒婆总是先开门见山,对方反应肯定为难,然后她总能帮助对方分析得失,讲明利害,用画梅止渴,画饼充饥的方法把未来幸福美好的生活画面勾勒在对方的眼前,这种由苦而甜,给人无限希望,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思路往往屡试不爽,一道道难题经她嘴皮子上下几翻腾就能迎刃而解。

“哦,这,这事······这事孩子她婶儿说的在理,我觉也挺不错的,只是······不知凤丫头啥意思。”赵秀兰一听心里就泛凉,脸上绽放的花儿立马蔫了,说话也变得支支吾吾。赵秀兰太了解这位老王庄的村长李庆虎了,仗势欺人,为非作歹,干尽了坏事,一连生了三个闺女,好不容易生个儿子,虽说不算太傻,但智商明显比同龄人矮了一截,三岁才会叫妈妈,光小学一年级就读了三年,如今都是十七八了,人长得像倭瓜,干啥事还得靠爹妈······难道要为了大勇委屈玉凤?手心手背都是肉,赵秀兰心如刀绞。

“哎呀,这事您这当妈的还做不了主吗。再说,兆龙这孩子老实厚道,到时准听媳妇话,小凤要是进了门,肯定当家做掌柜,村长家可就这一根独苗啊,他们家那么大的家业!早晚不都是您家凤儿的?”马媒婆要竭力挖掘男方的闪光点,并让其无限发扬光大。

“唉,这孩子从小被她爸爸宠坏了,从小就倔,我怕女大不由娘啊。”赵秀兰显得很为难。

“妈,我不同意妹妹嫁给村长家的倭瓜儿子,这对妹妹太残忍了,凤丫头知道了肯定也不同意的。”大勇激动地站了起来。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的老俗理,只要家长同意了,这事就好说了。”王家人不乐意也在意料之中,所以面对王传勇的抗议,马媒婆很镇定,心想天下的便宜也不能让你们王家人全占了啊。

“我看不见得,我妹妹心高气傲,不会答应的!”王玉珍也不看好王玉凤的婚事,心想,穷人家的闺女命咋恁苦,自己命苦,嫁给了个没本事的邻村庄稼汉当老婆倒也罢了,可好歹也算个正常人啊,妹妹比自己更惨,难道要嫁给个憨小子不成?

“哎哟哟,我老婆子可以一片好心啊,跟我要害你们王家似的?我也没强迫你们,只是,只是你们家大勇的婚事成不成?还得玉花她爹说了算呢。”后面的话,马媒婆话音拉得特别长,显然有点威胁的味道。

“孩子他婶儿,您别多想,千万别跟孩子们一般见识,这家我说了算,回头我跟凤丫头商量商量。”二胡拉出琵琶音,赵秀兰已经听出了马媒婆的弦外之音和不露声色的威胁味道,为了大勇的婚事,她已经下定了委屈女儿的决心,农村里还是重男轻女,毕竟儿子娶媳妇生孙子续香火那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

“婚姻大事,商量商量也好,秀兰妹子,你们家那口子走的早,你一个人不容易,要是有了村长亲家,看以后谁还敢欺负咱!我都是为你们家好才跑这事的啊。”马媒婆早就摸准了老王家的软肋,知道老王家最缺什么,最需要什么,不管老王家心里面怎样咒她这个老婆子,起码赵秀兰嘴上还是会对自己感恩戴德感谢的,谁让你们家穷呢,这人在屋檐下,就得要低头。

“孩子他婶儿说得在理儿,我好好跟二丫头说和说和,这事还得劳烦孩子他婶儿操心呢。”赵秀兰强颜欢笑,自己难道真的要拿自己的亲生闺女做交易?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秀兰妹子,这就对了,你看,我一高兴差点忘了,这是村长家给的一点小意思,您收好了。一万块呢,出手多阔气啊,你们邻居家娟子的彩礼才一千块钱,寒碜死了,您家凤儿,命真好。”说着马媒婆就从小花袄内掏出一个红布包塞到赵秀兰手里。

“孩子他婶儿,这不妥吧,我还是问了凤儿再说吧。”一切来得那么突然,赵秀兰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您先拿着,这只是村长家的一点小意思,到时候大勇娶玉花过门可不能寒碜了,人家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要办的风风光光才有面子,秀兰妹子啊,我这老婆子嘴馋了,就等着喝你们老王家的喜酒呢,哈哈哈······天也不早了,我呀,也该回家了。”眼看大功告成,想想自己的五千块辛苦费就一张张地在自己眼前飘来飘去,马媒婆心花怒放。

“哎,孩子他婶儿,再坐会吧,天还早着呢。”出于礼貌,赵秀兰象征性地挽留了一下这尊“活菩萨”。

“家里还有事,俺家里那口子还等着呢,改天我再来,秀兰妹子,你们再和玉凤好好商量商量哈。”马媒婆借故起身离开。

赵秀兰寒暄着把马媒婆送出了家门,本想让大勇把“活菩萨”送到她家,马媒婆坚持说自己腿脚利索,执意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回家去了。

马媒婆走远了,想想要妹妹为了自己的婚事做出这么大牺牲,对这拿亲妹妹终身幸福换来的媳妇,王传勇一点心情也没有,和母亲告别后就面无表情地回自己屋里去了。赵秀兰和王玉珍同房,两人一回到房屋,就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块小红布,一百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齐整整地捆成一捆,足足一万块啊,这千把口人的村子里,东西南北转一圈,正儿八经的万元户也超不过十家呀,真是天上掉馅饼了,一下子砸出个万元户,活了半辈子也没攒下什么积蓄。也不知为什么,豁然间觉得票子上一张张的领袖面孔是那样慈祥,那样可亲,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赵秀兰和王玉珍数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大拇指有点酸了才小心翼翼地用红布包好放在了箱柜里。

夜已经深了,赵秀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是荒唐?老王家竟然会跟自家有过节的村长结为亲家,老天爷也真会捉弄人······是高兴?二丫头虽说是受点委屈,但大勇的婚事总算有希望了,他死去的爹多少也该有点安慰吧······是愧疚?这不明摆着是把自己闺女往火坑里推吗,女儿会不会恨当娘的心狠啊?可穷人家的闺女有几个能嫁到如意郎君的?······是担忧?万一玉凤不答应和村长儿子结婚,咋办?老天爷保佑,孩子他爹在天有灵······

第二天吃完早饭,赵秀兰就召开家庭会议,和往常一样,一家五口围坐在小火炉边,不同的是自从马媒婆昨夜造访,除了年纪小不太懂事的弟弟还和平时一样嘻嘻哈哈外,母亲和大哥、大姐都显得心事重重,个个神情凝重。王玉凤感觉有点不对劲就问母亲:“咋了?妈,昨晚马媒婆子给哥哥说媒啦?成了没?你们咋都拉着个脸啊?”

“人家女孩倒是相中你哥了。”本来的大喜事,赵秀兰却说得有气无力。

“我哥这么帅,肯定有人喜欢,我都替大哥高兴,你们咋都没精打采的啊。”蒙在鼓里的王玉凤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一直傻乐呵着。

“凤儿啊,你也不小了,村里跟你大小差不多的丫头都订了亲,你马大婶也给你找了个婆家。”残酷的现实终究是要面对的,赵秀兰转移了话题,声音很低沉。

“是吗,谁啊,快告诉我,妈,是不是志彪哥家提亲了?”王玉凤天真的笑脸微泛红晕,她期待这一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美死吧你,大闺女家也不知害臊。”大姐犀利的眼光剜了王玉凤一眼。

“我就是喜欢志彪哥,我们从小一起玩大的,他对我特别好,我们还是初中同学,本来我们打算一起考大学的,都是妈不让我上学了,彪子哥也辍学跟他叔叔去广东打工了,我们说好了,等赚够了钱他就娶我过门的。”一提起志彪,王玉凤就喜上眉梢,童年的往事仿佛历历在目,志彪也姓王,就住在老王庄村西头,喜欢和传勇一起玩,也是小凤青梅竹马的儿时伙伴,小时候,这个年长自己两岁的男孩比亲哥哥还宠爱自己,小凤对他印象也很好,很喜欢和这个大男孩一起玩耍,遇到村里的捣蛋孩欺负自己时,志彪总会替她出头。记得七岁那年,爸爸进城买年货给自己的宝贝小女儿顺便买了个可爱的洋娃娃,这是父亲第一次给女儿的买的过年礼物,高兴得王玉凤晚上做梦都偷着乐呵,第二天一大早就拿出去给小伙伴们炫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乡村,刚解决温饱问题,家长谁舍得给孩子买玩具,孩子们心里几乎也没有玩具的概念,见到这稀世宝贝,小伙伴们都很好奇,争着抢着玩,等到洋娃娃到李大壮手里时,这个平日里就喜欢欺负比自己小、比自己弱孩子的调皮捣蛋鬼,吵着嚷着把布娃娃刚从别的小朋友处哄到手,就撒腿跑。眼看自己的宝贝被人抢走,王玉凤眼泪刷地落了下来,立马哭着鼻子就追,可自己毕竟只是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哪能跑得过八九岁的毛头小子啊。一起玩耍的志彪见此景况,拍着小凤的肩膀说,“别哭,小凤妹妹,有我在,他跑不掉......”说着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大壮追去,一口气跑到村西头的麦田地里,才把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壮摁倒在地,上去就是一阵痛打,“你个大坏蛋,敢抢小凤东西,看我怎么揍你。”“小凤又不是你媳妇,你凭什么管闲事啊?”“还嘴硬,我愿意,我喜欢,再敢欺负小凤,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见大壮不服气,说着又是一顿暴打,直到大壮哭着求饶,小凤和一群小伙伴都赶来了,志彪才住手,志彪把洋娃娃塞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心中的美就甭提啦......

“凤儿啊,妈知道你和彪子感情好,可感情好不能当饭吃,妈是过来人,想当年,我就是看中你爸一表人才,一身正气,才稀里糊涂,不顾家里反对一意孤行嫁给你一无所有的穷爹的,二十多年了,我们家什么情况你知道的,咱们家吃过几顿白面馍?穿过几件新衣服?大人吃苦不说,还拖累孩子跟着受罪受委屈,你都六岁快上学了,夏天还光着脚丫满地跑,如今,你大哥二十多了还找不到媳妇......”说着说着,赵秀兰就哽咽起来。

“妈,你别哭,好好说,刚才不是讲大哥的媳妇有眉目了吗?怎么还......”王玉凤觉得气氛不对劲,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是有眉目了,可人家姑娘不会白嫁到咱家的。”赵秀兰显得很为难。

“是人家彩礼钱要的多吗?咱们家凑凑借借也差不多吧。”王玉凤有些犯嘀咕了,这两年自己辍学务农,大哥外出打工,家里省吃俭用,应该也攒下几千块钱了。

“不是钱的问题,人家还倒贴了咱一万块呢。”赵秀兰擦擦眼泪,语气显得很平和。

“有这好事?妈,你是不是高兴得说胡话啦?”王玉凤有点纳闷。

“我就实话给你说吧,凤儿,咱们村长想把大闺女玉花许配给你哥,但前提是,你必须要答应嫁给她儿子。”赵秀兰终于把话说开了。(未完待续)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