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耽美高质量小说-5.31】

咔卡la小说迷2018-06-25 21:54:16

今天接着虐~~~~~~~~~


推 文

似爱而非

作者:橙子雨

主角:洛予辰、肖恒

明星攻x淡漠温柔受

文案


从来他都是这段感情残酷的一方。十年,那个人站在他面前,说爱他,他看都不屑看他一眼。他总以为他们之间有足够的时间,已经耗上了十年,再耗下去,也就差不多一辈子了。他知道对方执念太深,所谓放手,根本是笑谈。而当那个人终于放手,久违的自由,尝起来却不如想象般的甘甜。等到有一天他突然警醒了那人放手的真正涵义,却已经追悔莫及。轻轻的一刀,曾经怀里炙热的温度,终于变成了永远不可碰触的冰冷。只是想要卑微地说声对不起,都再也做不到。他不知道,原来一切都可以如此残忍。曾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却不知道我爱你。现在世界上

最遥远的距离,是生与死。当我才发现我爱你的时候,已经不可挽回。如果再让我在有一次紧抱的机会,还会重蹈覆辙么?

经典耽美虐文


甜言蜜语

作者:赭砚

主角:肖小龙、乐扬

无赖强势攻vs驴子受

经典情节

(1)后来,他敢说了能说了,我把他一扔,逃了。
  再后来,我敢听了能听了,回来,他哑了。
  (2)
  “滚。”他扶着桌子,长睫毛颤抖。
  “肖小龙,我烦了,这种游戏没意思,我要听你说真话。”
  “真话就是我忘了。”
  “真话是你假装你忘了。”
  “我没那么说!”
  “你也就差没说出来而已。”我冷笑不再陪他耍嘴皮,直接冲到床边去拉床头柜抽屉,他紧张的拦过来,你干嘛!你别这么流氓。“我要真流氓,三年前就强上了你!”我怒吼,他的脸一阵恐惧。
  
  ——哗啦,抽屉被我用暴力扯出,松散的木屑一阵飘飞,飞到眼里,水就那样漫出心窍,模糊一片湖光,所有看到的都在蜿蜒扭曲,我小心翼翼地伸手捞起。
  
  那些不值钱的,却对他来说无比宝贵的。是一副铁丝弹弓,那大半年里我总拿在手上,嬉皮笑脸的对他威胁。是一张揉成弹弓子弹的小纸,写着歪歪斜斜的“教你骑车,往后你带我”,想起来,他在清晨的校园里懊恼得弯腰揉脚踝,天地间朗朗少年读书声。是一粒扣子,碎掉的线头飘散,他在夕阳窗前被我推开。是一张模拟考卷,“走了,你保重”,“重”几乎认不出,考卷折满被伤心愤怒揉皱揉碎的叠痕,而终究整齐铺平。
  
  你一直,一直,一直,一直,藏着么?锁起来忘不掉么?放在夜晚最近最深的地方么?
  “呜……”他蹲到地上,匍匐般地抱紧膝盖,小动物哭出凄婉的惨不忍睹。“乐扬,你走吧,我求你。”
  “我不要。”我抓着他的肩膀,去抬他脸,他死命不肯,倔强如拼命狂驴,“小龙你别赶我走。”
  “你别再烦我。”
  “可是,”我捏着他的脸,“我喜欢你。”
  他凄惨摇头,我拿起弹弓凶狠对准他,手一直抖,他的身影准星不齐,摇晃着的他野蛮吼我,“给我留点脸!”
  “要那干吗,我也早撕了。”我血红着眼拼命摇他。
  “快滚。”
  “我不要!”
  “让你滚!”
  “我不要!!”
  “……”他

名字很甜,情节甜到忧伤


五香花自开

作者:无香

主角:林颜和、程维佑

文案

那个曾经干净凌厉的双眸,那个曾经信赖我的存在。那个名叫程维佑的男孩。我知道,他是特别的,即使他身边早已有了另一个「他」。
但如同命运不会放过我,我亦不愿放开他。哪怕我映在他眸里的身影将被浓浓的恨掩盖,我亦不悔。曾经的程维佑,现在的燕昭然。曾经拥有爱与信赖的男孩,现在无情冷酷的组织老大。当曾经亦师亦友的林颜背叛了他,拆散了他与情人的幸福,于是他以报复为名而不断的伤害,
林颜的身体,林颜的心,林颜的一切… 直到最后,他已分不清他要的究竟是林颜的生命?还是林颜的爱?


犹记斐然

作者:天籁纸鸢

主角:季斐然

文案

一年,同样的景,同样的夜。逢春,花好,月满,人圆。

两人坐在长安楼阁,叫上一壶好酒,要上一碟好菜,谈及官场,聊侃人生。

季斐然跷着二郎腿,手摇折扇,目似星辉,面如朗月:

“子望,你说说看,在这京城里生活,每日都睡不安宁,有何意义?依我看,与其车尘马足,高官厚禄,不如在良辰美景团圆夜,行扁舟,赏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风流。”

那时,官居尚书的季斐然放荡不羁为帝所忌。而表面趋炎附势的游子望则一心只想清君侧,一场你死我活的宫斗当即展开。两人各自心怀鬼胎,谁也没在意过谁。因此,游子望说的净是拉拢人心的圆滑辞令,季斐然也是全无所谓地品酒赏景。

之后没多久,季斐然就把自己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然而其中一句话却让游子望后半辈子都一直惦着:

与其车尘马足,高官厚禄,不如行扁舟,赏垂柳。笑看人生,一世风流。

只是此时,一个已然是青山白骨,另外一个只能泛舟湖上遥望青山……


昨日今朝

作者:眉如黛

主角:严维、郁林

引子

维常说,人活著要像人来疯一样,生气可以,一会就好。

  他像往常一样,兜里揣满了打街机的硬币,叮叮当当的横穿马路,那时候街上都是自行车,偶尔来几辆三轮人力车,後面的木板搁满花盆。四五辆出租车像清汤挂面一样的开在马路上,车牌尾号是5的3元起价,5以下的都是2元,还有能当公共汽车使的面包车,一次能装十几个人,绕著固定的路线转。私家车不多,至少不是很多,没怎麽被尾气舔舐的天空瓦蓝瓦蓝的。

  车祸发生的时候,硬币叮叮当当的从口袋里滚出来,爬满人行道。

  他觉得疼,想睁开眼睛,可是睁不开,努力的使劲,使劲,拔开一条眼睛缝,没劲了。严维想,我合合眼,一会就好,拖著郁林那个累赘,还养了两只鹦鹉一只猫,轻易是不能翘辫子的。

  "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看看我。"

  "......"

  "进食时,要保持背部直立。等患者吞咽好了,才能喂第二口。"

  "要经常活动躯干关节,保持腰背的功能。"

  "看著我。"

  "看著我,维维。"

  "......"

  "多推著他去草坪转转,看看外面。外部刺激对促醒是非常必要的。"

  "交流的时候,语速要慢,语气要温和。"

  "可以经常给病人唱些老歌,尤其是他喜欢的,注意观察他的神态,是否在注意听。"

  "......"

  "医生,医生,他朝我笑了──"

  "微笑是不受大脑皮层和丘脑控制的,即使在意识丧失的情况下也能发生。"

  "他背上和臀部都长了褥疮,以後褥子要保持干燥清洁。"

  "皮肤有轻度破损,应该用碘洒涂以患处,一天两次。"

  "为什麽他还不醒。"

  "......"

  "郁先生,是否确定开始请护工。"

  "是的,我已经无法忍耐了。"


不能动

作者:风弄

主角:周扬、陈明(离尉)

引子

“不能动,绝对不能动!”离尉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他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只要周扬相信自己是植物人,那么这次的刺杀行动就会有成果,但他太小看周扬,也错估了情势,如今他不是不能动,而是动不了,被过去的自己困住,困在扑朔迷离的记忆之中。

他与周扬究竟是仇敌还是爱侣?

若是仇敌,那么影片中疯狂交欢的肉体该如何解释;而若真的是爱侣,为什么要放弃这样一个完美情人,自愿接受洗脑手术,洗去自己与他的所有记忆…….


不爱纪

作者:刹那_芳华

主角:袁因,孟廷

经典情节

我浑身湿透地站在车灯昏黄的光罩里,摇摇头。 
他便踩着水冲过来,狠狠打我一个耳光。然后扯着我摔到车的后座。 
车子在雨暴里回到僵梦发生的地点。我默默随他下了车,脸上带着他的掌印,可我无处可去。 
孟廷搭上我的肩,扳过我的脸亲了一口,手指毫无怜惜地摁到打伤的地方,“冰冰冷的因因哦。” 
他推我进了浴室,两手钳住我的腰,低头在我鼻尖上啄了一下,“湿淋淋的因因真是可爱。”竟然将我提起来,放在大理石的洗手台上。 
我又累又饿,不禁攥住自己的衣襟,“不要,孟廷……” 
“不要什么?”孟廷挑起嘴角坏笑,“我不过是想帮因因脱掉湿衣服啊。” 
被孟廷拨开手,他含着笑,拍在我手上,却是淡红的指印。我缩回手,不敢再阻拦。听到自己的哀求,低到不能再低,“我, 我自己来。”上身的校服已经被他逐颗解开扣子,脱到一半。 
“孟,孟廷?” 我惶恐地望着他。 
孟廷却停了手,退开两步,十分自得地欣赏着我的窘迫,“真漂亮,因因,把手放到背后。” 
湿透的校服上衣,衣襟敞开,肩头半露,我在他的注视下,难堪到面红。别过脸躲避他的火烫目光,一双手犹豫着,挪到背后。 
“因因好乖。”孟廷却从浴缸里舀了一瓢水,泼在我身上。 
我浑身滴着水,又冷又惊地抬起头。却看到他的笑脸,满足而残忍。被侮辱的感受,令我忽然地抖了一下,拾回两手按在自己水湿的脸上。 
孟廷在我的哭泣里解开我的裤钮,“啊,因因居然硬了。” 
他抱着我放进浴缸,拉下我的手,“抖成一团的因因真的好可爱,好想一直抱在怀里。” 亲亲我哭湿的眼睛。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了哦!可能之后会很长时间不推虐文了,太伤身了,你们有喜欢小说啊!作者啊!系列啊!都可以留言给我,看到后我会尽快找一下我的小说库里面是否有此类型的,有的哈我会尽快推的哦!

还是老意思,微博☟☟☟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