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胡宝星 | 放弃了天堂的女孩(五十二)

冰凌文学2018-06-25 17:13:16

提示点击上方"冰凌文学"免费订阅本刊


作者简介

胡宝星

作家 翻译

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

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

青岛市国学学会会员 

曾经担任某集团公司驻以色列代表处翻译,历时一年半

曾经担任某集团公司驻帕劳代表处翻译,历时一年半

著有散文集:《徜徉在迦南美地__胡宝星散文集之以色列篇》、《旖旎撩人的岛国___胡宝星散文集之帕劳篇》、《走进美丽的童话王国___胡宝星散文集之丹麦篇》、《胡宝星散文及随笔》、《胡宝星翻译生涯之轶事集锦》。

著有长篇小说:《圣地行漫记》、《走进以色列》、《情系迦南》、《地中海岸 夜阑珊》、《重返以色列》、《放弃了天堂的女孩》。

第五十二章


马拉嘎岛是岛国帕劳的一个重要海岛,一座又短又窄的跨海桥路将马拉嘎与科罗尔两个海岛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科罗尔州的大部分。马拉嘎岛上的景色很美,无论是海岛周边那星罗棋布一般的蘑菇状小岛,还是海岛岸边那清澈见底一样的如镜般海水,到处都在透露着海岛与大海的和谐美,马拉嘎岛上有着让人欣赏不够的美景,马拉嘎岛上有着热带海岛才独有的旖旎撩人的万般风情与温情。

马拉嘎岛海域的海水非常清澈,如果坐着船儿绕着海岛游玩,你一眼就能够看穿了海水望到海底,你可以看到生长茂盛的海底植物,间或,你还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许多五颜六色的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或者是,它们还会跟着你的船儿跟随着、游动着。

马拉嘎岛的一些海边处,是由石头砌起来的石堤,靠近海边的“墙根下”排列着许许多多的大扇贝,整整齐齐,有规有矩,就好像是故意有人摆放好的一样,其实那是大扇贝们自己看中的地方,它们喜欢靠在海边的墙根下“修性养息”,因为从来不会有人去碰它们一下。大扇贝和着海岸边那些形色各异的珊瑚,更使得马拉嘎的海边多了许多如诗如画一般的美妙景致。

帕劳人的环保意识很强,近海的海洋生物受到了他们的悉心呵护,所有的海边生物都是随着年月的流逝而自生自灭,绝对不会有人去海边偷回家里自己解解馋什么的。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如此风景如画般的海岛风情,帕劳人对大自然有着发自内心的保护意识,他们对自己美丽家园的那份爱心,他们为全人类做出的那份榜样,很让世人对他们肃然起敬。

马拉嘎岛上有着天然深港,那是帕劳的进出口贸易港口;马拉嘎岛上有着美丽的月牙儿湾海水浴场,那是游泳潜水的好所在。海子几乎每天都要开车到马拉嘎岛,平日里,他是去马拉嘎港口办理进口业务;周末日,他是去月牙儿湾游泳。马拉嘎海边的好山好水与好景色,吸引着海子,所以每次去马拉嘎岛的时候,海子都有有流连忘返的感觉,每每都不忍离去。

帕劳不但是普通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就连美国和台湾的军舰也是时不时地浩浩荡荡地开进去,那些耀武扬威的军舰到了帕劳都是停泊马拉嘎岛上的码头上,因为那里是帕劳的深水港区,帕劳深水位的海港码头就是在马拉嘎岛。帕劳没有军队,全国不到三万人口,就算他们是全民皆兵,又能够与谁抗衡呢?所以帕劳的安全就有美国人来维护了。

在科罗尔的大街上经常有一些美国海军大兵或者是台湾海军官兵出现,每当外来的这些大兵们登陆帕劳的时候,整个科罗尔州尤其是科罗尔岛和马拉嘎岛上的大小酒吧里、歌厅里、快餐店里、旅游景点里,满满的都是他们的身影。

当然海子他们看到的并不是以前电影里的美国大兵,一只手拿着酒瓶子,另一只手搂着年轻女人晃晃悠悠招摇过市,现在的大鼻子美国大兵还是很文明的,这可能是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了,人类已经进入到“文明社会”的缘故吧?现在的台湾“国军”大兵们也全然不是以前留给海子的那种兵痞形象了,海子已经无法再把以前的“国军”与现在的“国军”来进行比较了。

海子在帕劳的时候多次与那些到帕劳进行“友好访问”的“国军”官兵接触,海子想:如果没有那身军装的话,那些台湾来的年轻人们和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相处时,海子和他们之间丝毫不感到别扭,也没有一点点的恐慌,其实,大陆中国人和台湾中国人在外面都是一家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有什么敌对心理,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嘛!

到马拉嘎必须要经过那座跨海桥路,那是两座岛屿在陆地上的唯一通道,跨海桥路很短很窄,桥的下面是一条深深的海沟,海子每次开车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瞥上几眼,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因为那里对于一般水性的人来说,那是一条通向地狱的大门。

帕劳人因为从小就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怕这条海底下滚动着急流的海沟,海子经常看到一些小孩在这座桥上往下跳,一个猛子下去之后,经过几分钟的令人窒息的静寂之后,潜水的小孩又会像小泥鳅一样从不远处钻出水面。

帕劳人对海沟什么的根本就不当回事儿,他们只把那里当作玩耍的好所在,有的中国人刚刚到那里的时候,因为好奇,也想下去试试自己的身手,可是出于对海底暗流的惧怕,没有一个中国人敢在海沟那里下水游泳。

海子刚到帕劳不多久的一个周末,吕明波开着车子拉着海子到马拉嘎去游泳,当车子路过那座桥的时候,他们看到几个帕劳少年在海沟那里扎猛子,海子对吕明波说:“明波,这地方环境真棒,咱们就在这里游吧。”

“那可不行!”吕明波赶紧摆摆手,说:“我们的水性根本不能在这里游泳。”

“为什么?”海子不解地问,“你看那么多人在那里扎猛子,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这里可是鬼门关啊,有不少的人在这里送命了,其中就有我们中国人。”

“真的吗!”海子有些不相信,因为他看到那些潜水者中有不少的小孩子。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海子,”吕明波一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过桥,一边侧头对海子讲着,“那是咱们中国人刚刚登陆帕劳岛的时候发生的情了。”

“是我们这一拨子人吗?”海子问道。

“不是。是先前来帕劳的一拨子,是咱们中国南方江浙一带的人。”

“哦!”

吕明波驾驶车子过了小桥,他在路边把车子停下来,然后回过身子指着刚才走过的那座小桥,接着他的故事:“那个时候中国大陆的劳务人员刚到帕劳这里,大家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太熟,所以也就没地方去玩,到了晚上的时候,大家喜欢几个人结伴到海边转转,由于跨海桥路这一带的风景很美,再加上又是通向马拉嘎岛的必经之路,所以走到桥上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在桥上逗留,伏在桥栏杆上,看着桥下那清澈得似乎可以深深地看透到海底的海水,大家都想在桥上多呆上一会儿。”

“这一带的景色确实挺美,无论是大海,还是岛上的风景,可以尽情浏览观赏。”海子插了一句,他说的是实话,科罗尔岛和马拉嘎岛的接合处一带,有着不少美丽撩人的景致,很让人流连忘返。

“说的是啊!海子,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吕明波赞同地说了一句,接着讲,“那是一个月光明媚的夜晚,和谐的海风一阵阵飘来,扑打着人们的脸面,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几个中国人又来到桥上玩,大家欣赏着美丽的海岛夜景,晴朗的天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光洒落下来又照亮着海岛,也照亮着平静如镜的海面,如此的景色又有谁不想着尽情地去享受呢?大家都从心底在感叹着这个美丽的岛国那无与伦比的美艳。”

“这一带的景色很美,拿相机随便一拍就是一张很不错的风景画。”海子从内心喜欢这里的美丽景致。

“嗯,说的是。就连帕劳年轻人也喜欢在这里玩,”吕明波点点头,接着说,“他们这些帕劳年轻人平时都习惯了在这里打打闹闹,小伙子们经常会趁自己的伙伴不注意的时候把他从背后抱住,然后一下子扔进海里,被扔下海的人也不在乎,他会顺势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再由远处浮出水面,爬上岸来。

“因为中国人经常来桥上玩,这些小伙子和他们也认识了,可能是因为和自己的伙伴们开玩笑开习惯了,几个帕劳小伙子趁一位中国年轻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他从背后抱住,几个人一使劲,便把这位中国人扔进了海里。”

“那位中国人会游泳吗?”

“听我讲啊。”看到海子着急的样子,吕明波嘴角一咧,笑了笑,说道,“你知道吗?这下子真是坏事了,因为这个中国小伙子的水性不行,只听到扑通一声,人就没影儿了。与小伙子一道来的朋友们急了,赶紧比比划划地告诉那些帕劳青年,说那个人水性不行,赶紧救他上来。”

“能救得上来吗?那里是海沟啊!”海子着急地问,好像自己在现场一样。

“那几个帕劳小伙子一听,不好!这玩笑开得太大了,当时在场的所有的帕劳人都跳下了水,大家在海里四处搜寻那个中国青年,可是那里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海沟啊,早就没有了人影儿了,这位可怜的中国小伙子就这样踏进了地狱之门,随着海底的暗流,他去了大洋的深处,从此再也没有人见到他!”

“太可怕了!那个中国人就这样死了吗?”海子惋惜地问道。

“可不是呢,而且是死不见尸体啊!打那以后,帕劳人明白了,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他们一样有着一身的好水性,他们再也不敢随便和中国人开这种玩笑了,血的教训也使得中国人再也不敢靠近那座跨海桥了。”

“从那以后,咱们中国人也都知道帕劳海沟的厉害了,原本还有人想在海沟一带练习扎猛子潜水什么的,自从那小伙子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有这个想法了。”吕明波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水湾,对海子说道,“海子,其实很多的帕劳人都在那个湾子里游泳,那里的水很浅,水下没有危险,而且岸边还有自来水冲身的地方。”

海子往湾子那里看了看,果然有不少的帕劳人在那里游泳,其中还有很多的孩子在其中。后来,海子就经常开车来这里游泳,因为帕劳岛上一年四季如夏,所以他只要有时间都会开着车子到那个湾子去游泳,那是一个小小的天然海水浴场,可以用自来水冲身,不过这个海水浴场没有沙滩,岸边是珊瑚礁滩,是一种珊瑚礁风化之后成为了沙土的海滩,脚踩上去很不舒服,可是因为可以冲身,所以海子经常来这里游泳。

其实这个小型的海水浴场就和一个大游泳池子差不多,周围的环境很幽雅、景色很优美,在绿荫遮盖下的路边并排着好几个专门用来冲洗身上海水的水龙头,每天来这里游泳的人比别的地方要多。海子只在海水涨满的时候才来这里游泳,因为海水涨满之后,就可以直接就从坝上的台阶上下水,海底是珊瑚土,踏上去不舒服,而且说不定会被珊瑚刺着脚。

但是,当地的帕劳人却不在乎这些,可能是他们从小就习惯了,脚板子硬,他们在落潮水浅的时候也来游泳。海子经常在家先穿好游泳裤,再拿条毛巾,然后开着车子去那里游泳,因为那里没有更衣室,自己的车子就是小型的“更衣室”,游泳后冲冲身子到车子里偷偷换掉湿裤衩就得了。

在那里游泳的帕劳人一般都是带着小孩去的,因为那里是大人们训练孩子们“成长”的课堂,孩子大了之后就不在那里玩了,他们可以不分地点在海里游泳,尤其是通往马拉嘎岛的那座桥,那是大孩子们的极乐世界,海子也算是从小在海水里泡大的青岛人,可他永远也不敢在那里下水,但是人家帕劳人不怕这个,他们是海底蛟龙,他们是淹不死的。   

在那个小型海水浴场,海子真正见识了帕劳人训练孩子们的场面,那都是些两、三岁的小孩啊!可他们的父亲却在毫不手软地生生地用海水灌他们的小孩子,那些小孩子们大哭着,可怜巴巴地让人心疼。海子看到孩子们的小嘴巴一露出水面缓口气就大哭一声,然后再赶紧屏住呼吸,被自己的老爸再一次地按到水里,有的小孩子的嘴里被灌进了苦涩的海水,连连咳嗽着往外吐苦水,大人们还是不歇手地继续进行着他们的魔鬼训练法。

那一天,海子和梦菡开着车子来到了这个海水浴场,像往常一样,他们都是在家里就换好了游泳装,所以到了那里,把车子停好,就可以直接下水了,那天正好有很多帕劳人在带着自己的孩子游泳,看到那些帕劳人把自己的孩子往水里灌,吓得梦菡紧紧地抓住海子的手臂,不敢看。

“海子,他们怎么这样教小孩练游泳啊?不会把孩子给呛着啊?”梦菡心惊肉跳地问道。

“没事,人家心里有数,只有这样,才能够调教出水上蛟龙啊。”海子笑着对梦菡说,因为他已经见多不怪了。

“真恐怖啊,这不就是魔鬼训练吗?”

“哈哈,说得好,就是魔鬼训练。”海子听到她的嘴里说出这么一个字眼,也觉得很好笑,“帕劳这里的男人个个都是海上蛟龙,只有从小就这样接受魔鬼般的训练,才能练出一身胆量,练出一身好水性啊!”

他们俩人心惊肉跳地观望着,可是那些做父亲的却丝毫不在意这些,他们依旧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孩子按进水里。还别说,这些小孩子一会儿就习以为常了,渐渐地听不到他们的哭声了,小孩子的天性使得他们很快地就适应了这种魔鬼似的训练,这些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里一定是觉得很好玩的。

“帕劳人的水性特别好,肺活量也特别大,所以他们潜水的功夫也是一流的,进入大海里的帕劳人个个都是蛟龙一般。这肯定是与他们从小就受这种魔鬼似的训练方法所分不开的。”

他们身边有一些已经通过了初级训练的男孩们正在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这些四、五岁的小孩子的水性都不一般,海子知道这些小孩子长大之后又会是一些海底蛟龙,因为帕劳人是依赖大海生存的,没有一身好水性的帕劳人是很难在辽阔的太平洋上“混”的。这些光着屁股的小毛孩就像一条条泥鳅一样游得可快了,此时他们的身上已经透露出了“海洋人”的雏形,大海在等待着他们,大海是他们每一个人必须去闯荡的一片天地。

他们在水中游着,不觉间天色已晚,该回去了,俩人上了岸,站在水龙头下冲着身,那些帕劳人都好奇地看他们,因为帕劳人游泳的时候不是像海子那样穿着游泳裤,他们只是穿着宽肥的大裤衩,而女人们一般不到大庭广众之下游泳,偶尔看见些小姑娘们游泳,也都是身穿体恤,像海子他们这样穿游泳裤和紧身游泳衣的,他们觉得很新鲜。

(未完待续)



往期精选


围观

于凌 | 2018,妖娆着走来……


热文

【小说连载】胡宝星 | 放弃了天堂的女孩(五十一)


《冰凌文学》编辑部

主编凌子

编委吴宝泉 韩松礼 沽船  

       半岛小筑  六一日月 程程  

版面编辑都督  方张

美术编辑都督  方张


赞赏作者,鼓励原创

赏金半数是作者稿费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