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文】爱和谎言(安衡言倾)

西西小说故事资源站2018-06-25 21:05:21

第一章 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

安衡觉得,她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自己的买家。

她大概永远不会忘记,被卖给言倾的时候,他眼神之中的轻蔑和冷漠。

只是有些路,一旦选择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这一生他们终究是交易而已。

咖啡杯掉落在地上,瞬间白色的地毯上面就多了一道褐色的污渍。安衡顿时身体一颤,连忙蹲下准备把碎片捡起来,一直在闷头处理文件的言倾这个时候却突然抬起头来。

安衡感觉到了言倾的目光朝着这边投来,却不敢抬头对视,只能连忙说道:“对不起先生我马上打扫干净”

言倾摘下了鼻梁上面的金丝边眼睛,站起身来缓缓朝着这边走过来。

一双脚停留在安衡面前的时候,她依旧不敢抬起头,身体微微颤抖,心里一阵恐惧感袭来。

言倾并没有附身,而是直接用脚尖把安衡的下巴给挑了起来。

安衡脸色有些苍白,恰好对上了言倾那双狭长的眼睛。

冰冷、不屑、厌恶

“安小姐,咖啡嘛,是用来入口的东西,不能浪费。”言倾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微微眯着眼睛说道:“你觉得呢”

安衡不明白言倾的意思,只是每一次看到言倾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她都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先生,我会重新给您泡一杯的”

然而言倾听到这话却摇了摇头,“安小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这地毯上面的咖啡,也不能浪费。懂”

“这、这是什么意思”

安衡被迫仰起头来看着言倾,这样的角度和动作让她显得无比的卑微。

这时候言倾才终于俯身下来,一只手放在了安衡的脑袋上面,开始轻柔地抚摸过安衡的脑袋。“安衡啊,当年,你不是很厉害很聪明么狙杀了薇薇的公司,现在怎么变笨了呢”

是的,安衡不是什么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也不是什么夜总会的小姐,她是安衡,江城赫赫有名的一级操盘手,号称股市杀手,刚刚大学毕业就在商业圈里面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只不过,这个传奇,早就在一年之前,就彻底消失了。

因为她,伤害了言倾的女人,所以,言倾就要让她这辈子,都身败名裂,卑微不堪。

“怎么,还不明白想让我自己动手吗”

言倾看安衡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手上突然用力,把安衡吓了一跳。然而安衡却还是十分倔强地僵硬着脖子,眼睛之中没有丝毫水汽氤氲,这是她的骄傲:“言先生,无论多少次你提起,我都要对你说,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做过。”

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江薇薇。

“呵呵。”言倾听到安衡的话,嘴角那一抹嘲讽的笑意都收了起来,转而变成了冷漠的狠戾。“是么看来一年过去了,安小姐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常常听别人提起,当年的安衡是多么骄傲的人,不知道现在呢”

安衡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被按到了地毯上面,嘴唇触碰到尚且还温热的咖啡,她的尊严,又一次被言倾按到了地上。

“安小姐,清理完这些咖啡,你又赚了一百万。”


第二章 做买卖 不需要感情

安衡是卖身给言倾的,做买卖的人,怎么能够有感情呢

“安衡,你不是喜欢言倾么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言倾也不会是你的”

那天楼顶上面的风很大,安衡的眼睛被封吹得刺痛,江薇薇跳下去的时候,她身后响起来言倾撕心裂肺的喊声。从那天开始她就应该知道,她跟言倾之间,早就没有了可能。

安衡抬起头来,看着这栋一年之前就成为了她噩梦的高楼,嘴角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江薇薇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哟,这不是安小姐么今天是谁给了你勇气,居然敢踏进圣天的大楼”

安衡才刚进大门,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女声,安衡回头,却不认识眼前的人是谁。

看着安衡满脸疑惑,对方似乎更加不开心,眉头一挑,“安小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安小姐想不起来了么当年如果不是安小姐,我也不会被降职。”

听到这里安衡才算是有了点印象,眼前的这个女人曾经是她的下属,安氏财务部的总监苏倩。当初因为一个错误被严惩,现在她却出现在圣天集团。

“哦,原来是你。”说完,安衡转身就准备上楼,却被苏倩拦住了。

“安小姐,恐怕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不用苏倩说,安衡自己也不想来,但是今天偏偏言倾的文件落在了她那里。

“不好意思,是言先生让我来的。”

“呵呵。”

安衡刚说完这句话,就收获了一声冷笑,“开什么玩笑言先生会让你来难道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安衡么不要脸”

是啊,谁不知道,现在安衡早就不是从前的安衡了。言倾高调的告诉了所有人,她安衡被他买下来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情妇,用来泄欲的工具而已。

安衡沉默,本来不想解释什么,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冷淡的男声:“她说的没错,确实是我让安小姐来的。”

苏倩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有些苍白:“言总”

安衡原本还有些意外,言倾竟然会帮自己解释,她正准备伸手把自己手上的文件递过去,却没想到言倾直接一把把安衡手中的文件拍到了地上。

“言先生”安衡眉头一皱,虽然脸上写满了疑惑,但是却没有多说。

而言倾看着依旧在强装淡定的安衡,嘴角一扯,写满了嘲讽。

“这份文件你碰过了,扔了吧。”言倾的语气里面充满了不屑,转而对着站在一边的苏倩问道:“她刚刚跟你顶嘴了”

苏倩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点了点头。

安衡却已经明白了言倾的意思,没等言倾开口,就已经朝着苏倩说道:“对不起苏小姐,刚刚冒犯了。”

看到安衡的动作,苏倩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嘴角却已经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然而言倾却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满意,反倒是走到了安衡的面前,微微俯身对着安衡说道:“这样道歉多没诚意,我的员工会不满意的。不如,你下跪吧,一百万,如何”


第三章 好 我跪

安衡跟言倾之间的交易,跟普通的生意最大的不同就是,安衡是没法拒绝的。

听到言倾的话,安衡抬起头来,瞳孔微微颤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下跪在这里

“怎么,难道安小姐觉得这个交易不划算么”言倾微微斜着嘴角,表情是笑着,眼神里面却都是冷漠。

安衡是个多么骄傲的人,曾经在商场之上见过她的人都说,安衡是这座城的一颗明珠,她冉冉升起,迟早会跟男人们一起掌握这个城市的命脉。

她知道言倾想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把她的尊严捏在手里,然后捏成碎片,不对,是粉末。

苏倩不知道言倾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听到言倾这么说,惊讶之余却还带着几分期待。

当初在安氏的时候,她在安衡的手下,可是只能仰望她下巴的人啊,今天安衡要是真的给她下跪了,那可真是解气啊

安衡面无表情,仰着头跟言倾对视。那双狭长的眼睛,曾经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跟现在完全不同的眼神。

“你是安衡么我很看好你,江城在等你绽放。”

这是言倾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但是现在,他说:“一百万,买你安小姐下跪,不亏吧”

亏不亏,她有拒绝的余地么言倾手里握着的,是她安衡的命。

言倾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衡,眼神里面的轻蔑和不屑溢于言表,你骄傲是么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能骄傲到什么地步。

安衡咬紧了牙根,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膝盖触碰到冰冷的地面的时候,她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看热闹的人早就围了过来,整个圣天上下,没有人不认识安衡,然而现在,她就跪在曾经的手下面前。

“对不起苏小姐,冒犯了。”

安衡低着头,没有人看得到她脸上的表情,倒是苏倩,脸上的得意已经掩饰不住了。

“其实言总,不用”苏倩朝着言倾靠近了一步,她真没想到言倾居然会替自己出气。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言倾给吓到了。

“闭嘴。”

言倾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安衡,莫名觉得一股火气上涌。“安衡,我以为你多厉害,没想到你还真厉害,这一百万你赚的可真轻松。只要够贱,你的生意还是很好做的。”

说完,言倾却突然笑了,“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很满意,再给你多算五十万。”

言倾转身离开,安衡却还跪在地上,苏倩虽然刚刚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言倾走了,眼神里面的得意再一次溢了出来。

“安总,我还真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呢。”苏倩走到安衡面前,眼神阴冷地看着安衡:“安氏已经抛弃你了,现在的你,谁都可以踩上一脚,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对啊,她怎么忘了呢,她已经是个被抛弃的人了。骄傲她还有什么可以骄傲但是,只要能够守住她最重要的东西,没了尊严又怎么样呢


第四章 狭路相逢 故意安排

“安衡,无论如何,你都要守住。”

每次当她濒临崩溃的时候,这句话总是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面回荡。这个世界上,有一样的东西,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她必须要守住,不顾一切代价。

安衡下跪的事情不过一个小时,立刻就传开了。每当这个时候安衡都觉得庆幸,还好她已经不需要回到她曾经引以为傲的战场之中,不需要去面对那些曾经熟悉的人,特别是那个男人。

刚回到维也纳的公寓,就接到了的言倾的消息:晚上八点,克里斯vip包房。

上午的打击还没回过神来,看到这条消息,安衡知道言倾又给她准备了新节目。

克里斯是江城最大夜总会,言倾今晚专门在这里招待几个重要的合作伙伴。

冷默然现在已经是冷家的掌事人了,所以今天也是代表了冷家来跟言倾谈合作。而另外一边坐着的是肖家的肖墨以及安家的安云。

“我说言倾,按照你的脾气,既然来了克里斯,没有准备点什么节目不应该啊”

冷默然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从进了克里斯开始就已经坐不住了。

言倾坐在最中间,手里端着一杯暗红色的葡萄酒,昏暗的灯光之下,他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知道冷少约在克里斯,就没有多少今天就把合同定下来的诚意。所以我专门给冷少准备了一份礼物,我想冷少应该会喜欢。”说着,言倾把手里的酒杯放到了桌子上面,坐起身子来,瞄了一眼坐在角落里面一直没说话的安云。“其实我觉得,这份礼物安总应该也会喜欢才对。”

安云原本就在避免跟言倾多说话,但是现在被言倾点名提到,他也不得不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扯出一抹笑意:“是么言少准备的礼物,我倒是很想看看。”

听到安云的话,言倾眼睛一冷,“当然了,安总肯定会很喜欢。”

说着,对着站在门边待命的杜威使了个眼色,杜威点点头,便出了门。

“言少,你光给安总带礼物,不给我的话,我可就不乐意了啊”冷默然喝了几杯,脸色已经有些泛红,听了言倾的话顿时就来了兴致。肖墨倒是跟他不同,只是一直坐在一边,把眼神藏匿在黑暗之中,一言不发。

“放心,大家都有。”言倾说这句话的时候,谁都没有看到他眼神之中的冰冷。

安衡原本不知道言倾为什么要专门把她叫到克里斯来,只是她刚来,杜威就让她去换上一身暴露性感的连体短裙,她看着自己身上这身裙子,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然而安衡的预感是没错的,当她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她的血液瞬间都被凝固了一般。

包房里面的几个男人都抬起头来看着她,这几张脸,都是安衡熟悉的脸。

冷默然,曾经一度追求她而被她拒之门外的冷家少爷。肖墨,一心爱慕江薇薇,当初江薇薇跳楼之后,差点掐死她。而最角落的那个一个,则是安衡最熟悉的人,她的大哥,安云。

言倾看到安衡站在门口的身体微微发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怎么样,这份礼物,大家还喜欢吧”


第五章 只要跪下 就有五百万

安衡听着言倾的话,顿时觉得一股屈辱感从心底升腾起来。她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言倾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带着玩味的笑意,盯着站在门口的安衡。

“这位呢,是克里斯隐藏的头牌,安衡安小姐,在座的各位应该都认识吧”

除了一脸惊讶的冷默然,肖墨和安云脸上都堆满了阴云,各自的心思不同,但是脸色却都是难看得很。

安衡的身体微微发抖,眼睛却只落在了安云一个人的身上。她的大哥,曾经把她当做骄傲的大哥,就坐在那里。

言倾当然知道她的心思,但是却淡淡一笑,对着安衡说道:“刚刚冷少就已经说了,想要人陪他喝杯酒,既然安小姐来了,不如就来陪冷少喝一杯吧恩”

这个时候冷默然有些愣,毕竟江城所有人都知道,安衡早就成了言倾的小情人,而且安衡的大哥安云就坐在一边,自己惊讶之余,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看安衡没动,言倾眉头一拧,“怎么,安小姐不愿意么”

言倾说完,安衡就看到言倾用无声的嘴型对着她说道:“五百万。”

她心里一凛,五百万就快了,就快了安衡,你再坚持坚持

安云的眼神如刀,但是安衡也只能扛住,她很快,就可以结束这一笔交易了。

看着安衡朝着自己缓缓走来,冷默然微微眯着眼睛,却没有动。直到看到安衡竟然已经端起了桌子上面的酒杯,房间里面的人才意识到,安衡她真的要陪冷默然喝酒

就连冷默然自己都不敢相信,安氏现在是沦落了,但是曾经如日中天的时候,他面前这个安衡可是不可一世的安家大小姐,商界翘楚。曾经他在安衡家门口摆满了玫瑰花却只得到了安衡一盆脏水。而现在,安衡就端着酒杯,当着当初更加不可一世的安云的面,对着自己轻声说道:“冷少,我请您喝一杯。”

安衡的心虽然在颤抖,但是却面无表情,尽管在敬酒,可是却依然停止了腰板。

安云避开了眼神,不想去看安衡,而肖墨端着酒,坐在沙发的角落里面看着安衡。呵呵,这个女人,果然贱

言倾看冷默然没有接酒,邪邪一笑,“安小姐,看来冷少不喜欢你敬酒的方式啊,我觉得反正你今天早上就连我的职员都跪了,不如现在再跪一下冷少如何我想冷少的身份可是比我的职员金贵多了吧”

听到言倾的话,安衡的手一僵,酒杯都差点没端住。

站在她面前的冷默然虽然瞳孔微微放大,但是眼睛里面却有了期待。

安衡,你当初那么骄傲,今天我倒是想看看,你跪在我面前的样子,倒是还能有多骄傲

安衡眉头紧皱,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中猩红的酒,紧咬着嘴唇。言倾,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呢

“安小姐,五百万。”

五百万,五百万,有了这五百万,就快了,她就快自由了。

“我知道了。”


第六章 安衡 你真下贱

在旁人听来,这五百万多么刺耳。人人都说,安衡是为了钱,在安家最危险的时候,把自己卖给了言倾。要不是一位美国商人的资助,现在早就没有安家了。而安衡在安家关键时候落跑,早就已经不是安家的人了。

但是当安衡说了那句我知道了的时候,安云还是脸色一变。言倾当然注意到了安云的变化,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安云问道:“怎么了安总这份礼物你不喜欢么还是你想要安小姐先给你敬酒”

安云尽管面部肌肉都有些微微抽搐,但是却只能强压下心内的情绪,“不用了。”

安衡是最了解安云的人,虽然没有回头看他,但是光听这个语气,安衡就知道安云已经生气了。

她心内苦笑,言倾,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那好,我成全你,只要只要你能兑现你的承诺。

言倾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挺直了脊背,膝盖却开始微微弯曲的安衡,嘴角的笑意逐渐凝固。安衡,你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贱,到底有多在意那个东西。骄傲不可一世我倒要看看这些全都在你面前被粉碎的时候,你还剩什么。

薇薇,你别怕,这个女人伤害你的,我都会帮你拿回来的。

看着安衡真的在自己面前缓缓地跪了下来,冷默然的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一抹笑容。安衡啊,那个骄傲的安衡啊,就真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冷少,请喝一杯。”

安衡的话才刚出口,坐在她身后的安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安衡你够了难道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么我安家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这么给我安家丢人”

听到安云有些嘶哑的声音,安衡的身体微微一颤,但是却不敢回头。她是不敢去看安云的样子,害怕自己会哭,害怕自己会退却,会前功尽弃。

“安少爷,我安衡就算是当初也不过是安家的一个养女。我做了逃兵,这很正常,我想要的生活,安家已经不能给我了。”

安家养女,早就死在了那一场商业动乱之中了。大哥,你就当我死了吧。

言倾一直坐在一边,看着安衡的样子,却觉得无比的烦躁。

“言倾,你就在你的位置等着我。总有一天我安衡要成为江城第一,用这样的身份来站在你身边”

场面混乱,灯光昏暗,言倾看着安衡的侧脸,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站在自己面前,满脸骄傲地对着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然而现在安衡跪在曾经的追求者面前,端着酒杯,模样卑微而低贱。

安云兴许是终于看不下去了,甩手就准备出门,路过安衡身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安衡没端稳手里的酒杯,红色的酒液一下子就洒落在了冷默然的身上。

“该死”

身上被洒了酒,冷默然下意识地推开了安衡。安衡还跪在地上,身体一下子失去了中心,脑袋一下子砸到了大理石桌子角上。当红色的粘稠液体覆盖她的眼睛的时候,她却只能看到言倾冷漠的双眼。言倾,你满意么世界,一片漆黑。


第七章 恭喜你 还活在地狱里

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经历痛苦,而是在经历痛苦之后,一切都还不会结束。

安衡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疼痛感,刺眼的光线让她忍不住眉头一皱。嘶好痛。

“安小姐,恭喜你啊,还活着。”

戏谑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来,这个声音让安衡顿时身体一怔,嘴角忍不住扯出了一抹冷笑。恭喜她安衡还活着,真的是值得恭喜的事情么

安衡坐起身来,伸手去摸了摸额头,上面缠着纱布,还有难闻刺鼻的消毒药水味。

言倾就坐在她对面,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但是言倾却没走。他在担心我么不过这个想法刚出来就被安衡给打消了。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关心她,就是言倾没可能。

“言先生,这么晚了还不走,我应该不值得言先生守着我吧”安衡尽量让自己保持冷淡,但是声音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言倾看安衡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点了点头:“当然,安小姐最好的一点就是有自知之明。”说着,言倾站起来,走到安衡的病床面前,微微俯身,眯着眼睛看着安衡说道:“安小姐,我留下来是想要告诉你,今天你的任务没有完成好,所以五百万,取消。”

说这句话的时候言倾的语气十分淡然,好像取消掉了五百块的加班费一样,但是这话却好像一块石头砸在了安衡的心头。

“你说什么取消”因为激动,安衡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

五百万,她只差最后一千万,就可以赎回自由,就可以离开了

然而言倾看着她的反应,好像来了兴致,明明嘴角带着笑意,但是在安衡眼里,空气都好像瞬间被冻结了一般。

“安小姐,不过是区区五百万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呢多下跪几次或者多清理几次咖啡,这钱不就有了吗”

安衡的喉咙好像被堵住了一般,是么多下跪几次,多被羞辱几次,这五百万不就有了吗。但是一年了,这一年来所承受的一切,已经让安衡走在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再来几次么安衡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别人看来,言倾从来都不是个高冷的人,总是爱笑。但是在安衡眼里看来,他嘴角的笑意总是让她血液冰冷。

言倾坐到了床边,手里把玩着一块玉佩,那是江薇薇留下的玉佩,但是安衡的眼睛留在那块玉佩上面,带着一丝悲凉。

“言先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我累了。

安衡在心里说出这三个字,她累了,她真的累了。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结束言倾,我真的想要结束一切了。包括我对你的一切。

然而言倾听到了安衡的话,却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身体前倾,靠近安衡,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言倾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带着让安衡身体发冷的寒意:“安衡,你以为你得到自由还能做回曾经的安衡么不可能了,你再也不是安衡了,你只是从一个地狱爬到另一个地狱而已”


第八章 不会结束的交易

这场交易,一旦开始就没有尽头,除非言倾死,除非安衡死。

不过第二天,言倾就把安衡安排到了圣天工作,虽然不知道言倾的用意何在,但是安衡心里清楚,一定是什么新的折磨人的方式。

她接到通知短信的时候,嘴角扯出一抹苦笑,言倾,我从不欠你什么,除了钱,你真的都明白吗

站在圣天门口,安衡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一样。

“哎哟,这不是安小姐吗怎么,今天又来自讨没趣了”苏倩远远地就看到了安衡站在公司门口,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她抓紧了脚步走过来,就等着看安衡的热闹。

安衡回过头来看着苏倩,眼神冷淡,但是却并不想跟她发生什么冲突,为了避免再次发生上次的事情。

看安衡不搭理自己就要进圣天,苏倩当然不会就这么让她走掉,走到她前面来一把拦住了安衡:“安衡,圣天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的,你这样的女人,是不配走进圣天的。”

天气燥热,安衡的头上还贴着纱布,她不想跟苏倩纠缠什么,于是干脆从自己的文件袋里面掏出来她的工作牌。“苏小姐,这是言先生安排的,从今以后我也是升天的职员之一。所以,走近圣天的资格,是言先生给我的。”

苏倩看了一眼安衡手上的工作牌,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哟,安小姐居然屈尊降贵的到我们圣天来做一个决策部的小职员当年”

苏倩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安衡打断了:“苏小姐,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去报告了,不过我也相信你应该没什么事了。”

言倾的车停在不远处,靠在车边看着这边的安衡和苏倩。看着安衡挺直的脊梁以及语气里面透露出来的高傲和不屑,他又突然之间想到了那个小姑娘。

“言先生,如果这一次跟碧染的合同被我拿到了,你就跟我在一起一下怎么样”

“言倾,我安衡就是有这种自信,你一定是我的。”

那个时候的安衡骄傲却不让人讨厌,浑身都带着耀眼的光芒。在安衡出现之前,所有人都认为江薇薇就是江城最耀眼的女性,但是那一年安衡回国,一时风头无两,就连江薇薇都只能委身在她的光芒之下。甚至最后丢掉了性命。

言倾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烦躁和恼火,眉头紧皱,看着安衡就要踏入圣天,他缓缓地走了过去。

“安小姐,第一天来圣天,就对你的上司这种态度,是不是不太礼貌啊”

明明是酷暑的天气,但是安衡听到言倾的声音却觉得瞬间浑身发寒。

她直接转过头来,对着苏倩说道:“对不起苏总监,刚刚是我不太礼貌,请您原谅。”

虽然苏倩明明只是一个人事部的副总监,但是看到安衡给自己道歉,脸上憋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言倾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安衡,嘴角一抹冷笑:“道歉就完了么还不快帮苏小姐拿公文包噢对了,作为惩罚,安小姐今天就走路上我办公室报道吧。安小姐,我们十分钟之后见。”


第九章 又见安然

听到十分钟的时候,安衡眉头一皱。二十三层楼,十分钟

苏倩看言情直接就进门了,干脆也毫不客气地把自己手里的公文包丢掉了安衡怀里:“安小姐,总裁在二十三层,我在十八层,跟言总报告完之后快点把公文包给我送下来谢谢。”

苏倩看着手里的两个公文包,又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眼前的高楼,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踩着言倾要求的八公分高跟鞋,拐到了步梯。

步梯虽然没有空调,但是还算是凉快,不过到二十三层的时候安衡还是大汗淋漓。高跟鞋是言倾让人送来的细跟,走到二十三层的时候安衡的双腿都在微微颤抖。

周围人看到安衡的时候,投来的眼光都十分复杂。但是安衡虽然气喘吁吁,眼神却十分冷淡,只是扫过去,众人就纷纷避开了眼神。

她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朝着言倾的办公室走去。

刚走到门口,安衡正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有些娇气的声音:“言倾哥哥,求求你啦,这次我的生日会你一定要来啊,不然我多没面子啊”

刚听到这个声音,安衡的手就僵在了原地。这个声音对于她来说可以说无比熟悉了,安然,她的妹妹。

安衡始终记得,在她刚进安家的时候,年仅五岁的安然就把花瓶扔到了她的头上,眼神里面的恨意让也才七岁的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门从外往里看是半透明的,但是里面却能够清晰地看到外面。办公桌后面的言倾看到安衡站在门口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容。他突然从椅子上面站起来,走到安然身边一把搂住了安然的肩膀。

安然原本还在忙着撒娇,要让言倾去参加自己的生日晚会,本来还态度冷淡的言倾突然站起来搂住自己,让安然顿时红了脸。

“言倾哥哥,你这是答应了吗”

言倾微微俯身,推着安然朝着门口走去。“这件事情先放一放,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听到言倾的话,安然更是开心,满脸甜甜的笑意:“真的吗言倾哥哥原来你早就准备礼物了”

安然心里当然是开心的,言倾哥哥啊,那个女人死了,是安衡害死的,现在你终于知道最爱你的人是谁了么

安衡现在还站在门口,浑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她死死地握着手中的公文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打开了,安衡还站在门口,被汗水湿润的头发贴在鬓角上面,当她看到安然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些回忆再一次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凭什么你们就只看到安衡这不公平”

“为什么她的爸妈不要她,她就要来抢我的爸妈”

“安衡,你活该,这原本就不是属于你的生活,你原本就应该低贱的活着”

安然的出现,让这些安衡早以为被自己遗忘的事情,再一次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怎么样然然,姐妹重逢,这个礼物还不错吧”


第十章 这样的侮辱 你满意吗

安然愣了,安衡也愣了。

安然的表情从刚刚的惊喜和甜美之中瞬间变得扭曲狰狞了起来,她在言倾面前单纯而又无辜的眼神瞬间虫吃满了各种神色。

愤怒、妒忌、憎恨

看到安然的眼神,安衡才真的觉得自己身处在地狱之中,从来没有走出来过。

“然然,怎么了,见到姐姐不开心吗”

一场沉默被言倾的话给打破了,安然收起了脸上的尴尬,重新换上了甜美的笑容,上来拉起了安衡的手:“二姐,真的是你啊二姐然然好久没有看到你了,真有点不敢相信呢”

安衡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看着安然拉着自己的手,嘴角微微抽搐:“是啊,我也有点不敢相信。”随即,她的眼神落在了言倾的身上,这一切,都是你精心安排的吧

言倾当然是看懂了安衡的眼神的,没有正面回答,却微微一笑:“既然两姐妹都好久不见了,那么就都进来坐坐吧,好好交流交流感情。”

言倾的话听起来不带任何波澜,但是安衡却能够从言倾的话里面听出来端倪。言倾,你到底想要什么

安然虽然挽着安衡的手,但是安衡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恨意。

“姐姐你快坐吧,怎么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啊,刚刚我上来的时候怎么没碰到你呢”

安然也是刚到不久,写字楼里面有空调,看安衡大汗淋漓双腿发抖的样子,安然就猜到她应该是从楼梯走上来的。她早就听说安衡做了言倾的情妇之后言倾总是故意刁难她,真是个贱人,明明言倾哥哥这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缠着言倾哥哥

安衡虽然坐下了,但是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不怀好意的言倾,却还是有些忐忑。而安然却表现的好像女主人一样,让安衡坐下之后就主动去倒水。安衡有些紧张,办公室里面的气氛让她觉得几乎快要窒息。

“哎呀”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安然端着水杯过来,刚走了几步,就“一不小心”的踉跄了一下。满杯子的热水一下子全都落到了安衡的头上。

“啊”

因为水温不算低,安衡被烫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而安然则是满脸惊慌失措:“哎呀,姐姐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说着,还要拿纸巾去帮安衡擦。

然而这个时候言倾却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安然身边,一把握住了安然的手:“然然,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做,毕竟你现在是安家的大小姐。安衡她现在不过是我的一个情妇。”

不过是一个情妇。

“可是言倾哥哥”

安然还想说什么,却被言倾给打断了,他转过头去冷冷地看着安衡:“安衡,反正你的衣服也湿了,然然的鞋子上面溅了水,你就用你的衣服给然然擦一下吧。”

安衡抬起头来,看到安然虽然惊慌但是却充满了得意的眼神。

“只要安衡在,安家就永远都看不到安然的影子。”

安衡看着言倾的样子,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是。”


第十一章 我就是要毁掉你的骄傲

安然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安衡真的俯身脱下外套给自己擦鞋,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丝笑意。

“然然,你就不能跟小衡学学,成天出去玩儿”

“老安,小衡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你老安的女儿就是不一般啊”

“安衡是独一无二的,安然嘛还好还好。”

安衡啊安衡,你不是很骄傲么现在你的心情如何啊在这个一直被你的光芒遮盖住的妹妹面前,做这样的事情,心里很不好受吧

那么薇薇呢,薇薇那么骄傲的人,被你逼的跳楼自杀,她的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言倾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而现在安衡看着自己面前安然的脚尖,是高奢限定款,安然还是安然,是安家的大小姐。而安衡,却已经不是安衡了。

“安衡,你这辈子都只能活在地狱里面不配做安家的小姐”

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模糊了她的视线,但是她却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够哭出来。安衡,你不能哭,你哭了,就会连最后的尊严都没了

安衡咬着牙,给安然擦干净了鞋子,站起来的时候依旧面无表情:“言先生,安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看安衡准备走,安然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哎呀,姐姐你先别走嘛,我们好久没见了,后天就是我的生日晚宴了,你来么”

安衡跟安然的生日是同一天,人人都知道,在从前,所谓的生日宴其实完全是为安衡举办的。安衡是什么人,她早就摆脱了安家的安衡这个称号,早就成为了安家的骄傲,所以来宾几乎都是为了来看看安衡的风采的。

而这一次,不一样了,安衡已经不再是主角。这一次的主角,是她安然。

“谢谢了安小姐,我还有事情要忙。”

听到这话,言倾搂住了安然的肩膀,眼带笑意地对着安然说道:“然然,这样吧,你先走。安衡这边我会说服的,到时候,我也会去,怎么样”

安然虽然有些不开心,她并不希望安衡跟言倾一起出现,但是却还是笑了起来:“好啊,我就等你们了。言倾哥哥,我先走了”

看着安然离开,身上湿透的安衡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言倾:“言先生,今天这一次,也应该算钱吧。”

言倾原本期待着安衡的愤怒,期待着她的屈辱,最后却等来了她这样的一句话。安衡满不在乎冷冰冰的态度让他觉得有些烦躁和愤怒。

“言倾,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反正我就喜欢你,我喜欢死你。”

那个时候的安衡,骄傲却不失可爱,但是现在的安衡,却充满了冷漠。

“我给了安小姐你这么多机会,难道不应该给一次赠品么”言倾靠在沙发靠背上,嘴角带笑地看着安衡。

而安衡的话却都哽在了喉咙里面,最终她还是一言不发,转身准备离开。

言倾却在这个时候叫住了她,对着她说道:“安小姐,不如我们做一笔交易,你要是成功了,那么我们之间所有的账都一笔勾销,如何啊”


第十二章 最后的自由

拿下艾斯利,只要安衡能够帮助言倾以最低的价格成功收购艾斯利,她的债务,她跟言倾的交易,都可以立刻结束这对于她来说,诱惑力无疑是致命的

“小衡,爸爸没有什么能够给你的。只有安氏,是我给你留下最后的礼物了。”

“小衡啊,你一定要保住安氏啊。爸爸爸爸就把安氏交给你了”

“你叫什么小衡吗你要不要跟我回家,你没有爸爸,就叫我爸爸好不好啊”

无数个画面从安衡的脑海闪过,她闭着眼睛,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爸爸的时候。她缩在孤儿院的一角,抗拒着任何人,爸爸却偏偏朝着她走过来。

那天之后,她就跟着爸爸回到了安家,成为了安衡,成为了江城的明珠。

爸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守住安氏,不会让任何人夺走的

“怎么样,安小姐,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不多,如果你同意,今天晚上我就会开始强制收购,资料我发给你,剩下的,就看你了。”

言倾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他对面的安衡,两个人视线交错,她的目光最终却落到了言倾的脖子上面。

是那块玉佩。

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对着言倾问道:“言先生,不知道江小姐给你留下的这块玉佩,你戴着可还喜欢”

言倾对于安衡的问题觉得有些奇怪,一年多来他从来没有给任何人提过这块玉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是现在安衡却脱口而出它的来历,这让言倾忍不住顿时眉头紧皱。

“你怎么知道这块玉佩是薇薇留给我的”

言倾的情绪有些波动,但是立刻就被他给掩埋了下来,但是只是情绪小小的变化,也还是让安衡看在了眼里。因为,也许言倾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他。

安衡的嘴角扯出一抹恶作剧一般的笑意,但是又带着一丝丝侥幸,对着言倾说道:“当时江小姐救言先生你的时候,您的心里一定十分感动吧。”

听到安衡的话,言倾的脸上立刻表现出了震惊,但是立马却又转变成了寒意。“安衡,你知道的事情还真多啊,看来你在我身上还真是煞费苦心呢。”

言倾站起来,朝着安衡走过去,眼神之中的凛然却没有让安衡退却。

“是啊,言先生你也知道,当年我年轻不懂事,安衡喜欢言倾这件事情整个江城都知道。”安衡的语气也有些冰冷,正面迎上了言倾的目光。

那个密闭的电梯夹层,那双死死地扒拉着电梯门的手,那个一向勇敢却在最后退缩的女孩子。她一向那么骄傲,怎么能够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呢。

“安衡,我不管你在搞什么鬼,但是我告诉你,我欠薇薇一条命,我必须要还给她。”

言倾死死地捏住安衡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看自己。而安衡也倔强的仰着头,有什么话想要说,却咽了下去,换成了嘲讽的笑意:“是吗言先生,希望你的人情,没有还错人”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及时通知我删除,谢谢!

【续待未完】

看全本,请加好友撩我哟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