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人生无处不苦,却也处处可爱,可爱至极

肖灿武侠2018-06-25 16:52:00


我重读了《天龙八部》,读后感慨颇深。

《天龙八部》的世界。金庸先生说用“天龙八部”为名是为了象征一些现世人物。

《天龙八部》以结构精奇闻名于世,文字也很优美,小说通篇更像是一则寓言。这类小说一般是浪漫色调很浓的,可《天龙八部》却给我以压抑,沉闷。小说最后有陈世穰先生的两封信,信中写道,书中是郎郎世界到处藏着魍魉与鬼域。


在读《天龙八部》时,我仿佛已回到了那个诸国纷争的年代,我的思想,情感完全沉浸其中了,依稀望见了捍勇的契丹铁骑正四处冲杀,日光照在长矛上发出耀眼光辉。我看见无数百姓在辽兵的蹂躏下碾转哀号,我也看见了大宋王朝在冲天的火焰中摇摇欲坠。在那样的时代之中,任何人都是不幸的。宋辽之争,西夏,土蕃对大宋的觊觎,到后来崛起的金,蒙古的侵略,积弱儒仁的大宋朝廷受到极大冲击。于是保家卫国,驱除胡虏成了每个热血男儿的理想和目标。当时的思想与规范不能以今世的目光去衡量,对于凶狠残暴的侵略者,老百姓的敌视是很自然的,更何况契丹人令他们失去家园,亲友,面对侵略自己国家的强盗,有血性的人都不会容忍。


乔峰是丐帮的帮主,英勇豪迈,侠骨柔肠。他的武艺,胆略气概令我深深敬佩。可在杏子林中,在马夫人冰冷,尖刻的话声中竟揭露出乔峰是契丹人的秘密。所有的人都把对契丹人的恨意转移到他的身上,乔峰从一个人人敬慕的大英雄变成万人唾骂的民族仇敌。他自己自是不会相信,读者也不会相信。可是人证,物证一个接一个,你说能不能信呢?在他调查自己身世期间,他的养父养母,启蒙恩师又一个个被杀。乔峰终明白自己确是契丹胡虏,他一定很痛苦吧?不但因为自己不是汉人,也为了至亲的人被杀,这笔帐却又算在自己身上。平日里决不可能的事,因他是契丹人变得言之凿凿起来。

  


这时一个人来到他的身边,那是阿朱,在乔峰最需要关怀的时候来到他的身边。阿朱的爱渐渐抚平了乔峰的创伤,对于乔峰来说,阿朱并不只是情侣,更是他生活下去的希望,勇气,力量。乔峰的英雄肝胆被阿朱的柔情溶化了,可就在他要带阿朱离开中原,去过无忧无虑的生活之时,乔峰找到了“大仇人”。这时乔峰就像那些冤枉他的人一样,眼里只有仇恨,仇恨使他失去精密的判断力,仇恨的力量也超过了真挚的爱情。乔峰说别人冤枉他,可他也同样冤枉了段正淳。

  


为什么平时精明刚毅的帮主会受人蒙蔽,段正淳何得何能,竟能杀玄苦大师?能处处钳制乔峰吗?若他有这能耐,又如何会被段延庆逼得走头无路呢?是仇恨使乔峰失去理智,是仇恨令他错杀阿朱。卅年前,中原豪杰错杀他母亲,卅年后,乔峰错杀了一个最心爱的女子。乔峰一定深深后悔,这时爱情又胜过了仇恨,所以他远离中原,前面的路还很长可他这辈子,永远不会再有快乐了。

  


段誉是大理王子,与乔峰的出身相比之下,可是幸福多了,使段誉痛苦的主要是感情问题。开始他“迷”上木婉清,发见她原是自己的亲妹妹,又知道自己真正所爱的并不是木婉清,也并不如何难过。之后段誉遇见了王语嫣,那才叫“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这才是真正的爱恋,纯洁而美丽,不带一点私欲。


可王语嫣早就爱上了她的表哥,你所爱之人爱上了别人,又有什么办法?到最后竟然柳暗花明又一村,王姑娘看透了慕容复的奸险面目,最终觉得还是段誉值得一爱。王语嫣温柔婉孪,美貌端庄,确是母仪天下的最佳人选。我们不能因她以前所爱非人就否定她,在碰上段誉以前,王语嫣只有表哥一个年龄相仿的异性朋友,何况慕容复风流倜傥,文武全才,王语嫣又是少女情怀,不对慕容复心怀恋慕才有问题。


可这样的朦胧情感却是最靠不住的,慕容复为了复大燕,什么事都干得出,挡在他面前的人都要死,更不用说一个区区的王语嫣了。他爱得是他自己,功名富贵,名望权势。一个不会爱别人的人,是不会真正的快乐的。王语嫣外表温柔贤德,娇媚可人,其实内心十分刚强,她不能接受慕容复对她纯真爱情的背弃,就选择了死。这样的女子,难到不可敬吗?可老天总是和他俩做对,段誉和王语嫣又是兄妹,段誉这时内心的痛苦真比死还难受,幸好金庸对段誉还算客气,使他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得以娶王语嫣为妻,可他父母却也因此而死,对于段誉,无论失去那一方,都是终身恨事。所幸他还有王语嫣可以安慰开导,而乔峰他,什么也没有了。

  


小说中的世界,是扭曲,变型,夸张的,也是黑沉沉地,如同一条碧波不起的大湖,湖面下却是暗流激涌。结构虽不及《射雕》的严谨,层次分明,却极尽变幻之能事。小说又写了一个虚竹,他的一生处处受人摆布,拜师,学武,连爱情也是这样。做什么事都身不由己,这是性格使然,毫无办法。虚竹非常想念那梦中女子,却不敢寻访,偶本人七年网虫所玩过的游戏,如不是银川公主问君三语,他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乔峰,段誉,虚竹三兄弟的身世只有一个“孽”字可形容,南院大王,大理皇帝,西夏附马地位何等尊崇,可他们,可他们却都是无父无母的野孩子。

  


在他们最痛苦,失落地时候,爱情无疑是他们的唯一支柱,人生七苦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倒也罢了。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乔峰身负血海深仇,“怨憎会”这苦他是摆拖不了的。虚竹与梦姑是“爱别离”,段誉是对王语嫣“求不得”。金庸先生一定不忍心三位主人公终日被痛苦缠绕吧,于是阿朱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使乔峰化解仇恨,梦姑在西夏找到虚竹,王语嫣最终为段誉的真情感动。三位高贵,善良的女性,在他们最需要慰籍的时候,来到他们身边,以热爱治愈三人的创伤,这样的女子难道不可爱吗?而他们也以热爱报答了这份恩情,乔峰更是为之而死,这样的男子难道不可爱吗?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