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女人奇遇记6(都市心灵疗愈小说)

暖君阁2018-06-25 17:15:10

         很多事,我们无法解释,只能归结于命运。

自性化并不与世隔绝,

而是聚世界于己身。

                                                   ——荣格

图片来源|网络



第六章   命运

       在书房里,小凡翻出了以前的日记本,莫名地又想起了自己上大学时在qq上写日志的日子,竟然还想起了一个她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的人, 内心突然有一种复杂的感觉,有一点儿孤单,还有一点儿落寞,于是,翻看新的一页,在日记里写下了几行娟秀的文字: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虽然会飞的鸟儿不怕树枝被折断,但想做一只自由的鸟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翻看鲁迅的小说《伤逝》时,苏小凡看到了那句令她毛骨悚然的话: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她知道,不管绍华多么爱她,她都不能在没有实现个人经济独立的基础上去追求理想化的思想自由,毕竟不再是小女生了,任性还是要有度的。

       令苏小凡头疼的是,尽管列了一大堆梦想清单,她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想要的什么。关于梦想的问题,她曾问过绍华,绍华说他已经戒了;她也曾问过几个朋友,朋友觉得谈梦想太矫情;她也曾问过一位很有智慧的长者,长者说“年轻的时候要敢于试错”;她还问过一个老师,老师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可是,初心究竟是什么呢?苏小凡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还记得,总之,自己的初心早已蒙上了太多东西,看不清了。但有一点,她是清楚的,那就是:不管怎样,都不要试图去追赶别人的脚步,因为那只会让自己狼狈不堪。她还记得管理学课上老师说过的话:明智的企业应该想办法挖掘自己的相对优势,然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竭力把潜在的相对优势发展为核心竞争优势,这样才可能在竞争激烈的社会里抢占一席之地。她想,这个道理用在个人身上应该也是成立的吧。

       于是,她绞尽脑汁,在纸上列出了自己的几个相对优势:写作、与人沟通、创意策划、财务管理、英语听说,随后,她又根据个人实际情况,按着时间投入成本的大小,调整了一下先后顺序,放在第一位的竟然是她一心想要放弃的财务管理,虽然觉得有些可笑,但是想想那天在停车场看到的残疾夫妇,想想隔壁租房住着的那个挺着大肚子去上夜班的女店员,还有好多好多为了活着已经需要拼尽全力的人,她突然又觉得自己算是很幸运了。

       就这样,进行了一番激烈地思想斗争后,苏小凡在58同城上投递了简历,不到一天便有几个会计培训学校给了她回复,邀请她去面试,由于她曾在大型公司工作过近7年,加上专业能力也很突出,面试相当顺利,随时可以去上班。考虑到生活需求,她选择了一个离家较近的培训学校,并且只在晚上6:30——8:30去授课,这样既不耽误在睡觉前赶回家给孩子讲故事,也不耽误周末享受一家人的欢聚时光,还能挤出一些时间去参加学习培训。另外,为了陪孩子时能够心无旁骛,她计划着把家务和其它所有的杂事都放在周一到周五的白天完成。

       再次见到琳琳时,是在她们之前约好的去参加家庭教育讲座的时候,她们分别都带上了孩子,两个孩子在教室里总是忍不住要说话,所以,听到了一半,就出来了,觉得天太热,就去了就近商场里的游乐园。好在,还是有收获的,小凡为自己能够调整好心态陪伴孩子感到庆幸,琳琳是被那句“一个焦虑和强迫的妈妈会让孩子失去幸福的能力”触动了神经。

       游乐园里,两个孩子在海洋球堆里尽情玩耍,两个妈妈开始了聊天,小凡把自己找新工作的来龙去脉给琳琳说了说,并且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琢磨着开个店。”

       “什么店呀?”

        “还没想好。”      

        “那不如开个可以融午托和培训为一体的特色书店怎么样?我可以加入!”      

        “午托嘛……如果能开在美美学校旁边,倒是挺好的!关于书店嘛……这个能挣钱吗?

       说到这,小凡一脸兴奋: “这个我早就想过,也大概计算过,如果我们租个150平左右的居民房,一个月大概需要4000元房租,加上水电和食材等其它一个月大概需要8000元,如果我们能招到10个学生基本就能保本,再多就可以有盈余了,至于书算是软装部分了,成本不是很大,可以长期出售或者会员租借,再不济也可以用来烘托文化氛围,帮孩子们养成好的阅读习惯。另外,如果有精力,可以在周末加入一些文化和创新学习类课程,那样的话应该收入会更乐观!如果咱们有办法租到更大点儿的房子,还可以在后期加入更多内容!”

        “那不用雇佣工人吗?”琳琳还是有些疑惑。

        “前期的话,你、我再加上优优就够了!连分工我都想好了:你负责行政管理和午餐,我负责图书管理、课程设计和咨询,优优负责学习辅导和财务。当然,一切分工都可以再商量,发挥各自优势,各尽所能。”说完,小凡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太心急了,不禁嘿嘿一笑。

         琳琳似乎被激起了兴趣,有些迫不及待地说:“优优会加入吗?”

        “如果她没有更好的打算,咱一定要说服她加入,否则,在家里,好好的人也能憋出病来!”小凡的眼里充满了坚定。

        琳琳点点头: “这倒也是!”

        正说到兴头上,美美突然跑过来喘着气说:“妈妈,我要喝水!”满头大汗的聪聪也跟着跑过来叫道:“妈妈,我也要喝水!”

       感觉俩孩子玩得差不多了,给他们喝完水,两个人便哄着他们去吃饭了。饭桌上,两个人又忍不住说了很多细节,畅想了很多未来的美好画面,结果,不到一天的功夫,俩人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恨不得马上去找房子。

       晚上回到家,早早哄睡了孩子,小凡一边看书,一边等绍华。

       好不容易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是绍华回来了!刚一开门,小凡便飞奔了过去,贴在绍华身边等着他换上了拖鞋,没顾上看清他的表情,便急着说了起来,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老公,我给你说两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绍华眉头紧锁,看上去很疲惫,“既然是好消息,哪个先说都行,不过,我有个事要先和你说。”

        小凡看出了他的神情,顿时觉得有些不安, “什么事啊?”

       “咱妈今天打电话了,说咱爸心脏病又犯了,医生说需要尽快做搭桥手术。”

      “啊,这么严重呀?你咋不早说呢?”

      “我也是下午刚知道的,我向公司请了两天假,准备明天回去把他们接过来,在这边做手术。”

       “要不我给聪聪也请个假,明天和你一起回去吧?”

       “不用,人多了坐着挤,再说聪聪有些晕车,你还是在家吧。”

       “那好吧,那我明天早上给咱他们打个电话。”

        “嗯,行,早点睡吧。”

        谈话就这样结束了,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小凡没来得及对绍华说出口的事只能暂时搁置在心里了。

        更加悲催的是,祸不单行。第二天,绍华一早就出发了,小凡把聪聪送去幼儿园后,刚要给婆婆打电话,手机铃声却响了,是她弟弟打来的,一接通就说:“姐,咱爸不让告诉你,但是事情严重,我必须给你说,咱妈今天早上突然晕倒了,刚被120拉医院抢救了,我现在在医院门口呢,你要能回赶紧回来一趟,我先不和你多说了。”

         小凡听完电话,脑子懵懵的,一时间百感交集,觉得手脚发麻,真是心急如焚、欲哭无泪。上有老下有小的成年人,遇到事了难免会焦头烂额:绍华是独生子,老人病了自然需要他们来照顾,而自己的母亲一辈子辛苦操劳,又怎能置之不顾?聪聪还小,必须要有人看护。

        过去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而如今,在这繁忙的都市里,邻居一年到头连面都见不到几次,平日里相互之间几乎也没有什么往来,见面大都是礼貌地问候几句,遇到事了,自然不方便去麻烦人家。亲戚都不在一个城市,遇到急事,自然也帮不上什么忙。

         想来想去,也只能麻烦朋友,无奈之下,小凡拨通了琳琳的电话,有些哽咽:“琳琳,麻烦你帮我照顾聪聪几天行吗?”

        “小凡,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呀?”琳琳着急地问。

       “我公公和我妈都突然病了,都需要住院,我这实在是分身无术了…..”小凡忍住哭泣,说不下去了。

        “好好好,你别急啊,聪聪放心交给我,你赶紧去照顾老人!”

        “嗯,谢谢啊,给你添麻烦了!”

          “自家姐妹,甭给我客气,赶紧去忙吧!”

         小凡顿时心里暖暖的,一切感激尽在不言中了。顾不上说太多,把聪聪的班级情况告知了琳琳,又给幼儿园带班老师打电话说明了情况。然后,因为怕绍华开车分心没敢打电话,又等不急他回来,便给他留了张纸条,匆匆赶往车站。

         等到绍华带着两位老人回到家时,已经半夜了,一进屋,发现灯没开,正奇怪时,在茶几上看到了小凡留的纸条:”华,我妈晕倒送去抢救了,我着急回去看看,麻烦你帮我给二老解释下,我会尽快赶回来的,聪聪这几天拜托给琳琳照顾了。今天都辛苦了,你们早些休息,明天再联系。凡”。

      绍华心里猛的一紧,有如晴天霹雳,整个人近乎崩溃,担心岳母,担心妻子,担心孩子,又担心自己的父母,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强忍着难过,给自己的父母解释了一下情况。老父亲叹着气说:”哎呀,亲家母可别出什么大事才好,这下可要把你们给忙坏了!”老母亲也嘟哝了一句:“老天爷可真会挑时候,说病都病了!你这媳妇说走就走,这下可苦了我孙子了!”

         绍华无奈地摇摇头,忍不住还是给小凡打了个电话,电话那边无法接通,可能是没电了。他实在是太累了,身心俱疲,尽管很担心妻子,躺在床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小凡回到老家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下了车,直接又打了辆出租,直接奔到了医院。到了病房,发现她的母亲已经醒过来了,但是由于血压过高导致整个身体都中风了,面部有些变形,嘴歪了,一只眼也是斜的,身子动不得,看到小凡,眼里含着泪,抽动着嘴唇说不出话来。顿时,小凡泪如泉涌,扑倒在母亲床头,心痛万分。

          好不容易,从悲伤中缓过劲来,小凡让弟弟和父亲先回去了,说要自己陪着过夜,他们拗不过小凡,只好先回家了。

        等母亲睡熟后,小凡才发现自己手机没电了,看看病房里的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到走廊找了个地方充上了电,开机后发现了绍华的未接来电,想想太晚就没有回复。可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打开了许久都没有用过的qq,不知是心理感应,还是太过凑巧,竟然看到了那个5年多没有联系过的熟悉头像上有一条未读消息提醒,打开看到了几个让她忍不住又潸然泪下的字:傻丫头,最近过得好吗?

        小凡本不想和他再有联系,可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当时心里太脆弱了,也许是太需要被人安慰了,她回了一句:还好,就是事情有点儿多。

         谁知,不到一分钟,那边竟发来了回复:丫头,怎么了?可以和我说说吗?

         小凡看到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也隐约感到了一丝莫名的惊喜,可一想到绍华,内心突然紧张了起来,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半天,没敢回复,不知道该不该再聊下去。

   

(此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暖君阁hj_happylife” ,感谢转发朋友圈,转载请在后台联系作者本人,想要看到更多精彩,敬请关注本公众号!我是你的朋友小君,一个童心未泯的人,一个用真情写作的人,一个希望用文字温暖世界的人。)

                   

           ~~心若安好,便是佳期。~~


关注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世间茫茫,唯有自己的真心,才值得被仰望。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