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妈的黄金时代

征服大象2018-06-25 17:30:04


其实我特喜欢王小波 你想想谁不喜欢满肚子柔情的傻大个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年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我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这句话我猜我朋友圈里百分之九十的人见过 百分之四十的人发过

挺不幸 第一次看到这本的时候我既没有微信也没有二十一岁

现在我二十一岁 人家老跟我说 好年纪啊好年纪

操你们妈 你知道什么是好年纪吗 是我在娘胎里的时候 我天天吃饱了睡 睡饱了又吃 外面的人把我捧手心里怕摔了 放嘴里怕化了 老子无忧无虑 不担心明天下不下雨 那是我一生的黄金年代 可以说 自打我妈破了羊水 我就开始挨锤了


所有九月一号之后出生的小孩都知道 我们要么得晚上一年学 要么得找人找关系 对我就是那拨找关系的 上个学都这么费劲 你告诉我成年前没烦恼 

我是特例 我不仅生日小 我还长得胖 我被叫老母猪叫到我小学五年级 我唯一的兴趣爱好是坐在我们学校角落里的梧桐树底下抹眼泪和写诗 我爸妈没教我骂人 我那时候不会在那个满脸麻子的大头男孩追着我嘲笑的时候骂他长得像倭瓜  更因为他妈是我们教导处副主任


所以我一度怀疑我小学眼睛长成一条线的原因是因为我哭太多了 我爸又看不得我哭 我一哭他就打我 数学没考满分也挨打 新写的诗没上报纸也挨打 连我拿水果刀不小心划到自己手 我都挨打 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九年义务教育 这帮缺逼学校不落实 举行各种考试 就为了赚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的钱 更何况我爸妈那会儿还觉得我是北大清华剑桥牛津的料子 


住校第一个月我就慢性胃炎 外加胃溃疡 我就奇了怪了 命运咋就对我这么仁慈  没让我得个早死早托生的病 让我得这种犯起病来痛不欲生的毛病


我脑袋做手术的时候 天天沉迷网络无法自拔 天涯豆瓣知乎 试图寻找自己早恋的迹象 找一堆乱七八糟的电影和小说 我爸一出现我就把网页调成水果对对碰和美女换衣服 


我十四岁就知道把腿夹紧会爽 我就是盲目生殖崇拜 我试图找个英俊美少年赶紧尝个禁果 谁知道我等来个畜生 可能觉得我傻 脚踩两条船就算了 还说我不正经 

我赶紧撤了 不敢惹 我不过贪图你的生殖器 你还以为我爱你爱的无法自拔 到底谁傻 这哥们出轨那姑娘还深夜找我谈话 让我放他一马 谁放谁 大姐你好好说 

管好你自己的畜生 别跟我纠缠不清


十八岁之前 我总觉得可能过了十八就好了 因为人家说女大十八变  我想着我要是变好看了 谁还敢惹我 可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我这一只脚刚迈过十六岁 刚办了十年身份证 我就连续被开除了五次 我都懵了 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干嘛了 是背地里嘲笑班主任的狐臭 还是不务正业早恋 还是我英语老考第一把班主任气着了 毕竟校长儿子跟我一班 可能觉得我折了校长的面儿


总算艰难的熬过了 童年时光 踏进了大学校园 以为能闲散烂漫的谈个纯情恋爱 睡个处男什么的 可是命运哪管这些 我连着三年一周四五天天不亮就爬起来上课 因为发型独特 体积庞大 但凡翘课就给我打电话 好不容易我发展一同学院的小伙子 上公共课一见 长得还没小学叫我老母猪那哥们好看呢 我再怎么不济 我也不能委曲求全啊


大学真是个可怕的大污水塘 我都不敢想教书育人收礼这种事 这帮老逼不知道脑子里装的什么 礼真是没少收 东西是真没多教 不过好歹是一百年老校 还是有几个两袖清风挺胸抬头的老先生 真可惜 我还一个都没碰上


基本上前半年我就对大学生活幻想破灭了 对大学生活好不好也不想研究了 


我从小看的都是什么 战友情深 嬉皮生活 情比金坚 江湖道义 幸福美满 浪子永不回头 我长大后看的都是什么 两面三刀 笑里藏刀 虚情假意 阶级制度 盲目拥护 个人崇拜 说的真没错 艺术真是来源于生活 但是高于生活高的有点多 以至于我这刚踏进水池子没试到水深 差点给淹死

你跟我说黄金年代 你知道黄金是什么吗 你知道黄金现在多钱一克吗 

你连买菜都不会 从小洗衣服用洗衣机 没睡过马路 你告诉我你觉得二十一岁是黄金年代 你为了争取一自由出行的机会在那撒娇 最后还不是站在某市机场问你爸开口要钱  恐怕有些人的黄金年代是添置了第一件金首饰的年代


你听过王小波另一句话吗

“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想明了这一点,一切都能泰然处之”

要是这会儿搞一个人崇拜恐怕就不合适了 凭什么啊 时代不同了 我得与时俱进啊

我要是真又被大浪潮给我赶回去那个不得不受摧残的年代了 我就上山 我找个没人的山洞我面壁 百年归了还能留一旅游景点


所以你看 爱情是不是个好东西 一个甘心忍受摧残的傻大个能说 “你要是愿意 我就永远爱你 你要是不愿意 我就永远相思”

你想想 我那会要是挨打的时候没有迷恋威廉巴勒斯和李白 恐怕现在早就奔波在朝九晚五的路上了 跟一帮汗涔涔的大哥挤着地铁和公交车 周末在家看着韩剧吃泡菜味的薯片 单身到三十岁相亲结婚 直到新婚夜还是个老处女 


我 一个天天贪生怕死 沉迷男色 满嘴道德仁义礼智信的傻逼 我现在顶多是青铜 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甭管被锤成什么德行 我都他妈的要狠狠的锤回去 

我 一天会比一天更漂亮 一天会比一天更厉害 我就不信邪 我就不跟人搞好关系 我就不盲目崇拜 我就不拥护谁也不贬低谁 我就是谁都看不起 但是我就不改 我倒要看看 人到底能不能胜天


要是哪天命运这东西真把我给锤死在社会主义柏油马路上了 你就把这篇给我发一遍 让我狠狠一巴掌把自个儿打醒 也算你对我仁至义尽了


反正去他妈的黄金年代 谁也别想看我倒下

我就这样  谁也不服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