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芳与金庸小说中的女配

延意2018-06-25 18:39:32

   昨天有一个以前的学生向我的公众号投了一稿,内容是回忆自己高中生涯中一位故乡小镇上的姑娘。我看了颇有感触,想起了九十年代李春波唱的那首歌:“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或许在每个成年(应该是相对的比较成功的

    最近新版倚天正拍,由此我又想起金庸老爷子写的人物,很多女配身上也有小芳的影子。此人可能是温柔善良,给男子带来精神上慰藉或物质上的照顾,比如小昭之于张无忌,岳灵珊之于令狐冲,戚芳之于狄云;可能是聪明美丽,能给男子出谋画策,比如程灵素之于胡斐;甚至还有可能是傲娇刁蛮任性,使这位男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卑微和不足,比如郭芙之于杨过,朱九真之于张无忌······凡此种种,无论如何都得承认,小芳是这位男子生命中的一抹亮色,可能该男子当时并不觉得,但多年以后再回忆往往充满了无限的欷歔。我随手选了两段,诸君不妨读读:

   (胡斐)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心中思潮起伏,想起了许许多多事情。程灵素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当时漫不在意,此刻追忆起来,其中所含的柔情蜜意,才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王铁匠那首情歌,似乎又在耳边缠绕···——《飞狐外传》

    萧峰缓缓回头,见到石壁旁一株花树,耳似乎听到了阿朱当年躲在身后的声音:“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击倒了。”

    他一呆,阿朱情致殷殷的几句话,清清楚楚的在他脑海呼响起:“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谢谢老天爷保祜,你终于安好无恙。”

    萧峰热泪盈眶,走到树旁,伸摩挲树干,见那树比之当日与阿朱相会时已高了不少。一时间伤心欲绝,浑忘了身外之事。——《天龙八部》

    另外,还有那首《给我一片天》的歌曲,是台湾版《倚天屠龙记》插曲,也是写尽小昭与无忌之间无法言说的情感:走在你的面前/回头看你低垂的脸/笑意淡淡倦倦/惊觉有种女人的怨/想起很久没有告诉你/对你牵挂的心从未改变/外面世界若使我疲倦/总是最想飞奔到你的身边/是你给我一片天/是你给了我一片天/放任我五湖四海都游遍/从来都没有一句埋怨······

    引到这儿,我又想起了如果是女人,她也有自己最初的“那个他”吗?如果有,那该是什么样的男子?香港女作家林燕妮的一句经典的话倒是可以概括,叫“一见杨过误终身”。她说:“遇上一个很有魅力、令自己魂牵梦萦的人,是毕生的安慰,然而,得不到他,却是毕生的遗憾,除却巫山不是云,没有人比他更好,可是,他却永远不能属於自己,那唯有拥着他的记忆过一生了!”可不是吗,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郭襄,都是如此年轻貌美、慧质兰心,可惜偏遇上了心有所属的杨过,只能错付真心,郁郁终生,可叹可叹!这样看来,是女子比较专情罢


附:小镇姑娘 (有删节)    原创: 郭海河

1.

    我高中所生活的石码镇,是一座很安静的小镇。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也没有什么大汽车的喧嚣。一切大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全部都与这个小城绝缘。

      在这里,一如木心笔下的那首诗,日子过得很慢,街上的行人走的也很慢,车马邮件也慢。猫啊,狗啊,习惯性地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
     特别每到日落时分,夕阳直接掉落在这个小镇上,小镇上一排排具有岭南特色的骑楼,全部被披上橘黄色的薄纱。小镇上的一切却开始热闹起来。

2.

   西六路的边角上,有一家叫做小镇姑娘的奶茶店,店面很小,大概只能容纳六七个人,里面所谓的装饰很简单也很古朴,只有几幅我们这个石码小镇的风景照,再无其他。
    店主人呢,是一位美丽的姑娘,二十来岁的模样,皮肤白皙,身高一米五几,由于刚认识的时候不知道她叫什么,后来就直接称呼她为小镇姑娘。
为什么叫她小镇姑娘呢?因为我觉得,她就是这个小镇的化身。古朴无华,自带韵味。                                            

3.

   那次,我跟朋友阿肯在石码小镇逛街,在西六路走着走着,这个古朴的小镇突然下起了雨。于是我们躲到了街道的边角上的小镇姑娘奶茶店暂歇,就遇到了她。
     当时,她用蓝色蝴蝶结扎着小马尾,一身白色素衣,平底帆布鞋,除此之外,并再也没有其他装饰。店虽小,但下雨天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她冲着我们笑,笑起来有两个深邃的酒窝。
      外面烟雨蒙蒙。我们三个人开始在这家小店里面闲聊了起来。
小镇姑娘说,她初中就辍学了,后来就自己做了这一家奶茶店,既当店长也当服务员,勉强能养活自己。来她这里消费的,大多是我们龙海一中的学生,真的很感谢我们呢。
确实,我跟她聊了以后,发现刘东学长也来过这里,欣然学姐也在这里喝过奶茶,一坐下来,故事就络绎不绝地浮现,真是个有故事的小店。
     我觉得小镇姑娘,基本上是一个与现代世界隔绝的人儿。与小镇姑娘的聊天中你会发现,她基本上不使用扣扣等现在网络工具,网络世界对她来说,简直是神奇而陌生的;她也不懂,这个世界的汽车品牌除了大众,原来还有奔驰宝马。一如这个小镇,根本不领会大城市的繁华与奢侈。

4.

   那年我高三,繁重的学业让我每天都在课业里挣扎,我几乎拒绝了所有社交活动;而那时候的阿肯,留着板寸头,一脸稚气,没有吸烟也不会喝酒。
    每到晚上十点下课,我跟阿肯都会来到小镇姑娘所经营的这家小店,一起做下来喝喝奶茶。
每一次,我都会点一杯既加椰果又加珍珠的奶茶,糖必须要放很多。每次坐下,我们跟小镇姑娘都会聊聊身边发生的事,一来二去,竟然也聊的很熟。
   不过呢,你跟小镇姑娘的聊天,从来不能脱离这个小镇,不然就没话题了。她会跟你聊,隔壁那条街的王大爷,最近抱孙子啦,附近的李阿姨的新书店开张啦,这些细碎小事,她都非常乐意跟你一起去聊。
   但是呢,你跟她聊现代网络,她通通不知,甚至连个扣扣号都没有。还有就是,她从来没有踏出过石码小镇一步。不是不能,而是根本不想。
    我曾经问过她,年轻轻轻,就这样在这座小城里过上一辈子,不觉得很遗憾吗?
   她却笑了,没什么好遗憾的呀,我喜欢这里的人跟物,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们多好。
   我后来想想,一个围城里面的人,不知道围城外面的世界反而是好事,因为懂得多了,比较也多了,却不能感知当下是多么地幸福。
     话说回来,小镇姑娘确实善待这个小镇上的所有人与物。
     看我们是学生党,给我们的奶茶收费总会便宜那么一点;小镇上的流浪狗和流浪猫,每天傍晚五点,会到小镇姑娘这个店铺的附近活动,因为小镇姑娘会定时给它们吃的。
     特别是有次,住西六路的李阿姨病得很严重,家里的小孩都外出打工去了,小镇姑娘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把我们两个叫上,一起把李阿姨送去医院。那里的医生说,真险,再晚点,可能命都没了。
或许小镇姑娘甘愿在这个小镇生活一辈子,就是为了守护吧,守护这里的一草一木,守护这里的每个人。这是她出生的地方,也会是她最后的归宿。

5.

   直到三年前的五月,是我即将离开高中的倒数时。
      我跟阿肯按照惯例来到了小镇姑娘这里。坐了不到一会儿,小镇姑娘走过来跟我们打了个招呼。
     过不了多久,她略带忧伤地跟我们说,跟你们说个事,过不了多久,我这里就要被拆了。
     我惊讶万分,急忙问,那你要去到哪里呢?
      小镇姑娘的眼神更忧伤了,带着一丝幽怨,对着我们摇摇头。
     哦,我想起来了,确实,前几天不停地有拆迁的公告出来,原来西六路的店铺首当其冲。
    那小镇姑娘会去哪里呢?是不是就要离开这座小镇不再守护了?是不是会换份其他工作来谋求生存了?是不是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我不知道,也不敢问。
    走出奶茶店,已经暮色四合,我被夕阳的余光涂抹一脸。我看到了到处是要拆的公告,不经感慨。这几年来,小镇已经变了样了,新楼盘不断地突兀地出现在这个小镇,店铺的装潢越来越新越时尚,似乎不再古朴了。
    过个几年,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小镇吗?这还是小镇姑娘所津津乐道的圣地吗?
   再后来,高考结束了。
   我跟阿肯即将离开石码小镇。我去广州,阿肯被北京的学校录取了。
      临走前,我们特地去跟小镇姑娘道个别。她当时在忙,叫我们先等等她。
     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人群渐渐散了。我们跟她面对而坐,像以前那样,聊聊琐事,谈谈心。
    她问我大学要去哪儿呢?我说去广州啊,一个极度繁华的城市,高高的房子,大大的车子,这些小镇上都没有。
   小镇姑娘说,哦,那我还真没见过。
   我说,值得你去看看啊。
   她露出了两个酒窝,说,等有机会吧。
    我望着她说,嗯,那,有缘再见。
   她迟疑了好久,黑溜溜的眼睛却一直朝着我跟阿肯看,嗯,有缘会再见的。
    见气氛凝重,阿肯马上岔开话题,叫小镇姑娘,赶快找个人嫁了吧。
小镇姑娘笑而不语。
   只是我觉得,肯定可以的,她一定会等到,等到一个,眉目清秀的人,肯在小镇,跟她过上一生的人。
   这是我对她最后的祝福。

6.

  三四年了,我再也没回过石码小镇。
  很多人跟我说,石码小镇已经变了样,不是我们最初认识的那样了。我到了小镇姑娘奶茶店这个地方,那里已经被拆了。我听说,这里要建个欢乐城,可是我,却怎么也欢乐不起来。
    当初说好的,有缘再见呢,都是屁话。
但是也物是人非吧,小镇姑娘,或许你也是跟着这个小镇的发展那样,换了一个妆容,换了另外一个生活方式,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怀念着这里吧。

7.

  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小镇。

  我们来到了后街,在上面走着,我突然忆起了以前的西六路。
   翡文旧书店,一剪梅理发店,通通都搬到这里来了。
   街的转角,我看到有家小店,店名写着小镇姑娘四个大字。
    再次见到这家小店,心里说不出的感慨。这时,女店主人正在忙活,一如我几年前见到她那样,用蓝色蝴蝶结扎着小马尾,一身白色素衣,平底帆布鞋,除了这些外,没其他装饰了。
     只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他看到了我们,对着我们笑了笑。
   我跟阿肯走了过去,像是穿过一层层回忆,只抵未来。我走了小镇姑娘面前,对着她说,来一杯既加椰果又加珍珠的奶茶,糖记得放多一点。
    小镇姑娘抬起头看见是我们,还没开口说话眼泪却先流了出来,半天憋出可一句,谢谢你们。
     就像拜伦说的,他日我再遇到你,我如何与你打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小镇姑娘,但愿这世界清纯如你,但愿你找个人好好去爱,但愿你所赖以生存的小镇历经沧桑,却依旧值得你爱。
      那样,就已经很美好了。

 

 

 


Copyright © 言情小说网站虚拟社区@2017